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飘飘的年代 4/29/2005 23:45
很喜欢高晓松写的这首歌:

当秋风停在了你的发梢
在红红的夕阳肩上
你注视着树叶清晰的脉搏
她翩翩的应声而落
你沉默倾听着那一声驼铃
象一封古早的信
你转过了身深锁上了门
再无人相问

那夜夜不停有婴儿啼哭
为未知的前生模样
那早榭的花开在泥土下面
等潇潇的雨洒满天
每一次你仰起慌张的脸
看云起云落变迁
冬等不到春春等不到秋
等不到白首

还是走吧甩一甩头
在这夜凉如水的路口
那唱歌的少年
已不在风里面你
还在怀念
那一片白衣飘飘的年代
那白衣飘飘的年代
那白衣飘飘的年代
那白衣飘飘的年代

这歌总让我想起五四时期的年轻女性,那是中国女性第一次走出深闺,看到世界,这个世界的美与丑,善与恶,真与假,在她们眼中是那么泾渭分明,就象黑与白,因此她们穿白衣黑裙,白袜黑鞋,白黑分明,那是纯真的美,朴素的美,古典的美,自然的美,那种美包含了多少快乐与哀伤,希望与绝望,理想与幻灭,柔弱与坚强......那是第一次感到自己是自己主人时的欣喜,和梦醒后无路可走的彷徨。后来她们成了女作家,女教师,女职员,女战士,少奶奶,交际花....而她们的美丽和那个白衣飘飘的年代永远留在了历史的纪念册上。
白衣飘飘的年代又是80年代的大学女生,她们受着粗茶淡饭的滋养,纸墨清香的沁润,如木吉它的音色,质朴而清越。她们受理想主义的教育,读俄罗斯文学,有的是热情,激昂,她们年轻而易感的心里时常写着国家,未来这些宏大的词汇。那时没有网络,没有身体写作,没有GRE,没有90年代以后的喧嚣和浮躁,有的只是如诗如火的青春,疲惫然而清澈,或许还有那个残酷六月之后的幻灭。今天她们在各个角落里忙碌地打理着一份平凡的生活,绝大多数已为人妻母,也许没有时间回想曾经的岁月,但我怀念她们,怀念她们澎湃的青春,和仰望星空的真诚。
白衣飘飘的年代是逝去的纯真年代,是乱世中的美丽与哀愁,这个一地鸡毛的世界不会再有。
一向不大看网络小说, 尤其是爱情网络小说, 不过这篇在网上好久了, 又跟旧金山有关(那是我最向往的城市), 无聊之极拿来一读, 居然让我一口气读完了. 嗯, 不错, 和琼瑶阿姨不差上下, 结局总算是个喜剧, 在经历了那无数折腾后, 有情人终成眷属, 从此过着幸福的生活. 不管怎么说, 为爱情吃苦是值得的, 有结果, 那些苦就不算苦, 迪金森说, 等一万年不长, 要是有爱做爱的报偿. 吃不值得的苦才是真苦, 别人不会知道, 知道了也不会在乎
..................................................................................................................................................................................................................此处删去酸话五百字.
以后再不看网络小说, 尤其是爱情网络小说.
本期南方周末有几篇关于王小波的文章, 我从而知道, 2005年4月,在王小波辞世八年之后,“王小波生平展览”在鲁迅博物馆开展. 我想如果自己在北京, 会不会去看? 很可能不去. 任何形式的纪念活动放到他头上好象都有点荒唐, 这个天马行空的游侠. 李银河说的这段话倒是对我的心思:
“作为一个文学家,王小波的看家本事是创造美。对于他创造出来的美,有些人看得出来,有些人看不出来。而那些看出来的人就把它当成了一个接头暗号,以此来辨认审美上的同道。我猜有很多人是喜欢王小波的幽默、反讽和有趣。在一个无趣化倾向四处弥漫、铺天盖地的时代,王小波以他独特的幽默感引起人们的共鸣,使他们在日常生活中郁积起来的烦闷得到了一个痛快淋漓的宣泄。因此王小波的名字才成为这批快要被烦死的人寻找其他淘气鬼的接头暗号。”
晚上再读我最钟爱的"青铜时代"吧.
小狐狸的窗户 4/19/2005 23:25
做实验是在电脑前, 所以总是偷空上网看东西, 最近在看儿童文学, 为的轻松有趣. 什么怪老头, 捣蛋鬼日记, 让我边看边笑, 还好老板不在. 突然看到这篇, 竟被击中了软肋似的, 心里涌起一阵感动.

