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如当晚难以入睡。尽管想好了在感情上和他不会有任何瓜葛,可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心事湖水, 被他的一个照面打乱, 又重新荡起波潮。

看样子当年离开他,没有做错啊。你看他如今发展得多好?有蒸蒸日上的事业,如花美眷,可爱的孩子,温馨美丽的家园。虽然这没自己什么事,可是亲眼看到他的成功,他完满的人生,他周身洋溢的自信光彩,还是满心高兴的呀。

电话在这时很大声地响了起来,夏如吓了一跳,看了看钟,已是半夜一点。怕吵醒二老,赶紧拿了起来小声应:“HELLO?........喂?”

那边无声地笑了。“你好,是我。”

夏如当然听出是何锦。“啊,是你?你怎知道这个电话?”

“在你们留下的通讯录里找到的。”

她想起来了,今天庆典时要更新同学通讯录,她就把国内国外的电话都写了下来。没想到第一个打电话来的,竟是非校友的他。

“今天见到你很高兴。恭喜你,很成功嘛,什么都有了。”没有外人,她说话放松多了。

“你看起来也不错啊。。。。。刚才在家没法说话,你现在能出来聊聊吗?”

“啊?太晚了吧,你现在哪?”她犹豫地问。

“江边老地方。离你不远。”

夏如笑了起来;“哈哈,不怕被老婆发现啊?还是找天我请你喝茶好了,你吹吹江风就赶快回家哈,省得亚桦担心。”

何锦默然,半天才说:“你还是那样,对我没感情。”

夏如心里叫:怎么会!可是理智却说:这样也好,就让他误会吧。于是嬉哈道:“怎么会呢,老朋友嘛。快回家休息吧。”

何锦振作起来:“那请问,明天能不能请‘老朋友’吃顿饭呢?”

夏如直跺脚,这人还真缠上了,那就找个人多的地方见个面吃顿饭吧,不去就不够大方了。“好啊,我很久没去过广州酒家了,你请我吃点心。”

何锦哈哈大笑:“那里好嘈的怎么说话?这样好了,我来接你,地方我来定好了。”

“哈,当年没让你知道我住哪儿,现在更不能让你知道啦。跟你说,明天哦今天下午四点,江滨路33号咖啡厅喝下午茶,过时不候哈。晚安。”夏如说完,不等他回答,含笑挂上了电话。

为何要定那个没去过的地方?她也不太清楚。她那天路过江边时看到的,觉得地方还幽雅,而她心里对双双对对的东西总是喜欢。反正广州现在变多了,旧梦难觅,那就挑一个新地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