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六记之跳槽 5/12/2009 22:54
这是我看到的最早版本的“跳槽”,跟现在的意思很不一样。

先把故事的前因说一下:沈复不在馆也就是没事做的时候有阵子寄居在朋友家,想做烟火神仙(这个主意好,不是纯神仙不食人间烟火,却是个凡人版的神仙,向往之...)。有天有个亲戚叫徐秀峰的鼓动他去广东做生意,说“当不仅获蝇头利也”。芸娘也希望他去,亲自替他们备货。途中种种不一而足,恕不赘述。

到了广东生意很成功,带来的货物全部变成了现钱-白花花的银元。闲下来的时候开始饱暖思淫欲,跟秀峰等去狎妓。古时,读书人狎妓似乎是件平常事,所谓风花雪月。沈复挑了个跟芸娘有点相似的,叫做喜儿。秀峰找的那个名字就俗了点叫翠姑。重点来了,原文是:自此或10日或5日,必遣人来招。喜(儿)或自放小艇儿,亲至河干迎接。余每去,必偕秀峰,不邀他客,不另放艇。一夕之欢,番银4圆而已。秀峰今翠明红,俗谓之“跳槽”(哈哈,是欢场专业用语),甚至一招两妓;余则唯喜儿一人。

沈复用了很多文字来描述与喜儿的交往,似乎在表现自己的专一和温柔,既“不令唱歌”又“不强多饮”,温存体恤,一艇怡然,邻妓皆羡之;......合帮之妓无一不识,每上其艇,呼余声不绝。余亦左顾右盼,应接不暇,此虽挥霍万金所不能致者。嫖客做到这个地步可说是无以复加了,害得喜儿不但以身相许还做起恕身从良的美梦来。可惜嫖客就是嫖客,沈公子患老鸨其扰(老鸨要500金),抽身而出回了苏州,第二年也不再去了。那喜儿几寻短见。
浮生六记之寺庙 5/12/2009 00:32
沈复的职业生涯是跌宕起伏的:读书人没考上功名靠给当官的当幕僚为生,这也是继承他父亲的衣钵;官,上上下下调来调去,沈复们自然就“在馆”或“不在馆”在就业与失业之间。哪有官员需要他在馆他就得到哪里,这也给他写游记的提供了方便。
看到他发议论说寺庙总是建在高山险要人迹罕至之处,是因为这样的地方无美女无美食无美金青灯孤影才有利于修炼,要是庙宇建在他家乡扬州那繁华的地方,和尚们就不成其为和尚了,想修炼必得到下辈子才行。这是我们普通人可以想到的最明显不过的理由。不过在那种地方得道的和尚们象温室里的花朵是不可以见到凡人间的诱惑的,不然“女人是老虎”的一幕怎会不断上演?
福州有个西禅寺,因为禅寺在城西而得名,好几百年甚至千年的历史了。以前城市很小,该禅寺偏居一角倒也清静,后来城市不断扩大,工业路从寺边经过,福州大学紧靠着西禅寺还吞掉了寺里的一些土地。本来学校跟寺庙一样也是需要修身养性的,可男女学生们不是和尚尼姑;交通方便之后红男绿女烧香拜佛的很多,和尚们渐渐的转移了修炼的方向,据说言情剧在年轻的和尚中很受欢迎呢(得罪了)。
我还想到东方的佛寺与西方的教堂之间分布位置的差别,除了修道院,教堂在城市之中很容易找到方便信众们接近,而佛寺则远离人群,要参拜就非得早起晚归,很折磨人的。
我是不信什么的,可到了寺庙这种地方还是庄重点好,不要指指点点乱发议论。
浮生六记之花茶 5/07/2009 23:49
还在看浮生六记。这芸娘千方百计要为她丈夫沈复娶妾的原因没有看到,似乎只是因为沈复的表弟娶了美女,芸娘看了之后说美而无韵,然后就想着给自己的丈夫找位美而有韵的妾。林语堂先生在序里说这是芸娘对美的追求。后来还真让她找到一位,是妓女的女儿;定亲的手镯也送了,该女儿推脱说要母亲作主,徐图之。结果被一“有力人士”夺走,芸娘竟以之死。
这芸娘为满足书香门第的虚荣心,在没有多少收入的情况下尽力操持,做了不少不花钱或少花钱而又雅致的事情。试举一例:夏月荷花初开时,晚含而晓放。芸用小纱囊撮茶叶少许,置花心。明早取出,烹天泉水泡之,香韵尤绝。真是难得的有心,这荷花是花中君子了吧,文人墨客都爱,谁能想到这一招?
周末在当地图书馆的book sale淘到几本旧书,大多是台湾,民国60几年出版的;有张爱玲徐志摩钱钟书,竖排从右向左。先看这本沈复的“浮生六记”,林语堂作的序。看到林语堂,我以为沈复大约也是那个时代的人,翻开正文一看,才知道他老人家是清乾隆年间人士,这语堂先生的序有点关公战秦琼的意思了,看来林语堂是为浮生6记的再版作序,跟沈复是没什么关系的。

