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roaching Year End 4/28/2010 23:39
再过两个月本财政年度就要结束了,这几天忙着准备下年度的预算,真快。随着对工作了解越深,越多的问题冒出来要加以解决。跟周围的市镇相比,我们的财政状况还算可以,州削减地方政府补助造成的不良影响基本被我们自身的增长抵消了。

今天跟标准普尔开会确定town的信用评级,准备发行几百万的新债。明天是moody,说过的话再说一遍。我第一次参加,除了报下名号剩下的就是听了。
好人一路平安 4/12/2010 22:42
凌晨要去接机,芝加哥飞来,国内刚办完丧事。

2年之内接连失去3个亲人,有两个还是英年早逝;07年感恩节的全家福竟成最后的合影,抬头看时令人唏嘘不已。发生的事真的让人不明白,也许恰好证明世事无常,可为什么无常的事总发生在好人身上?今年的这个正好在清明当天逝去;之前几个月求道入了佛门,不断的有同道的姐妹来诵经,去世前几天一直示意家人说有观音菩萨来引领,当然家人是看不到的。能这样也算是安慰了。

好人一路平安。
评书 4/08/2010 23:27
下了“三国演义”,“隋唐演义”,“岳飞传”,“薛刚反唐”,“杨家将”灌进MP3里中午吃饭的时候听。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北京人民广播电台,现在是小说连播时间,今天继续播送袁阔成的三国演义...”那时每天的12:30到1:00是铁打不动的,等着的盼着的轻松一刻。

重温过去的美好时光。
little party 4/07/2010 11:42
同事要搬去Florida,开个小Party欢送。她迫不及待得穿上了Hot Sun,White Sand的t shirt

人来人往很正常,可我还是怕跟朋友说再见。
中招 4/01/2010 09:17
今天有人中招了吗?

刚到办公室,老太太们就一脸激愤的告诉我说从收音机里听到联邦要征收Pet Tax,说OB已经签了法案用于支付Health care reform。按宠物的重量计征,还有听众打进电话来问说他家的鱼怎么称?!

我也很疑惑,从没听过这东西,哪里来的。有一同事开始嚷着要搬出这个国家。

开了电脑,看到april fool‘s day,意识到是个joke。 Laughing
有朋自远方来 3/30/2010 00:05
国内的同事来美国学习,到波士顿一周。课程安排得很紧,只有一晚上有空,请他们吃饭。

发现自己变话痨了,说个没完没了,自己的经历,国内的变化,话题是一筐一筐的,这么能说话!

送给我武夷山的大红袍,好久没喝到武夷岩茶了,真是香。

他们接下来去纽约和北卡夏洛特。看到说国内公费出来的大部分是旅行观光团,可他们这个团行程安排如此之密集,学习之紧张让我惊奇。但愿能学到点东西回去,至少换换思路。
可怜的花 3/23/2010 09:12
可怜的花被周末的温暖骗的开了,接着又被冰冷的雨水浇打,还是楚楚动人
Spring Conference 3/14/2010 18:30
一年一度的会议,在UMASS AMHERST。这时候正是大学放春假的时候。夏令时的“时差”还没倒过来,无端被夺去一个小时。记得10来年前中国也实行过,2-3年后无疾而终,老美这么郑重其事的一再延长DST(Daylight Saving Time)。

从boston沿着90号公路一路西行,再转91号north。到90号与84号交接口前车很多,过了那口子,虽然变成2车道但觉得一下子畅通起来,好开很多。

没住在Umass的校园里。虽说楼上楼下开会休息方便,可3天时间在同一栋楼,感觉像监狱。今年找的hotel比去年住的要好,新,干净,设施也更全点。买了个麦当劳当晚餐。遇到几个同行,前两星期在一起准备考试的。

去年的会上遇到一华人,大陆来的,除了我们俩,放眼望去有几个印度人,就没有亚裔了。
Asian Pear 3/05/2010 13:10
带了个硕大的亚洲梨给同事分享,都赞好吃: 脆,甜,多汁!一个居然说有cheese的味道...

看我削了皮吃老太太们很奇怪,对美国梨她们是连皮吞的。
三天打鱼两天晒网 3/04/2010 22:50
这礼拜1,3,5上班(打鱼);2,4考试培训(晒网)。念书的时候是60分万岁,多1分浪费,职业资格考试很多要求70分才过关。临阵磨枪不快也光,考前集中培训强化一下很有好处。同行们聊聊天,说你这town怎样,我这city怎样,蛮热闹的。许多人都是在几个community工作过,转来转去的。

还有个3天打鱼2天晒网的,就是看闲书。楼上是老舍先生的“二马”,看开头我以为是在北京前门大栅栏,胡同巷口,看着看着居然冒出伦敦,圣保禄大教堂来,连带着英国人都京韵十足的。刚看完张爱玲写的上海香港,又嚼上老舍的京腔,别有一番风味。楼下是徐志摩的精选集,是他失事之后出版的,序里他的朋友们在为他的婚姻命运辩护,看着他在康桥的生活那是百分百的小资,勾起我想去参观的念头。有人比较过波士顿的康桥和英伦的康桥吗?

