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向上 8/30/2005 21:32
从善如流,保持膝盖不弯蹬水,抱了块浮板专门练习。Life guard told me:"Use your muscle. It's work out! " 试了试,使劲的话确实前进比较快。而且把头埋低也有帮助。

有意只把鼻子和嘴抬出水面换气,放低右臂,伸远,抬起左臂。果然大有进步,不但可以游过整条泳道,而且还能继续。不过我在水中U turn非常狼狈,谁能教教我?
1st job offer 8/29/2005 12:48
真有意思,有些地方interview 1次,2次,3次都没消息。这学校发了简历1个多月才回信约电话interview, 又等了两周,email说要再通电话。

今天还没起床,接到电话说要给我offer. confused happy

hehe,下午接到email 看看package 如何
开卷有益-about truth 8/27/2005 11:39
翻开课本认真读,哗,遣词造句这个精妙,快字字珠玑了。以前怎么没觉得呢?不舍得就过掉,于是抄到笔记本。记得以前有同学在这里感慨,给人家校长翻译访谈,其语言功底就是好,译完感觉中文都提高了一截。呵呵,校长可是我们这种学院毕业的,整日读的就是这种有造诣的文章呀。

看到: What is truth?... What do you take as evidence that convinces you? ...What do you believe about the nature of reality?

又想起罗生门。真相对每个人都不尽相同,因为每个人立场,角度,经历不同。

我在想:真相是不是象测量距离,只可能无限接近,永不能准确达到? :??: tongue
头天晚上,室友的同学招待我去中国城吃饭。坊间的招牌楹联看起来挺热闹。那家餐馆的女老板据说社交特别活跃,名字照片不时见报。这从店内大大小小的与名人合影可见一斑。大红灯笼,装饰画,财神,店里装潢喜气洋洋,拥挤局促。

泡萝卜丝清脆爽口,酸中带甜,而且雪白养眼。比小时候我家做的好。嗯,好些年没吃到了。芋头扣肉这搭配对我而言算新鲜,浓而不腻。可惜两个女孩眼大胃口小,只能打包。

游客信息中心几个工作人员一身18世纪的装束,颇有趣。清秀窈窕的姑娘,束腰大篷裙,坎肩,长袖,草帽,还挽了竹篮,活脱脱小说中走出来的田园淑女。棕色布衣的农妇手持梭子,让我们触摸不同密度的羊毛线,感受不同的柔软度。乐师演奏众人熟悉的曲目,小吏派发旅游快讯。

Independence Hall的导游就逊色多了,耷着头,无精打采的强调。本来不算难看的脸,一下子就显得有些贼眉鼠眼。原可引人入胜的历史典故,现在成了例行公事,干瘪无味。很少见到这样的老美。

另一处大楼的黑人大叔更莫名其妙,拖着腔,极其夸张的口气,要我的手袋安检。大约他自己还以为颇风趣。联想早上目露凶光盯我的乞丐,哎,今天遇到的怪人真多!

罗丹艺术馆不大,静静坐在幽深的小院里。院前的思考者,门上的地狱,还有多数展品,都在对我这头牛弹琴。不明白坟墓里探出的手诉说什么,只有Athlete健硕的体格,Burghers of Calais 褴褛的衣衫,忧愁的眼睛,悲伤的面容让我略微体会到大师的神技!

从City Hall到艺术博物馆,好些有特色有历史的建筑。这一带绿化做得好,林荫道,大草坪,小花园,喷泉,长椅,据说市民休闲娱乐钟爱此处。

艺术博物馆和前面的台阶,广场挺有气势。我喜欢那组印第安人雕像,狩猎捕鱼,男子骁勇伟岸,女子健美丰腴;甩尾巴的肥鱼,城市里少见的野兽,令人憧憬他们与自然的亲密。几个teenager酷酷的在广场上玩滑板,宣泄他们无穷的精力。

博物馆后很大的公园,面积超过城中心。浮萍覆盖了一小段河面。难得的好天气,蔚蓝的晴空,白云象朵朵棉花。清风拂过,提醒我们珍惜夏天的尾巴。
开卷有益 8/26/2005 19:33
订的Times几乎没怎么看过。今天顺手抄一本最近的,看到对Salman Rushdie的访谈。 frustrated 我都多久没关注国际新闻了?快赶上那些孤陋寡闻的老美了!

