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观沮丧、挫败、不安、心寒……眼下,从白宫到国务院到司法部,特朗普的政府班子笼罩着一片“愁云惨雾”。白宫新闻发言人斯派塞闪辞、国务卿蒂勒森被传萌生去意、国安顾问麦克马斯特对白宫深感失望、司法部长塞申斯和白宫幕僚长普里伯斯恐怕“乌纱”难保。特朗普治下的华盛顿是否又要迎来一场人事大地震?

外交安全智囊很“憋屈”

据路透社报道,特朗普的外交、安全团队对政府的政策失误和运转紊乱十分不满,他们屡屡抱怨总统不能从善如流,自己不能独立行事。

美国国务卿蒂勒森私下对华盛顿圈外朋友“倒苦水”,称自己没有自主权和独立性,无法驾驭国务院,也不能像传统国务卿那样施展才华,基于自己的能力办事,他为此深感不安。“之前担任埃克森美孚的首席执行官时,我是最终决策者,现在却完全不同。”蒂勒森说。

具体而言,在伊朗政策、处理卡塔尔断交危机上,蒂勒森觉得白宫与国务院不在一个轨道上。

上周,蒂勒森看似取得一项政策胜利,说服特朗普政府认可伊朗遵守伊核协议。其实,这一“胜利”的背后承受的是特朗普、首席策略师班农、白宫国家安全助理戈尔卡的强烈批评。而在蒂勒森看来,白宫不该对内阁官员持有敌意,更不该“跨界”攻讦。

对于解决卡塔尔断交危机,蒂勒森要求沙特等国放松对卡塔尔的封锁,认为涉事双方都有责任结束这场危机。但是,特朗普却单方面谴责卡塔尔资助恐怖主义,释放与国务院矛盾的信息。

此外,白宫插手国务院的人事任命也让蒂勒森大为不满。此前,总统人事办公室主任约翰尼·德斯蒂法诺拒绝国务院高级职位提名人选,并质疑蒂勒森的判断能力。

国家安全顾问麦克马斯特则对白宫在关键政策议题上组织紊乱、无纪律可言感到失望。

麦克马斯特的不快缘于自己的建议总被特朗普无视。他提议总统在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会面时显示强硬立场,但是未被采纳。他建议派遣更多美军赴阿富汗扭转塔利班得势的局面,但是这一提议仍停留在没完没了的讨论中,特朗普甚至拒绝在国安委员会提交的计划上签字,而是交还国安团队再议。

“持国际主义立场的智囊希望美国在世界上发挥传统的领导作用,而特朗普却一心倡导‘美国优先’,双方的冲突把美国政府内部的外交政策和情报专家们折磨得疲惫不堪。”路透社称。

虽然当国务卿深感挫败,但蒂勒森对圈外朋友说,自己会坚守岗位,至少做到今年年底。一方面国务院可以有充分时间重组,另一方面,自己也能宣称在国务卿任上干满一年。然而,此言一出,外界却听出“弦外之音”:蒂勒森可能在做满一年之后宣布辞职。对此,蒂勒森发言人哈蒙德表示否认,同时也否认蒂勒森对特朗普的失望情绪在与日俱增。

司法部长“乌纱”难保?

当外交、安全团队心怀愤懑纠结去留时,司法部长塞申斯恐怕要为自己的“乌纱帽”发愁。继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直言后悔提名塞申斯为司法部长后,特朗普日前又发推“怼”塞申斯,称其为“陷入困境的司法部长”,质疑其为什么不去调查前国务卿希拉里的罪行以及与俄罗斯的关系。“特朗普的公开指责让塞申斯在风中凌乱。”《华盛顿邮报》如此戏谑。特朗普对昔日铁杆盟友的不满和“变脸”,引发外界对塞申斯可能被解职或自动请辞的猜测。

华邮称,特朗普及其顾问正在私下商量撤换塞申斯的可能性,得州参议员克鲁兹和前纽约市长朱利安尼可能是潜在替代人选。不过,朱利安尼否认自己会出任司法部长,克鲁兹也表示“我们需要一位像塞申斯这样讲原则的保守派”。

塞申斯本人似乎也无意辞职。上周五,塞申斯赶往费城与司法官员会面。其间,他发表演讲时谈到自己工作的艰难,不过,他自称每天都尽力做到最好,以实现总统和他自己的共同目标。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认为,虽然“你被解雇了”是特朗普的口头禅,但是,直接开人似乎不是特朗普的风格,迄今只有联邦调查局(FBI)前局长科米一人被解职。而前国家安全顾问弗林、白宫发言人斯派塞等都是主动辞职。因此,特朗普不会炒塞申斯鱿鱼,而是可能逼其自己请辞,让塞申斯做司法部长做得不爽直至知难而退。比如,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后,特朗普没和塞申斯说过一句话,本周一例行会面也没见塞申斯,这明显是在孤立塞申斯。

若解决掉塞申斯,司法系统的下一个目标或是负责调查“通俄门”的特别检察官穆勒。特朗普或许会命令司法部副部长罗森斯坦和司法部长助理布兰德解雇穆勒——穆勒原本就由罗森斯坦任命。如果罗森斯坦和布兰德双双以辞职“抗命”,那么,特朗普就能顺理成章任命新的代理司法部长,然后让后者开掉穆勒。不过,分析认为,这种可能性并不大。因为,任命代理司法部长需要经过参议院批准,不是由总统说了算。此外,特朗普如果执意将穆勒解职,可能会加深自己“通俄”嫌疑,至少坐实干预司法的罪名,从而触发被弹劾风险。

离职“名单”还会加长?

不仅塞申斯仕途堪忧,白宫幕僚长普里伯斯的地位也是岌岌可危。白宫通讯联络主任杜布克、白宫新闻秘书兼发言人斯派塞已相继辞职,幕僚长“换人”传闻也跟着甚嚣尘上。

美国“政客”网站爆料,特朗普对幕僚长普里伯斯的工作感到不满,称如果情况没有好转,将直接换人。分析人士表示,特朗普新近任命斯卡拉穆奇为白宫通讯联络主任只是过渡之举,因为特朗普最终想“抬举”他担任白宫幕僚长一职。特朗普相信斯卡拉穆奇能够在推动税法改革和基础设施建设等立法议程上发挥代言人作用,而且斯卡拉穆奇的稳健风格可以修复白宫的形象。

从最早辞职的前国安顾问弗林,到被解职的FBI前局长科米,从5月离职的白宫通讯联络主任杜布克到刚辞职的白宫发言人斯派塞,特朗普上任仅半年多时间,团队班子已几经震荡。路透社称,特朗普政府消息人士否认任何离职传言,但坦言不排除情况会恶化的可能。有观点认为,随着“通俄门”调查的深入,以及深刻的政见分歧和激烈的人事斗争,这份离职“名单”恐怕还会加长,进一步加剧特朗普政府运转失灵、人心离散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