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东事件却让洁恩受刺激不少, 她想一诚家里也有个小孩, 半大不小的, 弄不好跟小东东一样, 大人哪里处理不当了, 小小心灵就会受到伤害. 于是痛下决心, 不再和一诚有更多的瓜葛.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 洁恩让自己变得几倍忙碌, 成天成夜地泡在实验室里, 测鼠样, 查资料, 写文章. 起早摸黑的, 忙得把自己都忘得差不多了.

忙虽忙, 却没有了笑容, 消失了笑语. 这样子过了快一个月, 我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哎, 你再这样忙下去, 真的要成灭绝师太了哈.” 我难得地起了个大早, 在厨房逮住她.

“呵呵, 早就已经是了, 功夫还不错吧” 她自嘲.

转念一想, 加一句: “咦, 不对, 好象还没有完全灭掉, 还有人爱-----我老板现在可爱我了, 看我加班加点地干, 出活快, 又不提额外要求, 可高兴了. 这不, 说要给我涨薪, 还要多配给我一个实验员呢.”

“搞错了吧, 你不常说你老板变态吗?”

她已走到门口, 勉笑:

“我现在, 可能比他更变态吧.”

春天的色彩, 终于一点点地, 明亮了天空与大地.

这一天, 我收到衡一诚的一封电邮. 对洁恩突然的不理不睬, 他显然非常困惑. EMAIL里有个附件, 他希望我能转给她.

我照办了, 还逼着她把邮件看了. 之后洁恩把自己关在房里, 一个下午没有出来.

正当我对着她的房门出神, 想着要不要去敲时, 艾天来了.

“哟, 美女, 生气了? “

“美美美, 美你个头.” 我对他没好气, 转头要走.

“你不是国际级的美女啦, 还好, 有着国际级的笑容.”

听了, 刚想心花怒放, 一转念, “咦, 笑容本来就没有国界嘛, 当然国际级的啦, 你你你, 这家伙, 哄我?”

“没哄你没哄你, 有些人笑起来不好看, 皮笑肉不笑的. 你看, 这样子象不象?” 他故意挤出个怪笑.

“哈哈哈…” 忍不住爆笑出声. 这家伙, 总有办法逗我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