这六记文字还算通俗,没什么艰涩难懂的地方。沈复先生描写他妻子年轻时的形象:削肩长项,瘦不露骨,眉弯目秀,顾盼神飞,唯两齿微露,似非佳相。一种缠绵之态,令人之意也消。
这削肩长项,现如今还算是美女的标准吗?难得的是瘦不露骨,比之今日的骨感要上一个层次了。这两齿微露,指的是犬齿吧,应该是笑的时候,在我看来不是挺可爱的吗?说非佳相,是指破相吗?

还读到他夫妇二人对茉莉花香的评价:古人以茉莉形色如珠,故供助妆压鬓,不知此花必沾油头粉面之气,其香更可爱,所供佛手当退三舍矣。芸(沈复妻)曰,佛手乃香中君子,只在有意无意间;茉莉是香中小人,故须借人之势,其香也如
海蜇 5/03/2009 12:26
海蜇,就是水母,福州人发很奇怪的“塔”音,在看到实物之前是不知道说什么的。沿海地区一般比较多,据说渔民不是很喜欢水母因为它们缠在渔网上很难清理,我不知道有没有专门捕捞海蜇的。在海上捞到以后要用盐和明矾很快的腌起来,不然自己会溶化掉。小时候,海蜇多的时候,大家喜欢吃海蜇皮就是顶盖的部分;闽菜里有一道名菜,名称不记得了,是拿海蜇皮和猪腰,还有一样其他什么东西一起炒,炒的好的,脆脆生生,甜辣酸味,要趁热吃,说是闽菜师傅的毕业作品,只有这道菜做好了才能毕业。
吃稀饭的时候,海蜇是很好下饭的,泡干净,用开水过一下,沥干,蘸酱油就好。
生活条件好了,大鱼大肉吃多了之后,海蜇的消费量暴涨,原先扔掉的海蜇脚之类的也开始食用了,大家发现原来比海蜇皮好吃,更脆,渐渐的价格就超过海蜇皮了。
我们吃的通常是从纽约唐人街买回来的,因为一桶有40磅,一般只有自己开车去的时候才弄回来。泡海蜇有些小窍门:先切成条,泡在大量的清水里,加些味精,过3小时换次水,再加味精,再过2,3小时就可以了,我估计是利用了化学里的置换原理?如果不加味精,一般要泡12小时才能吃。
Building Permit 4/29/2009 09:46
要换屋顶,去Builing Department申请permit。不象有些人告诉我的有多麻烦,还会加税之类的。不到10分钟就搞定了。照规定roof最多只能有两层;如果下次还要再换就得铲掉铺新的。homeowner可以申请permit,意思是你自己做,如果请人做发生意外,屋主要负责;想保险点,可以请有license的contractor去申请,发生意外就跟屋主无关了。至于税,象这类对房子的修修补补通常不会加税,如果加盖个新的什么东西就另当别论了。完工之后,给Inspector打个电话,他们会stop by检查一下。
入乡随俗,按规矩来会少很多麻烦。那些在自己房子里乱搭建被发现的,拆除的费用比盖的费用还高。
预算 4/23/2009 23:50
这两天编预算头都大了。州里给的补助减少了2M,不过看起来town里的税收还算不错,应该可以度过难关,还没听说进一步裁员的打算。所有职员的工资都冻结了,明年的工资预算跟今年的一摸一样,工会不同意也得同意。我们的一高官还放弃了自动晋级,不过他挣得那么多,哪里看得上几百块?不要晋级,对钱包没损害又有共度时艰的态度,何乐而不为。很多退伍军人在申请补助,有几个死了连丧葬费都出不起,town里也没这笔钱只好向州里申请报销。听说州长向议会提交的预算案只有cut... 人人焦头烂额。赌场能开起来还是可以增加不少收入的。
没所谓 4/20/2009 17:33
放假在家。一天就快过去了,打算着晚上吃什么,其实也没什么好想的,没所谓。
