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unhua
  • 注册于:2005-09-04
  • 帖子:40
  • 所在地: BOSTON
发表于: 9/16/2005 05:36 发表主题: 云南十八怪
引用并回复 快速引用
云南因地处低纬度、高海拔区,受纬度位置和垂直高差双重影响,气候类型多样,南方是热带季风区形成的河谷盆地,东部是被形容成"万紫千红永不凋"的冬暖夏凉气候。云南还是中国少数民族成分最多的省份,除了汉族以外还聚居着有彝、白、壮、傣、纳西、藏、瑶族等其他25个民族,占了全省总人口的近三分之一。正是由于其独特的地理风貌,特殊的气候状况,多彩的民族风情,奇特的风俗习惯,产生了许多不同于其他地方的奇异现象,随着远来的游人、匆匆的过客们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留下短暂的足迹并离开之后,他们所耳闻目睹的那些奇闻异趣也逐渐流传开来,并每每被冠以怪"字,也因而流传下"云南十八怪"、"云南二十八怪"、"云南八十一怪"等说法。

云南第一怪:

鸡蛋用草串着卖:老乡们为了便于买主携带所购买的鸡蛋,又不被碰坏,便以竹蔑或麦草贴着蛋壳编,每个都隔开,十个为一串,可以挂在墙上,想吃的时候便吃几个拿几个。

云南第二怪:

摘下斗笠当锅盖:云南竹林较多,因此许多用具都以竹子为原料,而锅盖就形似于内地的斗笠,只是顶略小一点,便于抓拿,而且用此做锅盖,透气保温,做出来的饭更加清香。

云南第三怪:

三只蚊子一盘菜:云南的许多地区,天气较为炎热,终年蚊蝇不绝,特别是野地与牲畜圈里的蚊子个头都比较大大,故夸张说3个蚊子一盘菜。

云南第四怪:

火筒能当水烟袋:当地人抽烟所用的烟袋很像内地的吹火筒,只不过吹火筒是往外吹,而它是往里吸,烟气经过水过滤,可以减低焦油的浓度,味道更加清凉香醇。

云南第五怪:

糌粑被叫做饵块:云南产大稻米,特香糯,把大米蒸熟舂打后,揉制成长条形的半成品,可炒吃、煮吃、蒸着吃,颜色白如雪,象内地做的白米粑,当地称饵块。

云南第六怪:

背着娃娃谈恋爱:少数民族期盼人丁,盛婚后数日媳妇便回门了,等有了娃娃再回婆家与丈夫相聚,开始真正的谈恋爱。

云南第七怪:

四季服装同穿戴:云南地区气候多变,夏天不热冬天不寒,白天和晚上的温差较大,可以说是冷热瞬变,在街上四季服饰随处可见,长的、短的、厚的、薄的,颜色艳丽,绚丽多彩。

云南第八怪:

蚂蚱能做下酒菜:云南许多地区的人都有吃虫的爱好,变害虫为佳肴,化昆虫为美味,所以蚂蚱、蝗虫等,都因为油煎之后,焦脆鲜香,而成为了美味的下酒菜。

云南第九怪:

姑娘被叫做老太:云南有些地区口音
  • WoJian
  • 注册于:2005-01-19
  • 帖子:13725
发表于: 9/16/2005 11:09 发表主题: Re: 云南十八怪
引用并回复 快速引用
kunhua 写到:


云南第十七怪:

这边下雨那边晒:这句话是用来形容云南特殊的地理位置与十里不同天的多变气候的。相差十里便会有不同的天气景象,而同一座山的两面也是一面艳阳天,一面雨倾蓬。



确实只在云南才清晰地看到了只有另外一个山头在下雨的奇景. 牛
_________________
全世界变暖,原来不是气温更高,而是水分蒸发加快,旱灾水灾雪灾加重,天气大起大伏。

---我见 :)

  • bysea
  • 注册于:2004-09-20
  • 帖子:2787
  • 所在地: Boston
发表于: 9/16/2005 14:25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快速引用
写得风趣,读来又长见识。
_________________
再穷,一日也得三笑。
http://www.smilewords.com: 贩卖幽默, 兼营哲理.



最后进行编辑的是 bysea on 9/16/2005 15:44, 总计第 1 次编辑
发表于: 9/16/2005 14:41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快速引用
哇! 是你写的啊? 了不起!
  • Gesmy
  • 注册于:2004-12-29
  • 帖子:339
  • 所在地: Boston
发表于: 9/16/2005 18:27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快速引用
It's true! I saw most of them when I was there happy
  • kunhua
  • 注册于:2005-09-04
  • 帖子:40
  • 所在地: BOSTON
发表于: 9/18/2005 03:25 发表主题: no
引用并回复 快速引用
bostonma



注册时间: 2005-08-26
帖子: 5

发表于: 09/16/2005 14:41 发表主题:

--------------------------------------------------------------------------------

哇! 是你写的啊? 了不起!



Kunhua:
那又,我没有那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