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NND, 我也不想啊,都是被逼的。

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首已是百年身。

改改说自个儿正合适: 没留神成一时怨,再下水那是前生缘。

话说HiFly的两种windersurfer长相酷似,一般的圆胖好比卵生双胞胎兄弟,
只不过一个是石迁般的轻巧,再一个是鲁达似的深沉。

站在上面的也跟着类聚人分,小兄弟上面的,要么是high performance racer,或者是屡翻屡爬的狗熊之如我;
大佬上面的,也有能站稳人模人样之如我类,还有仍然需要屡爬屡翻的以前的之如我辈。

伟大的不幸总是有征兆的,只是庸人眼见而不查罢了。
处在learning curve steep slope上的愣头青,领了个小兄弟和一面要用橡皮筋固定的帆,看也没看就上水了。

风高气爽的查尔斯日暮里,残阳如血,水花乱溅,从没见过河面上的帆板能象蝴蝶扇翅膀一样,
啪嗒啪嗒的,一会儿树成1字型,一会儿变成一字型....... oops

要是有人没见过饺子下锅,今儿去河边就可以连续观看慢动作回放了, frustrated 我晕

哇~哈~哈~哈哈 7/21/2007 13:57
趁着红旗变绿旗的当儿,终于考过帆板第一等级,哇~哈~哈~哈哈
transformer,挺难看 7/18/2007 00:50
尤其是霸天虎的设计,应该漂亮加超酷的坏东西形象,一个个变得没啥个性,乃至扔到各式各样的坏蛋堆里都拣不出来。
本来酷毙的波音,蜕变成了个盗版的冰川世纪啮齿类,让人绝望把人逼疯。
威震天是升级了以后的版本,霸气还有,只是......子曰:知道megtron怎么死的么?......丑死的。

再说汽车人,擎天柱的形象大部分保留了漫画里的风格,闪亮刚键之外还有那份亲切,不错。
然,五谷轮回之气不能不释,所以丑话还是得说,大黄蜂,说实话是给弄得挺可怜可鄙的,
好好的侠气冲天的拯救人类来的,才没一会儿就反变小白鼠加哈巴狗了。
老话说,佛靠金装,一点不假,大黄蜂和其他几个想破脑袋也联想不起来的,真该去把动画设计胖揍一顿。

别的,还是不说了。
即便是梦工厂,毕竟经典是简单复制不来的,靠绚丽的特技和熟习的回忆,多少也还是能赢些喝彩。
只是,随着幕闭,倏然退去的,不单是电影,还有曾经的激情。
好些条鱼 7/15/2007 22:25
侯湘婷原来唱过:

我是一条鱼。

我也是一条鱼,我很快乐。

可是跟好些条鱼一起,才游的忘乎所以,才发现自己真变成了条鱼,嘿嘿。

水里的世界,好得很!


高兴不知道说嘛,还是"别拿自己不当干部"里说得好了:

改明儿庆祝一下,弄俩钱儿买点包子,补补脑子。

狂笑 狂笑
黑色的星期五 7/13/2007 00:25
黑色的星期五,听起来就很无聊
世上真有这样的面人相信这种东西
还是不谈的好

海贼王,Mighty and Magic,食神,是不是有什么共通点。
说出来好不无聊
还是不说的好


抄段很老的歌词,不想听的部分一点不剩的存心删掉,留下来的部分,
细细的体会,不提也罢:

每次遇见这样的大雨
就会想起你
笑着说
嘿,很高兴认识你

忽然大雨
我们有缘相遇
你也在这里

萍水相逢
我们还很陌生

你说人和人
有一种缘份
很像晚风
轻轻吹浮街上人们面容
那么轻松

人的心中都有个孩子
特别容易
和纯真接近

奇怪的是
地球几亿几千万个人
就特别想你
噢~
人的一生中机遇常常有

并非每段
都有感动
翻后生活 7/09/2007 23:32
在帆板上翻了个七荤八素,狼狈归狼狈,好歹基本要领在翻上翻下青紫加青紫上开始烂熟于心。
俩脚站稳骑马蹲档式,挺背强腿扶直杆,且做那弄潮儿在潮头立,再看俺们后手调帆任我行。