周末被quincy发生的惨案震惊了,实在想不到一个中国女人会作出这种事,虎毒不食子,她这么就下得去手。她的丈夫好像比她早出来,跟个中国北方来的女子生了个儿子,晚上几乎不在家,听朋友说。一个做餐馆的居然还有能力养两个家,实在佩服。或者靠政府福利度日?开车经过那房子,看见一白布挂在台阶栏杆上。住在房子里的人都吓得搬走了。还好女人没死在房里...
周六太太请了一班老美同事回来火锅,没吃饱--我,他们个个都说full了。我本着中国人纯朴的感情在怀疑他们也没吃饱,有点不好意思的offered pizza给老美,他们连说不用了。好吧。没所谓。
种下的玫瑰活了,花盆里育的苗也出来了,再长大点就可以移植到院子里。
嗯,晚上蒸糯米饭,干煎小黄鱼,炒牛肉,青菜,一个汤...
龙岩 4/17/2009 00:12
龙岩在闽西。客家人,永定土楼,古田会议,红军乡都在龙岩;龙岩连城县有个机场算是对台的前线机场之一。
客家人很豪爽,说普通话虽然不标准夹杂的当地的口音也还算不错。去龙岩出差想不被灌醉都难。当地很有名的酒叫做“杀sha酒”,白曲酿的米酒,味甜极好入口,可后劲非常之大。记得市区有一条街专门搞“杀酒”;酒上桌前热过,把鸡肉,内脏之类的在酒里煮过,酒带了肉香,象妇女坐月子喝的。当地喜欢吃狗肉,有一种吃乳狗的方法,说起来很残忍:大约几个月的乳狗,打晕叫一声,剥皮叫一声,放进锅里又叫一声,屠宰的速度奇快。主人满腔热情的介绍着,众人心有不忍还是没有下筷。据说当地人还喜欢用牛内脏来做杀酒,早上吃一碗,一整天都有力气。
我去永定土楼的时候,它还没成为联合国的世界文化遗产,最著名的叫“振成楼”?里面还住着人。墙很厚,门包着铁皮,窗户很小。感觉房间黑乎乎的,楼梯也很窄。试想带有军事防御性质的建筑牺牲居住的舒适性应该是理所当然的了。
连城县有个冠豸(zhi)山,有山有湖,风景不错,还有一处所谓的“男根女阴”也被放在旅游手册里大肆宣传。但凡有这类景观的地区无一不把它们作为重点来推介。大学期间曾经借“革命老区参观学习之旅”到过连城,工作后又有机会去过几次。夏天的晚上,在穿城而过的河边,大排档就着田螺喝啤酒,不亦乐乎....
很小的时候看过“古田会议永放光芒”的挂历,一座小庙一样的平房被这几个巨大的字压着,比例很不协调。去实地看看,发现原来照片被PS过,大字也没有那么红。房子周围都是田地,景致还行。古田是个乡,归那个县管忘记了。在福建叫古田的地方很多,我长大的地方就有个古田,小时候一直以为“古田会议”就是在我们那里开的。
龙岩的地瓜干是极有名的,闽西八大干之一;还有烤花生。花生是先煮熟然后烤干烤脆的,很好吃,火气没那么大。以前每年春节我们在龙岩的分支机构都要往省里送的,现在不知道还这么干不。
龙岩是福建的山区,当地的体育运动开展的一直不错,福建出的奥运冠军基本都来自龙岩。其实三明和龙岩都应该算是闽西,因为龙岩先弄了个“闽西日报”,三明只好很郁闷的把自己的报纸取名“三明日报”。
lazy 4/08/2009 12:09
今早没正经干活...
种些什么 4/04/2009 18:18
今天把去年种花留下的残根散枝清理了一下,是时候种点新东西了。
同事上星期给我几个西红柿苗和黄瓜苗,我说可不可以把黄瓜苗种在树下啊,老太太们立马识破了我不想搭架子的懒惰,齐说不行,说黄瓜需要阳光的。好吧,拿回来先,到时候给愿意搭架子的人去。后院,爸妈去年来探亲时开了两片菜地,我该种些什么不用多管有能有收获的东西呢?
comcast 4/03/2009 00:08
我相信很多人跟我一样不满comcast又别无选择。