小狐狸的窗户

作者:安房直子

   忘了是哪一天,是我在山上迷路的故事。我正要回自己的山中小屋去,在熟悉的山路上。,我扛着枪,呆呆地走。对了,那时我完全是迷迷糊糊的,漫无边际的想着以前我最喜欢的那个女孩子。
  拐了一个弯,突然,我觉得天空特别耀眼,就像是擦亮了的蓝玻璃……这时,地面也有点淡蓝。
  “咦?”
  我悚立了,眨了两下眼睛。啊,那儿不是往常见惯了的杉树林,而是宽广的原野,同时,还是一片蓝色桔梗花的花田。
  我屏住气息。自己究竟在什么地方,怎样走错了路,才猛然来到这样的地方来了吗?首先,这座山上,曾经有过这样的花田吗?
  (马上返回去!)
  我命令自己。那景色过于美丽,使我有些害怕了。
  但是,那儿吹着很好的风,桔梗花田一望无际,就这样返回去,未免太可惜了。
  “只休息一小会儿吧。”
  我在那里坐下来,擦着汗。
  忽然,眼前一闪,有白色的东西在跑。我呼地站了起来。一排桔梗花唰唰摇动,那白色的动物,象皮球滚动一样地跑。
  确实是白狐狸,还象是小孩子。我端起枪在后面追。
  没想到,它跑得可真快,我拼命跑也追不上。“叭”给它一枪,那当然好,可我想尽量发现狐狸的窝,而且把在那儿的大狐狸杀掉。但小狐狸跑到稍高的地方,猛一下钻进花丛,消逝了身影。
  我目瞪口呆地站住身,象是看丢了白天的月亮。我被它巧妙地甩开了。
  这时候,身后传来奇怪的声音:
  “您来了。”
  我吃一惊,回头看去,那儿有个小小的商店,门口有块蓝色招牌,写着:“印染?桔梗店”。招牌下面,规规矩矩地站着一个腰围藏青色围裙的小店员。我马上明白了。
  “哦,是刚才那小狐狸变的。”
  一股好笑,从我心胸深处一个劲往外涌。我想:哼,我装着上当,把狐狸捉住吧。于是,我竭力陪着笑脸说:
  “能不能让我休息一会儿?”
  变成店员的小狐狸眯然一笑:
  “请,请。”把我领进店内。
  店里是泥土地房间,整齐地放着五把白桦木做的椅子,还有漂亮的桌子。
  “这不是很好的商店吗?”
  我坐在椅子上,摘下帽子。
  “是,托您的福。”
  狐狸恭恭敬敬地端来茶。
  “这印染店,到底是染什么的?”
  我半开玩笑地问。狐狸猛然从桌子上拿起我的帽子:
  “是,什么都能染。这样的帽子,也能染成漂亮的蓝色。”
  “不像话!”
  我慌忙拿回帽子。
  “我不想戴蓝色的帽子。”
  “是吗?那么,”狐狸不住地大量我的穿戴,说:“这围巾怎么样?还有,袜子怎么样?裤子、上衣、毛衣,都能染成漂亮的蓝色。”
  不过,我又想,大概人和狐狸都一样吧,狐狸一定也希望得到报酬,总之,想把我当成顾客来接待吧。
  我独自点了点头。连茶都给端来了,我却什么货也不定,觉得不太合适。我想,让它染染手绢怎么样,就把手插进兜里。这时,狐狸发出异常的尖声:
  “对了,对了,给你染手指头吧!”
  “手指头?”我发火了,“染手指头,受得了吗?”
  没想到,狐狸眯然一笑:
  “喏,客人,染手指头,是特别了不起的事呀!”
  说罢,把自己的双手,伸展在我的眼前。
  两只小小的摆手,只有大拇指和食指,染得蓝蓝的。狐狸把两手靠在一起,用染蓝的四根手指头,组成菱形得窗户,然后,把窗户家在我眼上,快乐地说:
  “喏,请您看一看吧!”
  “嗯嗯?”
  “我发出不感兴趣的声音。”
  “哎,请您只看一小会儿吧。”
  于是,我不情愿地往窗户里瞧,接着,大吃一惊。
  用手指头组成的小窗户里,能看到白色狐狸的身姿。那是一只美丽的狐狸妈妈,轻轻地竖着尾巴,一动不动地坐着。那使人感觉到,在窗户里,紧紧嵌上了一幅狐狸的画。
  “这、这究竟是。。。”
