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為何隆重紀念華國鋒
by 吕 月

2月20日,中共舉行了紀念華國鋒誕辰100周年座談會,與2015年紀念胡耀邦誕辰100周年座談會相比,規模小了不少。紀念胡耀邦,習近平率七常委悉數參加,習近平親自講話。此次兩常委王滬寧、韓正帶領三名政治局委員出席,王滬寧講話。畢竟華和胡都是被鄧小平拿下的兩位中共最高領導人,但是華的最後職務是中央委員,而胡的最後職務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對於嚴格執行等級制的中共實屬正常。 不正常的是,今年王滬寧紀念華國鋒講話的影響,不但超過六年前習近平紀念胡耀邦講話,更超過2004年胡鍧谌嗣翊髸眉o念鄧小平誕辰100周年大會上的講話。為甚麼?一般輿論認為是習要否定鄧小平的路線和理論。筆者以為僅做這樣的解讀還不夠。 首先,拿習近平和王滬寧的兩個紀念講話內容做比較:兩個講話都一字不提胡耀邦、華國鋒曾經犯的「錯誤」,這意味都含有「平反」的技術含量。兩個講話都談到逝者的崇高品德。習近平講的要點是:「我們紀念胡耀邦同志,就是要學習他心在人民、利歸天下的為民情懷;就是要學習他實事求是、勇於開拓的探索精神。就是要學習他公道正派、廉潔自律的崇高風範。」而王滬寧講的是要害:「不論時代如何發展、條件如何變化,對黨忠帐冀K是第一位的要求。廣大黨員、幹部要按照習近平總書記要求,自覺增強『四個意識』、堅定『四個自信』、做到『兩個維護』,不斷提高政治判斷力、政治領悟力、政治執行力,始終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動上同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習近平講胡耀邦的品德是號召全黨全民去學習的,而王滬寧講華國鋒的「忠铡梗歉嬖V你今天不學就不成! 其二,籌備二十大已經展開,高層人事佈局要按部就班,自下而上進行。月初中共中央紀委機關、中共中央組織部、國家監察委員會,印發了《關於嚴肅換屆紀律加強換屆風氣監督的通知》,對中共黨員提出「十個嚴禁」。 僅有紀律約束遠遠不夠,習近平上台之初,2013年1月5日在新進中央委員、候補委員學習貫徹黨的十八大精神研討班開班儀式上的講話,就提出「兩個30年互不否定」,當時就引發黨媒的過度解讀。有關內容在《人民日報》強國論壇已被刪除,但仍舊是二十大高層人事佈局的理論指導。僅有理論指導也不夠,2018年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完成修憲任務,取消國家主席任期,為二十大高層人事佈局做了法律準備。 華國鋒成習再連任的歷史依據 有了法律依據就夠了嗎?「好雨知時節,當春乃發生」。華國鋒的百年誕辰,就是這樣一場及時雨,當然要隆重紀念,之所以能產生輿論轟動,原因也在此。1976年2月,終身總理周恩來去世後,毛澤東提議,中央政治局通過,華國鋒擔任國務院代總理,主持中央日常工作。同年4月,根據毛澤東再提議,中央政治局通過,任中共中央第一副主席、國務院總理。1977年7月中共十屆三中全會被追認中共中央主席、中央軍委主席。1977年8月十一大一次會議再次當選黨的主席和軍委主席。在黨的十一屆六中全會上,他辭去中共中央主席、中央軍委主席職務。1980年9月,華國鋒不再擔任國務院總理職務。 華國鋒在中共歷史上是毛澤東之後第二個集黨、政、軍三個最高職務於一身的領導人。他主政期間1976年10月6日,一舉抓獲「四人幫」,被黨史確認「挽救國家,挽救黨」。他主持了為鄧小平平反;他把胡耀邦、趙紫陽調進中央;他支持胡耀邦平反冤假錯案,進行「真理標準討論」,被認為為改革開放進行了思想和人才的準備,他恢復了黨內正常的民主生活,恢復與西方及南斯拉夫正常外交關係。這些都是華國鋒被隆重紀念的民意基礎。 習近平能否繼承華國鋒的民意則另說。華國鋒誕辰百年座談會,有劉源、毛新宇參加,則是中共正宗紅色血統的兩個最高標配,其餘家族均在其下,而中共紅色江山黨政軍絕對權力的繼續則非習近平莫屬。 紀念過華國鋒之後,21日習近平《論中國共產黨歷史》出版發行,22日習近平再度出席了一場要求中共黨員進行中共黨史、新中國史、改革開放史和社會主義發展史的黨史學習教育動員大會,他提出「發揚紅色傳統、傳承紅色基因」。除夕前一天,上海的刀把子龔道安被雙開,罪名是「喪失政治原則,毫無『四個意識』,背離『兩個維護』,參與在黨內搞團團伙伙,造成嚴重政治危害和惡劣政治影響。」全黨,包括全體紅二代應該明白了,在新發展階段,怎麼像華國鋒一樣「忠铡埂 呂月:中國資深傳媒人 香港《蘋果日報》首發