1月在我最需要internet的时候网络连不上了。投诉,让我重复了几遍我早就会了的重启程序,拔去router电源,拔去modem电源,停30秒,重新接上,他们的客服还是看不到我的modem在线,说要去换modem。换了,网络恢复;还没高兴1天,又断网了。投诉,客服没招了,约了技术员上门检修。星期六一大早技术员就到了,巡视一番,说我室内网络线分岔太多影响了信号强度,把室内的线路全换掉,又说internet不可以跟dish network共用一连接器,也换了。看着modem的绿灯亮起来,很高兴,还表扬了技术员一番,送走。哪知不到两天,网络又....

第二次约技术员上门,这下来了俩。这哥俩看了又看,说室外的电视节目filter影响了信号强度,二话不说把filter给拆了,这好,我付basic的电视费,可以多看好多频道。我不让他们离开,请他们多呆半小时等网络确实稳定了再走,网络表现很好在这半小时,哥俩得意的挥手告别...
2小时后,网络再度死亡!受不了了,情绪失控之下开始给comcast的竞争对手打电话,
RCN--在你那个地区我们没有internet服务,谢谢你致电我们,请问你是怎么知道RCN的?去... Verizon--在你那个地区我们没有internet服务,谢谢,对不起。kao! sorry,你在说什么?

重新拨起熟悉的comcast服务热线。接电话的是个大叔,先问我wireless router的型号,听说不是links的,他就急了,说links的router最好,你不要贪便宜买个别的牌子的;又发现我是用手机跟他通话,就推销起他们的电话服务起来... 大叔,我要的是网络,你有没有在听啊....? 第三次约人上门。还是约的周六。

总结上次的教训,周六早起等人。约定的时间快到了,还不见人影,电话客服,reference#一报,客服说这是派给另一个人的,什么?!r u kidding me?客服说,哎呀地址弄错了;彻底无语;客服安慰我,那家人一定很奇怪为什么有人去他家,他们也被骚扰了... 重新约吧。

这次来的人是个老师傅,看上去就很有经验的样子,他自己也说有10年以上的经验了。跟我聊了state house speaker闪电辞职的事,看到我家通往室外的水龙头闸门没关就顺手给关上告诫说如果不关可能会冻裂水管。果然是老师傅,居然发现从室外穿进来的网线破了,积雪就盖在上面,就它了,他说,短路,给你换根新的。换好了,信号强度恢复了。多谢多谢!

半个月之后,第四个技术员上门了。嘿,我认识你,第一次就是你来的嘛!技术员憨憨的笑了一下说难怪我觉得这房子眼熟... 全部检查一遍,该换的都换了,问题出在哪呢?他打量着从main line接到我家的最后一根可供更换的线路,掏出仪器测量了一下,是它了。不过我今天没带线和工具,明天早上来换,你可以不在家。等你回来,你会看见一条闪光的新线路。好吧,我对你有信心。

