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碧的老公到了上海, 全身心地投入了新工作. 按照双方协定, 学校给他安排了一间小实验室, 两个在校博士生当助手, 外加一间又黑又小但还算靠近的临时宿舍. 老何对生活要求不高, 吃的住的能基本搞定就行, 但是对工作和专业却要求极高, 私毫不能马虎. 干了几个礼拜, 他发现问题来了, 先是实验室的设备严重不足, 这个倒还好解决, 赶紧订就是了. 更麻烦的是那两位博士助手, 一问三不知, 完全帮不上忙. 老何严重后悔当时没有飞回来面试. 事到如今, 只好把那两位学生辞退, 自己重新面试另找了两个, 其中一个刚好是个长得还不错的女生.


苏碧本来不知道这些细节. 一个人在忙碌工作和家里的事情, 想着暑假就能一家短聚, 累是累, 心里还算踏实. 可是有一天, 老何给她发回工作照片, 实验室的设备和人员终于配备妥当, 他笑得很开心. 而他旁边刚好就站着那漂亮女生和另一位男助手,也笑得很自然开心.

苏碧没说什么, 可心里开始有了疙瘩. 往后的日子, 一旦生活里出现了任何不顺, 比如说孩子生病了要半夜送医院了; 自己病倒了小的们喊饿了; 被老板气着了; 车灯忘了关了点不着火了; 冰雪暴又要来了家里没吃的了; 厨房的天花板滴水了要换了…….这些时候她的心情就会变得很差, 可是每一件倒霉的琐事还得靠她强打起精神来处理, 逃不开躲不掉. 而平时能帮上忙的老公此刻正在风和日丽的上海, 吃住不愁, 还和年轻漂亮的女助手朝夕相处, 笑容灿烂.

于是乎, 不知不觉地, 她的怨言开始增多, 和老公说话的语气也慢慢变酸, 莫名其妙地, 她开始不信任她的老公, 每天都要查勤. 一旦找不到他, 就会失落, 坐卧不安. 时日发酵, 一点小事千倍放大, 芝麻变西瓜. 她甚至认定, 找来这个漂亮助手, 原本就是老公的阴谋!

刚开始, 为安抚老婆, 老何尚能讲几句笑话.

“她哪里有你一半漂亮? 想当年你还是咱们班花呢!”

后来, 只好直接了当.

“你没事别胡思乱想好不好? 人家只是学生. 我每天忙成这样, 工资又都被你没收了……没空搞这些乱七八糟的!”

再后来, 觉得这老婆简直是不可理喻. 她究竟要我干什么?

都不干了打道回府? 这里才刚刚开始呢, 这不白忙活了嘛. 把这个漂亮能干的助手开掉另找一个丑的? 可行是可行, 可是现在刚好是学期中, 再怎么说也要等到新学期才行啊. 再说了, 要是老婆存心找碴, 丑的俊的甚至不找助手都没有区别吧?

于是决定暂不理会她, 以不变应万变. 反正身正不怕影斜, 没做亏心事, 不怕半夜鬼敲门. 有时甚至悲愤地想, 我一个人难道容易吗? 想做点事是不假, 可是归根结底, 还是为了这个家有更好的将来, 为我们退休时能身心安稳啊. 她怎么就总想歪了呢? 难道这世界所有的男人都心术不正? 所有的年轻女子都爱伴个老男人? 这怎么可能呢, 概率是有, 可是也不是百分之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