  我过于吃惊,连声音也出不来了。狐狸凄然地说:
  “这是我的妈妈。”
  “……”
  “很早以前,‘嗒――’地挨了一下。”
  “‘嗒――’地?是枪?”
  “是,是枪。”
  狐狸无力地垂下双手,低下了头。它根本没注意到暴露了自己的正身,接着说:
  “尽管那样,我还是想再一次见到妈妈。我想再一次看到死去的妈妈的身影。这就叫做人情吧?”
  我一边想着事情有点可哀了,一边“嗯嗯”地点头。
  “后来,也是这样的秋天日子,风唰唰地吹着,桔梗花齐声说:‘染你的手指头吧,再组成窗户吧!’我就把好多桔梗花堆在一起,用花汁染了我的手指头。这么一来,瞧,喏。”
  狐狸伸出双手,又组成窗户。
  “我不再寂寞了,因为,从这窗户里,我什么时候都能看见妈妈。”
  我十分感动,点了好几次头。实际上,我也是独自一人。
  “我也想要这样的窗户啊!”
  我发出孩子般的声音。狐狸露出高兴的受不了的样子:
  “那么,马上给您染吧!请把手伸在那儿。”
  我把双手放在桌子上。狐狸拿来盛着花汁的盘子和笔。接着,它用笔蘸满蓝色的水,慢慢地、仔细地给我染手指头。一会儿,我的大拇指和食指变成了桔梗色。
  “哎,染好了,请赶紧组成窗户看吧!”
  我的心扑通扑通直跳,组成了菱形的窗户,然后,战战兢兢地架在眼睛上。
  突然,我这小小的窗户里,映出一个少女的身影。穿着带花纹的连衣裙,戴着有飘带的帽子。那时我熟悉的面孔。她眼睛底下,有个黑痣。
  “呀,这不是那孩子吗?”
  我跳了起来。那是我从前特别喜欢,而现在绝不可能见面的少女。
  “喏,染手指头,是好事吧?”
  狐狸极其天真地笑了。
  “啊,真是了不起!”
  我想付点报酬,就去摸衣兜,但,一分钱也没有。我对狐狸说:
  “不巧,我一点钱也没有。不过,要是东西,我什么都可以给,帽子,上衣,毛衣,围巾,都行。”
  狐狸说:
  “那,请把枪给我吧。”
  “枪?那可有点……”
  麻烦啦,我想。可是,一想起刚刚得到的了不起的窗户,我对枪丝毫也不觉得可惜了。
  “好,给你吧!”
  我慷慨地把枪给了小狐狸。
  “承您照顾,多谢。”
  狐狸连忙一鞠躬,接过枪,然后送给我一些蘑菇,作为礼物。
  “请今天晚上做汤用把!”
  蘑菇早已装在塑料袋里。
  我向狐狸打听回家的。狐狸告诉我,这商店后面就是杉树林,在林中走三百米,就到了我的小屋。我向它道过谢,照它所说,转到商店后面。一看,那儿有熟悉的杉树林。林中漏撒着闪闪的秋日的阳光,又暖又静。
  “嗯。”
  我佩服极了。我一向以为特别熟悉的山,却居然会有这样的秘密道路,而且,还有那样美丽的花田和亲切的狐狸商店……我的心情变得十分舒畅,“呜呜”地哼着歌,一面走,一面又用上首组成窗户。
  这一回,窗户里面下着雨。细细的雾雨,一点声音也没有。
  那深处,朦胧地看见了我怀恋的庭院,面对庭院,有个套廊。那下边,扔着被雨淋湿了的小孩子的长靴。
  (那是我的!)
  我猛然想了起来,接着,心儿扑通扑通地跳开了。我觉得,我的妈妈马上回来收拾长靴。她穿着罩衣,蒙着白毛巾:
  “呀,多不好,随便乱扔!”
  我甚至仿佛听见了那声音。院子里,有妈妈种的小菜园,一团青色的紫苏,也淋着雨。啊,莫不是妈妈想摘菜叶,要到院子里来吗……
  家里有一点亮。点着电灯,混着无线电的音乐,断断续续地传来两个孩子的笑声。那时我的声音,另一个,是死了的妹妹的声音……
  “呼――”我大叹一口气,放下双手,不知为什么,我特别悲哀了。孩子时期,我的家被火烧掉,那院子,现在已经没有了。
  尽管那样,我却有了极其出色的手指头。要永远珍惜这手指头,我想着,在林中道路上走。


