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城第七天 8/29/2007 18:49
今天上Listening/Speaking,老师先讲解今天的title,然后放一段录音大家讨论。十二个人,说话最多的大概就是我、一个意大利男生和两个俄国女孩,其他同学都恪守着“沉默是金”的格言,而且有几位日本和香港来的同学明显没明白今天的title是什么意思。也不说问一问或查查字典,一味回避老师的眼神,假装看书。小P孩就是小P孩,拿父母的钱出来happy,什么事都不懂。不像我,花自己的钱出来受教育,要是不能学出个子丑寅mo,怎么对得起自己的血汗呢。

在学校餐厅吃饭,有个服务生很热情地问我哪里来的,我说中国,结果她就问是不是香港,我说不是、是北京。后来看她表情又尴尬、又吃惊。这里确实没有什么大陆来的学生,她认为我是香港人也有情可缘,但还是觉得有点别扭。不过没说我是日本人就不错了。

房东大妈很健谈,总是很热情地和我们打招呼,希望我们多和她讲英语。还教我一些American Food的食用方法,托她的福,我现在总算有点信心去习惯美国食品了。同住的几个同学也不错,大家一起聊聊各自国家事情,还相互交流很多在波士顿的见闻,也算是“相逢何必曾相识”了。

希望我在这里的生活能够越来越开心。
新学期开始了,昨天分班考试,学校让下午5点打电话过去问成绩,结果我错过了时间。只好今天起大早去学校,路上还差点作错车。拿来schedule一看,周二还真是有早上8点的课。However,我总算开始了新的学习生活。

离开学校太久,以前学的东西都还给老师了,今天上课连many和few都搞错了。不过这没有关系,我在语言方面一向有很好的天分,假以时日,应该会有很快的提高。班里12位同学,一位没来,两位是南美洲人,剩下的就都是亚洲人了。而且全都是莫名其妙的小P孩,我看我在这里是找不到什么朋友的了。

还是没有食物,昨天好容易有一顿Chinese food,结果我还真是吃不下去,我现在有点担心了。当然,除了不想吃东西,其他都还不错。

我现在最需要的东西就是手机了,努力一下,争取在劳动节时买一部。
波城第三天

hostelling的一行人一起参加了Harvard Tour。导游是一位亚裔女孩和一位白人小帅哥,天气炎热,他们的解说更是热情投入,可惜我只能听懂20%左右。

出国前妈妈一直担心我在美国吃得太油腻会对身体不好。可事实上我这几天根本没有什么食欲。
今天总算是想正经吃一顿饭,去Newbury的一家日本小面馆要了一份
波城第二天 8/24/2007 21:58
如果可以用三个词概括今天的经历的话,那就是lost、lost、lost。我的方向感经历了前所未有的严峻考验,想要去的每一个地方都没能直接到达,都会绕远路或走错方向。途中问了好几次路,英语虽然不灵光,不过敢于挑战的精神还是值得表扬的。还跑到书店去查地图,结果趴在书店的地上研究了半天也没有什么进展。最后还是靠Charles River才辩清了方向。难怪原始人和outdoorer都要沿河行走呢。不过托了迷路的福,今天也看了很多没打算看的景色,反正也是闲逛。我想这就叫“没有schedure的生活”吧。

来这里两天了,还没有晒过我的D70,怕背着出去太消耗体力,不符合闲逛的精神。今天在Boylston看到有人打鼓卖艺,倒是让我有了灵感。花一些时间拍个街头艺人的专辑应该很有意思的。
波城第一天 8/23/2007 12:11
经过了晕机、晚点、飞机餐的折磨,我总算到了Boston。时差没有我想象得那么严重,感觉上中午12点从家里出来,晚上12点就到了旅馆的床上。虽然绝对时间已经过了24小时。在波城的第一晚睡得很沉,24小时的旅途实在是太累了。

一路上有些什么值得记录的事情呢?

#在北京晚点一小时,准时到达纽约,不过在纽约继续晚点,10:20才到波城,比预计晚了两个小时。“云生结海楼”的景色很不错,不过我不是李白,没有写诗的冲动。

#飞机上遇到了一些有趣的人,大家聊得很开心。右手的小帅哥告诉我说在美国要积极接触当地文化,不要缩手缩脚的。左手的小姑娘和我一起在纽约转机,还借我电话用,很高兴疲惫的旅途中能有个伴儿。还有一位在美国二十多年的大叔,看样子对于在美国的发展很有心得。还有就是风趣的飞机乘务员,13个小时的飞行中,他的笑容对每一个人都很重要。

