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禹 12/01/2010 15:35
开始读24史,史记先来。

关于大禹,一直以为他是平民被禅让成帝的;其实是个帝5代,黄帝的玄孙,只不过他祖父和父亲没做帝而已。父亲(鱼系,不知道怎么念)因为治水不力被舜处死了,所以禹“伤先人父(鱼系)功之不成受诛,乃劳身焦思,居外十三年,过家门不敢入”。以前只说是过家门而不入,原来是不敢入。
"上级" 11/05/2010 15:25
州DOR的同志来基层指导,给他解释了数字的来源,他说明了工作流程。中午想请他吃个饭,被拒绝了。真是个廉洁的好同志。

在国内,差不多饭点的时候去下属单位,难免吃吃喝喝,然后才干活。
山楂树 10/30/2010 15:50
看完电影,大失所望。

那就是张艺谋找了半天的单纯/清纯?也不能跟不谙世事划等号啊;别说现在难找,随便哪个时代都难找。身体单薄不说,处事还不如她妹妹老练。老三根本是拐骗幼女么。电影里的大环境太压抑了,我不喜欢。
Oath Ceremony 10/21/2010 00:03
10/15 在world trade center完成了入籍的最后一道手续。

9点在门口排成了长队,按通知单的颜色不同分成4队,pink,salmon色,blue 和lime 色;不知道区别是什么,应该对应不同的签证类型吧。印象里拿blue和lime色的人比较少。

第二道门,有人检查通知单背后的问题;我又遇上那个面试我的年轻的亚裔移民官,他不认识我,我认识他。过了2个月他口音还是没有提高,问我面试之后有没有出境,说了2遍才听懂。其他的移民官就简单的问面试之后有没有变化。在通知单上打个勾,到指定的桌子把绿卡交了,做个标记算是签到了。然后按顺序就坐。

仪式在world trade center的conference center举行。从天花板上吊下的幕布很容易用来分隔空间,估计我们用了1/3而已。通报说有1511人参加,其中213人改名。至少还有相同数目的亲属参加,他们在后半区。

期间除了等没事可做。刚开始,一官员在台上要会说普通话的人帮忙,一年轻的男子站了出来,官员开玩笑说会头一个给他证书。然后,陆续有手续不全的人被请去。

我隔壁坐的好像是一家拉美来的,说西班牙语,3个女的。话奇多。还把头发从左到右,从右到左拨来拨去,如是海飞丝飘柔倒也罢了,偏偏粗硬的很,异味阵阵,几次刮到我。跟她提了意见才停止。后来来一男的,手拉手到后面卿卿我我...

uscis boston 办公室的director充当主持人的角色。说了个walmart创始人的故事,什么work hard,extra effort and make difference,激起稀稀拉拉的掌声。

1:30 boston 地区的联邦法官出场,仪式正式开始,全体起立恭迎法官,三老兵举着美国国旗入场。实际上是开移民庭,走法律程序。唧唧歪歪半天,宣誓完毕,准备闭庭,请老兵们举国旗退场却发现人不见了。法官们等不及,匆忙宣布闭庭。全体起立恭送法官。

然后排队领证书,检查姓名,性别,出生年月日。回家。在车上忍不住又看了一次。
技能下降 10/09/2010 22:53
今天在中国超市看到虾蛄,这是我福建人的叫法,广东人叫赖尿虾,还有叫皮皮虾的。在美国很少见到啊



在国内从这时候到春节是吃虾蛄的好季节。基本就两种吃法,白灼和椒盐。

买了一磅多回来,白水煮熟,味道还行,但不是很丰满。好久没吃了,剥壳技能下降,被刺了好几下。我看过有人用只筷子从背上插进去一掀就把整只壳弄掉,不过好像要很新鲜很饱满的才行。
复苏? 10/05/2010 12:05
今年1到9月town里发出的building permit比去年同期增长了15%,收取的费用却小降5%。人们有钱来新建/修缮房子了,或许是个好现象。
好事2件 9/30/2010 16:56
中午,大风
空的垃圾桶倒在路中,停车,扶起来摆回路边;
一轮椅艰难的上坡,停车,帮助推上去

