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izian
  • 注册于:2014-08-14
  • 帖子:3
发表于: 8/14/2014 23:35 发表主题: 唐慧骗了所有的善良的人?
引用并回复 快速引用
郭光东【唐慧骗了所有善良的人】南方周末做了一篇极牛逼的颠覆性报道!此前,唐慧以弱小母亲形象为公众同情,没想到一直在撒谎、撒泼、胡搅蛮缠,其已涉嫌伪证罪、扰乱法庭秩序罪。司法、党政机关一再无原则向唐慧的无理上访屈服,违法办案。所谓永州幼女被迫卖淫案必须重审,回复正义。
微博上我发现了这帖子,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只是叹叹气摇摇头。
中国的司法机关真的被唐慧骗了吗?随时都可以将上访人劳教、关黑监狱、判刑的司法、党政,就会被唐慧以胡搅蛮缠、撒谎、撒泼而屈服吗?说得我们党和政府机关是多么的无辜,说得老百姓是那么的蛮横、无理取闹。真让人大开眼界,也真是闻所未闻。
被告被判刑过重,那是针对刘志军的案子而言。不要说是唐慧可以以假乱真欺骗政府机关,其实,这是要为以后关押唐慧作铺垫而言。因为被告不服判决,想镇压唐慧而服众继续制造假案是吗?
不要做出让人啼笑皆非的事情,湖南省从基层的公安局、检察院、法院就开始整理此案。最后又到湖南省高法,光是这几级公、检、法的一共到底有多少的司法干警呢?他们对此案是查了又查、审了又审、判了又判的。一直都看不出这是一个假案吗?最后就闹到被告不服判刑过重,而由南方周末报社才发现此案有假象吗?那么这些干警都是白痴???!!!
如果判刑过重不是可以改判吗?为什么一定要把罪名推到唐慧的身上。中国的法律不是有规定吗?对于未满14周岁的幼女,不管对方是不是自愿的,发生了性关系,都以强奸论罪。这是咱们司法部门不知道的事情吗?一个天真无邪的少女被毁了,难道一定用绳子绑着才算强迫卖淫是吗?没有其他的语言的要挟她就会自动的卖淫吗?孩子在学校被打了,只要说:敢回家告诉你的家长,明天还要打得更厉害,孩子回家都不敢说的。想一想我们小时候是不是也有过这样的事情。如果判刑过重就改判,最好不要再制造假案了。让咱老百姓也过过安稳的日子吧。
因为一个手无寸铁的农村妇女是不可能凌驾或者操控着湖南省整个党政及司法系统的。
[转自博讯]
  • yizian
  • 注册于:2014-08-14
  • 帖子:3
发表于: 8/14/2014 23:35 发表主题: 要求官员公布财产何罪之有?/韦亚妮
引用并回复 快速引用
北京近段时间来,有一批爱国正义人士因建议官员公布财产而获罪入狱。就是丁家喜、王永红、赵长青、李卫等。随后,访民赵广军、邓志波、王素娥、张 继新、陈载忠、程玉兰、吕动力、何祖华等据初步统计已经有近四十名的访民也是因为参与要求官员公布财产而被北京警方刑拘。这次大规模的对访民刑拘是北京自 “六四”事件之后首次发生集体镇压事件。真让人感到毛骨悚然。但是这个数据不包括各地方对正义人士、维权人士的镇压 。
北京警方对访民下狠刀子。给地方黑势力当开路先锋,地方官员扒手称绝。现在各地方政府纷纷校仿北京警方的做法。对正义人士和维权人士纷纷刑拘。估计不过多时,中国各地将重新掀起一轮新盖牢房的高潮。以免牢房爆满无处关押冤民。
官员公布财产真的那么难吗?2006年,国务院刚颁发《政府信息公开》就是政府各项信息都要公开,同时也包括政府的公务人员。并且我们中国已经加 入世贸了,并与国际接轨。按照国际的惯例,官员公布财产是最正常不过了。尤其是被坑害的访民,要求官员公布财产不过分呀!而且官员为了证明自身的清白,公 布财产不是更说服力。就像丁就家喜、王永红、赵广军、邓志波等要求官员公布财产何罪之有呢?难道中国的社会秩序是不允许官员公布财产的吗?所以他们扰乱了 社会秩序。他们这是一种正义之举,也是推动中国与国际接轨的步伐。同时也是用实际行动支持、拥护习近平反腐,也是维护法律尊严和公民的权益。难道我们中国 社会主义社会是逆向行驶的吗?
  • yizian
  • 注册于:2014-08-14
  • 帖子:3
发表于: 8/14/2014 23:37 发表主题: 访民沦为特色社会的奴隶
引用并回复 快速引用
中国是特色的社会主义国家,访民被打击、压迫已经沦为特色社会下的奴隶。因为我们访民每个都有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就是奴隶心态。不管是在思想上或是现实生活中,访民只能算是特色的奴隶。本来是我们的财物被政府官员抢走了。我们反而去乞求,甚至下双膝跪着求呀,只要能要回自己的东西,或是说只要求得不被关押坐牢、摧残。我们除了求饶还是求饶。可是,最终任何的办法都不管用。贪官想抢走的东西始终依然抢去。我们访民从来都顾不上人格和尊严的存在,当生命都得不到保障的时候。哪有闲情考虑人格和尊严呢!
访民能继续生活着是因为访民还有利用的价值。一、访民是贪官的摇钱树。投入维稳资金就可以抓、关访民。官员联合瓜分国家的财产。二、访民被打压坐牢后,还可以劳动,这就是正式的廉价劳动力的投入使用。三、没被关押的访民在外面还生活生产,生产就有价值。当官的随时都可以卷土重来再次抢劫了。只要榨不干老百姓的血汗当官誓不摆休。
如果访民存在的威胁大于本身的利用价值的时候,贪官就不会留下他的性命了,有很多访民无故的失踪或被政府雇人打死,就如张耀东;还有广西的访民潘振娟被劳教两年还可以留下一条命,而她的丈夫至今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中国是世界上唯一还使用奴隶制度来管理百姓的国家。我们的执政党每天都对外宣称: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实行社会主义制度。我想:这个要等到我们瓦解奴隶制度之后才说吧。现在喊出来口号太早了。
韦亚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