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ogerlee
  • 注册于:2004-09-20
  • 帖子:13533
发表于: 7/22/2011 10:32 发表主题: (ZT)汪晶晶: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也谈中国国情(5)
引用并回复 快速引用
汪晶晶: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也谈中国国情(5)


                            ·汪晶晶·

(五)

我本该结束我的这篇文章。

但朋友却认为,还有一个谈起中国国情似乎绕不过去的问题。那就是中国有“政”而无“教”的传统文化,算不算文明。

我一向抽象思维能力极弱,因而信奉歌德的名言,“理论是灰色的”。但如果竟是绕不过去,我也只能勉为其难地再多写几句。

文化和文明的问题,就我自己看,首先是一个因为语言的表述而被搞得混乱起来了的问题。要想正本清源,就得浪费不少时间先去澄清,究竟什么是文化,什么又是文明。

如果我们提笔写下“文化”这两个字,却并不注明,这是一个从欧洲语言翻译而来的词汇。那我们实际上已经进入了一个巨大的误区,几乎无法往下讨论。 即使勉强讨论,也不会有结果。

记得二十八年前,在K大读书的头一个学期,因为好奇,我去听过几堂给一年级新生开的艺术史课。老师似乎开宗明义就解释过文化和文明。老师说,人类从使用工具的那个瞬间起就创造了文化。而一旦这种文化能使该区域人群,有尊严地生活,换句话说,人类制造并使用工具,如果只是造福于这个世界,这种文化便升华为文明。这就是说,在德语中,“文化”和“文明”这两个词汇是有区别的。

我们先来看“文化”。我的理解,这是一个通过考古学证明的,人类生态发展学中的词汇。

人类生态发展学意义上的文化(culture),是相对于自然 (nature)而言的,人类生存方式,思维方式,生活方式,生活结构和生活内容的总和。用一句简单的话语概括,一切因为人类的存在而已经不再是 nature 的状态,就全部是 culture。

那么很显然,这个从 culture 翻译而来的“文化”,既和《尚书》中“经天纬地曰文”的“文”,《易经》中“万物化生”的“化”,毫不相干;也和毛泽东创造的一大批汉语白话文词汇,学“文化”,“文化”课,“文化”大革命,乃至“文化”界,“文化”部,等等,中所说的“文化”,从本质上而言,不具有任何可比性。

以我自己的经历为例,二十世纪的整个后半叶,我在汉语语境中生活的那一段漫长的历史时期中,任何时候,当说汉语的人们谈到“文化”时,指的不过是,按照一定的政治政权下主流的意识形态,从“文盲”(illiterate)到“有文化的劳动者”(literate)之间的驯化过程。

因此,如上所言,我们现在对“文化(culture)”的所有讨论,包括我们对“文化”所作的一切判断,都只能是西方式的。因为使用的所有概念,都是西方的。

(甚至推而广之,我们用来描述我们今天生存和生活的全部词汇,不仅仅是“文化”和下面还要说到的“文明”,还包括:哲学,文学,史学,真理,知识,科学,乃至于数理化,天地生,都是西方意义上的概念,而不能理解为汉语自有的词汇。)

但即使是我们已经统一地使用了西方的语言和方式,问题仍然没有解决。

比如,从理论上而言,只要我们承认“存在就是合理的”,“文化”一词就只能是一个中性的,描述性的词汇,不能含任何价值判断。既然一切因为人类的存在而已经不再是 nature 的状态,就全部都是 culture,那么“文化”就只能有高下的差异,而不能有优劣的区分。而另一个我们在此涉及的词汇,文明,则是人类对自身文化状态的一种价值判断。这是因为,西方意义上的文明(civilization)本是相对于蛮族(barbarian)而言的,所以从一开始就有绕不过去的优劣之分。

