衡一诚休假回国办的第一件事, 就是离婚手续. 之后为了安抚孩子, 带着他到北京游玩了一圈. 回到家, 一诚以负罪的心情, 认认真真地陪着二老和孩子: 买菜, 做饭, 看电视, 忍受他们所有的唠叨和吩咐.

这一晚, 老同学方平打来安慰电话, 三言两语他们就找回了以往无话不说的感觉. 放下电话, 方平立马开着部奔驰车从城东跑到城西, 拉着一诚出去喝酒.

这个方平也是个人物, 他海归后转行干风险投资, 这些年来风生水起, 忙得不可开交. 一诚很多年没见过他了.同学间盛传, 他是黑白两道通吃, 把好几个半死不活的国企弄到海外风光上市, 楞是有办法发大财.

十来年前, 他们还是上下铺的兄弟. 而现在, 对方已然是个大腹便便的小资本家了,. 一诚对钱兴趣不大, 倒也无所谓, 看到老朋友真是开心!

“来, 为你净身出户, 恢复单身干一杯!” 方平还是那个样子, 快人快语.

一诚苦笑. “这个还要庆祝? 得, 还是庆祝你这些年发了大财吧!”

“甭提了! 一场金融风暴, 我这是正资产变成了负资产. 还好之前套现了一点买了个房子, 否则老婆这会该急着要跟我离婚了.”

“没这么严重吧? 我还得谢谢金融危机, 要不你永远没空跟我喝酒…… 没事, 你很快就会东山再起的.” 一诚喝下一杯. 没想到方平也有烦恼.

“其实想一想, 老婆跟着我也是挺委屈的. 我几乎就不着家, 应酬的时候确实是美女环绕, 我说啥事没有, 她能相信吗? 所以这些年来维系我们的就只剩下钱了.” 方平也喝下一杯. 他是个很乐观的人, 这些话从未跟别人说过, 可是今晚就知道跟哥们诉苦.

“这下好. 你折腾半天把钱弄没了. 我来回折腾把老婆弄没了. 咱俩还是跟以前一样---半斤对八两!” 当年在大学, 他俩成绩总是班里的头一二名, 一个心细一个胆大, 是有名的双侠.

方平乐了. “还是哥们最懂我! 你也甭灰心, 美女满大街都是-----要不我帮你找一个? 包你满意!”

一诚打住他. “不用了不用了. 美女留给你自用吧, 我要找就找个自己喜欢的.”

方平用研究金融数据的眼光盯着一诚看了半天, 终于乐了. “原来哥们早有心上人了. 得, 成事后一定要找我再喝一杯! 对了, 早就想跟你说了, 你这种人才放在西部小学校教书真是浪费了, 咱俩合伙如何? 好好弄个生物公司, 三,五年就可以上市了.”

一诚失笑. “真是三句不离本行! 不过短线投资千万别找我, 急功近利的事我可干不来.”

“行! 我一向看好你, 十年投资也成! 有好计划一定要告诉我. 干杯!”

“干杯!” 衡一诚也举起了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