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如出国那年, 刚好二十一岁。她办的是探亲签证,成功率很低的,可是她幸运地办到了。到了美国,她先到布碌仑见过从没谋面的爷爷和大伯一家,发现他们的家境也不好,一大家子挤在一起,男的做装修工或餐馆工,女的当车衣工,又生了一大堆孩子,从几岁的到上大学的都有,又挤又嘈。 夏如不想给他们增加负担,可是又不知该上哪去, 就只好在BASEMENT一角先住下。

第二天一早,天空飘飘扬扬地洒起了雪花,夏如第一次看到下雪,兴奋得又叫又跳。爷爷慈爱地看着这个新来的孙女,说:“我们去喝茶吧。”

喝茶的地方竟是麦当劳。当夏如手捧一杯热茶,吃着一片PANCAKE时,脑海却浮现在广州茶楼全家喝茶吃点心的热闹情形。当祖孙两人踩着新雪,在寒风里一步一步慢慢踱回家时,夏如心里已经清楚:美国,并不是她之前想象的天堂。

她决定找一家带宿舍的学校,重新上大学。没法靠父母和爷爷,只好自己打工。

那几年过得很艰苦。她独自住外州的学校,课余干过一系列的杂工:洗碗,企枱,车衣,带孩子,图书管理员,中文老师。最后她找到了一份稳定的银行工作,总算是供自己念完了大学,然后才惊觉,自己都二十五岁了,还没有一个男朋友。父母早就念叨了,说不放心她一个人在国外,要不找个人嫁了,要不就回广州找一份体面的工作,就近父母。

她的好友小萌也到美国了,她念完MBA,开始在华尔街一家投行工作,忙得象风一样。可是这不妨碍她交男友,她那阵子喜欢交洋人男友,高大帅气,每换一个,就带到夏如跟前,问她的意见。

夏如总是摇头。她总觉得那些漂亮的有钱男生靠不住,小萌说她思维古老,她笑笑。

小萌当然没忘给夏如也介绍男友,在NG了多次之后,在夏如28岁那一年,她真的觉得自己该嫁了,就跟认识不久的电脑工程师任龄结了婚,很快就有了凯凯。

本来以为,从此一切顺遂。没想到凯凯出生后,生活真正的磨难与挑战,才刚刚开始。

先是夏如产后,大病一场,接着是严重的产后忧郁症。再之后,发现凯凯经常呼吸困难,三天两头要送医院急救。家长和医生都很担心,最后医生为了保险起见,让凯凯留医一个月,观察其他可能的病根。

这是夏如生命里,最为难熬的一个月,她天天以泪洗脸,哀叹生活对自己的不公。孩子更是可怜,她多么愿意自己替孩子受罪!她真是个失败的母亲,整个人生都是从头到尾的失败,现在还祸及婴儿-----她守在凯凯床边痛哭失声。

夏如回忆至此,望着眼前静静流淌的珠江,眼泛泪光。

何锦听得入神,心疼她海外经历的坎坷。“那后来呢?你是怎样熬过来的?”他轻声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