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tentially habitable planet found

http://news.yahoo.com/s/ap/20070424/ap_on_sc/habitable_planet


如果宇宙中另一个有生命存在的行星被发现,圣经是否需要被改写?
复杂的梦 4/24/2007 14:35
昨天作了一个异常复杂的梦。

梦的具体内容忘了,就记住了这种异常复杂的感觉。 frustrated


异常复杂的不爽梦有什么异常复杂的寓意吗?
关于撒旦 4/22/2007 12:00
将 evil 都归于撒旦,将荣耀都归于上帝?

越想越觉得这是个逻辑的 trick。 frustrated

撒旦不也是上帝造的吗?所以 evil 不也是上帝造的吗?上帝说亚当夏娃的后代终将战胜 evil,凭什么啊?

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事儿不都是上帝安排的吗?撒旦如果也雇几个人写本书,那撒旦和上帝还有什么区别吗???



不想了,今天天气不错,出去溜溜。
同事跳槽 4/20/2007 15:49
眼看着公司里能干活的人一个个的都跳走了。

前天和原来的老板聊天儿,得知有个大 service provider 莫明其妙的要买我们公司的系统设备,原来的那个 group 即将咸鱼翻身了。

还听过一个搞笑的。一个老兄踌躇满志的换了个公司,一去上班,发现这家新公司的 VP 还是他原来的 VP,原来哥俩不约而同的都跳过来了。

有句话,"we don't work for a company, we work for the industry." 这跳来跳去的,其实仍然没跳出这个 industry 的魔爪啊。平行的跳看来意义不大。
工作与基督教 4/10/2007 15:56
我发现工作与基督教有种正反馈的恶性循环的关系。

工作越不顺心,越想讨论基督教,越讨论基督教,就越奴隶工作,越工作,就越不顺心。 frustrated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类似的感受。
反正虱子多了不咬人,就针对基督教再废话一下。


从我亲身的实验证明,基督教不但没能改变我的固有信仰,反而加强了我的固有信仰,并有引入极端的趋势。


由于刚来美国的时候经历过被小黑打劫的虚惊,我一直对黑人没好印象。去 church 之后,对他们更没好印象了。他们就好象是圣经里描述的 corrupted 一族,实在没有存在的意义,应该发个洪水之类的清理一下才好。

我从小对侵略就报有好感,认为强者征服弱者没什么错。去 church 之后,更认定先进的民族应该负担起历史的使命,挽救劣等民族于水深火热,哪怕灭了劣等民族也在所不惜,因为它们生不如死。一个先进民族眼看着劣等民族堕落而不闻不问,才是对人类犯了大罪。

我一直怀疑社会科学领域的绝对真理的存在,去 church 之后,更觉得社会科学的真理都是人捏造的,向他人传递所谓真理的过程,就是对他人进行心理实验的过程。有良知的人对实验者尚手下留情,卑鄙的人则 take advantage of his/her victim in every possible way。看人性的残忍,从劣等牧师的传教即可一览无余。


下面是我到目前为止得出的几个结论:

基督教唯一的可取之处就是伴随着它的宗教音乐。或者说,基督教因为伴随了音乐,才没有 reduce to total nonsense.

想追随上帝,并不一定必须选择基督教。

一个人信仰基督教的方式, is at least as good as 另一个人信仰基督教的方式,而且这不需要被任何 church/pastor/值得尊敬的人 所认可。
忆莫帮主 4/08/2007 00:38
最近很想去 hiking。


“Hiking in Vermont",每当看到这本书,就想起记忆中模糊的莫帮主的高大形象。

从来没跟莫帮主爬过山,但屯里喜爱爬山的,应该和他都有脱不了的干系。想当年,我们敬爱的绿茶帮主就因为被他批评而亦然决然的组织了开天辟地的华山之行。BlueZ 也是因他才与 snow hiking 相识。如今在西子湖畔寻欢作乐的罗总,和隐入深闺的本少,都曾与莫帮主并肩战斗过。包括杨总,xiaozhi,和我在内的一群老弱病残之徒,更是为了和莫帮主抢风头,才咬牙成立了夕阳红这个反动团体,一次又一次的组织了白山自虐活动。


曾几何时,爬山被写进了历史,成为人们茶余饭后打科逗诨的笑料。我们讨论的话题,从爬山应该带几瓶水,转变到了中国人应该信几种宗教,应该用几种逻辑信教;从穿几个钉的 crampon 更 cost effective,转变到饭后应该吃几个蛋糕,每餐应该吃几顿红烧肉;从爬山应该以怎样的节奏行进,转变到每天应该工作 15 还是 16 小时,每周应该工作 7 天还是 8 天。 打你 打你 打你

人心不古,世风日下。时代呼唤莫帮主,愿他早日在西海岸修成正果,回到我们的身边。


是为忆。
奖金 3/30/2007 15:32
今天发奖金,比去年同期少了一半。 Mad Mad Mad

过几个月的涨工资估计也会受影响。 Mad Mad Mad


不干活了,现在就下班。 打你
加班噩梦 3/25/2007 22:11
周末在公司疯狂加班两天,错过好天气和无数 party,终于如愿以偿噩梦成真。

傍晚时分,迷迷糊糊把自己锁在门外,想叫同事过来开门,电话号码一个也不记得,正如不久之前作的梦中所描述一样。只好叫 security 来开门,据说要 charge 公司 $200,很有可能要自己掏腰包。 打你 frustrated


