是这个春天来得太过匆忙
还是我的心一直麻醉在那个飘雪的晚上
被春风裹挟的身体一路踉踉跄跄
我最终只能选择开放

我怕一身的珠宝
让你再也认不出我的模样
我怕解冻的河流
早已没过我们约定的地方

摊开手掌
命运指向东南西北
我怎么也找不到你提过的
第五种方向

要开多少朵花
才能让你辨出我独一无二的芬芳
要选哪一种颜色
才能让你觉察我内心极度缺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