但在事实上,这两个词汇的含义和界限,即使是在西方的语境中,也远远不是我们想象的那般清晰。

比如,根据英国人类学家泰勒(Sir Edward Burnett Tylor 1832—1917)的定义,“文化” culture 在广义上,包括人作为社会一员在其生存环境中获取的全部知识,信仰,技能,道德,法律,权益,需求,习俗(that complex whole which includes knowledge, belief, art, law, morals, custom, and any other capabilities and habits acquired by man as a member of society)。

这样一来,在使用英语的国度中,文化(culture)和文明(civilization)便变成了同义词。

换句话说,我们今天常常论及的所有“普世价值”也属于文化,也是文化的一个部分。那当然是一种明确的价值判断。

很显然,我们使用原本已经不够清晰明了的概念,来回答,中国的传统“文化”,也就是所谓汉语“文明”,究竟是不是称得上是“文化”或“文明”,是很难得出令人信服的结论的。

我这里姑妄写之,不过是录诸家之言而已。

曾写过洋洋一十一卷人类文化史,因而荣获普利策奖的美国哲学家杜然 (William James Durant 1885—1981)对什么是“文化”,有一个极简单的回答,“文化产生之日,是混乱和不安全感消失之时”。

若按这一定义,中国所谓“五千年文明史”,算不算得上是文化或文明,真的很难说了。

别的朝代且不论,单是二十世纪四十年代末至五十年代初出生的,我的同龄人,就不可能拥有过“文化”,因为我们中大部分人的生活中,“混乱和不安全感”几乎从来就没有消失过。

若按上面泰勒的定义,“文化”涉及的,是“知识,信仰,技能,道德和法律”。既然涉及到“知识”,那首先绕不过去的则是哲学。

什麽叫哲学?中国传统文化中究竟有没有哲学?

哲学在西方是一种思维,一种关于主体(内在)和客体(外在)的形而上的思维。这种思维具有抽象性,本源性和永恒性(并非关于一时一事)的特征。由于主体在很大程度(物质意义上)是隶属于客体的,或者用非哲学的表达方式说,人是大自然的产物之一,主体对客体的认识从本质上便是不可能穷尽的。这就注定哲学的产生必然伴随着宗教。非宗教性的俗世思维,既无法产生西方意义上的哲学,也无法产生西方意义上的科学(在我自己成长的那一整个历史时期中,共产主义极权下的教育体制,都把科学和宗教,歪曲性地描述为两个完全对立的领域。这是一个至今尚未拨乱反正的误区)。中国传统文化中并不含有这类纯精神性思维。换句话说,中国传统文化中并没有产生西方意义上的哲学。(所谓中国哲学史,中国思想史一类的课程,就我自己的理解,实际上是十九世纪末年,二十世纪初年起,中国文人使用西方的方式和语言,来描述中国人特有的,并没有真正超越俗世的那一类思维的尝试。)

与之相连,知识,真理,科学这类词汇,本质上都只是西方哲学意义上的词汇。

主体对客体的描述及其方法,被称为知识。不同的主体在相同的时空条件下使用相同的方法对客体进行重复性的同种描述而得出的相同结果就是哲学意义上的真理。或者说,能够被证实而无法被证伪,从而在一定时空条件下能推广的知识,是真理。以主体对客体一时一事的描述方法,描述过程和描述结果作为研究对象的活动,被称为科学。

而所有这一切,中国的传统文化中都没有。

(中国传统文化中的文学,因为涉及审美趣味,无法证实,无法推广,所以不是科学。其中唯一有希望变成“科学”和“知识”的,是汉语语言。但我们今天获得的,对汉语语言进行描述的几乎全部方法,却仍然是西方的。历史学,从表面上看,是描述,实质上却是取舍,因而也不能说是“科学”。被百年来中国代代知识分子们无限怀念的科举考试,其内容也和西方意义上的“知识”和“科学”并无关。)

上面提到,在德语语境中,文明和文化不一样,它是含价值判断,因而有优劣之分的。

广义上的文明因此便包括所有西方认可的普世价值,人的尊严,社会的开放,人的天赋权利,自由,平等,博爱,慈悲,怜悯,宽容,对生命的珍视,等等,等等。

那么这一类好东西,中国的传统文化中有没有呢?