等网络彻底恢复正常,我也不急着用了。comcast给我一个月的credit,电视费用照收。
茉莉花开 3/31/2009 23:23
这时节是家乡茉莉花开的时候。
城市的路边有卖花的小姑娘,大妈。花用线串起来,一挂一挂的穿在手臂上,红灯,车停了,她们就上去,不用开口,几乎每个人都愿意买一串,挂在车里,给潮湿发霉的空气带来一阵清香;车动了,香气随之散开,然后整个城市似乎都带了花萼的绿,花瓣的白,花蕊的香。或者多买几串,带进办公室,家里...离了水的花朵经不了几天,很快就枯萎了,可香还在,把残花搜集起来用纱包起来放进衣橱,难道不比空气清新剂好?同时还有卖白玉兰的,从路边的树上就地取材,现采现卖。我好像不是很喜欢玉兰香,觉得浓了点。
家乡是茉莉花茶的重要产区,我们当地人却不是很爱喝,嫌没了茶本身的味道,通常是销往北方的。所以,种植茉莉曾经是个挣钱的副业。暑假的时候回到老家,堂哥堂姐表哥表妹们每天很早就起来,腰里别个小筐去采花。那是要乘着雾气没散,太阳刚刚出来的时候,乘着花还没开香气还没散发的时候把花采下来。用指尖轻轻的掐,不要让花骨朵在手掌停留太长时间,赶紧放进筐里。天大亮,收购站开门了,按照朵型的大小香气的浓郁分等收购。被收购了的花却没受到很好的待遇,全被装进麻袋送到茶厂。碰上不甘寂寞提早开了的,小姑娘们就别在头上,胸前,这样反而了了花儿的心愿,我想。
chimney sweep续 3/31/2009 22:46
不好意思有事停了几天。接着说,

当然先找华人,问了几个做装修的朋友,发现没有华人干这行(是个商机?)只有找老美了。在google上开始找附近的chimney sweep services,发现一堆,打电话过去才知道11月是人家的黄金季节,生意都接不过来,最快要给我安排到感恩节前一天,这不要冻死人吗?有间公司很有意思,接电话的说了一大堆他们公司有什么保险,多有经验,足足有3分钟,才问how can we help you,我问emergency要多少钱,靠,坐地涨价,居然要收我600块!钱包,乖,我们不给他做生意...

然后发动同事帮我找,正好有个我们的客户是做这个的,是个schedule C,打电话过去跟他约时间才知道原来他是个消防员,业余时间帮人扫烟囱,听起来是个很爽快的人,约好了星期天来。到了星期天左等右等不到,电话过去,那家伙居然在机场,说有个亲戚在芝加哥去世了,他在赶过去... 完了... 接着打电话,人家都很忙全是留言。不到10分钟有个人回电了,说他们正在附近,离下个约还有1钟头可以给我弄,喜出望外啊,赶快来吧。人来了,一壮一瘦两小伙子;工具挺简单,几只可以拆接的长棍,顶端是个塑料圆刷头,象特大号的瓶刷,一个垃圾桶,几块铺地的布,电钻,水泥等辅料若干。他们3,2下就把暖气炉和热水炉的排气管拆下来,把刷子伸进烟囱开始捅,一人爬到屋顶从烟囱上头清理,很快就弄出一个N年前的鸟窝,几块砖头和N年前修烟囱留下的废料。接着开始测试,冒烟的东西,烟很快的被吸进烟囱,吸力很强的样子;镜子,看不到反射的阳光,他们说因为烟囱修得不直所以没有,嗯,有道理。太感谢师傅了,连口水都不喝,开帐单,350,好,付钱,以后我给你们介绍生意哈。

这下放心地开始享受暖气了,CO detector一点反应都没有... 然后电话去fire department感谢他们的帮助。天气暖了,要找家公司给烟囱加个罩。
chimney sweep 3/26/2009 23:58
去年发生的事了。
11月入冬前,开暖气测试一下看工作是否正常,结果暖气炉一点都没反应。着了慌,赶紧叫认识的小老乡来看看,检查一番,说是有个safe switch坏了要换,正好他车上有个买了没用的给了我;不到半小时,暖气炉好了,可感觉外壳非常热,很多废气从四周冒出来。工作15分钟之后,楼下楼上的一氧化碳报警器哔哔做响,急忙关了暖气炉,开了门窗透气。小老乡又检查了一下说是暖气炉太旧了,燃烧效率不高造成的。我当时心里就觉着不对,感觉这家伙怂恿着我们换机器有点居心不良,至少是经验不足。就敷衍着付钱打发他走人。后来自己又试了几次,结果还是一样。

