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桦赶紧接口道: “那是当然, 谁不知道你是大投资银行的金牌经理啊。你等等, 我给老公打个电话, 让他今晚早点回家吃饭。你们也别走了, 就在这里吃饭啊。"

于是忙乎起来, 吩咐阿姨做这做那的。鱼翅来不及泡了, 就做蒜蓉虾,白切鸡。 夏如觉得不好意思, 小萌却来了兴致了, 嚷嚷说这样懂做粤菜的阿姨很难找啊,今晚就想吃最正宗的家常菜了, 象蒸鱼云, 冬瓜盅什么的。 害得阿姨又下去买了一大堆鱼啊肉啊瓜的回来。

夏如悄悄笑她: “如此挑剔, 还家常菜呢。”

小萌在她耳边悄悄回道: “这叫劫富济贫。”

夏如哈哈大笑。

何锦就是在这一片笑声中踏入家门的。笑声里竟有几分奇怪的熟悉感,他疑疑惑惑地打开了家门。

正在喝茶等开饭的三位女士齐齐转过头,又齐齐站了起来。

亚桦的老公竟是何锦?!夏如心中激荡,手里的茶杯差点抖落,她故作镇静, 头低得快抵茶杯了, 一言不发,心内却在澎湃: 天啊,这怎么可能? 现在我该怎么办? 逃?

她逃不掉了。 好象只有一秒的时间, 她的手就被人握住了, 一抬眼, 何锦惊喜莫名的脸就在眼前, 他刚张口: “你是-------”

“她是我的高中同学夏如.” 亚桦及时拉开了老公的手, 她不知道他今晚怎么回事, 从来没见过他对女宾热情的啊,见到更漂亮的小萌那不更激动了? 于是她挽着他的手, 离她们一丈远, 语气有些冰冷地说: “这是另一位高中同学小萌。”小萌往前走两步, 热情得体地和他握手: “你好! 幸会幸会!”

这顿饭吃得有些艰难。何锦总想找机会跟夏如说话, 她却闷头吃饭不大搭理。小萌有心想多问问锦河公司的经营状况,却又频频遭到亚桦无故粗暴打断,心里很是不爽。 每个人都各怀心事, 马马虎虎地吃过饭, 再客气几句,就互道晚安散了。

一坐上的士, 小萌就忍不住跟夏如发牢骚。“你说亚桦怎么回事嘛?又是她热情留饭说要介绍认识的, 可是老公一回家, 就整个变了象个喝醋的妒妇。早知如此还不吃这么辛苦的一餐饭呢........你也是的, 整餐饭一言不发也不帮帮我......."想想有些不对: "咦? 你没事吧? 是不是不舒服?" 夏如勉笑: "没事, 可能是喝了那杯红酒吧......对不起没帮你说话." "你没事就好。幸好那碟鱼云都几好味, 哈哈。”

夏如一直没有把她和何锦的故事跟小萌说。这是她唯一的秘密, 几次想开口却又忍住了。也好, 否则今晚就要帮穿了。 两个人的事, 之前, 还是往后, 还是让它成为永远的秘密吧。反正她过几天就要回美国去了, 回到那属于她的,简单又平静的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