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ogerlee
  • 注册于:2004-09-20
  • 帖子:13533
发表于: 7/18/2011 13:25 发表主题: (ZT) 汪晶晶: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也谈中国国情(3)
引用并回复 快速引用
汪晶晶: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也谈中国国情(3)


                            ·汪晶晶·

(三)

我说了这一通,似乎说的都是宗教的好话。

朋友们或许会想起北美的英国殖民地当年对印第安人的民族灭绝;想起希特勒对犹太人的公开的,赤裸裸的屠杀;想起2001年911事件中伊斯兰圣战分子的极端行径;会反驳说,那些人不是已经有了宗教文明吗?不是已经学会并接受了“分”吗?为什么他们就不能共存呢?

这个问题涉及到宗教本身的局限性,更准确地说,涉及到宗教局限性中的排他性。

当年在北美屠杀印第安人的英国殖民者,根本就没有把印第安人纳入自己的文明圈。换句话说,他们觉得杀的根本就不是“人”!后来上海和香港的诸多同胞对殖民者留下的深仇大恨,大多也源于宗教这一局限,在当年中国土地上殖民者的思维和举止上,留下的影响。换句话说,殖民者对待中国人,和对待印第安人完全一样,根本没认为你们,竟也是“人”!

至于希特勒对犹太人公开,赤裸裸的屠杀,希特勒挑起的那场战争,可以说从一开始,就带着明显的宗教烙印。

这里有必要先说几句,我对犹太人和犹太教的看法。

犹太人是人类社会有史以来,历史最悠久,足迹最清晰,但却同时又最神秘的一个民族。它是人类社会中几乎唯一一个宗教信仰,民族国家,语言文化,乃至某些人类发展学特征都能一致的人群。犹太教是现存的,人类社会中有影响的宗教中,最古老的宗教,它几乎是伴随着人类的出现而产生的。整个一本旧约,是一部犹太民族史,也是一部人类史。

犹太人五千年的历史中,有两千年是既没有土地,也没有家园的。犹太教不但既不传教,也不布道。甚至当你主动“靠拢组织”,希望皈依犹太教的时候,犹太教也绝不会贸然“发展”你。即使你最后在百般努力下,得到“组织”的信任,用九牛二虎之力,学会希伯来语,通过考试,然后在教区内犹太人众目睽睽下,生活七年,你最终也只能是一个犹太教的“外围组织成员”。而且即使是这个“外围组织成员”的名分,也是一代终止,绝无可能让你的子女们继承。

要想成为一个真正的,纯粹的犹太教信徒,只有一条路,那就是母系血缘。

而所有这一切听上去和宗教这两个字完完全全不相吻合的特征,却丝毫也没有妨碍犹太人能成为我们这个星球上最严格,最完美的宗教文化的传承者。毫不夸张地说,犹太人和犹太教是我们人类宗教文明中,最绚丽的一朵奇芭。

然而说犹太人竟是一朵奇芭,那显然是距离产生的美感。

到了不得不近距离地,为了具体的俗事,而不得不和犹太人打交道,特别是因此而和犹太人在生存和生活中发生冲突的时候,几乎每一个不是犹太人的别的民族的老百姓,都会忍不住地对犹太人从敬畏而产生仇恨。

排犹和反犹,绝不仅仅是德国的特产,那是一个至少有五百年以上历史的欧洲传统。

为什么会这样呢?

这是因为,犹太人的生存能力,聚合能力,远远超过欧洲其他民族。

在犹太人还贫困的时候,他们通常不受雇于人。而是自己开一家小店,经营和老百姓日常生活密切相关的东西。一旦稍有余资,他们一定会尽力让第二代从事和纯精神活动,和创造性思维有关联的工作,律师,医师,建筑师,教授,科学家,音乐家,画家,诗人,等等等等。一句话,一定要从事雅致的职业,做高尚的人。

大家或许会以为,犹太人中的父母,其实也就是中国人中的那些杰出的“虎妈”,“狼爸”吧!