该悬崖勒马了,这种有百害无一利的事不能再干了。
写 plan 磨洋工的家伙被 re-assign 了,换了一个老兄,虽然诚恳勤奋,可是什么都不会干啊。


打你 打你 打你 cry
上帝将埃及每户人家的长子都杀了,吓得法老让 Moses 带着以色列人赶快走吧。


以色列人来到耶路撒冷,修所罗门塔作祭祀。后来所罗门塔被毁,据猜测或考证,如今矗立在耶路撒冷的两个清真寺就是原来所罗门塔的所在。这两个清真寺,一个供奉着先知穆罕默德上天堂时踩的石头,一个是穆罕默德从天堂回归之后第一次代领穆斯林朝拜的地方。

据说穆罕默德从天堂而下的时候,上帝让穆斯林每天朝拜 50 次,而 Moses 对穆罕默德说,50 次太多了,所以穆罕默德又回去请求上帝减少一些,第一次商量完毕,Moses 说还是太多,于是又回去商量,几番反复,最后 settle 到每天 5 次。

Moses 显然对犹太教和伊斯兰教都是一个至关重要的人物,而他对基督教的重要意义则略逊于基督耶酥。


有了这些 observation,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基督徒想插手中东事物:因为基督徒认为基督耶酥降临拯救了人类,所以所罗门塔和清真寺都不是那么重要了。如果阿以双方接受了基督教的这个观点,那么它们关于耶路撒冷的矛盾也就自然而然被解决了。

换言之,如果犹太教和伊斯兰教放弃他们的信仰,阿以冲突就不存在了。


基督徒如果真的相信他们的这个逻辑,就应该接受无神论者的主张,放弃他们自己的信仰。他们不这样作,只能被理解为源于自信的自私。Spinoza 说: Light is the standard of itself and of darkness。基督徒认为他们拥有”light",所以他们作的都是对的。

但如果每个人都这样作,那矛盾就没法解决,最终只能由上帝给出 final solution。既然如此,基督徒就应该什么什么都不做,因为一切都是徒劳的。


如果基督教有逻辑,那上述两段就已经暴露出这个系统的非自恰性。还应该很容易得出好多类似的反证。

没有逻辑,没有 consistency,arbitrary 的 pick and choose,宗教是不可能与科学共存的,we had better keep them seperated.
老中和老墨 3/17/2007 00:45
在 UN 的网站上乱逛,发现中国无论从文盲率, life expectancy, 中小学入学率,GDP per capita 都(远)不如墨西哥啊。

除了 GDP 之外,中国的其他指标连北朝鲜都不如啊。 打你


任重道远,任重道远啊。



http://hdr.undp.org/hdr2006/statistics/indicators/indicators_table.cfm
公司开会,比主席主持的春晚烤羊腿准备会效率还低,不得不和一个爱捣蛋的 PM 聊天儿。

问:Do you really like your job?
答:If I do, they don't need to pay me。


只要是 job,就不可能是自己喜欢的,这么一个简单的道理,大家就是不承认,自欺欺人啊。还是这个 PM 比较诚实。

开会的另一大收获是被指出偶经常将 conflict 说成 confliction。这是一定要改正的,否则造成 conflict 就不好了。
What is the next Google? 3/14/2007 22:22
I believe the next Google will solve the problem of intellegent translation among languages.

Once the problem is solved, the religion will no longer exist.


我越来越觉得,犹太人太坏了。
The butterfly effect 3/14/2007 01:10
好电影啊。 牛
工作效率低下 3/12/2007 23:35
问一问有经验的同学,怎么对付效率低下的人,有 nice 一点儿的方法吗?


照猫画虎走形式的 plan 也要写三天,太不像话了,磨洋工都影响到我的业余时间了。 打你 打你 打你 Mad
昨天作恶梦,把驾照给丢了,去一个地方买东西,签信用卡的时候,虽然知道我的签子应该是什么样的,但就是签不出那个样子,结果被人勒令出示驾照...

我这个急啊,不过我自己安慰自己,这是在做梦呢。 Laughing
ZT 几段道德经 3/07/2007 22:39
http://www.thetao.info/tao/simplified.htm

第 十 七 章
太 上 , 不 知 有 之
极端是一种美 3/06/2007 19:06
“But let your communication be, Yea, yea; Nay, nay: for whatsoever is more than these cometh of evil.”

- Matthew 5:37


我第一次接触圣经,是从上面这句话开始。这句话也是圣经中到目前为止我喜欢的两段之一。对一个信念,要么全心全意的去信,要么全心全意的不信,there can be no middle ground。

原教殖主义者之所以干了不少坏事,根本原因就是他们没有彻底依照圣经行事,随意的借题发挥,将神的权力变成自己的权力。

而原教殖主义者之所以有机可乘,是因为无神论者不够极端,不能给离经叛道的败类以迎头痛击,所以往往事倍功半,不了了之。

真理越辩越明。教徒和无神论者只有都走向极端,才能共同进步。


下面的这段话很多人都很熟悉,也是圣经中我喜欢的两段中的另一段。Love is a beautiful thing, but it is beautiful only when people take it to the extreme. There is no middle ground for love either.


"Love is patient, love is kind.

It does not envy, it does not boast, it is not proud.
It is not rude, it is not self-seeking,
it is not easily angered, it keeps no record of wrongs.

Love does not delight in evil but rejoices with the truth.

It always protects, always trusts, always hopes, always perseveres.

Love never fails."

Corinthians 13:4-8
基督徒和苏丹 3/04/2007 15:56
今天,一个布道的刚从苏丹访问归来,说那里有很多中国人,Chinese and Sudanese are now becoming friends, and it is because of OIL.

跟基督教无关,but f**k him.
  1, 2, 3 ... 8, 9, 10, 11  
[Time : 0.026s | 30 Queries | Memory Usage: 726.41 KB, used cached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