有一句说得好: It seems to me that the nature of true tragedy is when something is so badly broken that with the best will in the world , you can't put it back togherher again and what was broken has to stay broken.
8/20周末
最美的,不是抵达目的地的喜悦,也不是沿途如画的风景,而是找路线订计划时满心希望,满怀期待的心情。

早晨查尔斯河上银帆点点,鸟鸣啾啾。远处摩天大楼被雾霭遮住了顶端,近处绿树茵茵,芳草萋萋,时有晨练的人们跑过。说来惭愧,住波士顿两年了,从来没有专门抽点时间欣赏这条河两案的美景。惬意地躺在长椅上,睡回头觉。

MM终于做完实验了,载上我们,不幸迷失在波城的滚滚车流中。翻地图,打电话,终于找到金光大道,直奔Berkshire。

草地上听音乐会,与室内完全不同的感觉。可惜两次都没赶上星光灿烂。马友友真受欢迎,有些人专程赶来,听完他的演奏就撤了。

夜里一阵急雨,顿时淹没了蛙鸣虫吟。我有些忐忑,不知帐篷是否会进水。还好没有。厚厚的气垫,温暖的睡袋,我酣然入梦。天亮又被阵雨惊醒,可惜了梦中BOM钓到的大鱼。

空气湿润而清新,山里景致一定不错。喝完热热稠稠的玉米粥,太阳出来了。

Norman Roxwell真有幽默感,而且细节处处体现生活情趣,典型的就是画中伴随主人的那些可爱小狗。

美丽幽静的小镇,古朴传统的商家与客栈,还有曲径通幽的 Appalachian Trail,都没来得及领略。下次再见!


P.S roomate的同学,独行侠,大玩家,兴之所至,驾车东上。途中打电话过来,出人意料,于是加入音乐会,camping, museum. 次日分道扬镳,各自回府。简直可以访唐传奇小说做一篇志。

回到家,信箱里躺着RMV来函。来之不易的驾照呀。蓝底上粉红花边,有装嫩之嫌,始料不及。
给好男人的小说 8/20/2005 01:03
一直都想写部小说,给那些不解风情的好男人。他们诚实,本分,负责,能干... 可惜,不获mm青睐。

不是女子太刁,她们要的其实很简单;是上帝跟人类开的玩笑。男女对感情的期待,对表达方式的看法有相当差异。

她不指望你送名车豪宅,甚至不指望你一人挣面包;
假如你记得买回她喜欢的X品牌X口味酸奶,
知道把最后一勺巧克力冰淇淋留给她,
知道早餐给她钟爱的热牛奶,香菇菜包,她一定觉得你最好。

假如你每次都抢上前给她开门,帮她提重重的购物袋,她一定觉得你最好。

假如你总不忘征求她意见- 看什么电影,到哪里吃饭,周末玩什么;
假如你会在平凡的日子赞她的发型,裙子,夸她的厨艺,欣赏她为你熨的衬衫,洗净的水果;
假如你每天都认真听她讲话,而非是心不在焉东张西望;
假如你对她的意见给与反馈,而非沉默不语;
假如你对她的梦想给与支持,而非讥诮;
假如你会在纪念日安排玫瑰花和烛光,会在非纪念日偶尔带来惊喜,哪怕只是一张卡片,一片树叶;
假如你在她寒夜哆嗦的时候给她外套,打破节俭的习惯招来出租车;
假如你在无关紧要的小事上迁就她,在她偶尔耍脾气的时候憨憨地笑着哄她转性;
假如你总在人前对她殷勤,给她面子;
假如你在她沮丧的时候鼓励她,挫折的时候拥抱她,犯错误惴惴不安的时候安慰她,伤心的时候拭干泪水直至逗乐她;
假如你豪气干云拍拍胸脯:“别怕,大不了我养你!”
假如你经常凝视她的眼睛说只在乎她,而非炫耀自己的女人缘;
假如你信任她,尊重她,而非盯得紧紧动辄吃醋;
假如你明确讲出未来计划中有她的角色...假如

