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堕落了两个周末,看了两本好书, 一本是易中天的'品三国', 一本是姜戎的'狼图腾'。

说来惭愧,我没有看过完整的罗贯中'三国演义'。 所以在读易的'品三国'时也没有任何先见偏见。先说不好的, 不喜欢他的语言, 稍嫌调侃打诨, 可能他是为吸引听众吧,很是生硬不自然。 不是很喜欢后面他的关于历史取代的分析,过于教条。不喜欢他最后对某些人物的妥协褒贬。

再说好的。很喜欢他对人物的分析, 把具体的人物放到具体的环境背景事件, 做有根有据的分析,合情合理的推理揣测。 既不人云亦云,也不主观判断褒贬。 他对刘备三顾诸葛亮的分析, 就很有道理。 诸葛亮当年出身士族, 有名有学, 有才有志, 交友聚谈,是在审时度势,待价而沽, 而并非如他自谦所说,'躬耕南阳','不求闻达于诸侯'。 他最后选择了力量单薄的刘备, 确实也是刘备求贤若渴, 但更重要的是他自己的选择,只有在刘备那里他才能更真正被重用,发挥才能。 想当年才华见地和他相当的人肯定还有, 如何他最终标榜史册,其他则不见经卷? 可见不仅是人创造环境, 环境更是决定人。 比如 现在的我们,小到选学校选导师,大到出不出国,回不回国。 选导师的重要显儿易见, 好导师诸事都顺, 化腐朽为良材, 不好的导师化良材为废物。 可对于大方向的把握 却取舍难定,迷雾丛丛。

我曾观察过人和人之间的交流。 当中国人和美国人交流时,很难平等。 中国人多出现讨好迎合,屈意赔笑,谨小慎微,词穷怨闷, 几乎从来不见意气风发,激昂澎湃,放肆不拘。 我在美国大街上碰上校友的几率比在中国多多。 可他们在国内时真的如雷贯耳,可在这儿都寂寂无闻。 并不是他们不再聪明, 只是没有没有给他们施展的机遇。 不知美国土地是一把阉割的刀, 还是语言, 把所有的中国人都阉割去势了, 不论新老移民。

远者如当年的宋氏三姐妹, 如果没有回到中国,估计最后也不过成了某某的太太,不过而已。 可一旦回国, 身价倍增,世界闻名。近者如老杨振宁,在美国即使获诺贝尔又如何,(没有培养后继闻名吹捧者), 几人知晓? 可一身臭皮囊,一旦回到中国,连携幼妇出行都是国人尽知的新闻头条。真是天上地下。

哎,不谈也罢。 人生短暂,一旦选错了方向,回头已是不太可能。


以上感慨也是由于读了' 狼图腾' 而来。 还是先说不好的。不喜欢书最后把重点放在归纳总结中国的历史发展上, 也许作者把重点放在对人与环境,人与动物,大命和小命的讨论,或是万物相互竞争进化, 更合我口味点。
但书中对于草原上的一切,描述得如此清晰纯粹,它的真实和残酷,它的富饶和脆弱,毫不隐瞒或夸大的展现在眼前。草原保护者的狼,狡猾 残忍,坚韧刚烈, 让人又畏又敬。
作为长期农耕社会出生的中国人, 在这个世界各国博弈的地球上,真的是羊性十足,从前是,现在也是。近代的中国,愚昧而短视, 自杀式的大规模消耗资源,破坏环境。 不知道再过几十年中国这块土地没有用了,中国人又要被流落到世界哪个角落做人奴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