假如我说一点也没有,那我自己都会忍不住地伤心。那样的话,我们和我们的祖先,不是无异于禽兽?

但假如我说有,那有的那一部分,又让我觉得十分可疑。

随便举个例吧。比如自由,那当然是一个好东西。

童年时我听父亲说起过一本名叫《山海经》的古书。据说那是一本神话,充满了古代中国人对“自由”的想象。记得我问过外祖母。外祖母在不识字的中国人中,堪称博学多才。但她老人家对《山海经》一书却一无所知。这使我认识到,《山海经》首先作为“神话”,就很可疑,因为它离着民间甚远。后来上大学,听中文系老师开的《中国文学史》课。几乎所有老师都推崇《山海经》(还有《淮南子》,《庄子》),并认为这类书充满了中国传统文化中对“自由”的憧憬和向往。

我得承认,我这人一向有些反骨。我就读不出《山海经》和《淮南子》那类半巫之书,真有什么和“自由”相关的东西。

比如后羿或大羿射日吧,那是一段逢课必讲的故事。“尧之时”,天上本来“十日并出”,各照各的地方,好好的。突然从天而降一“英雄”后羿,偏要去射掉九个,只留一个。那让我首先想起的是毛泽东,想起毛泽东的胡作非为,古已有之。就我的理解,这个故事首先说明的应该是,早在那个年代,大一统,不可分的思维定式,已经牢牢地根植在中国人的心目中。一天无二日,一山无二虎,一国无二主。谁想分,就会有后羿或大羿这类蛮横不讲理的“英雄”出现,毫不留情地射死你。

再比如精卫填海。那精卫,和嫦娥奔月中的嫦娥一样,本是个小太子党(炎帝的女儿)。自己去游泳,不小心,淹死了。你淹死了,让你当着大官的爹,告诫一下天下百姓,去游泳时要小心,不就完了。她偏不。她居然要去衔石填海。自己游不成,就想法设法让全天下人都游不成。这和今天的太子党们的做法,几乎一模一样。你不是存心不想让我进政治局吗!那我就大唱红歌,“搅得周天寒彻,夏日消溶。江河横溢,人或为鱼鳖。”一句话,谁也别想好。

闲话少说,言归正传。我对中国传统文化,也就是所谓中国“国情”的看法其实很简单。

中国的传统文化,是一种强势文化,却是一种弱势文明。

强势文化,是因为中国传统文化在地域,人口,时间,以及语言使用的历史延续性上,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巨大,最辽阔,最悠久,最封闭,也最难以被征服的文化。弱势文明,则是因为中国传统文化不仅远离西方的普世价值,也远离人类其它地域的文明。它对本社会成员物欲的放纵,它对本民族政治政权公开赤裸裸的反文明暴力,特别是对生命及其环境的漠视,几乎毫无影响。

最后,不可避免地要和朋友们讨论几句,中国怎么办?我们能做什么?

就我自己而言,我对中国不乐观,也不悲观;不抱希望,但也不绝望。我相信,“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无论共产主义极权统治者怎样一代不如一代,无论他们怎样竭尽全力地去倒行逆施,也无论他们怎样因为经济上的富足而能随心所欲,无法无天,想把像毛泽东时代那样黑暗,愚昧,荒谬,残暴的时代,重新带回到中国的土地上,甚至推广到我们这个星球其他同类的疆域,不会那么容易。人类社会虽然有倒退,有反复,但人类本身,毕竟是有良知,能进化的物种。

至于我们能做什么,我只能援引鲁迅先生八十年前的名言了:

静静地等着别人的“多行不义,必自毙“也!