假如你不会像卡奈基,回答夫人"Dear,我实在想不出你有什么缺点"附一打玫瑰;
至少你可以先缄口,再找个机会或婉转或幽默或旁敲侧击指出。


假如你都做到了,那一定是她心中最爱的人,令她幸福的人。


假如你能从头到尾读完此篇并付诸实践,祝贺你,迟早如意抱得佳人归。
7/25 第三次路考 8/18/2005 17:31
太勤快了,头天晚上就收拾好了东西。早上不慌不忙,洗漱完毕,想起教练建议换身行头,最好别让考官认出来,于是翻衣橱。坐上地铁,开始给T-Mobile打电话,问为什么从周五就要求的转用旧号码至今未果。等呀等,我都快会背她的广告词了。突然想起,换了包,糟糕,learner permit还在另一个包里。赶紧下车往回坐,同时给教练打电话,请他来接我。TBD
天空的颜色 8/15/2005 19:05
凌晨,听到沥沥雨声醒来,树叶沙沙作响。再合上眼,夜阑卧听风吹雨。我是在哪里呢?

小时候,睡在山脚红砖房里宽敞的卧室。睁开眼,窗棂上几朵紫色的牵牛花绽放着,象小喇叭要催我起床。茎叶攀着几乎织成一副窗帘。窗外自家院子,总也不开花的玉兰,红红火火的月季玫瑰,春天有如云的桃花。当年也不觉得如何幸福快乐,现在回想,也就是那七八年日子平静安稳。此后,先是去家离乡,然后去国离乡。屋子越住越挤,越住越小。再也没种过哪怕一盆牵牛花。常自嘲,把自己养活就不错了。想想咱还真是能屈能伸!最多的一年,搬家6-7次,一本收藏多年照片地小相册都弄丢了。这样颠沛流离,到底为的什么呢?前几日天天贴歌-life for rent, 歌词开篇就直指人心: no place to be called home, coz I never stay long enough. 曾经是我家的地方,已经不再熟悉亲切。这些年来辗转,南北东西,哪里又能算家?不是没有过机会,到底是我太年轻,还是不甘心?

寒鸦绕树,叫声凄厉之急。出来这么久,还从没听到这样的鸟叫呢!再不是当年清脆莺啼!从来不知道想家的我,这个早晨特别伤感!



PS:

路考过了,终于拿到驾照。没什么喜悦的感觉,只是了结一桩事:就像拖了很久才拿到本该属于自己的酬劳。游泳也学会了。是不是丕极泰来呢?那接下来工作也不远了。真的吗?我的天空转晴了?
说到席慕容 8/13/2005 10:46
我读到的第一首也是很喜欢的:


一棵开花的树

如何让你遇见我
在我最美丽的时刻

为这
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
求佛让我们结一段尘缘
佛於是把我化做一棵树
长在你必经的路旁

阳光下
慎重地开满了花
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

当你走近
请你细听
那颤抖的叶
是我等待的热情

而当你终於无视地走过
在你身後落了一地的
朋友啊
那不是花瓣
那是我凋零的心


另外一篇我不知道作者的:

--- 缘 ---

为了与你相遇,
我已在佛前苦苦求了五百年。
佛问:“缘转瞬即逝,悔吗?”
我答,“不悔”
佛答应了,许给我这辈子一段缘。
缘是一块很冷的冰,
佛说,
我谨记着,每时每刻,希望将它融化。
一年又一年,
然而,在寒冰化开的一刹那,
缘不见了,我懂,你我今生已无缘,于是
我向佛祈祷来生的缘分,
佛问:“缘要等五百年,悔吗?”
我答:“不悔”
佛便赐于我痛苦。
我并不怕,
因为我,有坚定的信念,
也许,五百年后,
我又会对你说,“为了与你相遇,我
已在佛前苦苦求了五百年”。

榕树下一篇很美的言情小说《桃花劫》,每篇序幕就引自以上两诗。缘结三生,三生总成空。
http://article.rongshuxia.com/viewart.rs?aid=873897
荒诞的梦 8/13/2005 10:31
流亡,简陋狭窄的屋子,岌岌可危的钢丝上下铺,伪装的婚姻,领养的四个孩子。

真是不错的传奇小说题材。在逃避什么呢?