Read more of this post
吕 月 | 2021 年 2 月 25 日 at 02:21 | Tags: 華國鋒, 吕月 | Categories: 政經論壇 | URL:sinoeurovoices.com/?p=4558
Betsy McKay发自纽约 / Drew Hinshaw发自华沙 / Jeremy Page发自北京
2021年2月22日10:54 CST 更新

列印
文字大小

来自中国的新证据证实了流行病学家长期以来的疑惑:新冠病毒可能从2019年11月开始在武汉地区传播而未被察觉,到12月疫情才在整个城市多点暴发。

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简称WHO)研究人员表示,中国当局找出了2019年12月起在武汉地区出现的174例确诊病例,这足以说明轻度、无症状或其他未被发现的病例数要比之前认为的多很多。

根据WHO调查人员在对中国进行的为期四周的溯源考察期间收集到的信息,174个病例中的许多例与最初被认为是疫情源头的市场没有已知的联系。WHO专家组成员表示,中国政府未向专家组提供这些病例和更早潜在病例的原始数据。

WHO调查人员称,在检查2019年12月的13个病毒基因序列时,中国政府发现与这个市场有关
王朔:像猪而生 2/20/2021 19:22
王朔:像猪而生
发表于 2021 年 02 月 20 日 由 thchen

开篇照例是“时间似流水,人生如落花”,比较符合本人的气质——帅气而多情,潇洒且落寞。

新的一年,生活并没有什么新的变化,我很欣慰,对于我这种运气不好的人来说,不变也许是好事。但人类是这个星球最矫情的物种,在一个不变的状况下时间长了就会觉得无聊,于是开始寻找活着的意义,结果一无所获,然后就痛苦了,抑郁了,成了一个社会不稳定因素。

浪费粮食这么多年,最后却成了人类的威胁,这样很不好,猪狗不如。这句话不太严谨,现在有的狗确实比人金贵。但猪确实值得我们的尊敬,牛啊羊啊还能出去放个风,猪宅了一辈子,除了吃就是睡,从来不给人类添麻烦,死了还为人类做贡献,太伟大了!

所以有人骂你“猪”或“大猪蹄子”什么的时候,千万不要生气,他们是在夸你呢。

在你不能像鹰一样飞翔的时候,像猪一样生活没什么不好,吃喝拉撒,简单就好,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翅膀。

这样说似乎很不正能量,没办法,我是个悲观的人,有人说,悲观使人变得深刻,我很欣慰。但毕竟新年伊始,还是应该多说点吉祥话,给人以希望。所以我想换种说法:即使没有翅膀,也奋力去飞吧,纵然一无所获,但心里已有了一片蓝天,然后踏踏实实过猪一样的生活。

承认自己是个庸人,确实有点让人沮丧,但这个90后都开始喊老的时代,一把年纪一事无成一瓶白酒都喝不了的人该有点自知之明,不给别人添麻烦就是我对社会最大的贡献。

庸人有庸人的快乐,吃吃火锅唱唱歌,打打游戏谈谈情,怎么舒服怎么过,如果有一天你突然觉得光阴虚度,心痛得无法呼吸,但第二天起床后一切照旧,相信我,你没有虚度,你本来就这个猪样。

庸人也有庸人的痛苦,工作不好,钱不够花,没有对象,对象太渣,长得丑,没才华……不知道要干什么,也不知道能干什么……先别着急绝望,只要你还没得绝症,就能活下去。在这么痛苦的情况下,活着就是你最大的成就。

痛苦本来就是人生的必备品,猪总有被宰的一天,我们要做的是让那一刀来的痛快一点。

不用羡慕别人的幸福,朋友圈再光鲜亮丽的人,也有手机没电的时候。我们要做的是让自己的电量长一点,再长一点,长到有一天能坦然地发一条信息:我很好。

新的一年要有新的目标,现在的说法是立flag,“暴富”是出现频率最高的词,看来我们都是缺钱的大多数,有能力的就努力去赚钱吧,没能力的就努力去转发锦鲤吧,我刚就转了几条,然后去买了彩票,这可能是我比你更早暴富的原因。

新的一年要多认识喜欢的人,万一哪个眼瞎了呢?