#预计在波城机场接我的车没有到,等了一个小时后自己打车去旅馆,给了出租车司机小费。(我想付小费是我要学习的美国文化的一部分)

#早餐不会用这里的烤面包机,好丢人。在附近转了转,街道很漂亮,只是自己的方向感很差。还遇见两个同样迷路的中国男孩,结果谁都帮不了谁。一位在街边乞讨的男孩问我要了一美元说要吃饭,我给了他,并且告诉他我昨天才到美国,他连忙向我解释说这附近非常安全。

面对全新的环境,所有的事情都让我觉得非常exciting。不再是我熟悉的工作和生活,不再是每个细节、每个小时都被严格控制的项目管理,每一步都充满了未知。也许会觉得不安,也许充满了探险的乐趣。
为了拔除一颗智齿,我躺在牙科医生的治疗台上。护士将一块防水的医疗床单盖在我身上,然后还有第二块、第三块。。。最后一块罩在脸上,只留出嘴部周围的一个洞。我想是否应该效仿革命志士,要求在行刑前除去眼前的黑布,不过这时手术灯被打开了,晃眼的灯光透过半透明的床单照在我脸上,还是算了吧,否则眼睛会很难受的。

大夫开始给我打麻药。我几乎能感觉到麻药开始作用到了牙床、脸颊、嘴唇。。。突然又想起革命志士来了(由此可见我们的爱国主义教育还是很有成效的)。据说有一位地下党人受伤以后,要求医生不用麻药给他治疗。他说,“做我们这行的需要时刻保持头脑清醒,而麻药会使头脑迟钝”。想到这个我不禁担心起来,万一真的是这样,那我岂不是会变得更笨。如果我变笨了,我自己是不是能够意识到呢?还是说人越笨越意识不到呢?完了,现在已经来不及了,麻药已经打下去了。

我呈现着一种“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形状,身上盖着好几层的单子。医生和护士在做最后的准备,只等麻药生效。虽然看不见,但我能听到他们忙碌的声音,那是一种透着职业性冷漠的声音。我想在他们眼里我不是一个人,而只是一件工作。就像我上班时写那些设计书、报告书时的感觉。

一种想要逃跑的冲动涌上心头。“不,我不要拔牙了。管他会有什么样的后果,我只要逃脱现在的灾难就好”。我想掀起单子告诉医生我的想法,不过舌头和嘴都不听使唤,还没等我说出来,手术刀已经伸到了我的嘴里。大夫下刀颇为果断,我能感觉自己的牙床一下子就被切开了。比我每次用西餐刀切牛排要利索多了。护士很及时地用电动吸管为我排除流出的鲜血和分泌的口水。我已经完全处在了一种自己无法控制的局势。

这种失去控制的无助感反倒让我平静了下来。麻药也打了、肉也切开了,如果不能坚持到最后把牙拔掉的话,那岂不是亏大了。大夫用一个类似电锯的东西,试图把我的牙齿切成小块。“接触到神经时可能会有点酸,忍一下就好了”。好的,脑袋掉了碗大的疤,我忍! Success

我在大夫操作的间隙努力做了几次深呼吸,并且不断对自己说“放松、放松”。这种自我心理暗示还是有效果的,我开始不那么紧张了。我努力配合大夫调整位置并且尽量把嘴张大。之后的事情进行得十分顺利。牙齿被取了出来,牙床被缝了起来。我衷心地想,“医务工作者可真是了不起”。

躺在治疗台上的时候,我还想了很多其他的事情。如果我怀孕了正要临盆,肯定会比现在更加痛苦,但是我总要咬牙把孩子生下来呀。如果我走完了我的一生,正要死去,是不是也会有这样无助的恐惧呢。但是我既然活过,就总是要死的呀。像哲学课上讲的,所有的东西最终都会走向灭亡。所以还是想开一点、放松一点来接受吧。

至少这样想想,就真的不觉得拔牙是一件那么痛苦的事情了。当然还要想想我们的革命志士,要不是打垮了法西斯和日本帝国主义,我可能连张治疗台都享受不到。愿他们能在天国安息,阿门! rose
北京的春天似乎不会有这样温柔的雨,细细的、绵绵的春雨是属于江南的。戴望舒雨巷的江南,王羲之醉酒兰亭的江南,范蠡西施扁舟远去的江南。。。那是从小在诗里画里读过千百遍的江南,也是数次踏访,始终寻不见的江南。

吴音软软,虽不解句读,却已甜到心里去了,江南的一切似乎都能在不知不觉中沁润你的心。漫步在细雨中,风老莺雏,雨肥梅子,细碎的雨丝,已将衣衫打湿。似岁月的痕迹,在每一次花开花落的过程中,慢慢地爬上眉梢心头。蓦然回首,往事已不可追。