几个回合下来,勉力支撑才得翻滚上岸,浑身上下湿了吧唧那似乎是应该,
恃弱逞强体力虚脱扛着桅杆打晃儿那是活该,只是苦了好好的帆板死活也挂不回仓库里高高的吊钩。

好在吐血甩卖的紧身water suite很fit,愣把不存在的6-pack给勒出来,赢了不少蓝眼甩头率。

回头清理清爽,得闲坐在浴室里泡脚,喝喝红酒,吃吃冰激凌,
一时天上人间,不免感叹:真TNND滴 ( Thank Nai Nai's Divinity 【感谢奶奶的在天之灵】)

最热最湿最困难的时候,还是要自己面对,表指望别人的帮助,被拎来拽去再翻过来翻过去,
不过是老天把你块不成器软塌塌的dough百揉成团,冷不丁再见却已是邓勤的甜甜圈了。 happy







身后生活 6/22/2007 20:43
不是想说过去了以后的生活,那玩意儿咱不懂,也没大活人真懂。

其时,写着标题想到的是以前有同实验室的老哥说,

他说~~~~: "what makes your life different from others', is what you do after work"

当时我就那个感叹,真是废话一句,明理一篇啊。
佩服了一会儿,转身灌了杯饮水机里出来的凉水,就忘了。

今儿个突然想起来,还是要佩服一番,智者的呢喃,生活的智慧啊,只是身边虽然还有饮水机,没去喝那一瓢凉的。

“有痔不在年高”,说的就是即使年事已高,还是可以再有新志向的, wink happy

朋友,我要过一种和你的生活不一样的生活。从今天开始........ 狂笑 狂笑 狂笑
嘴馋 6/22/2007 19:57
今天高兴,顶风作案一把,偏是哪个闻着香吃起来爽,哪个吃了长肉,就要哪个。

周五,谁还好好上班,中午才过就先电话后人,冲到北海连吃带拿消灭俘虏了两份佳肴,
想当年roger主席开圆桌会议,拎一屉食盒进会场.......肉丁炸酱手切面,东坡肘子,香,满嘴面条还想着笑。

接着杀奔newton corner那家叫什么market的小店拎包子揣菜,周末的伙食有了。
想当年"为饥饿走路"的时候有多少仁人志士因为她家的包子,没有撑到中途午餐站,扼腕.......

益顺轩的肉粽虽然不是江浙风味的来的香,不厚道点说做工也马虎,粽子绑的松垮,线绳头上还分叉...
但仅就恰逢时节这一点也还是上上品。所以除非踩点儿赶早或者先电话探营,想见一面也是难的。

哪家的馅饼也很好吃来的?想起来当年白塔寺边上那家不起眼的京东肉饼铺了,
够三个愣小子吃的1/8扇儿肉饼,里面的肉陷小半寸来厚......食指乱动....


话说嘴馋要遭报应 同意 ,虽说贪吃不是罪过,但是吃太多它难过,还要闷回实验室做实验搞怪

.......TGIF+TNND Mad
城堡岛 6/22/2007 12:56
城堡岛的loop实在是适合跑步,溜旱冰就差了点儿,沟坎缝再加上窜下跳的还是差点摔了老爷子。

日暮的时候风起云堆,看远处的波士顿有点楼兰的错觉,本不属于这个季节的秋怅跳将出来,也是吓人一跳。
倏忽水面上掠过帆板一只,远处娉娉婷婷漂过来的游船,传出来热烈的拉丁音乐好歹找回点夏天的感觉。加勒比,加勒比。

翘首了多日,夏至真的到了,太阳历上醒目的SUMMER BEGINS。所以这不,就~有人开始庆祝了。
落日才尽,夜幕刚升,东南方向的远处地平线上啪的灿烂的开出一朵大太阳花,
接着又是一朵...... 再有满天星和满天的星。

话说风还真不小,才开的花,才亮的群星,一下又无影无踪。
在还没静下来的赞叹议论声里,又是花开星闪。

这静又凉的夜色里,咏而归,似乎太招摇了些,转念想哼而窜,未免也太WS些了的说。
况又在周边这样社区,还是打开天窗,手像东京漂移里Jay一样搭在窗舷,放开大声的rap, 装痞,来的比较万全。 :D
帆板 5/31/2007 19:58
终于被偶等到水暖和得可以掉下去,还没到上课的时候,现在就开始兴奋莫名。

不知道到水上会是什么狗熊样,太期待了。 happy


波士顿卧虎藏龙的,哪位能玩帆板的大侠,在咱下水前,麻烦给指点一二,有师必谢啊, tongue


母亲节 - 小鸽子 5/15/2007 21:17
家里的阳台上住了幸福的一家: 一只单亲的妈妈/爸爸,两只羽翼未丰的小家伙。

每天清晨和傍晚,看它们一家分享食物,两个小的猴急的从大的嘴里取食,
大的看不出表情,不必说本能什么的,却很能想得见那份血脉相连的温暖。

"周公吐哺,天下归心",这样的夕阳西下,谁还要天下?

