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有时给你关上了一扇门, 却还会打开一扇窗。

这件事后,夏如心情平静了些。她努力让自己不要太难过,看看这家医院, 这个充满着往来病童和匆匆医者的地方,有没有“荷兰”的美景。

哦,她发现了笑声---- 当她守着咳嗽的凯凯一夜无眠到清晨,刚换班的护士进门给她一个大大的微笑:“早啊!你这身衣裤配套得很好看呢。”她不解地往下一望,可不是嘛,衣不解带的她竟然套着一件绿白相间毛衣,着绿色的天鹅绒裤,都是为了松软舒服的,没想到还真配成完美的一套。“哈哈。。。”为着这个巧合她第一次在医院笑出声来。

她发现了团队---- 那晚凯凯呼吸转急,本已回家休息的主诊医生半夜三点从热被窝里被喊回来,他一如既往地平静,先握过夏如的手,温暖而有力。在剩下的夜里他一直没有离去,和院医一起观察着,记录着熟睡的孩子每一个微小的变化。他终于微笑着离去,夏如却一直没有忘记, 留在手心的坚定。

在疲惫中她还发现了 ---- 来自沉默寡言的老公深沉的爱,他加倍地用行动来呵护她们母子。常常加班的他无论多晚都要去医院,给她送来好吃的,再抱一抱孩子。有一晚太累了,竟抱着孩子坐在凳子上睡着了。夏如从洗手间出来,看到这一幕,感动得差点落泪。

当凯凯终于康复出院,当值班的护士们把他高高举起,说他是“TROOPER” (斗士)时,她的心中涌满着感谢, 和骄傲。是的,这个小小的人儿他并不是弱者,他有着最坚强的生命力!

甚至多年没有联系的大伯一家(爷爷已过世),在知道凯凯的情况后主动说:你们搬到布碌仑来吧,怎么样都是一家人,带孩子很辛苦的, 凡事也好多个照应,多个帮手。

就这样,她搬了家,辞了工。一点一滴地, 她看着凯凯长大,变得健康,变得快乐。她还记得,这个贴心的孩子送给她的第一幅小花,第一份串珠,和第一首歌:

All I Really Need,
Is a Song in my Heart,
Food's in the Tummies,
And Love in my Family......

(我最最需要的,
是心中的一首歌
小肚子吃得饱饱,
还有家里人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