也许可以揉进来很久以前的另一个梦:

跟娇小甜美的美国妞逛街,误入青石巷,幽暗狭长。无意间抬头,惊见梁上一块大匾-龙飞凤舞,墨迹淋漓的三个字-青龙堂。一身冷汗,青龙堂不是传说中的黑帮大本营吗?
不进则退 8/12/2005 21:56
车上看见一双美腿,修长匀称。往上看,蜜棕色女郎,白色绕颈连衣裙。

今天试了几次,都不能游过整个泳池。怀疑左臂动作不太对。更衣室听到一个婴儿依依呀呀,好可爱。

回家路上,一个亚裔mm好苗条。那么纤细的胳臂!

88有blue crab!!!同志们赶紧行动,将Areyoueye的选购秘籍付诸实践呀。
今朝有酒 8/11/2005 23:53
买了副Goggle, free style今天居然穿越了整个泳池! Laughing 一起的小个子mm很生猛,蹬水又快又狠。我还是喜欢慢悠悠,只要不沉,呼吸顺畅就好。有了此次成功经验,越发恣意,反正迟早会到岸,急什么?

听从教练,减少手停在题侧的时间,仰泳也游得远了,半个泳池。

Back stroke勉强扑腾两下,嗯,总算开始上路了。

只有front stroke, 蹬水肯定还是有问题,压跟浮不起来,抱着板子都没用。哼,肯定当初自己瞎扑腾烙下坏习惯,积习难改。

真可惜,才觉得开窍了,天天向上时这期游泳课就结束了。当然,大部分人已经在深水池自如穿梭了。可我,还不会蹬水。

等车时,看到Jasmine关门的Sales girl一条简单的小黑裙,盘起头发,身材窈窕,ppmm 啊


到石库门,已经有一帮同志饿坏了,正据案大嚼。我满腹硫酸铜溶液,看着熟悉的几道菜,不感觉饿。未几,havefun携mm进门。杨总招呼老板给我们另一张桌子。正热闹呢,hubert又到了。眼看厅里人头攒动,空间拥挤,同志们还各处一隅,我们后来者还是撤掉向沙嗲金榜进军了。

英明的决策啊。环境好些,人也少,座位宽松,碗碟偶有别致的,菜也可口。按照MITBBS上的推荐菜式点。槟城薄饼,海南鸡还不错。肉骨茶看起来吓人,因为有肥肉,喝起来浓浓醇醇,里面的猪肚,蘑菇都好吃。最香的是锡纸包侧鱼,抹了辣酱烤的,很鲜嫩,我们差点连骨头都吞下去。一边腐败,一边还聊周末休闲计划。当然,hubert勇敢的要加入运动俱乐部自虐。我自嘲是没工作没钱,穷开心。
略有进展 8/10/2005 23:48
考运实在太差。教练于是建议我去一个大家都不愿到的考场,因为那里对

技术要求比较全,但考官比较nice. 下午去看考场。像我这样,驾照没拿到

,但高速,Storrow Drive, Memorial Drive都跑过几个来回,应该符合RMV

设置路考的初衷吧。坐在方向盘后,越来越得心应手,跟去年Thanksgiving

时比简直云泥之别。

下车时看见后座上包装清新的点心,写着-厦门特产蛋花酥-海苔,好奇地问是否自国内带来。结果就整包送我了,外加一瓶水。补充能量,一尝还挺好吃。意外的是每只都独立包装,那么小,真浪费!

跳进泳池,先Free Style两趟。好累呀!虽然总能换气,但好像越来越气短

。教练以前说我换气没问题,蹬水要加快加劲,回头再问问。

再试踩水,不得要领,依然下沉。抱了橡胶轮胎,试试蛙泳蹬水,还是有

问题,不能前进。

再试仰泳,总觉得一旦掌握了,头浮在水面应该比较轻松。而我,总浮不

起来,真不甘心。咦,居然没有下沉,而且在动!心中一喜,手臂抬起向

后划。吐气,头在水面换气,蹬水。居然游了4-5米,碰到池壁!不由放声大笑,不枉我砸了这些银子时间!一鼓作气,再练几遍,以岸上的轮胎做参照物,由那里出发,向起点游。3趟下来,一帮小孩进来,拿走了我的参照物。真累呀,确实需要增强体能,build endurance. 泡泡spa, 高高兴兴回家。

P.S. 几天前发的email收到回复, 一直很感兴趣的一家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 愿意收我做intern. 不过project manager 正休假,9月初才回,到时再安排!哎,到处都在休假!!!我提的是work for free, 咳,给人白干活还得积极抢进门!