今天,阳台变得不同以往的安静,给它们挡风当窝的小箱子里也再没有动静。
想来大约是羽毛丰满,与母亲一起飞更高更远去了。

想来想去,写不出那份惆怅和感念,就搁笔至此。
同风异浪 5/13/2007 22:33
流水帐一把:

母亲节11am下车上刀,沿查尔斯河清风白日roller-blade,眼见路边或走或玩的很多妈妈和小宝贝,
忍不住又给老妈打电话,因为太晚被骂,但还是很高兴。 祝你好运

在临近Hatch Shell的大河沿硕果仅存的樱花树下picnic,泪滴状的落樱缤纷,
好像阳光下飞舞的焉红泪瓣,难免遥想故国佳人欲葬花。

在CBI的船坞,非常高兴再见很多朋友和认识许多新朋友,只扼腕绿旗渐换了红,也无奈清澈小风狂飚,
一时不查大河上下碧波激浊浪。然,高尔司机鹅毛管下的海燕,那说的是谁啊,就是你,是她,还有他:

"在苍茫的大海上,狂风卷集着乌云。在乌云和大海之间,海燕像黑色的闪电,在高傲的飞翔。
一会儿翅膀碰着波浪,一会儿箭一般地直冲向乌云,它叫喊着,──就在这鸟儿勇敢的叫喊声里,乌云听出了欢乐......."

即便在新英格兰妩媚的五月,也从没见过这样的爽朗,没见过这样的笑颜。
What do you say? happy Success


另,不得不提艺高胆大的沈阳人,帆船kayak的技术和力量一流,还有蒙他的sun-lotion救急。


另另,关于唐人街上的上海人家,吃过的同学讲讲都有什么做的特别好吃,今天吃到的几个不过及格而已。
挺好玩 5/08/2007 19:45
天气很好,可惜风吹的很十三点,沿查尔斯in-line skate到船坞的路上就看见翻了5艘,
等自己扯上帆下水,又有三艘被拖回来,忙傻了dock上的小哥,
一趟一趟开着coast guard的小船出去救人。

在水上才发现确实没那么遐意,gust来gust去的好像喝高了的黑山老妖经过。
一时起意来,没带购置的高级手套,临了发现身上很业余的还揣着手机,
草草的只转两圈,浪奔浪涌的贴着船帮已经溅进了小半盆水,
上岸的时候大半的人都是潮潮的下半段,还不得不用扭来扭去的姿势走路。

想起来那天不知所谓的走到 20 mile 最后一点,特意流窜到harvard bridge另一边靠近boston市区的一侧,
眼见着响晴薄日里的urban skyline下,远岸草长樱飞,近点儿点点的白帆,蓝蓝的水,
窜上桥栏直接跳进去的心都有了。

今儿个的大风,跟那儿帆板的几个GG都挺快乐的在辚辚的河面上白白的夕阳下飞来飞去,
只有个MM不太熟练的在原地翻过来又翻过去得信心全无,还是小哥开船救人往回的路上顺便去救美。

再踏上 roller blades 归来的路上,冷不丁当街就跳出来,三个字: 挺好玩的~~~
然后开始很恶心狠欠扁的做 tongue 状留意路边草坪船坞上晒夕阳的暴露美女,汗~肌肉帅哥
去MFA看插花 4/24/2007 21:05
明月......

清风......

春十三.......

如花......

美眷......

Speechless......

when breathless .......

Laughing
悟空,看看 4/07/2007 12:58
一位在国内大学搞心理辅导的朋友推荐的好文,读罢感觉获益良多,然,自觉读一次恐怕不够的,
这种心理层面的东西大约还是要多读,建立有益的观念;少想,消除行动的敌人;
每多看一遍结合实际就会多点新感想,再多实践,就少做梦,少说空白风凉话.......