(全文完)

2011年7月
为纪念父亲九十八冥诞
写于德国不来梅
_________________
  • Bono
  • 注册于:2007-05-26
  • 帖子:3025
  • 所在地: Boston North
发表于: 7/22/2011 10:54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快速引用
就我自己而言,我对中国不乐观,也不悲观;不抱希望,但也不绝望。我相信,“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无论共产主义极权统治者怎样一代不如一代,无论他们怎样竭尽全力地去倒行逆施,也无论他们怎样因为经济上的富足而能随心所欲,无法无天,想把像毛泽东时代那样黑暗,愚昧,荒谬,残暴的时代,重新带回到中国的土地上,甚至推广到我们这个星球其他同类的疆域,不会那么容易。人类社会虽然有倒退,有反复,但人类本身,毕竟是有良知,能进化的物种。

very well said.

Success support

感觉真是说到点子上去了
我不看好共产党政权, 但是我希望中华文明的生命力可以延续,也愿意为此努力
但是希望终究只是希望,并不能带来绝对的保障
退一万步讲,任何需要依靠绝对保障才能延续的东西,只能说明它已经快要寿终正寝了。比如共产党的大一桶集权,比如江总书记的身体健康,比如小粒波波的特立独行,比如这个网站曾经自豪的美丽温暖有特色

Laughing
_________________
一条渴望被放养的狗

  • blueZ
  • 注册于:2004-09-20
  • 帖子:5593
发表于: 7/22/2011 11:41 发表主题: Re: (ZT)汪晶晶: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也谈中国国情(5)
引用并回复 快速引用
rogerlee 写到:

最后,不可避免地要和朋友们讨论几句,中国怎么办?我们能做什么?
就我自己而言,我对中国不乐观,也不悲观;不抱希望,但也不绝望。
静静地等着别人的“多行不义,必自毙“也!


那还那么激动的写这么多废话干什么。
  • rogerlee
  • 注册于:2004-09-20
  • 帖子:13533
发表于: 7/22/2011 13:03 发表主题: Re: (ZT)汪晶晶: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也谈中国国情(5)
引用并回复 快速引用
blueZ 写到:
rogerlee 写到:

最后,不可避免地要和朋友们讨论几句,中国怎么办?我们能做什么?
就我自己而言,我对中国不乐观,也不悲观;不抱希望,但也不绝望。
静静地等着别人的“多行不义,必自毙“也!


那还那么激动的写这么多废话干什么。


果然是骑士风格。 Laughing
_________________
  • 光叔
  • 注册于:2010-10-17
  • 帖子:1810
  • 所在地: quincy
发表于: 7/28/2011 15:40 发表主题: Re: (ZT)汪晶晶: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也谈中国国情(5)
引用并回复 快速引用
那还那么激动的写这么多废话干什么。[/quote]

有来有往的叫对骂,沒有对手自巳干嚎的叫骂街,这需要一个平台,这个平台还不能说e文.
你叫人家上哪找这平台去?
人家没说当年得留下八国联军,最不济也得留下太君,已径很客气了.
  • 开会
  • 注册于:2007-08-07
  • 帖子:12883
发表于: 7/29/2011 05:58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快速引用
中国以前是有文化的,现在木有了。恶趣味遍地开花。
至于文明,如果是文明礼貌的文明,剩的也不多了。如果是人类文明的文明,现在正在大步倒退,越活越抽抽。
_________________
ǝʇuǝl ɐuıʇsǝɟ

发表于: 7/29/2011 09:04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快速引用
开会最近受打击了? confused

开会 写到:
中国以前是有文化的,现在木有了。恶趣味遍地开花。
至于文明,如果是文明礼貌的文明,剩的也不多了。如果是人类文明的文明,现在正在大步倒退,越活越抽抽。

发表于: 7/29/2011 09:15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快速引用
中国是有文明的,世界各地都有文明,看看 Authony Bourdin 的 No Reservation 节目就很清楚了。

看了这个家伙在中国拍的两集节目,一个在北京,穿着胡同找好吃的,一个在上海-大理,真是又好吃又有文化。这两集里面的中国人都很纯朴,而且有那种虽然穷但腰板挺的直虽然朴素但大方有礼的那种文化底蕴,我觉得这就是文化沉积的结果。老美津津有味的欣赏中国文化,而中国人可能往往视而不见。