新的一年要多做喜欢的事,如果人生注定要虚度,为啥不虚度得舒服一点?

新的一年要多看几本书,把博尔赫斯卡尔维诺纳博科夫常常挂在嘴边,会显得特别有深度,然后再去虚度人生,似乎就没那么内疚了。

新的一年要多夸夸自己:你是平行时空中最好的自己,另外一个早挂了;你是独一无二的存在,成就了丰富多彩的世界;你活着就是最大的奇迹,是上天的馈赠,造化的尤物……

新的一年,老秦准备继续浪,有钱就是好啊,同样是虚度,有钱人就叫享受人生,我,我……要找他借钱!

党生则一如既往的稳重,听说他找到了女朋友,但是我没见过,肯定长的丑,肯定的。

小岛还在努力写剧本,我问他什么时候能看到他写的电影上映,他说快了,我记得三年前他就这么说的,可怜的家伙,头都快秃了。

2019年已经过了大半个月,再过不久就是农历猪年了。

此时想起一句话:所有事情都会有皆大欢喜的结局,如果没有,就说明还没有到最后。

最后,我要祝福你们,虽然祝福没什么意义,但猪不会,这是我比猪强一点的地方,我很欣慰。

祝你们幸福。
杨建利:我申请入籍美国的故事及后续
发表于 2021 年 02 月 09 日 由 siyu

我申请入籍美国被拒的事情最近几天在网上热炒,引起朋友的关切也引发了许多极不靠谱的猜测。恰巧前天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USCIS)发布了禁止共产党员移民美国的政策指南,其援引的法律与我申请入籍美国的案子有关,正好借这个机会讲讲我的经历,回答网上的疑问和朋友的关切。

上个世纪80年代初,文革十年折腾以及随着中共暴力夺权成功而进入政府的各级中共官员都届退休年龄,中共的干部队伍出现了全面凋零的情况而亟需补充新鲜血液,以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为代表的开明派基于对文革反智政策的反思,开始实施在年轻知识分子里大面积吸纳党员的政策。在胡耀邦“年轻知识分子入党,在党内改变党”的鼓动下,许多青年学子加入了中共,其中包括我。1983年我加入中共,那时我在北京师范大学攻读数学硕士。

1986年我来美国留学。在申请美国签证的表格上,申请人须回答“你是否共产党员”的问题,这是美国的相关法律规定的,现在仍在实行。我在这一栏里填写了“不是”,这一回答显然是不诚实的,之所以选择了这个不诚实的回答,原因是,当时公职人员申请美国签证时,国家机关外事部门要给予培训和指导,其中一项指导就是“不要在申请表上承认共产党员的身份”,当时我们被警告“一旦承认党员身份就会拿不到签证”,我们还被告知“所有的人都是这样处理的,这是一个普遍的行为”。这的确是一个普遍行为,到目前仍是,成千上万的中共党员在申请美国签证、移民最后归化入籍的过程中隐瞒了中共党员的身份。

我来美后就断绝了与中共的组织关系,不再缴纳党费(出国前已经开始停缴党费),本来国家教委的党组织在出国前还要求我把组织关系转到中国驻旧金山总领馆,在那里“过组织生活”,但是,我来美后,除了最近几年两次进入中国驻美大使馆的证件处(与大使馆不在一处)申请换新中国护照外,从未踏进中国大使馆或总领馆一步,90年代我两次申请换新护照,均是请朋友代为办理,我也没有迈进中国驻纽约总领馆一步。过去30年我4次申请换新中国护照,均被拒。

1989年天安门民主运动爆发,我从美国返回北京参加民主运动,经历6.4大屠杀,由于有美国签证的便利,在6月7日中共开始大搜捕之前,逃离中国回到美国,不久我就被北京师范大学党委开除中共党籍。我1991年获美国政治庇护,1992年获得美国永久居民身份(绿卡)。