晚上接到Chicago一个老同学电话,他找工作半年,interview无数,总失之交臂。如今总算接到一家月前据掉他的公司NYC office 的offer,意外之极。呵呵,我们几个在米国各据一方,如今一个要relocate to NYC, 一个转学从南部到Rochester, 都聚到东部了。说不准哪天就到Flusing腐败聚餐了。振奋人心呀!
camping IS FUN-8/6 8/09/2005 00:03
与美女天天,yesyes同车,一路聊得开心。 Surprised 怎么想不起来聊过些什么?

在entrance parking lot 遇到havefun和后来大放异彩的vina mm. 一行人乐呵呵在camping site桌上堆满饮料,蛋糕,熟食,八宝粥,水果。荔枝显然很受欢迎。吃饱喝足,出发寻欢作乐。

向来有自知之明,从不参加biking. 可惜今天两辆车的同志都很有运动细胞,不由分说直奔租车店。我硬着头皮跨上一辆童车,每逢上车,下车都小心翼翼。过马路则推着它。骑了7.9 miles,看到路牌居然还有2 miles 才到beach. 真让我丧气!向组织求救,居然大部队不是在这处beach! 天哪!幸亏Wildheart 侠义心肠,让我原地等待,驱车过来将我和bike拖回。
TBD

归途有一小段迷路,居然看到了Star market, Staple and CVS. 还有一个小小的射击场,竖了好几个同心圆的靶子。隐约看到上面插着箭。

到了wildheart的site, 那个穿泳装的是谁?正在摆弄一条橡皮筏,还跟我们打招呼呢。等跳下车,凑到跟前,才发现是Roger 正给筏子充气。帮着装好桨,沿着灌木丛中的石阶抬到湖边。呵呵,引起同志们一阵唏嘘。我就喜欢躺在水上漂,睡觉晒太阳,如果有音乐和好书更妙。

骑车的伙伴们往返20miles后终于赶过来了。其余day trippers也到了。群雄毕集,理所当然自报家门,换英雄贴。

wildheart小俩口开小灶,可让我见识了。篝火猎猎燃着,一旁小小的Grill烤着香肠,还能烧水煮面。不大的纸盒装了camping 7件套。cooler里绿葡萄,猪排,三文鱼,据说明早吃煎鸡蛋。我不禁为自己这样懵懵懂懂的游客叫屈,哪里知道这些门径!

事实证明,集体的力量就是大。到了篝火晚会据点,havefun的106 site,看到铺了桌布的台子上一堆美食,竟然还有现包的馄饨!vina一代大厨风范,葱花香菜都备在小碗里。限量发售,每份一只加少许汤,尝尝鲜。
TBD
生死之间 8/04/2005 22:24
差点淹死。今天被领到深水区,在教练护航下游了两个小段。然后她去泳道另一端看另外两个女孩。我扶着壁拍水,很是无聊,心不在焉看旁边道里的同学。他们都来这边练过3-4次了,可以一鼓作气穿到另一头。然后我试着放开手,下沉,吐气,上升,抓住,如此几次。再然后,试着闭气久一点,放手久一点。咦,怎么抓不到池壁?睁眼一看,居然已经离开了边缘。有点惊慌,开始拼命蹬水。想喘气,咕咚喝进一口水。手臂也开始划水,见鬼,怎么还在水中央没浮起来?嗯,好像分隔泳道的浮墙近在咫尺,拼命去够,又灌进一口水。这么窄的道,居然两边都够不上。没法浮起来换气,好像又要呛水,我闭上眼睛,徒劳的挣扎,甚至都不能呼救!天哪,谁来救救我!真是讽刺,难道我的故事要这样终结在游泳池里?