夏天初步定了去老墨的cancun,日子还离着几个月呢,我已经等不及了,收集了不少攻略做家庭作业。
stupid phone system 2/26/2010 11:24
我们图书馆的电话系统是我见过最蠢的一种:跟其中的任何一部通话如果双方超过10秒没声音,就自动挂掉!所以如果我要对方找什么东西,在过程中必须发出各种声音保持通话状态,哼哼哈哈哇哇呀呀...... 直到对方开始说话为止。
Stop&Shop 要罢工? 2/25/2010 22:32
stop&shop 的工会在跟资方谈判 -- 退休金,工资和医疗保险分摊。如果周6没达成协议,工会准备在周天罢工。
艋胛 2/24/2010 23:47


风往哪边吹草就要往哪边倒。年轻的时候以为自己是风,后来才知道原来TM都是草...
Surf 2/22/2010 23:58
Internet service back to normal. 怎么每年冬季都要跟comcast投诉我的internet?这次是modem问题,wire connections 是好的,signal也够强。有个把月没有象今天这么畅快得享受上网的快乐了。

这个technician蛮能侃的,差不多修好等信号的时候,两腿一摊懒坐在地板上开始说,worker class开的都是旧车,而那些大政治人物的车越开越好(我怎么听着象大陆官员们超标准配车);说议员们以前都是volunteer,后来开始拿工资,特别提到maine的议员们70年代的时候每年拿30K,却只工作5个月。说政客们让大家忙着工作没时间complaint,剩下的休息时间却由wife支配着干这干那。电视正好在播放有关豆腐的纪录片,我就唧唧歪歪配合着介绍了一些。

这两天在training,准备下个月考试。听课不象去年仿佛听天书一般,有概念多了。加油!
Triple Bypass Surgery 2/17/2010 00:05
The Director of DPW 周五要做Triple bypass surgery。他平时看起来是个很健壮的人,50出头的样子;作为DPW的头, 他几乎出现在town里的任何一个角落,指挥着干这干那,有时还亲自上阵,总是一副工装随时准备动手。但他是个大烟枪,吃得不够健康,这也许是引起他心血管毛病的主因。前两周就听说他休假看医生,说是胸部疼痛,几经检查终于决定尽快手术,而且是triple的。手术之后,生活习惯就必须完全变化了,再不能随心所欲。看来他要换种方式履行他工作职责了。克林顿上周不是又做了血管支架手术,虽然前几年他也接受过bypass。

心血管病很麻烦,乘年轻好好爱护自己,锻炼身体节食惜福。
新春快乐 2/16/2010 11:49
在这里的第6个春节,好象已经习惯了安安静静的过这样一个节日。可是看着唐人街中国超市熙熙攘攘的人潮,应景的年货鲜花,又勾起回家过年的念头。

春晚照例的平安吉祥,红红火火很中庸。我看的不是春晚是热闹。

给国内的同学电话。一个升了职,做了副处,技术型的官员;一个刚搬进在乡下的别墅,5层,600多平方,可是做为一把手除夕要在单位值班,说是保境安民。以前的两个下属也进步做了处级干部.

父母亲有姐姐一家陪着吃年夜饭,拜年的电话不断,我花了一小时才挂通。做儿子的远游在外无法侍笑承欢,只好寄些钱回去聊表寸心。

去朋友家过节,3,4户聚在一起,吃着正宗的四川麻辣火锅。他们个个都是名校的PHD,我这非名校出身的也沾了“仙”气。听到PHD的另个解释 permanent head damage--永久性脑残?
欢喜就好 2/04/2010 15:07
很喜欢这首闽南歌,比“爱拼才会赢”好听。陈雷那造型象极了大富翁里的“阿土仔”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rZNEKN0Lmnw/