本来那时我很快就可以申请入籍成为美国公民,但是在那以后的近30年里,我一直不愿意加入美国籍,原因是我认为作为中国公民推动中国人权进步和民主变革更有力度和信誉,至少可以堵住中共说我是“外国人干涉中国内政”的那张嘴。我两次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上就中共的人权纪录质问和控诉中国政府,都是首先宣布“我,杨建利,是中国公民”。

近年来,我在国际上的人权活动逐渐增多,但是,我既没有美国护照也没有中国护照(2002年曾拿别人的中国护照闯关回国),全靠美国当局给绿卡持有者签发的旅行证(Travel Document)办签证出国。持旅行证国际旅行有3大麻烦:

1.没有免签证国家(最近加拿大也开始改变以前的宽松政策),每次出国都要办签证,有些国家程序冗长,有时会耽误国际会议会期;

2.大部分国家的出入境边控官员没有见过旅行证,在海关常常被重复查证,出入境耽搁很多时间(有几次接机人员等不到我,以为我失踪);

3.旅行证有效期是2年,大部分国家签发签证时要求证件至少剩余6个月的有效期,换句话说,旅行证用不到1年半就得开始申请换新,换新过程一般需要6-9个月,最近几年呈越拖越长的趋势,如此以来,大概隔一年就要有一年的时间出不了国。

除了旅行上的麻烦,持旅行证进入联合国也出现了阻碍。我每年参与主办日内瓦人权与民主峰会,每年峰会都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会期召开,部分活动安排在联合国大厦内举办,2019年3月我准备进入联合国大厦参加峰会开幕式时,被警察拦住不让进入,理由是我没有联合国成员国的护照,警察透漏这个新规定是头天刚刚推出,长期驻守日内瓦的“联合国观察”确信,这是因人设制故意阻拦像我这样“没有国家”的人权人士。当天由于联合国观察还有媒体强力介入,我才被同意进入,但被告知:下不为例。那是我最近一次试图进入联合国大厦(因为疫情,今年我没有与会),目前尚不知未来我持旅行证进入联合国是否还会被阻拦。

鉴于这些困扰,我在国际上为中国人权奔走发声的工作变得越来越困难,在朋友劝说下,我终于放下长年的坚持,开始申请加入美国籍。

美国移民当局完成对我的背景调查后,对我进行面试。面试中,一切都顺利通过后,面试的移民官最后问我:“杨先生,您还有什么要补充吗?”我想了一下说:“我第一次申请美国签证的时候是中共党员,但是当时填表的时候没有诚实填写。也许你们调查我的背景的时候已经查到这一点。”然后,我把当时为什么没有诚实填写的理由向他陈述,并请求他谅解,我给他说:“欺骗美国政府决不是我的本意。在美国,我在任何场合的公开演讲和文章中,从不避讳谈我的那段历史。”

移民官一下子睁大了眼睛,说:“就你说的情况我们再做一些调查,请你等候通知。”

走出移民官办公室,陪我面试的律师马上指出:我犯了一个愚蠢的错误,不该提这件事,我已经把事情复杂化。我当时还自信地争辩道:“我从不隐瞒那段历史,都是公开信息,我这时候不诚实地把这个问题说清楚,移民局认定我欺骗美国政府,岂不是更麻烦?至少我现在诚实地向他说明了,欺骗美国政府不是我的本意。而且,成千上万人隐瞒了中共党员身份拿到美国公民身份,为什么我诚实说清楚了,反而有麻烦?”律师说:“小偷很多,只有被抓住的才会被惩罚。”

不幸被他言中,我被拒了。美国移民局不仅查到了我申请签证和入境的资料,还查到了我1991年5月申请绿卡的资料,他们发现在绿卡申请表上我仍然没有诚实交代在过去的5年内曾是共产党员。我1986年6月第一次入境美国,就算从那一天按脱党算,我还有一个月才会逃出5年期,如果按1989年我被开除党籍的日子算,1991年5月更没有逃出5年期。这成为严重问题。

我请求当年和我一起申请绿卡的前妻付湘帮忙我回忆,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致使我们没有如实填写呢?无论如何我们也回忆不起来当时填表的情景,经过反复推演,我们认为有两个可能的原因造成那次的失误:

1.我们没有意识到那是一个严重的问题。我在公开演讲和文章中从不避讳谈我曾是中共党员的历史,而且被公开开除党籍,没有任何欺骗隐瞒的意图,所以没有在意。下一个原因可能性更大。