幸好这情形没持续多久,我的腰被托起,头也浮出了水面,抓紧浮墙,大口喘气。扶着我的是旁边泳道的女孩,问“Are you OK?”我摇头,只想说要上岸,可惜讲不出话。穿红制服的小伙子跳下来,把我拖到壁缘。教练甲过来,问我事情经过。我已经镇定下来,简单的说明了。我这条道的教练乙也跑过来察。甲大概心有余悸,不无自责告诉乙“I wasn't even looking. I was watching the other direction”

好险,生死原只一线!立在空旷的站台,心中暗暗盘算我被救起的可能性。我这条道的教练在另一头,也许正在往另一头的途中。旁边道的教练在我前方,朝前看。当然旁边道还有3-4个同学,他们会看到我吗?远远的地泳池另一侧,高高坐在梯子上的救生员会注意到我吗?这么窄窄的道,我会在沉底前扑腾到抓住救命稻草吗?如果那个女孩没有拉起我,我能挣扎多久?能支持到那些人发现并救起我吗?

列车徐徐进站,三个人下车,最后那人停在我面前并没有马上走开,瞪住我。我还以为有什么事故呢!抬头一看,是个敦敦实实的家伙,咧着嘴对我笑,抬着一只手掌,在说“Give me Five!”莫名其妙,我没反应过来也懒得反应,面无表情视线越过他直盯车厢。刹那的僵持,我赢了,踏上列车,门合上前,风中飘来“That girl's awsome”.我面颊依然僵硬,心道“小子,我正参详生死大义,哪顾得理你?”

终于要到家了,随着人流过马路。背上被拍了一下,回头,真见鬼,一个面部呆板的老墨,拄着根拐杖,根本就不认识嘛!上次车上他也是莫名其妙象老熟人似的打招呼。翻个白眼,我扭回头径自走开。检查自己,相当保守的五粒扣短袖棉衬衫,淑女款中裙,肩上蓝包,右手提一只松松垮垮不透明大塑料袋(游泳物什)。布衣荆钗,灰头土脸,并无不妥。难道是目光涣散,被人以为抽大麻?

奇怪的一天!
kicking是大问题, breast stroke教练帮我纠正了好多次,还是一下水就乱套。于是向旁边的sweet African American mm请教。她倒真是循循善诱,连示范带讲解,"As if you are kicking me!" 很见成效。

Free style游得远了点,可惜教练指出我仅用膝盖以下蹬水,而非整条腿。

一大半的同学都去了深水池,加油呀。
电影-罗生门 8/02/2005 13:34
不愧是经典,引无数世人深思反省。简单的背景,人物,情节,没有宏大的场面,神奇的特技,探索的是人性。

午夜,又是这样的片子,请允许我多愁善感一点。第一反应:人真是卑微渺小呀!难道人类真是神造出的玩物?脆弱,恐惧,贪婪,自私,都与生俱来;然也不乏一丝善良与怜悯。人人都为自己辩解,始终脱不开他处的时代,出身地位,所受教育,被灌输的价值观念,生活经历。

凡人的幸福,也就是正常的父母,世俗的夫妻,柴米油盐,相濡以沫中一点点喜乐悲愁。不要推敲,不必深究,更别去考验。啊,浮生若梦,又何必太认真?无怪先贤说-难得糊涂。

剧尾樵夫收养婴儿大概是编剧有意加上的吧,给影片一点亮色,给人们一线希望。若没有这狗尾续貂,我恐怕受不了那么深沉的压抑。



PS:
我想,做qulitative research的都该看看此片,真正multiple perspective, triangulation. (examine the nature of truth, philosophy of justice, complexities of human natures)




中午电话interview,又是相谈尽欢,所见略同。不管怎样,总是又完成一件事。
Buffet+K歌 7/31/2005 20:12
迟到了,还好同志们宽宏大量 oops

我心虚地笑:“呃,重要的是数量!Buffet嘛,反正时间够,饿点能多吃!”到门口,能干的组织者yesyes热烈欢迎。有两位同志已经开始据案大嚼了,所以我们5人要了张桌子。习惯性点桔子汁,竟然被告知没有,大名鼎鼎的Quincy International Buffet!无所谓了,多吃西瓜。