陈雷-欢喜就好
人生海海 甘需要拢了解 (人生这么广阔,不可能什么都了解)
有时仔清醒 有时青菜(有的时候清醒,有的时候也会糊涂)
有人讲好 一定有人讲歹 (有人说你好,就也会有人说你不好)
若麦想吓多 咱生活卡自在(如果想的太多,我生活那会这么自在)
归工嫌车无够叭 嫌厝无够大 (下班回家怕车没地方停 (这句意思不对,无够叭是不够豪华,不够气派的意思,跟停车一点不沾边),嫌弃自己住的地方太小)
嫌菜煮了无好吃 嫌某尚歹看(嫌弃饭菜不可口,嫌弃老婆不够漂亮)
驶到好车惊人偷 大厝歹拼扫 (可开了好车又怕人偷,大房子又怕要打扫)
吃甲尚好惊血压高 美某会兑人走(吃的太好会得高血压,老婆太漂亮又怕跟别人走了)
人生短短 好亲像块七逃 (人生短短几十年,就像玩游戏)
有时仔烦恼 有时轻可(有的时候不如意,有的时候还不错)
问我到底 腹内有啥法宝 (你要是问我为什么这么快乐)
其实无撇步 欢喜就好(其实没有什么啦,欢喜就好)
杂事几件 2/02/2010 23:41
1. 妻做了个不大不小的腹腔镜手术,很成功,在家休息了一礼拜就上班了,我陪休;

2. 杀灭一堆老鼠,家里简直就是土匪窝,不,老鼠土匪窝!如果将我捉到老鼠的得意劲儿和那狰狞的面目拍下来一定印象深刻;这下安心舒心放心了。

3. 为了定位每个月钱到底花到哪里去,花了多少,开始记流水帐,上载到google的document里;

4. 开始一项part time的工作,考license先。

5. 黄水仙的嫩芽已经冒出地面了,春天快到了。不过玫瑰还是很杯具的样子。

6. 看到隔壁房子有中国人出没,老黑邻居卖房子了吗?我怎么不知道。继续观察。

7. 除了游泳,决定开始做些力量锻炼。体重没有继续增加,有向下的迹象。苦丁茶还是好的。换了医生,有些后悔,看看再说吧。
老鼠 1/18/2010 12:13
不知什么时候家里进了老鼠,偷吃厨房里的面和米,还拉一堆的老鼠屎。曾有一只正在米袋子里被我抓个正着,想法设法掐死了。体型不大,是hamster 仓鼠,就象我Igoogle里养的那只一样;要是白色的就是小时候养过的小白鼠了。

上周五买了粘鼠胶回来,4片: 2片放在装面的抽屉里,2片放在装米的柜子里。星期六早上,先开抽屉,老鼠来过了,试图从我当作诱饵的面条里抽一根出去但没成功,不过老鼠也没粘着。打开下面的柜子,两只老鼠赫然呈现,分别被粘住了。可怜的小东西试图挣脱,用嘴把粘鼠胶边上的塑料都啃碎了,还是没能逃走。我当然不会放过,装进袋子打死了。

肯定不止这两只,我想。又把另两个鼠胶放在了米柜里。周天早上又捉了一只。估计还有。

前两星期办公室也出现了老鼠,大白天的就敢出来逛街,把老太太们吓的够呛,把我叫出来跟custodian配合着灭鼠:那边一赶,小东西钻进了柜子底下被我一脚踩住,custodian拿鼠胶粘住了,成就了我这“灭鼠英雄”。

今天早上下的不是雪,是冰粒啊。不是预报有4-8寸吗,怎么一会就停了。
赤诚相见 1/14/2010 22:28
上周天在健身中心的桑拿室里与quicny某选区的city councilor赤诚相见;我并不认识他又没戴眼镜,只模模糊糊看到此君挺胸叠肚,肥头大耳。他因为桑拿室有人进进出出,门关不紧,满嘴F***不停。然后转而跟我聊了几句,由此知道他的身份。人脱了衣服和穿上衣服说的话确实不一样,喝了酒和没喝酒说的话不一样,有google和没google说的话也不一样。中国为什么出不了大学问家,该反思的是当权者而不能怪教育部。

听着李贞贤的歌觉得调子很熟悉,一下子想起刚来时打工的情形,那是晚上下班从别人家里传出来的音乐。随着我们越来越资深,一首歌一句话一个背影都能让我们恍惚半天。资深这词,翻译得真好。

这两星期应付州DOR,处理得很圆满,上面表扬了好几次,让我得了不少credit。其实是我第一次做,学了很多东西,对工作有了更深的了解和理解,有这样的结果我很高兴,明年做起来会更快更顺利了。

下了台的Bush还是票房毒药吗?19号麻州联邦参议员补选,共和党的候选人叫brown,就这B字,收到的一传单说,This Brown is Bush!列举了几项他跟bush共同的观点来说明问题。看另一报纸,这Brown极力跟前总统撇清,说 I live in Wrentham, I drive a truck. 应该民主党人会赢吧。
  1, 2, 3, 4, 5, 6, 7, 8, 9  
[Time : 0.026s | 30 Queries | Memory Usage: 736.72 KB, used cached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