在那周末给city的fire department打电话报告情况,接电话的警官很nice,说这种情况很危险需要马上解决,感谢我给他们电话,说立刻派人来检查。第一次跟fire department打交道,有点不安,跟他确认不会charge我们钱。不到2分钟,一消防车载着两firefighter和一个技师就到了家门口。一到地下室,技师就掏出一测量一氧化碳含量的装置,指数很快上升到100多(?),他赶紧招呼着fighter把所有用气的设施全关了,打电话给煤气公司让他们也派人来检查。他跟我说,正常的一氧化碳指数应该在个位数(?),我家的情况很不好。然后,他开始检查chimney的通风情况,拆了暖气炉的排气管,放个会冒烟的东西在烟囱口,发现烟没有被吸进去;又掏出个镜子放进烟囱口,没发现太阳的反光。这样他就判断是chimney出问题了,让一fighter上了屋顶,通过烟囱喊话,还是听不清。

呆了一小时,他们撤了;煤气公司的人检查后也撤了,留下一单子,说在没解决烟囱通风问题之前不准使用煤气。这下怎么办?没暖气还好说,没热水可怎么得了,就自己开了热水炉。这边开始着急着找chimney sweep services...
漳州 3/26/2009 00:07
接着往下写。其实想写漳州有个原因就是陈忠和落选女排主教练,他是漳州人。过去的女排在漳州有个训练基地,几连冠之后训练馆前立了个雕像。并不是故意去参观,因为那体育馆前的一大片空地是长途汽车的发车点,候车的时候一抬头,嗯?原来女排的发祥地在此。

漳州和厦门不远,开车大约个把钟头吧,还有水上交通可以选择。还是离不开吃(因为我是个贪吃之人);闽南因为气候的原因水果很多,漳州比较有名的是文旦柚,天宝香蕉,荔枝和龙眼;我不喜欢荔枝,龙眼则多多益善。哈,还有枇杷,差点忘了。去那里出差,早餐不愿意在宾馆里吃,去路边摊来碗卤面,挑些小肠,猪肚之类的让老板剪断了加进去,就是既经济又实惠的一顿。

闽南人喝功夫茶是有瘾的,漳州也不例外,每间办公室都有茶桌茶具电开水壶,时不时就过来泡一包。喝茶时是应该出声的,因为很烫,喝进去在口腔中转一圈才吞下去。有次临近中午到访,还饿着呢,喝了杯酽酽的浓茶竟晕了起来,跟醉酒差不多。

云霄是漳州的一个县,它的出名是因为假烟。假烟有两种,一种纯粹是伪劣产品套了名牌的包装;另一种则质量上乘,只是舍不得花钱打广告兼有逃税漏税,用了别人的名牌而已。后者的生产设备工艺都极为先进,却把厂房设在深山老林;曾经有云南的卷烟厂来打假,对着设备自叹不如。

还有一个东山县是不得不说一下的:那里是对台的前线,前几年军演不断。有个著名的寡妇村,据说都是被强拉的壮丁们留下的,参观过一次,有几个干瘦的老妇,是不是指的她们就不知道了。我印象中东山是全国最大的芦笋种植出口基地,因为它的沙好,芦笋品质很高。东山是个游泳的好地方,风动石是可以看看的。鲍鱼养殖也很发达,可以尝个新鲜。漳州市区没什么好玩的,东山则可以多盘恒几日。在国内第一次看到劳斯莱斯就在东山的某个度假村里,一看车牌是从澳门过来的。

漳州跟广东的汕头接壤。开放之初广东得风气之先,很发达,表现之一就是广东境内的路修的既宽又平而福建这边就差很多,曾经有个说法是坐车从福建到广东,闭着眼如果觉着车开得又稳又快了肯定是到了广东境内。