至于碰到的一些坏人,如果让它们扰乱了你对 big picture 的正确认识,那就很失败了。
发表于: 7/29/2011 09:35 发表主题: Re: (ZT)汪晶晶: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也谈中国国情(5)
引用并回复 快速引用
闲着也是闲着,可以讨论一下这样的作者写这样的文章的原因。

有一种可能,是这样的作者受到了挫折,又想不出什么办法从挫折里走出来,于是写一些东西来 justify 自己的消沉。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类似的文章有一个共性,就是把问题说的很大,造成一个非革命不能扭转乾坤的印象。其实潜台词是什么呢,无外乎是 I am doing nothing specifically, but it is because the problem is too big. It is not my fault. 这样的人其实是需要帮助的。可以告诉他们问题确实有很多,但还是有办法的,要鼓起勇气重新生活,不要躲进小楼成一统。



光叔 写到:
引用:
那还那么激动的写这么多废话干什么。


有来有往的叫对骂,沒有对手自巳干嚎的叫骂街,这需要一个平台,这个平台还不能说e文.
你叫人家上哪找这平台去?
人家没说当年得留下八国联军,最不济也得留下太君,已径很客气了.

  • rogerlee
  • 注册于:2004-09-20
  • 帖子:13533
发表于: 7/29/2011 10:43 发表主题: Re: (ZT)汪晶晶: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也谈中国国情(5)
引用并回复 快速引用
我向来不主张去纠结“作者的意图”或写文章的原因和背景,这跟说“办party的人无非是为交朋友或搞外遇”没有区别。

如果确实有很多问题,即便有所夸大,作者不需要“帮助”。看看美国今天的问题也很多,比如那些把美国8/2通不过提高负债限额,好象就是世界末日的作者,需要帮助吗?

至于是否非革命不可,让我想到一个问题:革命到底是有规律的还是没规律的?“非革命不可”的界限在哪里?


xiaoqiang 写到:
闲着也是闲着,可以讨论一下这样的作者写这样的文章的原因。

有一种可能,是这样的作者受到了挫折,又想不出什么办法从挫折里走出来,于是写一些东西来 justify 自己的消沉。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类似的文章有一个共性,就是把问题说的很大,造成一个非革命不能扭转乾坤的印象。其实潜台词是什么呢,无外乎是 I am doing nothing specifically, but it is because the problem is too big. It is not my fault. 这样的人其实是需要帮助的。可以告诉他们问题确实有很多,但还是有办法的,要鼓起勇气重新生活,不要躲进小楼成一统。



光叔 写到:
引用:
那还那么激动的写这么多废话干什么。


有来有往的叫对骂,沒有对手自巳干嚎的叫骂街,这需要一个平台,这个平台还不能说e文.
你叫人家上哪找这平台去?
人家没说当年得留下八国联军,最不济也得留下太君,已径很客气了.

_________________
  • rogerlee
  • 注册于:2004-09-20
  • 帖子:13533
发表于: 7/29/2011 10:52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快速引用
文明和文化真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我最近看过一个介绍非洲吃的文化,觉得非洲人的文化也很深。其实美国人吃的文化也不浅,只是美国人自己不觉得,而中国人又不善于总结美国文化。

文明不知道该如何定义,我个人就是看街头吵架的多少吧。只是可惜这样的指标好象无法统计,所以也不好研究说谁更文明。
_________________
发表于: 7/29/2011 12:31 发表主题: Re: (ZT)汪晶晶: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也谈中国国情(5)
引用并回复 快速引用
写文章都是有感而发的。对作者写作动机的推测,也不都是完全毫无意义。比如冰岛 bankrupt 之前不久,一个经济学泰斗作了一个 research 报告,说冰岛毫无 bankrupt 的可能。后来记录片里对这个作者的动机就作了一些分析。还有不久前哈佛的一个泰斗(我读过他的几本教材,他确实是个很有学问的人)还说利比亚的社会很进步,卡查非事件之后,他的同事也公开 question 过他写这个报告的动机。

