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没见过这位对声音极为挑剔的主儿, 他应该是一个微胖, 秃顶, 易怒的中年老头儿吧? 门开了, 我的眼前却出现了一位年轻的白人帅哥, 高高瘦瘦的,披着晨袍, 一脸睡意. 显然是被铃声吵醒了.

我出乎意料, 张口结舌起来: “这个…….对不起啊, 我住楼上的, 想问一下有关房子的事情…”

那白鼠咋看到我, 也明显地不好意思, 他把睡袍拢拢紧, 抓了抓头发, 问: “出什么事了?”

我定了定神, 把一诚的事简单说了. “洁恩的男友要来这边治病, 我势必要搬出去. 可是现在是学期中间, 宿舍不好找. 如果你在附近另有空房子, 我可以先住几个月吗?”

白鼠点了下头, 说要想一想, 晚上让经纪人联系我.

我说了声谢谢, 急急转身上楼. 心里直懊恼自己的唐突. 早跟经纪联系不就好了吗, 干嘛贪方便省时间直接去惹这屋主? 这下好了, 这事说不定要办砸了……

到了晚上, 没想到这白鼠带着经纪人一起上门来了. 这次他打扮得衣冠楚楚, 愈发显得高挺英俊. 再次见面, 竟有些尴尬. 不过话题很快就转到大病未愈的一诚身上, 大家马上认真起来.

这白鼠原来是麻省总医院的一位住院医生, 平时日夜值班忙得昏头转向, 回家就只是睡觉. 因为值班时间经常变动, 他自己也不清楚何时能回家睡一觉. 所以才要求我们住上面的要日夜保持quiet.

我又忍不住了: “那当初你就应该住楼上啊, 这样就大家都好了.”

白鼠抬眼看我, 笑: “深更半夜的累摊了回家, 谁还想爬楼? 你们半夜听到楼梯响, 也不会高兴吧.”

他说按一诚这个情况, 最好能转到麻省总医院就医. 据他所知, 那里的脑外科水平是世界一流的, 而且附近就是有名的康复中心SPAULDING REHAB, 出院后跟进治疗, 做理疗等等都很方便, 可以得到最好的恢复.

“太好了!” 我高兴地说, “洁恩也跟我提到过这家好医院. 我明天一早就去打听, 只要一诚的健保没有问题, 马上就替他办理转院手续. 到时还要麻烦你, 帮我们推荐一位好医生好不好?”

“这没有问题, 我等一下上班就帮你问问, 谁在这方面最有名望.”

“太谢谢了!” 我喜出望外. 这位惊鼠一朝见光, 竟摇身一变成了好人了?

“还有你问的房子问题, 其实这楼上还有一间阁楼可以住, 只是很久没有清理了. 我会把这事交给经纪去办的.”

一直沉默的经纪人这时发话了: “没问题, 我明天就带她上去看看. OK的话我会找人好好整理的.”

“真的啊?” 又是一个惊喜! 我等不及要把这些好消息告诉洁恩!

白鼠环视了一下四周, 又站起来走了一圈, 看了看窗外, 回头满意地对我们说: “还行, 我以后就住这里了.”

他什么意思? 好人做尽了?

他看到我眼里的疑惑: “我想, 你的朋友还是个重病人, 不可能爬楼梯的, 只能是他们住楼下, 我住这里了.”

“谢谢你, 想得真周到! 但你刚刚才说不想爬楼梯,这会不会太麻烦你了?”

他转过头来, 微笑着说: “没有关系的, 只要你答应不在楼上跺地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