2.我们的代理律师指导我们那样填写,为了与申请签证和入境的资料保持一致。

读到此,肯定有朋友会问,如果在申请绿卡时诚实填写过去的5年内曾是共产党员,那么就肯定被拒而不能移民了吗?似乎前天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USCIS)发布的禁止共产党员移民美国的政策指南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不完全是。当年和现在都是一样的,是共产党员并不意味着绝对就不能拿到绿卡(移民),有特殊情况的可以申请豁免(Waiver),换句话说,反叛而反共的党员仍有机会在美国移民。我当时就应该申请办理豁免,如此就不会有今天的挫折了。

目前,我必须以状告国土安全部等美国联邦政府部门的方式,到法庭上把事情说清,争取合理合法合情的结果。

有记者朋友问:你会因为这件事对美国政府产生憎恶吗?

不会的,我不会因为我自己的这个挫折而动摇我对法治和民主的信念。目前对我入籍申请的判决看似古板和不近人情,但移民官秉法律办事,这是美国法治的一部分。这次疫情所暴露出来的美国民主政治之下的官僚主义以及最近几年的恶质党争暴露出来的美国民主政治的问题,倒是我目前反思的问题之一,但是这里不是谈论这个议题的地方。

有记者朋友问:如果开庭审理后仍然被拒,你会怎么办?你会考虑回中国吗?

如果最终仍然被拒,不会影响我在美国的基本生活,因为我是永久居民(持绿卡),只是国际旅行有诸多麻烦,但并不是完全不能克服。正逢疫情,即使有美国护照,也旅行不了,用此阿Q一下自己。

即使成功入籍,我也不会放弃长期回国的愿望,若最终入籍被拒,此愿望会更强烈。万一美国的政策演变到连我的绿卡也要没收的情况,我很可能会选择回国,我当然明白此时回国对我意味着什么,但我常祈祷:上帝带我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我本来想把我从拒绝入籍到入籍被拒的故事心平气和、平铺直述地讲完,然而讲到此,不免动起一点感情来。这个听起来有点荒诞的故事其实是中共荒诞政治的一部分。有许多像我一样的中国人被迫走进监狱,或者被迫走出国门而成了无国籍者,若回国又意味着走进监狱、、、“何处望神州?满眼风光北固楼。千古兴亡多少事?悠悠。不尽长江滚滚流。”

我常常跟朋友和家人说,我真的有世界公民的感觉,我欣然接受这样宏大的身份,因为“国家”常常是监狱,物质的监狱或者情感意志的监狱,没有“国家”在某种意义上讲也许是一种解放。

2020年10月4日,于华盛顿

申请入籍美国的故事(续):状告国土安全部获庭外和解

我于2020年10月4日发文“我申请入籍美国的故事”(https://yibaochina.com/238888/杨建利:我申请入籍美国的故事/),向公众说明我申请美国公民被拒的经过,文中我也透露了我当时采取的法律行动:“目前,我必须以状告国土安全部等美国联邦政府部门的方式,到法庭上把事情说清,争取合理合法的结果。”

10月13日美国国土安全部的两位官员Michael M. Metzgar(Associate Counsel, Northeast Law Division, U.S. Citizenship and Immigration Services, Department of Homeland Security)和Jeremy S. Simon(Assistant United States Attorney)与我的律师团队联系,提议庭外和解、停止官司,并口头表达了庭外和解的条件框架。与律师团队商议后,我同意庭外和解。在过去的三个月里,我的律师团队与国土安全部官员进行了两轮关于和解协议书具体内容的细节谈判,今天, 2021年1月11日,完成谈判,双方签署了庭外和解协议书。

协议书核心内容为如下几条:

1. 政府给我提供快速通道补办当年欠缺的豁免,以此获得新绿卡;

2. 重新计时,我成为美国永久居民的日子按照获得新绿卡的日子算,4年后将依法获得申请美国公民的资格;

3. 再次申请入籍时,获得新绿卡前的历史翻篇,不再成为入籍障碍;

4. 我永远放弃就2020年申请入籍被拒控告美国政府和政府官员的权利。

就此,我申请入籍美国的故事告一段落。围绕着我申请入籍的事,有一些不实猜测和说辞,我仅就重要的两条予以澄清。

1. 有人讲,我前文里说“四次申请换新中国护照均被拒”是撒谎,理由是我被看到2009使用了一本“嘎嘎新”的中国护照。

我前文所说的四次申请新护照被拒是指发生在美国的事,上下文非常清楚。我2009年使用的中国护照是我于2007年在北京获得,这本护照是我以在中国服刑5年以及美国的压力换来的。