作者需不需要帮助,作者自己是很难意识到的。俗话说,当局者迷。

rogerlee 写到:
我向来不主张去纠结“作者的意图”或写文章的原因和背景,这跟说“办party的人无非是为交朋友或搞外遇”没有区别。

如果确实有很多问题,即便有所夸大,作者不需要“帮助”。看看美国今天的问题也很多,比如那些把美国8/2通不过提高负债限额,好象就是世界末日的作者,需要帮助吗?

至于是否非革命不可,让我想到一个问题:革命到底是有规律的还是没规律的?“非革命不可”的界限在哪里?


xiaoqiang 写到:
闲着也是闲着,可以讨论一下这样的作者写这样的文章的原因。

有一种可能,是这样的作者受到了挫折,又想不出什么办法从挫折里走出来,于是写一些东西来 justify 自己的消沉。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类似的文章有一个共性,就是把问题说的很大,造成一个非革命不能扭转乾坤的印象。其实潜台词是什么呢,无外乎是 I am doing nothing specifically, but it is because the problem is too big. It is not my fault. 这样的人其实是需要帮助的。可以告诉他们问题确实有很多,但还是有办法的,要鼓起勇气重新生活,不要躲进小楼成一统。



光叔 写到:
引用:
那还那么激动的写这么多废话干什么。


有来有往的叫对骂,沒有对手自巳干嚎的叫骂街,这需要一个平台,这个平台还不能说e文.
你叫人家上哪找这平台去?
人家没说当年得留下八国联军,最不济也得留下太君,已径很客气了.

  • rogerlee
  • 注册于:2004-09-20
  • 帖子:13533
发表于: 7/29/2011 13:48 发表主题: Re: (ZT)汪晶晶: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也谈中国国情(5)
引用并回复 快速引用
你说得很对,我并不排除所有讨论都排除动机的推测。只是动机的推测,讨论目标就变成人了,基本于事无补。所以只有在对作者的观点及其不符合事实的情况下,对作者的行为不再能理解,再做动机的推测。你给的例子,也都是如此。

最容易犯的错,是把作者标个颜色,然后他/她的文章也就成了那个颜色了。

如果这个作者是“当局者”,谁又不是呢?


xiaoqiang 写到:
写文章都是有感而发的。对作者写作动机的推测,也不都是完全毫无意义。比如冰岛 bankrupt 之前不久,一个经济学泰斗作了一个 research 报告,说冰岛毫无 bankrupt 的可能。后来记录片里对这个作者的动机就作了一些分析。还有不久前哈佛的一个泰斗(我读过他的几本教材,他确实是个很有学问的人)还说利比亚的社会很进步,卡查非事件之后,他的同事也公开 question 过他写这个报告的动机。

作者需不需要帮助,作者自己是很难意识到的。俗话说,当局者迷。

rogerlee 写到:
我向来不主张去纠结“作者的意图”或写文章的原因和背景,这跟说“办party的人无非是为交朋友或搞外遇”没有区别。

如果确实有很多问题,即便有所夸大,作者不需要“帮助”。看看美国今天的问题也很多,比如那些把美国8/2通不过提高负债限额,好象就是世界末日的作者,需要帮助吗?

至于是否非革命不可,让我想到一个问题:革命到底是有规律的还是没规律的?“非革命不可”的界限在哪里?


xiaoqiang 写到:
闲着也是闲着,可以讨论一下这样的作者写这样的文章的原因。

有一种可能,是这样的作者受到了挫折,又想不出什么办法从挫折里走出来,于是写一些东西来 justify 自己的消沉。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类似的文章有一个共性,就是把问题说的很大,造成一个非革命不能扭转乾坤的印象。其实潜台词是什么呢,无外乎是 I am doing nothing specifically, but it is because the problem is too big. It is not my fault. 这样的人其实是需要帮助的。可以告诉他们问题确实有很多,但还是有办法的,要鼓起勇气重新生活,不要躲进小楼成一统。



光叔 写到:
引用:
那还那么激动的写这么多废话干什么。


有来有往的叫对骂,沒有对手自巳干嚎的叫骂街,这需要一个平台,这个平台还不能说e文.
你叫人家上哪找这平台去?
人家没说当年得留下八国联军,最不济也得留下太君,已径很客气了.