自我表扬,以资鼓励
旧地重游 9/29/2010 13:54
前几天去一日本餐馆吃饭,发现念书时曾在那打过工,老板换了,装饰基本没改;

租了套apartment,所在的那片区我曾送过外卖,当时一头雾水没找到订餐的人,惭愧的把食物带回给老板。
Cancun 9/10/2010 00:30
休假回来一直忙着年终结转的事,昨天关了2010年的帐,财政盈余还不少。union跟town里谈好的合同还没列入council的议事日程,说要加工资,还不知道得拖到什么时候呢。

这次去的是cancun,去之前同事一直说不安全,打劫的很多。我安慰自己,12月联合国要在那里气候变化大会,他们应该要准备好了吧。一路上下来还不错,有军警荷枪实弹拦路检查,看到旅行车挥挥手就放行了。

住在离cancun机场约1小时路程的riviera maya地区,沿着加勒比海岸边全是各种各样的resort,hotel。民居说不上破烂,但看得出来生活水平不高,跟resort里面比较,就是天上地下了。海滩几乎被hotels分割了,供游客享用,希望当地人有他们自己的保留地。

出去玩的时候,跟出租车司机聊;司机来自另一个省,家里有3个孩子,老婆是全职主妇。他花了20几万peso(跟美元汇价大约是12.8的样子)买了个ford车,挂靠在出租车公司做生意。我们那一趟运费是17美元,他拿15美元,所有的费用都算自己的。据他说当地的平均收入是每月1500peso,每天收入不到5美元,他算是高收入了。我们住的的resort里的服务人员每天基本工资是50peso,有小费的话大家平分,基本一天能挣到100peso。

说cancun是美国人发现的,第一个度假村也是美国人建起来的。司机说,20几年前cancun还只是个几百号人的小渔村,现在有几十万人了。我一下子想到了深圳,邓爷爷“划了个圈”然后也从小渔村发展成大都市...... 怎么没给发现cancun的那美国人也塑个像,建个碑什么的。

除了在resort里呆着,还去了趟maya遗址,真是很壮观。建议以后去的人一定要事先做功课,恶补一下maya知识,不然很难听懂导游说的各种神迹,太阳光影跟金字塔的关系等等。导游大太阳底下口沫飞溅地说了3个多小时,随便指个图案就能噼里啪啦说上半天,我们一堆人高山仰止的看着玛雅金字塔,心里盘算着到对面树荫下躲一躲。

当地的maya土人又矮又黑,厚嘴唇,说是蒙古人种,应该是墨西哥特色的蒙古人种吧。

老墨的公路上3不5时有减速路障,有些建在村口,有些在交通要道口,有些简直就是习惯性的修一个,除了加重空气污染浪费时间增加车子损耗之外看不出任何理由。州际公路顶多双向4车道,转向道在路中央,不像老美财大气粗在路两边开口修个大圈来转向。基本是水泥路,柏油路很少。

老墨的东西实在难吃,除了玉米片。好在resort里有各种东西敞开了吃。
过了 8/25/2010 23:45
下午去JFK federal building的USCIS办公室做入籍interview。

带上护照,绿卡,interview的通知到Room E160;门口有人分号,跟通知钉在一起交到window 1,坐下来等,有人会来叫。我之前是来自俄罗斯的一家子,夫妇和他们的两个女儿。

一个带头巾的貌似“穆斯林”的女官员叫到我名字,到一小隔间,要了绿卡,把A#填在两张纸上,然后就开始提问:

1. how many amendments does the constitution have
2. who makes federal laws
3. what is the name of the vice president of the united states now
4. what is the highest court in the united states
5. what group of people was taken to America and sold as slaves
6. why did the colonists fight the British

