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雪确实很好玩. 我们先在山脚试滑了一会, 丹带我上了小半山, 推我尖叫着连滚带摔冲了下去. 这样上下几次, 我居然也学会了减速, 转弯, 不摔一跤地从山腰滑到山脚. 飞速的感觉真是痛快, 我玩得太高兴了.


丹的朋友们也来了, 三男二女, 个个都是身手矫健的滑雪好手. 我示意丹加入他们到高处去, 声称我已学会了, 一个人没问题的. 他笑笑, 说常跟他们一起玩, 不在乎这一阵子.

夜幕降临了, 射灯下的雪山素裹银妆, 亮丽壮观. 丹和他的朋友们仍然兴致勃勃, 在山坡上滑飞奔翔. 我有些累了, 就捧了杯热咖啡, 在山脚的小饭馆里欣赏着满山的动感. 丹很快就下来了, 跟我说: “走吧, 带你到农庄去.”

我奇怪. “不是说今晚你们要滑一夜, 明天再去农庄吗?”

他挠挠头. “不跟他们玩了. 我们先走吧. ANYWAYS你也累了.”

丹的父母住在离雪场不远的乡间. 车子下了高速, 经过小街, 木屋, 一间小巧的教堂, 就拐入了私家的泥甬道. 路两旁堆了许多壁炉用的木块, 收拾得很整齐. 丹说, 考上医学院以前, 他就常在这里砍柴, 喂马, 帮父母管理农庄. 呵何, 原来他竟是从乡下到城市呢.

丹的父母是很友善的美国人, 老实巴交的样子. 丹说我是他在波士顿的室友, 圣诞节没地方去, 就带着来了. 他父母看样子也早习惯了儿子带各式朋友回家, 毫不介意, 很热情地招呼我们一起用餐. 我说吃过了, 就尝了一块他们刚烤好的蓝莓派, 新鲜而甜润.

丹牵了对他亲热不已的大黑狗, 目光飘向我: “出去走走?” 我坐在暖洋洋的室内, 其实不想动. 可是我看出了他目光里的请求, 就站了起来. “好吧.”

出了门, 走了一小段路, 眼前出现了一弯小溪, 一座木桥. 雪地里银光在闪, 我抬起了头. 噢! 万星闪动, 从天边到眼前. 繁星如海, 从眼前到天边. 夜空辽阔, 灿有群星.

"真美!" 我忍不住赞叹.

"这就是我让你出来的原因, 城市里看不到的." 丹的语气里有献宝的得意.


夜是那么的温柔, 星是那样的清亮. 四周静谧, 只有我们踏雪走路的声音. 星空下, 我心中尘封的一角, 没有星, 没有光, 却在这个清晰的夜晚浮现.


丹被狗拉着, 紧走几步在我前面, 看我越走越慢, 就又转了回来. “怎么了?”

我低下了头. “没事, 想起了一些不太好的往事.”

“要不要说出来? 说不定会有帮助.”

“嗯……也没什么啦, 只是一直想不太明白, 好好的感情里为什么会有那么突然的背叛. 付出了真心, 没有用的……” 我憋着泪, 看着雪封了半边的小溪.

“你在说你前男友? 我听洁恩提过, 说你为此一直很受伤.”

“不知道我哪里不好或做错了……”

“这不是你的问题, 明明是他的错啊.” 丹的声音变得愤然起来.

“你可能说得没错, 可是我就是无法控制自己不这样想……我真不是一个自信的人……”

丹抛开牵狗的绳子, 走到我的跟前, 我看到他英挺的脸, 他的眼睛, 他浅蓝色眼眸里的深切, 象海洋一样无边. 他用双手圈着我: “请你一定要相信, 这件事你真的没有错! 你是一个很好, 很好的女孩!”

我低下头, 感动. “谢谢你. 不需要安慰我, 真的.”

可是我被他轻轻地拥入怀中. 我感到一个温热的吻, 在我的额角静静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