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诚在房里等着洁恩.

身体已基本恢复了, 他现在, 对她更多的是一种心理上的依赖.

洁恩轻轻地走到他身边, 如往常一样, 仔细地给他做手脚按摩.

他感受着肌肉的酸痛, 她指间专业的力度, 指尖温情的安抚. 闭上双眼, 这是他一天最幸福的时刻了.

对她来说也是. 劳累了一天, 终于得到这片刻的宁静. 什么都不用说, 灯光静静流淌, 让双手释放出一天的疲惫与渴望. 手底下的肌肤, 一日日地变得健康, 结实有弹性, 这使她暗喜, 让她在无尽的困顿中触摸到一点真实的成就感.

这一晚, 他没有如往常一样道晚安, 却把她的双手捧起, 细细揉搓.

再把她的双手, 按到自己双颊轻轻摩挲.

“怎么了?” 她奇怪他的亲呢.

他没有回答, 干脆把她整个拥入怀中.

“我该走了, 只是很舍不得你.” 终于他低声道.

她一惊: “谁说你要走? 你还没全好呢.”

他的目光飘到桌上, 那里摆着一封信. 是西部大学发来的, 说一年事假已快告磬, 他必须回去工作, 否则就要解除工作合约.

洁恩明白了. 她知道他生性独立, 不喜依赖他人. 她默默地靠着他, 一年来的点滴在眼前飘过. 即使他病得很厉害, 却还抢着帮她做家务. 身体稍好一点, 就要帮她出门买菜. 她不让, 说怕他迷路, 他得意地给她出示随身带着的地址电话, 照走不误. 很多事记不得了, 他就勤问, 勤做笔记, 从生活常识到专业用语, 全记在小本里, 每晚拿出来练习, 即使这种练习让他头部发痛, 却从不轻易歇息.

所有这一切, 让她心生敬赏. 过去遥远的情人以患病失忆的形状来到身边, 却以一个更立体的方式让她了解他的全面, 她看到他的挣扎, 他的自尊, 他的坚定, 他对她的情意, 却不想成为她负担的全付努力. 在这个过程她真的就爱上了他, 从里到外. 因为她自己也是那样的人, 好强而且骄傲, 却会在真爱面前, 付出所有.

她治好了他的病, 他却治好了她的心.

“谢谢你.” 他拥着她说.

一时感触, 她忍不住在他怀里哭了起来, 她最讨厌眼泪, 可是此时此刻, 只有真情, 只有不舍.

一诚的拥抱越来越紧, 两人激情难抑. 在记忆的长河里没有之前, 没有往后; 红尘里有这么一刻, 两人相知, 相爱, 相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