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于: 1/07/2006 06:08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快速引用
puppeteer,呵,我可不敢说我是阿廖沙,我,做为一个个体的人,这部作品所有人物的特征我都具备吧.大家都是,是不是?
文学有时太过沉重,俄国文学尤其是.现在年纪渐长,不敢太过追求纯粹的超越.但我希望自己懂得,懂得就足矣.
老陀有强烈的东正教情结,<白痴>中的梅思金公爵,就是一个感受者,扮演了基督的形象,具有超乎寻常的感受苦难的能力.有人把他与贾宝玉相提并论,两者都有赤子之心,都"忘我",迅速融入别人的苦难,忘记自己.
<罪与罚>中的拉斯科尼柯夫,到教徒苏菲亚那儿忏悔,他说:"我不是跪倒在你的面前,我是跪倒在人类所有的苦难面前."这句话,深深地进入了我的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