  不料想,回到小屋,我首先干的事是什么呢?
  啊,我完全无意识地洗了自己的手,这是长期养成的习惯。
  “不好!”当我刚想起来的时候,已经太晚了。蓝色立即褪掉了。洗干净了的手指头,不管怎样组成菱形的窗户,里面只能看到小屋的天花板。
  那天晚上,我忘记了吃狐狸送的蘑菇,失望地垂着头。
  第二天,我想再到狐狸家去,请它给染染手指头。于是,作为谢礼,我做了好多夹肉面包,到杉树林里去了。
  但是,不论在杉树林里怎么走,仍然是杉树林。桔梗花田什么的,哪儿也没有。
  后来,有好几天,我都在山中徘徊。只要有一点似乎是狐狸的叫声,只要森林里可能有白影子闪动,我就直起耳朵,一动不动地向那个方向搜索。可是从那以后,我一次也没有遇到狐狸。
  我不时地用手指头组成窗户看。我想,没准儿会看到什么。人们常笑我:你可真有个怪习气呀!
一个细节 4/17/2005 23:57
晚上看了一个伊朗电影, 电影不大好看, 但片中一个细节引起了我的注意, 男女主人公在书店约会, 交换托尔斯泰的书. 伊朗人也能看到托尔斯泰, 这是我的第一个想法, 随即觉得自己的惊讶实在是对伊朗太不了解. 片子讲的是城市中一对夫妻, 和中国的城市区别不大, 那公寓, 书店, 街道, 妻子的高跟鞋在世界各地都能看到, 夫妻吵架时妻子总是占上风, 和伊斯兰妇女的社会地位明显不符. 美国电影里的伊朗, 满大街是霍梅尼的像, 军队在街上抓人, 乱糟糟的象文革, 妇女都蒙着面, 在家伺候丈夫孩子, 除了可兰经, 大家都不看别的. 其实, 不管信什么, 一个正常的社会总能满足人们的正常需要, 精神的和物质的. 即使政教合一的国家, 只要政府还没有疯狂, 就不可能试图用一本红宝书去占据所有人的头脑. 当然这个国家离开放社会还差得很远, 女人还不能主动和老公离婚, 对拉什迪的追杀令仍然有效, 但人们可以自由地读托尔斯泰, 总是件好事.
关于名人日记 4/09/2005 01:03
听说我还在小学时,一天全家一起看电视,电视上演一个很坏的媒婆,我说这哪是媒婆,简直是老鸨,把大家吓了一跳。这以前大人从没管我看什么书,这下有点急了,照这个速度,我很快就会看不该看的书,接着学坏,那时不是有好多故事讲小孩子看了不该看的书而学坏吗?于是我看的书只要不是少儿读物,大人都要检查,只有传记和名人日记例外,大概他们觉得看这类书能让我上进。后来不检查了,但仍看了不少科学家,文学家的传记,差不多都忘了,只记得居里夫人,因为一,她是女的,二,她年轻时还失过恋,三,我后来又看过。看别人日记是后来的事,看鲁讯日记时已经学过他的课文了,他的日记对我来说还太深,没什么印象,只记得常出现一个词:濯足,查了字典才知道是洗脚的意思。当时想,名人就是不一样阿,洗脚这种事都能用这么文雅的词表达,还写进日记里让后人瞻仰,只是好几天才濯一次足,是不是太不讲卫生了?读朱自清的日记时已学过“荷塘月色”,课本上说他因为大革命失败,心情低落,写成此文。看了日记才知道他那天和老婆吵过架,原来如此。看来不管是革命失败还是和老婆吵架,郁闷的结果是一样的。凭良心说,“荷塘月色”真是很平庸,比他的“给亡妻”差远了,居然被捧为经典,难怪有人说这是中国散文史上最大的一张六和彩。我还看过“雷峰日记”,是全本,而不是课本上选的,原来雷峰不仅把津贴攒下来送给灾区人民,还给自己买了手表和大衣,并且没有在日记里检讨这种小资思想,他不仅热爱毛主席和社会主义,还和一个女孩谈恋爱,这些让我对他的印象好了很多。印象最深的是郁达夫的日记,他是个非常率真的人,在日记里淋漓尽致地写着自己的理想,幻灭,荒唐和痛苦,他和王映霞的感情,他对朋友妹妹曾有非分之想,也曾在烟花巷里买笑追欢,这些他都坦率地写进日记。当然这样的日记实在不能让人上进。
在南方周末上读到崔卫平的“多少好东西才能造就一个人”,顿觉心有戚戚焉,不禁回忆起那些书籍, 就象回忆久未谋面的老朋友,温暖亲切。