从表面上看,确实有点像。

犹太父母和中国父母要求孩子们达到的,都是一种超群的,乃至非人的,勤奋。但在那勤奋的背后,却隐藏着巨大的,难以逾越的差异。

中国父母谆谆教导孩子的,是一步一步地,踏踏实实地,不越雷池半步地,走在前人已经开辟的,被证明能够丰衣足食的,金光大道上。(更有甚者,会从一开始就鼓励孩子们为此而不择手段。)

犹太父母首先不强迫孩子选择“有用”的东西去学习。正好相反,犹太父母教育孩子的是,上帝创造的这个世界,首先是“有趣”的,其次才是“有用”的。孩子们完全可以根据自己的内在需求,去选择“有趣”或者“有用”。

而一旦作出了选择,犹太父母在支持孩子们去学习抽象性思维,去从事雅致的职业的同时,须臾勿忘的,却是犹太民族的使命。那就是,一定要和一切已被人类社会承认,接受,并习惯的,那些天经地义的公理们,挑战。在任何领域都一样。

犹太人坚信,他们虽然因为没有祖国,没有家园,作为民族整体,在人类社会中处于劣势。但他们中的每一个个体,放在人类社会的汪洋大海中,绝对都是最出类拔萃者。基督教里不过出了一个耶稣(且不说这个耶稣自己还曾是个犹太人),犹太人中的每一个个体都可能是耶稣,因为他们是“上帝的子民”。

事实似乎也确实是如此。

我们整个四十亿人类人口中,只有一千四百万犹太人。但诺贝尔奖获奖者,每四个人中就有一个犹太人。美国的百万富翁中,每五个人就有一个犹太人。把我们人类生活的这个小小的星球的每一个小小的角落,无论是宏观还是微观,都搅得鸡犬不宁的人,几乎非犹太人莫属,马克思,爱因斯坦,洛克菲勒,索罗斯。

(稍微说几个就够了。再往多里说,你就会觉得,犹太人的存在,真的是对人类民族生态的颠覆)。

所有这一切,都使得犹太人绝不仅仅是在德国,而是在整个从中东到欧洲的辽阔大地上的任何国家;也绝不仅仅是在希特勒的统治下,而是从埃及的法老,到波斯的哈曼;都作为一个超强的异类,被深深地仇恨着。

二十年前,我们刚刚开始做肠衣的时候,在天然肠衣这个行当里,占主导乃至垄断地位的,都是三代以上,拥有百年历史的老公司。在那之前的整个八十年代,中国的天然肠衣的出口是需要许可证的。肠衣的经营,因此在中国各个省国有的土畜产公司中,都是看家的生意。改革开放之后,几乎每个省的土畜产公司都在德国的土地上建了分公司。但所有这些国有公司的分公司都是漂浮在德国社会之上做的单据生意。他们既无自己的车间,更无自己的仓库和冷库。他们甚至用不着说德语,说几句 Business English 就足够了。

我和我丈夫刚刚开始观察肠衣这个行业的时候就发现,中国国有公司在海外漂浮的做法,不可能长久。要想在德国土地上,在肠衣这个行当里,一劳永逸,长治久安,必须买地建厂,拥有自己的车间,自己的仓库和冷库。用更准确的话说,就是一定要让自己的公司,得到欧盟肉食行业的许可号。这样才能让自己的产品走进德国的香肠厂,从而走进老百姓的嘴里。

后来的事实证明,我们当时堪称风险重重的选择是无比英明的。

但我们的这个选择,却在德国的天然肠衣行业中带来地震般的恐慌。德国的那些平素相互为敌的肠衣商们,破天荒地为了围剿我们而召开了数次“团结”的大会。他们步调一致地内定,谁也不准私自去和这两个居然敢在德国土地上买地建厂的中国学生打交道。同时警告香肠厂,如果香肠厂订我们的货,所有德国肠衣商将停止给他们的供货。

所有这一切围剿,并没有给我和我丈夫带来太大的恐慌。因为我们几乎没有自己的资本,我们用的全部是银行的贷款。即使我们真的不幸破产,那首先也只能是德国银行风险投资的失误。

而事实上,在一个健康的商品经济,市场经济的大环境下,决定性的东西,永远只能是商品本身的价廉和物美。别的东西则几乎连一丁点意义都没有。德国肠衣商们千辛万苦制定的那些攻守同盟,连三个月都没有坚持到。那些围剿会议的参与,乃至组织者自己,连带着曾被他们警告的香肠厂,很快就都开始和我们公司签合同。

闲话少讲,言归正传。我要说的不是我们公司的历史,而是和犹太人有关的故事。

那个时候,世界天然肠衣协会的主席是个德国的犹太人,名叫G。

G和他儿子的那家公司离我们公司不远。在德国肠衣商们揭竿而起,围剿我们这家小公司的时候,G没有参与。

德国人不喜欢G,G更不喜欢德国人。

G生于1939年,还在襁褓中,他家族中所有的男性就都被希特勒投进了煤气炉。他是怎样改名换姓而侥幸出境,到达中立的瑞士的,他自己都不清楚。因为家贫,G没怎么上学。返回德国后,刚刚成年,他就开了自己的公司。