往事不可追,曾经如狂风一般吹过身边的人、事、以及潮流,都烟消云散在晴朗的天空下,不留一丝痕迹。但却偏偏会有偶然投进心湖的那一粒小石子,抑或无意中对你微笑过的一朵花,不经意中被收藏在记忆深处。在以后的某年某月某个夏天,恶作剧般地显现在你的眼前,依旧那样静静无声,但又无法抹去。

这时,你便会发现,绵绵细雨中,原来藏着那么多被遗落的东西。
我爱秀水街 7/26/2007 11:17
我就读的高中和秀水街就隔着一条马路,那正是冷战结束、全球人民都有点找不到位置的时候。

刚刚离开社会主义阵营的苏联同志和继续留在社会主义阵营的中国同志,大家一起扛着各色编织袋,疯狂地采购着各色假名牌的服装、鞋帽、箱包,然后,一起挤上闷罐一样的火车,开向传说中有着美丽夜晚的地方。。。

当然,还有从来都站在社会主义阵营对面的一些同志,从建国饭店、国贸饭店、使馆区陆续赶来,熙熙攘攘的市场和五花八门的货品照亮了洋鬼子们的脸,在神秘的北京,居然还有这样一个离他们既亲近(所有的牌子都是从人家那里抄的)又遥远的地方。

很长一段时间,秀水街都是特立独行的。大批进货、大把收钱、大声地和外国人讨价还价。不用考什么一二三四级,照样和各色鬼子打得火热。更没有什么外事纪律,钞票面前人人平等。城管?知识产权?那都是以后的事情了。

以后,有了雅宝路又有了雅秀,后来的三点三就已经不是当初的套路了。永安里路边打出了“发扬老秀水”的标语,颇有长江后浪推前浪的意思。

狭窄的市场在那么多年中都没有发生火灾或挤踏事故,秀水应该感谢老天的特别眷顾。卖了那么多假名牌之后也没什么大事,算是应了“乱世出英雄”的话。

如今的北京,是奥运会主办城市了,各种各样的娱乐购物设施给所有住在或路过北京的人丰富的选择。而秀水,依然出现在各种语言的旅行手册中,依然和很多那个时代的记忆一起,留在我的心里。
我的签证经历 7/22/2007 09:00
7月17日,8点30分左右。北京。
签证大厅人头攒动,颇为拥挤。共有四位签证官在工作。
如果我坐在里面看着外面这么多人的签证要处理,
我也会觉得压力很大的.

传说中的黑MM果然够黑,从玻璃外面看过去,只见黑影不见人。
要不是她回头和后面的人商量事情,我还以为外面的人是在对空气说话呢。
金发MM的鼻子又直又尖,说话不抬眼皮,十分精明厉害的样子。
另有一位男士,没来得及仔细观察,乍看很斯文的样子,不知道细看会如何。

给我签证的签证官是一位白人男性,身形魁梧、相貌敦厚。
很热情地夸赞我前面的一位小女生,说她英文讲得好。
仿佛听见大厅里维持秩序的人称他为“大傻”。

开始被带到他这个窗口前排队的时候,就觉得十分lucky,
至少不是在两位女侠的窗前。

轮到我的时候,先问我什么时候开始在这家公司工作,他还试图
完整地念出我公司的名字,不过并没有成功。
我回答说"2004年从日本回来以后就在这里了",于是他又问我是不是在
日本学习,我说是工作。他便“OK”了一声撕了张条儿给我。
实在没有什么波折和悬念。是不是这就叫做“水签”呢。

排队的时候,旁边有一组人似乎是公务出访的,一行人中有一位由于手指
脱皮直接就被请了出去,剩下几位开玩笑说,
“在这里丢一个人还没关系,可别到那边丢一个”。
我的指纹也不够清晰,左手按了半天没按上,最后按了右手的。

在外面书写台填写领取签证的单子的时候,打扫的阿姨把大傻撕给我的小纸条儿
也给收拾了。我发现后只好再请她从垃圾桶里帮我找出来。
前不久我还误把手机和吃剩的汉堡一起扔进了麦当劳的垃圾桶,
真是和垃圾桶有缘。

事情总算有一个不错的结果,我还来得及安排好公司的事情再去上学。
很快就要开始在美国的生活了。工作这么多年,要好好给自己冲冲电了。
就算是慰劳一下这些年的辛苦吧。
  1, 2, 3, 4
[Time : 0.014s | 19 Queries | Memory Usage: 676.58 KB, used cached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