与广大尚单身,又心存爱人被爱的鸿鹄之志的,XDJM们,共勉~~~ rose

也给身处婚姻殿堂的成功或者不成功的人士们,同辨同明。


另,很喜欢第二章里关于"双重"人格的心理描述,从开始就被吸引了,所以觉得它有潜质是本好书。
所以尽管篇幅很长,而且也许有些东西早就听太多了,
但是,不是等真正用心做件事情,才会切实的发现它的意义和优美么?
所以的所以,就请继续一直读下去,读完。 8)

***************************************************

《活在爱中的秘决》 - 黄维仁 (转载)

前言


  我常问我医学院的学生∶「你们学医的目的是什么?名利?地位?人生的最终追求是什么?」其实,我们一生奋斗,最后都是为了达到这两个人生目标:幸福感和意义感。

  一直到最近一二十年,美国学术界才开始有人做实证研究,来探索什么因素才能带来快乐和幸福。

有一位大卫.梅尔(David Myer)博士发现「有意义的爱的关系」最能带来人间幸福;另一位医师狄恩.欧尼斯(Dean Ornish)发现,目前所强调的均衡饮食、充分睡眠或运动等,还不如一个「有意义的爱的关系」更有益身心健全。

还有一位华盛顿大学的心理学博士约翰.葛特蒙(John Gottman),做了许多研究。他提出,处在痛苦婚姻中的人比在快乐婚姻中的人平均寿命少四年,他们伤风感冒的机率也高于30%,因为幸福的关系能增强一个人身体的免疫能力;而且,你每天只要花两分钟与你亲近的家人,作一些高品质的亲密沟通,比每周三次、每次卅分钟到健身房去,更具增进身心健康的效果。
以前学打球的时候,老师平实的话总是被不耐烦挡在鼓膜和听神经之间某处。

总算又有机会捡起放了两年的羽毛球,几个小时打下来,坐下来才发觉浑身大腿酸痛之外,
恍然得悟当年老师的话原是字字玑珠,感念之心一点点散发出来。

印象里有人说过羽球单打跟小猫钻洞蜘蛛结网的相似性。

首先需要知道自己尽力可及的极限边界,随时保持一触即发的状态;
然后就是出击的身形步伐都要在极限边界范围内计算好,一点多余的动作也不要有;
再然后要在任何情况下都能如同没有离开过一样迅速回坐中军大帐;
老夫子又要说了,打羽毛球嘛,易里早就说了,雷风恒,震上巽下, 恒亨,无咎,利贞,利有攸往。 Laughing

最后最难的,要清楚意识到任何一个漂亮救球和扣杀动作之后才是最危险的时刻,因为一般人会不自觉的松懈,
而想做不一般球手的你,这个时候更需要的是职业杀手的心态和冷静,仔细观察猎物如何挣扎奋力回击.......
不然,不管看起来多弱的对手,该开始挣扎的,就是你了........ happy Success
帆板的2007 3/23/2007 11:03
掰着指头算,就还有7天,CBI要重新开门啦。

是夜徜徉在查尔斯河畔温润清新的晚风中,似有若无的雨丝抚过蓬蓬的发际,有人踱着方步一晃三摇。

提前去CBI踩下盘子,原本覆盖在舰队船身上的塑料布罩已经移去,毕竟这个诡异的冬季已经过去。
3月31号就会提前开放,那个著名的workshop欢迎所有会员非会员来,干活!~吃饭!~全是人生的真谛, Laughing

春江水暖,小鸭先知。本该静谧安宁的河边满是喧嚣,别样的欢乐,你我之流听不懂,不明了罢了。
乍暖开冻的查尔斯远不是原本想象中的汹涌奔腾,反而轻柔的让人醉倒,怪不得好好的路也走不直了。 8)

最近一个新年的resolution,学帆板(wind surfing)。
去年的夏秋交接时节的那几个大风天,船们虽然也帆如鼓袋,志得意满状,然,还是小心翼翼者十之八九。
驰骋风水间的却是帆板高手们,飕一下,飕一下,这边,那边......
高速的行进,即便是颠簸的浪尖谷底之间,却还是劈波直进,坚如磐石,会飞的磐石......
曾经看得心弛神往,直如怀春少女了。 oops tongue Laughing
过去的溜冰季 3/22/2007 13:31
上个礼拜连学校的ice rink也不让进了,网页上就一句让人无限期待的话:
"Arena is CLOSED until September 2007, welcome back then."