虽然在别的公司围剿我们时,G没有参与围剿。但在后来别的公司开始和我们做生意的时候,G也并没有和我们做生意。

后来有一年,这个G突然自己站出来参与竞选世界肠衣协会的主席,而且一举竞选上了。这让我们奇怪,更让一大批也参加了竞选的德国的大肠衣公司老板们不满。因为G自己的公司,无论是论营业额还是论雇员人数,都无法和德国的那些百年老店相比。

丈夫去参加了几次G执政期间举行的世界天然肠衣协会的年会。回来跟我说,那个G,真是一个天才的社会活动家和演说家。G一张开嘴就妙语连珠,能不停顿地说两个小时有趣的废话,而且还能流利地说几乎所有欧洲重要一点的语言。德国的肠衣商,至少在雄辩这一点上,没有任何人是G的对手。

在G担任了世界天然肠衣协会的主席之后,德国银行开始重视G,贷给G一大笔款。G开始兴高采烈地扩建自己的公司。不想几年后,G卸任,银行的钱全部用完,他的公司却破产了。德国的肠衣商皆大欢喜,但G倒不是十分悲伤。他和我们的情况实际上完全一样,都没有自己的资本,破产损失的也是银行的钱。

自己的公司破产之后,G跑到我们公司来,和丈夫进行了一系列长谈,提出要以佣金的形式和我们合作。

G说,你们不是德国人。德国这片地方,每一砖,每一石,每一草,每一木,每时,每刻,都会抓住每一个机会,提醒每一个不是德国人的人:这里不是你的故乡!

所以,G无比英明地强调,你们不会热爱德国,你们在这里住一辈子也不会热爱这个国度。

哈!这番话堪称句句是真理,一句顶一万句。

我们高高兴兴地开始了和G的合作。G 也就此成为我们了解犹太教,犹太人,犹太民族的思维和举止的一个小小窗口。

首先,犹太人的辞典中是永远查不到“遗忘”这个词汇的。

G对希特勒一共杀了多少犹太人这一笔血海深仇记得清清楚楚。G说,至少杀了四百二十万。按屠杀的地点分别是,波兰235万,前苏联境内70万,前捷克斯洛伐克24万,罗马尼亚20万,德国本土16万,荷兰10万,希腊和奥地利各6万。

但G接着却肯定地告诉我们,杀犹太人是白杀。犹太人只要还剩下一男一女,这个民族,这个宗教,这个文化,就绝不会失传。G说,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蓬勃发展的银行业,保险业,金融业,风险投资业,咨询业,都是犹太人在希特勒制造的劫难后,致力于人类财富抽象化的杰作。如今,就是希特勒能复活,也无法再屠杀犹太人,再掠夺犹太人的财富了。正好相反,在犹太人的精心操作下,人类的财富可以通过电脑键盘的点击而飞速地移动。越过祖国,越过家园。欧洲诸国眼下正搜刮百姓的钱财,百般营救的希腊,实际上就是犹太人给欧洲人制造的一个小小麻烦。

但是同时,G也老老实实地承认,当犹太人,特别是如果天资平平,很苦。G没有和犹太教内的女性结婚,而是找了一个普普通通信仰基督教的夫人。他对他的四个孩子因此都将不再是犹太人,毫不失落。

说起他当世界天然肠衣协会主席,G明白无误地告诉我们,那和他的语言能力,和他的让人难忘的口才,虽有关,但却不是决定性的。决定性的是,世界天然肠衣协会中最重要的会员都是犹太人。竞选和投票不过是履行的形式(这是对民主的颠覆)。

G说,你们两个身无分文的穷学生搞肠衣,竟然从一开始就想到欧盟的注册号,这堪称是有远见卓识。但说到底,你们关心的仍然不过是肠衣。而我们,指犹太人,却是从根上做起。

什么叫从根上做起呢?

G说,肠衣的客户是香肠厂,香肠厂直接关系到德国人的国计民生。但肠衣在香肠厂,不过是一层薄薄的包装材料而已。众所周知,香肠中包着的主要是肉。就销售额而言,肠衣还不到肉的十分之一。所以,犹太人必须先要关注肉。肉从何而来呢?屠宰场。但屠宰场并没有猪牛马羊,猪牛马羊只能来自养殖场。而养殖场一旦没有饲料,猪牛马羊就无法生存。到了饲料,这才差不多到了根。