_________________
  • 光叔
  • 注册于:2010-10-17
  • 帖子:1810
  • 所在地: quincy
发表于: 7/30/2011 18:17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快速引用
还是不十分清楚各位讨论的题目和目的,

我们都在围城内挣扎,表现方式不同而巳,
一党统治不好玩,那么全世界都像美国两党轮流着统诒,味道又会如何?
我们站在边境线外可以大声点叫骂,但我们不还是在围城内挣扎?
  • Bono
  • 注册于:2007-05-26
  • 帖子:3025
  • 所在地: Boston North
发表于: 7/31/2011 13:18 发表主题: Re: (ZT)汪晶晶: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也谈中国国情(5)
引用并回复 快速引用
I agree with Roger.
Let's limit our discussion to COLD, HARD fact, not based on personal projections.

I think I have stated this in the rule. If not, I will clarify.

rogerlee 写到:
你说得很对,我并不排除所有讨论都排除动机的推测。只是动机的推测,讨论目标就变成人了,基本于事无补。所以只有在对作者的观点及其不符合事实的情况下,对作者的行为不再能理解,再做动机的推测。你给的例子,也都是如此。

最容易犯的错,是把作者标个颜色,然后他/她的文章也就成了那个颜色了。

如果这个作者是“当局者”,谁又不是呢?


xiaoqiang 写到:
写文章都是有感而发的。对作者写作动机的推测,也不都是完全毫无意义。比如冰岛 bankrupt 之前不久,一个经济学泰斗作了一个 research 报告,说冰岛毫无 bankrupt 的可能。后来记录片里对这个作者的动机就作了一些分析。还有不久前哈佛的一个泰斗(我读过他的几本教材,他确实是个很有学问的人)还说利比亚的社会很进步,卡查非事件之后,他的同事也公开 question 过他写这个报告的动机。

作者需不需要帮助,作者自己是很难意识到的。俗话说,当局者迷。

rogerlee 写到:
我向来不主张去纠结“作者的意图”或写文章的原因和背景,这跟说“办party的人无非是为交朋友或搞外遇”没有区别。

如果确实有很多问题,即便有所夸大,作者不需要“帮助”。看看美国今天的问题也很多,比如那些把美国8/2通不过提高负债限额,好象就是世界末日的作者,需要帮助吗?

至于是否非革命不可,让我想到一个问题:革命到底是有规律的还是没规律的?“非革命不可”的界限在哪里?


xiaoqiang 写到:
闲着也是闲着,可以讨论一下这样的作者写这样的文章的原因。

有一种可能,是这样的作者受到了挫折,又想不出什么办法从挫折里走出来,于是写一些东西来 justify 自己的消沉。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类似的文章有一个共性,就是把问题说的很大,造成一个非革命不能扭转乾坤的印象。其实潜台词是什么呢,无外乎是 I am doing nothing specifically, but it is because the problem is too big. It is not my fault. 这样的人其实是需要帮助的。可以告诉他们问题确实有很多,但还是有办法的,要鼓起勇气重新生活,不要躲进小楼成一统。



光叔 写到:
引用:
那还那么激动的写这么多废话干什么。


有来有往的叫对骂,沒有对手自巳干嚎的叫骂街,这需要一个平台,这个平台还不能说e文.
你叫人家上哪找这平台去?
人家没说当年得留下八国联军,最不济也得留下太君,已径很客气了.

_________________
一条渴望被放养的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