我第一次听说乡镇干部贿选就是在漳州,选个乡长要20万。
厦门 3/24/2009 00:16
厦门是我喜欢的城市,其实闽南的厦(门)漳(州)泉(州)我都喜欢。城市不大,人口不是很多,美食却到处都是,还有闽南语和带闽南腔的普通话。
到厦门是一定要去鼓浪屿的,不是为了听琴不是为了看郑成功塑像也不是为了看炮台,是为了巷子深处的小吃。鼓浪屿是不准机动车上岛的,只能步行或者自行车,好在不大,走走吹吹海风是蛮舒服的。忘了那家小吃店的名字,牛筋卤得极好,要干的牛筋,切成薄片,很有嚼头却不是韧得啃不动,不要蘸料也行就那么干嚼,配着啤酒或者功夫茶。还有沙茶面,面是自家擀的,沙茶是自家炒的,坐在小店的楼上就不肯动窝,聊个没完。你一定不能忘了吃土笋冻,不是山地的竹笋,是沙滩上挖出来的一种沙虫,长的象笋一节一节的直立在沙里,洗净熬出来,放冰箱里冻成一块一块半透明的,每块里有2,3条虫子,蘸着芥末,吃着很清甜清香;当然还有绿豆糕,刚出炉的是最好吃的,不太甜,豆沙很细腻,外面是酥皮。泉州的绿豆糕也很有名。每次有同事去或者来都会请他们带几盒,当茶点最好了。
厦门是4个特区里最不象特区的了,节奏很缓慢,如果不是远华的案子估计知名度还不是很高。车牌号从福州,莆田,泉州,厦门一路ABCD排下去,厦门成了闽D。本来作为副省级城市,福州A之后就应该到厦门B了,估计嫌B不好听,让莆田成了小b,自己取了D。厦大和我不是被吓(厦)大的之间好像有着因果关系。
初中的一个女同学临近毕业时搬家去了厦门,通过几次信,留下张照片,后面写着“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当时却懵懂不解风情,自己搬了家之后就断了联络。
想着如果有天当了海归,去厦门是个不错的选择。
洗牙 3/18/2009 23:03
上周去洗牙。看牙医助理姓lau,想起著名的lau德华,就说你们一个姓啊;哪想助理接着说lau德华是她的侄子!笑眯眯的说!
不是吧?
不是啦,我哥哥的孩子是德字辈的,都叫lau德×,所以lau德华是我侄子...

开始洗牙
你很多牙结石啊,我挖我挖
我天天刷牙,早晚两次,没吃脏东西,怎么会
你要养成用牙线的习惯啊,还有要做深度洗牙,每次洗1/4...
哦,知道了
起来了,漱口下
咦,这是什么,黑黑硬硬的
那就是牙结石了,不是黄金,不用看那么久的...
无语ing

随后被带去见牙医
嗯,我看看;你有很多颗牙齿要补啊。嗯?门牙怎么缺了一角
我啃猪蹄...
牙医指着墙上的“百牙图”,豪迈状
那全是我拔下来的
靠,拔下来的所有权就归牙医?!这跟拎着人头炫耀的日本鬼子有什么区别!
MGL 3/18/2009 00:40
最近因工作需要开始阅读mass.general law,当然不是全部,只是跟municipal finance有关的就厚厚的一本,同事们都说是工作中的bible。条款规定的非常详细,简直跟操作手册差不多。读到有趣的一条:每个town或city要检查出售的冰的质量,防止出现不纯净的冰,发现的要处以20元的罚款。
Hanna 9/08/2008 00:53
好久不写东西了。

昨晚的hanna让我想起家乡的台风。每年台风季节的时候经常能看到同样的情形,豪雨强风,来临之前闷热,之后阳光普照。每年的几个台风让家乡酷热的夏天好过很多,所以城里人多半是盼着台风来的。其实农民也盼着台风带来雨水。渔民和水产养殖户就不太高兴了,因为他们通常会遭受一些损失,如果台风厉害的话,损失是巨大的。

家乡的人们对台风早就司空见惯了,经验也极丰富,所以很少有死人的情形发生。

这个时候的台风通常是北上的,象这里的飓风一样。长途跋涉之后强度减弱,并不可怕。
  1, 2, 3, 4, 5, 6, 7, 8, 9  
[Time : 0.029s | 30 Queries | Memory Usage: 763.79 KB, used cached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