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锦在书房工作到深夜, 终于推开了手边的电脑, 揉了揉眼晴, 给自己倒了杯清水, 坐到窗边的按摩椅上, 按下开关, 闭目休憩片刻.

在迷糊中睁开眼, 窗外的万家灯火已然不见了, 月亮出奇地圆.

何锦年方四十, 是一家大型物流公司的老总, 他十多年前创业, 托中国经济起飞的福, 这些年业务增长尤其快, 正所谓货如轮转, 每分钟都有他们公司的货物在海陆空运行. 从数年前拥有第一家自己的大型仓库, 到现在拥有好几艘货轮和一架飞机, 连他自己都为这些年的飞速发展感到惊奇.

还好, 他没有在这样的飞速中迷失自己. 财富之外, 物质以外, 他感到自己的内心并没有多大的改变, 一样的沉稳平静, 处变不惊. 或者正因为如此, 在瞬息万变的竞争环境里, 顺流逆流, 排浪前行.

工作太忙, 他本来不愿结婚, 可是拗不过父母想抱孙的哀求, 就如他们愿在三年前结了婚, 很快就生了个女儿. 二老还没有完全满意, 他还得努力再生个儿子.

想到自己可爱的女儿, 他忍不住微笑起来. 他对太太没有要求, 只要她当个贤妻良母就行. 可太太生性比他爱炫富, 对此他也没办法, 只好尽量抽时间和女儿玩, 希望自己淡泊的个性给她更多的影响.

月亮还是那样柔和地照着, 一直照到他心底最柔软的一角. 在柔和中他又想起了她.

她会在哪里呢? 当年, 究竟为何, 她突然间杳无音信?

* * * * * * *

东山中学的80周年庆典如期隆重举行. 领导, 老师, 校友, 学生全都济济一堂, 十分热闹.

夏如他们那一届是东山中学的骄傲, 更象是一道难以逾越的传奇. 那一年, 他们全级两百多人, 99.5%都考上大学, 还包揽了文理双科的省状元. 十分风光. 而现在, 不管混得如何, 大家聚在一起, 谈笑间好象又回到了那意气风发的青春日子, 大家抢着说话, 特别开心.

那一届最大的传奇, 也是让大家至今最津津乐道的, 不是高升学率, 而是文科班的众美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