我因为头6题回答正确就没再往下问。题是事先准备好的。小样,防着我偷看还把纸卷起来...... 接着给张纸要我念第二题 what country is north of the united states? 再给一张纸,在第二题的位置写下她说的 Canada is north of the united states.
顺利通过她说congratulations,让我去Room E170等待。

E170人不少。等了15分钟,一个亚裔年轻的男官员出来叫到我名字,跟着他来到小隔间。坐下来之前,要求举右手宣誓要说实话。然后打开一文件夹,我看到里面是我所有的资料,签证,各种公证,申请。把我的N 400 go over了一遍。从第15题开始要求明确的回答yes or no。那英语口音实在不敢太恭维,可能是个新手,打印表格都错了两次。之间要了护照和绿卡核对。最后签字了事,拿到Naturalization Interview Results。

出来回到E170,接着等。有个黑人老太太,用怪异的腔调念着不同的名字,给oath ceremony的通知,是张粉红纸附着traffic direction。也怪不得她,各种音调的名字要念出来不容易,有时候还不得不拼出字母。

好了,就这样,10/15 ceremony,居然估计要5小时。

车停在government center garage,2个多钟头,35块钱,真黑
the day before vacation 8/18/2010 12:57
明天去休假,今天提前放轻松没系领带上班。
happy
soliciting 8/09/2010 12:20
周6在cmart停车场遇到一人讨钱;前两天在唐人街也跟我要过钱,说替某人打工没拿到工资,穷到连搭地铁的钱都没有,当时同行的就说别给,是个骗子,要了钱去赌,还是给了他几块。

所以就问他: 我给过你钱, 认得你
他一愣,心理素质超强大的说,我又出来找工头要钱了,还是没有!

买完出来看到有人在给他掏钱
真是无耻
荔枝肉 8/04/2010 23:11
下班回来常看北京卫视的食全食美,学到不少家常菜。今天学的是菠萝咕咾肉,甜酸口的。其实跟福州的名菜荔枝肉很象,用五花肉加蛋糊,淀粉炸,表面象荔枝一样凹凸不平;然后用番茄酱,醋,糖炒成汁,象荔枝是红的,味道甜中带酸也象荔枝。没买菠萝,切半条青瓜凑数。

前几天电话老爸,他正要出门参加同乡会,他是常务理事。说老家招商建了一些工厂,政府意思吸收年轻人干活,没成想当地人根本不去,宁可闲着等偷渡,既不念书也不工作;反而是四川等内地人去了。听说现在的偷渡价已经到了90K美元,是宿命啊!象个怪圈怎么也打不破。
6年 7/23/2010 10:30
来美6周年。那年的今天早上,LA。
车真TMD多,是我第一个印象。
密制 7/19/2010 15:23
买了牛筋回来,先白水煮熟,洗净剪去肥肉赘物;再入卤汁烧开,关火泡一晚。味道竟和外买的一样。那卤汁由生抽,老抽,蚝油,冰糖,孜然,料酒若干,八角几颗,乱78糟混合而成,比例记不得了,美其名曰密制。

想来那些顶着"密制"名号的,情形大约跟我差不多,不是不愿意说,确实是不知道。
顾城的《墓床》写道:人时已尽,人世很长。我在中间应当休息。走过的人说树枝低了,走过的人说树枝在长。

而我们能做的,不过是在他们的墓前献一束花,掬一捧酒,浇浇自己心中的块磊, 祭奠我们曾经的岁月。

说到底,大家都明白,这束花,这杯酒,其实与他无关。
Naturalization 6/17/2010 16:50
下午去做了指纹。
很简单办公室。
在我之前是一家拉美裔,大人加孩子。我表填得快反而先做了。
不知是不是为了表示来自五湖四海,见到的工作人员没个白人。

半推半就的挣扎了将近一年
显示自己并不急于投入Uncle Sam的怀抱
显示自己还有些气节
或许只是纯粹懒惰
才寄出申请表
投入信箱的那刻
竟象出卖了灵魂一般

缓过来了
并没有那么难受
接下来的一步一步
就简单了
粽子 6/14/2010 23:42
端午节快到了,妈妈又开始忙了:她包的粽子在机关大院极受欢迎,很多人等着吃呢。前一星期才包了6斤半糯米,120个;又接着再包5.5斤,估计还有第三拨。有人说已经2年没吃到妈妈包的粽子了,嘴馋...