吸取上次的教训,这次先填肚子。不过抵不住诱惑,还是伶起只螃蟹。有了sushi,蔬菜垫底,开始慢慢啃蟹。有趣的是,这家店要来的也是白醋,好像他们都不知道陈醋才是好搭配。我开玩笑,下次找帮人来聊天吃蟹,自己带姜和醋,坐上四五个钟头,气气老板。

yesyes mm都开始取水果了,我才勉强结束第一盘。mm 无愧领导本色,结束战斗便带另一位先行者去旁边歌厅占位。

Havefun很酷地端回来一整条清蒸鱼,真馋人呀,我当即厚着脸皮要求分一杯羹。后来证明当机立断很英明,因为立马起身去食档只看到可怜兮兮的一只鱼头。

我的第二盘颇好看,每样一根,小玉米,青菜,蛋饺...站在点心摊前,我都分不清虾饺,小笼包等诸多选择,前面的一个老美熟门熟路揭开盖子,每样取一点。我叹服。

咖啡口味的蛋糕尝起来不错。

唱歌需要时间热场,随着人数增加,气氛也越来越热烈。我抓住机会,荣幸地搂着漂漂亮亮的yesyes mm 起舞 tongue ,不知道是不是有人会嫉妒得背过气去 wink 在座的都是高手呀,有经典粤语歌,深情英文,高难度旋律,激昂大众曲。最后在大伙洪亮的东方之珠演绎版中谢幕。

意犹未尽,众人依依惜别,相约一定再聚。嗯,有可口的哈密瓜奶茶,我也想再去。

回来清点,收到yesyes mm亲手栽培的鲜灵灵黄瓜一条,还带刺呢!想想当初老妈在后院种的,也长这样,细长细长,顶着黄花挂枝头。有天回家,老妈笑眯眯让我自己去摘条尝鲜,还殷殷教诲“拣苗条的,别挑傻大个儿!”

忘在地铁里塑料袋一只,内装休闲鞋一双,原打算去打保龄球用的。呵呵,好在属退役之列,丢了不心疼。吃的太饱,唱得开心,也就懒洋洋了,回家歇着。
绿女 7/30/2005 11:16
昨晚去跳舞,翻出抽屉里那件不对称斜肩衫。剪掉标签,换上,果然整个人就亮了起来。鲜活的绿底,大朵黑色晕染图案,灿烂金色胸针,无领无袖,露一边肩,垂一侧鱼尾。有点烟视媚行,又有点散漫不羁。实在没有迷你裙配,索性套了条牛仔短裙。

roomate看我就这样准备出门,提醒:“mm, 太素了。”哦,是,除了绿色眼影,什么装饰也无。于是两个女孩子就开始翻箱倒柜。她慷慨给我套上坠小叶的项圈,碎花臂环,看了看,又觉不妥,还是帮我摘下。一个人有一个人的风格呀。还是自己最喜欢的琥珀色手链戴上比较配,有点古色古香的味道,灯下幽幽反射着光。还有我唯一的戒指,从没戴过,水晶镶琥珀。意外的发现两件小饰物几乎同色,仿佛一套。roomate沉吟着端详我,叹:“右边还是太空了!哪怕什么贴花纹身也好呀!”两个人平日埋头故纸堆,一时间哪里变的出来若干行头!我笑,“那可没有!”眼睛一转,计上心头。拣出盒里瑰丽的口红,递给她“帮我画一支玫瑰!” 踌躇?我鼓励“没事,画糟了,湿毛巾一擦就掉。”“玫瑰我怕画不好,荷花我比较有把握。”“OK,随便你画”。不到一分钟,肩下就出现朵鲜红的花瓣,再添上一支梗,大功告成。相对大笑,飘然而去。 rose


话说经过路边长椅上坐的一位老太,伊看到我,不知咕哝一句什么。我略停,笑吟吟看伊。伊换用国语“露背装!”之后又是我听不懂的咕噜。原来如此!呵呵,天气真好。 Success
  1, 2, 3 ... , 10, 11, 12  
[Time : 0.031s | 30 Queries | Memory Usage: 771.72 KB, used cached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