最早看的当然是小人书,大量童话,民间故事,传说甚至当时的电影就这么进入我的视野。记得看西游记时,最爱看大闹天宫,那时孙悟空过得多么快活自在啊。开始看字书了,仍然爱看童话,尤其是外国童话,安徒生童话,格林童话,王尔德童话,法国童话,意大利童话....记得有个故事,一个小裁缝一次打死了7只苍蝇,得意非凡,就在一块牌子上写上“一下子打死了7个”,抗在肩上出门闯世界,一路上凭这块牌子逢凶化吉,遇难呈祥,最后还娶了国王的女儿。中国童话就没那么好玩,叶圣陶的太悲哀,严文井的我很不喜欢,他拿老梨树比喻地主婆,苍蝇代表坏分子,挺可笑的,当时不懂那么多,只知道不好看。那时妈妈的学校给免费定若干杂志,我独享3种,上学前杂志是大人为我挑,后来我自己挑,每次为挑出这3种杂志都大费苦心,“儿童时代”是我最钟爱的,从此记住了宋庆龄这个名字。宋庆龄去世时学校放哀乐,让大家起立默哀,我真诚地流出了眼泪。“儿童时代”还让我牢记住了上海城隍庙的小吃。其它如“少年文艺”,“儿童文学”,“东方少年”也伴随了好多年。学校图书馆书不多,但也能找到不少好的,我最喜欢的是“民间文学”。和外国童话不同,中国民间故事的主人公都是下层劳动人民,勤劳勇敢又机智,小伙子英俊姑娘漂亮,经常把地主老财皇帝官老爷们气得一愣愣的。书中还有好多风土人情,景物传说,很长见识。后来我去一些地方旅行,见到从前在书里看到的景物,竟有故地重游的感觉。
明天接着回忆。
我的星期天 4/03/2005 21:55
昨天下午把车趴在medical school parking lot. 下车时把钥匙锁在车里, 因为听信一个家伙的错误信息, 当然, 主要因为自己的大意和愚蠢, 没有当天把车弄走, 今天早上去, 它已经消失了..... 事情光明的一面是, 车没有被偷, 只是需要我再坐一个钟头的车, 花一百二十大洋把它赎回来. 把我失而复得的车开出来, 发现这地方离植物园不远, 就决定去走走, 以安慰我受伤的心(至少是钱包). 在园中时好友打来电话问车的下落, 我趁机鼓动她也加入, 顺便给我带午饭来 oops 于是我们在植物园和pond走了一下午, 又得浮生半日闲, 不亦乐乎.
春天的确来了, 草绿了不少, 很多树已怯生生地抽出了芽, 有一种花都快谢了, 连鸭子都开始谈恋爱了.
春天的十七个瞬间 3/23/2005 23:06
终于看完了朋友从国内带来的"春天的十七个瞬间". 隔了十多年, 还是觉得好看,发现很多细节我还记得. 至今认为这是我看过的最好的间谍片. 好的艺术的确有穿越时空的魅力. 俄罗斯的文学艺术总给人一种茁壮感, 就象冰天雪地里生长的白桦林. 不知为什么, 这里的图书馆和音像店很难找到俄罗斯的电影. 91年之后不了解, 前苏联时期可是出了很多优秀作品的.
Matilda: child movie about a brilliant little girl's story, very funny and very good. I watched it several times and read the book too, can't help dreaming to have a daughter like her.

Bicycle thief: a great Italian movie. A man's hope and desperation during post-war depression.

Terms of endearment: Shirley MacLaine, Debra Winger, Jack Nicholson etc performed on 80s, a very touching movie about the evolving 30-year relationship between a mother and daughter.

24 hrs Xmas story: a classical Xmas comedy, showed on TBS/TNT whole day every Xmas. A little boy and his family's Xmas, very funny. This one is not watched recently, but months ago.
  1, 2, 3
[Time : 0.018s | 20 Queries | Memory Usage: 687.92 KB, used cached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