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 何锦要去杭州出差, 想到夏如可能没看过西湖美景,遂打电话相邀。

“夏天西湖的荷花开得正盛呢,很漂亮的。去散散心如何?费用都归我。”他开始下诱。

夏如开心地答:“真的啊,听起来很吸引哦----可是我用什么身份跟你同行呢?员工?朋友?抑或是----情人?”

他笑道:“别乱想好不好?老朋友呗,不同房的,还保证以礼相待。”

夏如诘笑:“嘿嘿,我知道你在杭州有别墅,当然不会同房了,不过还会在同一屋檐下----亚桦要知道了,肯定会打残我,说不定连你也照打呢。”

“不住别墅,帮你订酒店好不好?香格里拉,就在西湖边。”他坚持。

“真谢谢你了,不要操心啦,西湖我会自己找机会去的。你还是专心办公吧。”她终于停止了开玩笑。

何锦无法,只好问:“你什么时候回美国?”

“三天后。”

“ 这么快?能推迟几天再走嘛?我帮你重买机票。”

“哎,对不起啊何总,我不是你的员工,我有自己的SCHEDULE呢。”夏如心里轻叹,正色道。

何锦沉默了,终于说:“我会尽早回来。你等我,哪都不要去。”

"不行啊何总," 她重拾玩笑口吻: "我还有好几个饭局要赴呢, 每天都有约。”

何锦气结,冲口而出:“难道你再敢玩一次不辞而别?!”也不等她回答,啪地挂上了电话。

夏如握着话筒,呆怔了好一会。终于还记起她还有一堆的事情要做,赶紧出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