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闹的庆典过后, 当年的"东山八美" 之一, 现在俨然成了富太的亚桦, 热情地邀请夏如和小萌去她的新家坐坐.

小萌闻言道: "好啊好啊, 都说你嫁得好, 正好去见识见识呢". 夏如也心生好奇. 这些年她除了和小萌常有联系外, 其他同学的现况她都不太清楚. 亚桦是官二代, 条件好眼角高, 听说之前挑老公挑花了眼, 现在好了, 有了金龟婿, 晒晒幸福也是很自然的啊. 回想当年, 两大美人小萌和亚桦常闹些不大不小的矛盾, 都是她夏如当的和事佬, 没想到十几年后, 大家尘埃落定, 反而能手拉手好朋友了. 夏如只觉好笑.

珠江新城由一大片新盖的豪华高层住宅组成, 环绕着中间大幅的草坪花木绿色公园景观, 投入很大, 设计满象纽约的中央公园. 小区功能应有尽有, 这倒是在美国看不到的.

亚桦领着她们来到一栋簇新大楼的三十楼顶层, 一开门, 翠绿欲滴的花园美景迎目而来, 都市的轮廓就在远方, 夕阳温柔, 凉风徐徐. 小萌忍不住惊呼出声: "哎呀, 你这里虽然看不到海景, 但是风景和视野比我的半山房子还要棒呢." 夏如则看着不远处的一座细巧高塔道: "这就是广州的新地标 "小蛮腰"吧, 好可爱!"

"天啊, 亚桦你这房子有多大啊? 五千呎不止吧?" 小萌边参观边叫.

"差不多吧. 这层楼房本来有两伙四房两厅的, 我老公跟人家说了好久, 终于把整层买下来打通了, 就成了这个样子啦. 连装修都是我老公搞定的. "亚桦甜笑道.

"你老公太能干了, 出钱又出力的. 不过这么多的房间给谁用啊. "

话音未落, 大门口又涌进来几个人, 原来是亚桦三岁的女儿, 她的保姆, 还有刚买菜回来的阿姨.

"明白了!" 小萌反应够快: "两个工人, 还有双方父母, 加上书房游戏室, 就差不多了."

亚桦忙着迎接刚进门的女儿, 接口道: "小萌还是脑筋转得快, 一点都不差当年. "

夏如一间间地浏览着装修得美仑美奂, 又收拾得一尘不染的房间, 也忍不住说: "真的很不错呢. 你们住了几年了? 这豪宅现在应该特别值钱吧."

"嗯, 住了快四年了, 这是我老公在结婚时买的, 那时也就三, 四百万吧. 现在估计过千万了. "

"很有投资眼光嘛. 这么大的空间和美景, 在纽约中央公园附近有上千万美金也不一定买得到呢, 亚桦你真有福气啊....." 小萌在华尔街干过几年, 比较清楚.

"托老公的福嘛....." 亚桦笑得越发开心了. 在这两位见多识广又出过洋的同学面前, 她一向有些不自信. 当年在文科班, 论漂亮能干成绩好, 她比不上小萌; 论人缘好, 她又比不上夏如. 现在好, 在她俩惊奇的目光面前, 她的自我感觉非常良好.

"夏如, 你在美国的房子一定比这还要漂亮吧? " 她客气地问.

"哪里啊," 夏如答: " 只是旧的平房, 也不大, 就三间房." 本来, 结婚后他们在新泽西曾拥有一间大房子, 可是为了方便照顾凯凯的起居和上医院, 更为了能省时间不用前院后院地打理, 他们大屋搬小屋, 搬到布碌仑的一间联排房子, 没有前后花园, 与邻居也就隔了个篱墙. 今年稍为多了点时间, 夏如就在篱墙边种了几株玫瑰. 现在应该都开花了吧, 凯凯看到了肯定会开心的. 不知他爸记不记得剪枝.......

小萌见夏如在呆呆发怔, 赶紧接过话头. "亚桦你们在其他地方还有房子吧?"

"有啊, 在深圳和北京都有, 在杭州还有一间别墅呢. 我老公常出差, 又不想住酒店."

"你老公真太能干了, 介绍介绍给我认识吧." 小萌兴致勃勃. 夏如奇怪地拿眼看她, 小萌微笑回道: "你又不是不知道, 我的客户都是非富则贵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