说起来这个溜冰季之前,也就能勉强冰上走走,半个小时就脚疼的要命。
当年大学里上体育课,要求有一堂滑冰课,那是第一次真正穿冰刀,之前只坐过自制的的小冰橇,算不得数的。
那时候好大一坨人拎着破破的,不知道多少人用过还有点的味道的冰鞋,
跟着个美女体育老师兴高采烈的就奔结了冰的湖面去了。
这大坨里头,有打南边来的,这小半辈子还没见过冰场的;有打更北边来的,还有天天能见着松花江的。
可稀奇的是,就是没人会。

别的没啥记得的了,摔了多少,崴了多少,都不记得了。
就记得,高高兴兴很兴奋的人模人样上去,呲牙咧嘴垂头丧气狠落水狗样的就下来了。

可是,一直很怀念,怀念那美女老师,怀念那个满是冰雪的冬天,怀念那些狼心狗肺的兄弟。
今天也是......




另,最近办事儿脑子进水,连带着手机也进水,一个电话没留下,麻烦朋友们发短信或者MSN给我号码。
跟这儿就谢谢先了 rose oops
说催眠和音乐 3/14/2007 23:22
刚调过夏令时,不少平常喜欢打打擦边球,号称早睡的朋友,难免一过12点该洗洗放倒的时候还精神的不行。

治这个,俺是也没办法。拎起这个话题只是因为每次去听音乐会(今天也不例外),特别是古典乐的时候,
都有死活扛不住的区间,半小时到一个半小时不等(音乐会一般2小时)。
仔细回想,隐约觉得期间都是些不痛不痒的音色节奏组合在唱主角。
那些时刻,整个音乐厅里除了安静之外,听觉上,人是没有的,随机本质的各种噪音也是没有的。
只有和谐的,整齐的,干净的,没什么生命搅动的,不知觉就让人陷入流沙般感觉的乐音。

所以,似乎睡着也变成一件可以理解,可以原谅的事情。
让人高兴的是,事实的确如此,杰作不是没有,高超的再现不是没有,但要承认杰作也有平庸的部分,没有生命力也是大部分存世作品的烙印特征。
所以再所以,可以睡得心无挂碍,睡得自由自在,也还是在欣赏音乐,精神在进餐,身体在休息。

真的音乐来的时候,不必说头脑自己就重新振作,挣出沙窝,就看整个舞台上也不一样了。
你瞧中提琴虽然形大身沉,比不上驾小提琴的MMSG们动作热烈奔放,可是琴手有限度的小小动作配上正好看起来憨态可拘,怎么那么可爱!
再一眼突然瞄到个圆圆脸的小提琴MM,原本平静的脸上绽放出抑止不住的快乐笑容,真的非常美,
连头上镶很多亮片的大发卡也忽然变得全场瞩目。

联想起了斜月七星洞里的悟空,虽然他一身毛,有点影响市容。

静动相宜,好充电的音乐晚宴。
现代音乐节 3/08/2007 23:16
除了耳膜负荷过重,出门的时候跟人再见得喊着,以外,还是老话,现场的,就是好的。

不象唱片录音带,或者CD,你每次听不必奢想除了介质老化多出来的新噪音外,会有什么变化。
古典的,也许更适合媒体固化的形式,很多古典乐要的是精确,经典,甚至某种程度上的抹杀再现者的个性。

现代乐,说起来是完全不知道是什么该如何定义,如果非要说点什么,大概,它需要的就是可能性。
好像复杂系统的混沌状态,似乎已经形成稳定流向的如Jazz, pop rock,其实在任何一个尺度上看完全没有可供定义的模式。
更多可资鉴赏的反而是那浮动变化的内在精神,那份即性的发挥,随机的起伏,
好像今晚弹断的琴弦,满世界飞舞的鼓槌,还有破裂的声线。 8)

剧场里每个乐队每首歌的表现程度不同,每个人的观感和接受程度也不能指望一样。
俺这个大乐盲感觉总体来说水平average,但绝对有很多需要在场才体会的亮点。

在现场坐听所有乐队的 live performance,就象字面上的意义一样,每一支歌都是一个新进新生的小东西,
你见证,你观摩,你体验,那漂浮在每一口呼吸里的跳动生命。

感觉很好。 happy support
  1, 2, 3, 4, 5, 6, 7, 8, 9  
[Time : 0.029s | 30 Queries | Memory Usage: 763.61 KB, used cached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