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拉松日之后, 天气越来越暖和, 花都开了, 一树一树的盈放着美丽. 周六, 苏碧给我打电话, 说烙好了葱油饼, 还有新鲜的热豆浆, 请我去吃. 我乐颠颠地去了, 一到就被她十三岁的大女儿拉去打了一通网球, 气吁吁地打完回来后, 老二希望我跟她玩BOARD GAME, 老三则拉着我要去书房玩Wii, 我转过头对苏碧苦笑:

“现在才知道你的体力有多好, 我看我一天就累趴下了!”

苏碧做出个笑的样子, 眉宇间却暗带愁容.

“怎么啦, 不舒服?” 我放走老三, 走到她跟前.

“没啥没啥, 只是这几天有些烦.” 她低着头把热好的葱油饼放到碟子里, 倒了两杯豆浆, 招呼我坐到花园里.

“心事? 能说给我听听吗? 嗯, 好香……” 我毫不客气地拿起一块饼就吃.

“其实这事还没定……老何在国内的朋友很有心, 把他的简历和论文递到几间很不错的高校, 有两间学校对他很感兴趣, 说正缺他这种人才呢, 就是能在前沿领域出成果的科学家, 有一间学校还开给他好几百万的启动基金. 老何听到这个OFFER很动心.”

“这不是好事嘛? 你发啥愁?” 我拿起第二块饼.

她用奇怪的眼光描了我一眼, 之后释然地笑了. “你还没结婚, 跟我们这些结了婚十几年的老女人想法当然不一样. 唉, 国内……比这边复杂啊.”

“你不放心? 那就跟他一块回去呗.” 我不以为然.

“哎呀哪有你说得那么简单! 我回去能干什么? 现在国内找工作好难的, 真的退休当家庭主妇? 小孩子们又都不愿回去, 那边上学压力大啊, 他们的中文也不够好……” 苏碧皱着眉, 一项项地列举.
“当家庭主妇也不错啊, 你不是一直当得挺好的嘛. 再说了老何这么老实稳当的人, 又一心工作, 和你感情又好, 你真的没啥可担心的.” 我确实觉得她在杞人忧天.

苏碧不语了, 看着我大吃大嚼, 噗地一声笑了. “哎, 跟你说也是白搭, 还是象你这样好啊, 无忧无虑的……对了你跟艾天的事进展得怎么样了?”

我装糊涂: “什么怎么样啊, 朋友呗.”

“晴儿, 其实你也老大不小了, 还在等什么呢? 艾天人真挺不错的.” 苏碧的话语里透着真诚. “你知道吗, 艾天在国内也拿到OFFER, 听说条件比老何的还要好, 可是他推却了, 说暂时还想留在美国. 人家对你可是一往情深啊.”

有这样的事? 他没有跟我提起过, 难道真是为了我?

正在沉吟间, 手机响了, 是洁恩, 她语气急速. “晴儿, 我妈妈病危, 我今晚就回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