G说,德国的犹太人不仅掌握着众多的大香肠厂,还直接控制着屠宰场,猪牛马羊的养殖场和主要的饲料种植加工基地。这一下就万无一失了。G让控制着屠宰场的犹太人老板先给香肠厂的老板打个招呼,他拿着我们公司很一般的货,卖到香肠厂,加上他的佣金,实际价格就超过别的肠衣供货商。香肠厂一声不吭就买。即使不是犹太人开的香肠厂,也不敢一点不买。你一旦一点不买,下次从屠宰场就可能拿不到价廉物美的肉(这是对市场经济的颠覆)。

2011年6月,可口可乐宣布在全球范围内涨价。可口可乐已经成为人类生活须臾不可离的饮料,而且是绝对意义上的垄断品牌。这之前的一年,高盛不声不响地以5点5亿美元天价购买了Metro International Trade Service。这是一家伦敦金属期货认可的成品铝供应商。该公司仅在底特律一个区域就拥有19个成品铝仓库。在高盛买下这家公司后的六个月期间,该公司每日成品铝发货量被维持在国际金属期货的反垄断组织规定的最下限,1500吨。但每日成品铝的进货量却高达3000吨。到2011年5月底,该公司的库存总量从被高盛购买前的89万吨增至115万吨。随后,在世界铝市场价格一直回落的情况下,该公司向可口可乐宣布,可口可乐包装软拉罐用铝全面涨价。

犹太人在这一领域的思维和举止模式,和在天然肠衣领域一模一样。

上上个星期,可口可乐开始起诉高盛。但局外人疑窦重重。谁也不知道可口可乐究竟真是高盛的受害者,还是它和高盛在演双簧。因为可口可乐的占有者中同样有犹太人。

在当今人类财富抽象化过程中,几乎不会残存一块竟没有犹太人身影的净土。

好了,还是回过头来说G吧!

G平时基本只和我丈夫,而不和我商谈任何正事。就在我写这几行字的时候,丈夫在国内出差,我很意外地收到G的一个电话。

G说,今天是七一。我下意识地看了看墙上的日历,害怕自己忘记了什么基督教的重要日子。日历上只有一个黑色的1字,并无任何别的记录。G不慌不忙地接着说,今天是中国共产党的生日。你们这个伟大的党,九十岁了,请接受我最真挚,最热烈的祝贺。

哈!我笑了,原来是这样。

我说,难得你日理万机,还记得遥远东方的一个党的生日,谢谢了。不过,这个党可不是“我们”的,我们也不是它的。我们和这个党,并不比你和这个党的关系更密切。当然,如果你找不到其他更恰如其分的人来接受您的祝贺,我冒名顶替地接受一下也不妨。

中国政府一直以自己颇具中国国情的方式看待世界范围内各个行业中自由组合的行会组织。这就使得一大批在海外游手好闲的华人有利可图。他们凭空建立一些根本就无中生有的协会,虚张声势地冠以“全球”,“全欧”,“全美”,“全加”,当然也不乏“全德”的字样,然后堂而皇之地在国务院侨办的邀请下,回国免费吃,喝,住,旅游。返回居住国后,甚至能拿着中国来的经费干一些欺骗中国人的勾当。而G本来就是白种人,当然就更易于名正言顺地行骗。自从当上了世界天然肠衣协会的主席,G就成了党和人民的座上宾。G住遍了京城五星名店,受到过无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说他比我们和那个党的关系更密切,实在没有一丁点夸张。就在给我打电话的一个星期前,G就给我发过邮件,说他要到柏林中国驻德国大使馆商务处去赴宴。

中国的“各级领导干部们”,没有任何人知道,G的公司已经破产。

我笑完了,G却认真起来。

G说,我从你和你丈夫身上,看到了这个党在过去三十年中成功的秘诀之一,那就是先打开国门,让一大批能干的人到别人的家园上去生活。这样党自己,可以留在家里无法无天。谁企图阻止他们的无法无天,就再行驱赶。

哈!这句话倒真让我有点心服口服了。

讲完G的故事,再回正题。

希特勒挑起的那场第二次世界大战,不仅杀害了大量犹太人,同时也伤害了基督教文化背景下的一大批老百姓。也因此,在纽伦堡审判之后的半个多世纪中,这场战争通常都是作为民族灭绝,人类屠杀,一句话,作为俗世的一个政治和军事行为而被声讨。

但是到二十世纪九十年代的中期,这一情形被改变。始作俑者,仍然是一个犹太人,或者说,犹太人的后代。此人名叫Daniel Jonah Goldhagen。

Goldhagen在1996年,在哈佛大学的欧洲历史专业当助教的时候,在纽约的 Alfred A. Knopf Inc. 出版了一本名叫《Hitlers Willing Executioners: Ordinary Germans and the Holocaust》的书。