妈妈的粽子有两种,甜粽--无核蜜枣,花生;咸粽--腌五花肉,花生。包的不大不小比较紧,煮好晾凉QQ的很好吃。包起来都一样,区别的标志在绳子扎法,通常甜粽是扎个圆圈结尾。我见过其他人扎的粽子,毫无章法,五花大绑似的捆起来,非得用刀才能吃到;哪里象妈妈扎的,简单轻巧结实一点都不散,吃的时候把绳从头上推出去就行了。

妈妈是吃食堂的命,从小学到大学都在食堂解决伙食问题。工作结婚之后才自己开伙,可还是不时到单位食堂蒸饭买菜,所以她做的菜一般都是原汁原味原形,很少花里胡哨的加工,味道一般,就这么养着爸爸和我们姐弟俩。我为了提高她的烹调手艺,还订了一年的“烹调知识”,妈妈没看,我自己倒学了一些。

这包粽子是怎么出名的,我实在搞不清楚。反正是一年包的比一年多,快到点的时候电话就来了,这家要10个那家要20。妈妈就忙着买糯米,洗,淘,泡;要说最费功夫的是刷粽叶,整把买回来要一张张挑出来,用水两面都要刷干净,晾起来;花生也是得淘洗泡;蜜枣说是伊拉克的最好,这是我知道萨达姆的原因;前几年咸肉是纯瘦肉,经大家建议改进成五花肉了,虽然油点,好吃啊。

人是经不起表扬的,妈妈就是个明证:平时有什么颈椎病,一开始包粽子精神头就足足的,低着头一口气包几斤米没问题,接着煮它好几锅,挂起通风,等着订货的来取。人来的时候楼道里很热闹,一口一个“阿姨,谢谢了”,别人一分钱都不出,几句赞扬的话就让妈妈忘了全身的疲乏。
益肾元气茶 5/17/2010 23:36
家人接二连三生病,我们都吓坏了。我找到国内很流行的号称全中国最帅瑜伽师--迷罗出的一本叫“24节气养生法”,觉得里面的一味"益肾元气茶“不错:制首乌5克,生地5克,枸杞5克,黄芪3克,菊花3克,大枣3枚,冰糖适量(我没加)。很便宜,一帖才$1.7。泡开水10分钟当茶喝,味道不错。周6开始,已经喝了3天了,今天下班感觉有点效果--不困了;本来下班回来5,6点是我最困的时候,今天居然不觉得困,呵呵,不知道是周末补觉的功劳还是这茶的作用。且喝着吧,应该有益无害。

Town里跟Harvard Pilgrim联合搞了个职工健行活动,从5月起半年内,每步行或跑步50miles可以换一个小时的vacation。我周末两天可以跑7-8miles,半年下来能挣几小时玩玩。
丐帮弟子 5/14/2010 00:20
这几天又跟我最不愿意去的医院打交道了。

BI医院,west campus前的十字路口。红灯。有个丐帮弟子举着牌要钱,车流里有善心的人按喇叭请他过去,他跳着舞就去了。对面路边正好几个警察在,喝令他离开车道到side walk,该老兄不高兴了,嘴里叫嚷着you need eat, i need eat, you got a job,并且重复了好几遍;这下轮到警察不开心了,黑警察和白警察气势汹汹的冲过来,直把丐帮逼到人行道上要他shut up,那厮还不依不饶得跟警察撕扯。结果是什么不知道,因为我走了。
  1, 2, 3, 4, 5, 6, 7, 8, 9  
[Time : 0.026s | 30 Queries | Memory Usage: 739.77 KB, used cached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