在这本书中,Goldhagen写道,在希特勒发动的那场空前绝后的对犹太人的屠杀中,并没有任何人逼迫普普通通不是犹太人的德国人,参与屠杀。但是,几乎每一个不是犹太人的德国人都心甘情愿,自觉自愿,忠心耿耿地参与了这场屠杀。几乎每一个不是犹太人的德国人都从灵魂深处认可,赞同这一屠杀。这场屠杀因此连伪善的遮羞布都不需要。

这就绝不是俗世的一个简简单单的政治军事行为能概括,而只能用宗教行为来解释。

Goldhagen说,俗世的罪恶在形式上可以通过俗世的法律审判和惩戒。但事实上谁也不会相信,纽伦堡审判的那屈指可数的几个战犯,竟能带来两千万人的死亡。

Goldhagen的结论是,德国民族中的,每一个最普通的,信仰基督教的成员,都有罪,他们的精神,他们的灵魂,至今仍深陷罪恶而不自觉,不自省,更不自拔。这说明,他们随时还有可能,再犯新的罪恶。

Goldhagen的这本书石破天惊,几乎一问世立即就成了难得的,出自学者之手的畅销书。德国的知识界,几乎人手一册。据说,一大批德国的老知识分子被这本书给气病。要知道,这个Goldhagen是个“六零后”,写这本书时才只有三十多岁。

到了2002年,这个Goldhagen穷追不舍,又在同一家出版社出版了另一本专门揭露教皇庇若二世和整个罗马天主教廷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罪行的书,名叫《A Moral Reckoning. The Role of the Catholic Church in the Holocaust and Ist Unfullfilled Duty of Repair》,问世后也同样畅销。

总之,希特勒因屠犹而挑起的第二次世界大战,究竟在多大的程度上是俗世的政治军事行为,又在多大程度上是宗教的后果,还是一个方兴未艾的学术专题。

同样,九一一伊斯兰圣战分子的极端行径(这里暂不讨论,九一一竟是美国的犹太人背后操纵导演的,这一类传说),说到底,仍然是文明的冲突。

对于宗教的这一局限,伊斯兰教内的一大批有识之士已有众多专门论述。在基督教文化圈内,除了一大批历史学者外,已去世的教皇保罗二世和现在任的教皇本笃十六世也都写过许许多多的文章。

而且现在在任的教皇本笃十六世还在着手,将一千年来因为宗教局限性而在教内教外造成的“冤家错案”(其中包括中国人常以听评书落泪,替古人担忧的那类心态,不厌其烦地重复讲述的,被烧死的布鲁赫和被囚死的伽利略)一一“平反昭雪”。


(四)http://shenghuonet.com/phpBB2/viewtopic.php?t=76942
_________________


最后进行编辑的是 rogerlee on 7/20/2011 14:00, 总计第 1 次编辑
发表于: 7/18/2011 14:02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快速引用
草草浏览了一遍
忒有深度了
  • blueZ
  • 注册于:2004-09-20
  • 帖子:5593
发表于: 7/18/2011 15:20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快速引用
我怎么confused了,既然希特勒对犹太人公开,赤裸裸的屠杀,希特勒挑起的那场战争,可以说从一开始,就带着明显的宗教烙印。骑士们干那么些坏事更是明目张胆的以宗教为名义。那到底如何评价宗教呢?西方人因为宗教干坏事是因为宗教局限性,中国人干坏事就是彻底坏透了,就是因为不信宗教,这好像有点双重标准阿。
  • blueZ
  • 注册于:2004-09-20
  • 帖子:5593
发表于: 7/18/2011 15:24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快速引用
我觉得宗教的名声就是被汪晶晶之类的宗教狂热分子搞坏了。

俺不信基督教,但不去攻击人家,人家信什么是人家的自由。温和点儿没坏处。居高临下教导别人就让人讨厌了。
  • rogerlee
  • 注册于:2004-09-20
  • 帖子:13533
发表于: 7/18/2011 20:22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快速引用
blueZ 写到:
我觉得宗教的名声就是被汪晶晶之类的宗教狂热分子搞坏了。

俺不信基督教,但不去攻击人家,人家信什么是人家的自由。温和点儿没坏处。居高临下教导别人就让人讨厌了。


支持bluez以骑士的风度,温和地维护好宗教的名声。 Laughing
_________________
发表于: 7/18/2011 21:53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快速引用
support BlueZ
  • rogerlee
  • 注册于:2004-09-20
  • 帖子:13533
发表于: 7/19/2011 00:07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快速引用
看看,有骑士必然有粉丝。Laughing

bluez加油!维护好宗教的名声就靠你了。
_______________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