我2002年入狱,后被判刑5年,在以美国为主的国际社会的压力下,中国政府同意提前近一年释放我。我被带到北京国际机场,中国政府要求我签一份《提前释放具结悔过书》,然后准备在我没有任何证件的情况下由一位美国大使馆一秘陪我飞回美国。

我拒绝签具结悔过书,同时要求一本中国护照、为家父扫墓(家父在我坐牢期间去世,我未能送终)和自由选择回美时间。中国政府拒不同意,于是我和政府开始了数轮近4个小时的谈判。中国政府对我的合法合理要求一项也不答应,而我也不退让,坚持不答应我的条件我就拒绝上飞机。美国大使馆一秘在一旁十分着急,试图说服我未果。最后,中国政府决定再次把我送回监狱继续服刑。近一年后,2007年4月27日,我服满了5年徒刑出狱。我出狱后,没有任何身份证件,在中国国内呆了近四个月,期间我递交了护照申请,但是政府不给我任何回音。2007年8月,美、中在北京举行第一次战略与经济对话,美方代表团团长是时任财政部长的保尔逊,那时保尔逊正与美国众议院金融委员会主席弗兰克以及美国证监会主席考克斯密切合作应对金融危机,而弗兰克和考克斯是在美国营救我的重要领头人,他俩拜托保尔逊此行北京把我带回美国。在美中战略与经济对话会一开场,保尔逊就请求中方代表团团长吴仪给我颁发护照,让我回美国与家人团聚,吴仪当场答应。这就是这本护照的由来,我就是拿着这本护照回到美国,也是用这本护照于2009年出国去日内瓦开会的。

2. 有许多人认为我批评和反对川普是因为川普政府拒绝我入籍,我怀恨在心,而我指望拜登政府解决我的入籍难题。

这是完全不了解美国司法体系的说法。我入籍受挫与哪个总统当政没有任何关系,而是和美国的相关法律以及具体执法的官员的通融度有关。在前文里我写道:

“有记者朋友问:你会因为这件事对美国政府产生憎恶吗?

不会的,我不会因为我自己的这个挫折而动摇我对法治和民主的信念。目前对我入籍申请的判决看似古板和不近人情,但移民官秉法律办事,这是美国法治的一部分。”

这是我心情的真实写照。

接到我的诉状,迅速提议庭外和解、停止官司并快捷进行谈判而顺利达成我满意的和解结果的正是川普任内的国土安全部。无论谁当总统,都会是这样的结果。

感谢我的律师团队的出色工作,许许多多朋友对我的关心,以及我的家人和公民力量的同事对我的陪伴。自告奋勇准备在庭上为我作证的严家祺先生、徐友渔先生、夏明先生、贺保平先生、韩连潮先生、黄力平先生,还有数位美国政、学、人权界的朋友,对他们我要表达特别的谢意。

我很感恩这段申请入籍美国的奇特经历,它让我感受到更丰富多彩的人生,使我体会到面对任何一个国家,一个世界公民的宽宏和审视。我又回归到了“无国籍”的原点,对未来命运的想象又变得的狂野和浪漫。

2021年1月11日 于华盛顿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略说老清华 2/16/2021 18:48
吕文浩:略说老清华
发表于 2021 年 02 月 16 日 由 thchen

辞却桃花不避秦,可怜明媚清华春。
九州豺虎成何世,一代英才应有人。
事业文章皆报国,天堂地狱慎栽因。
贫贱富贵寻常耳,珍贵百年无价身。

1930年清华大学第二级学生毕业时,哲学系教授冯友兰先生写下了这首诗向同学送别。我不知道那一年即将离校时的同学当时怀着什么样的情绪,看了题在毕业纪念册上的这首诗作何感想。我们从当时的物质和人文环境出发不妨大胆地想象,也许他们正在对着清华园的美景恋恋不舍,不忍离去,茫茫九州,混乱时世,哪里是他们大展才华之地?桃花虽好终须离,社会的风浪要把这漂泊的生命打向何方?

我们的想象并非毫无根据。清华园是当时国内少有的风景秀丽、生活舒适、图书设备充实的学府,这里集中了国内一流的教授,学生都是百里挑一的好苗子,在那个兵荒马乱的年代里,难得有这么一批人讲学论道,只凭四堵围墙就把世间的烦恼隔开 …… 清华人是幸运的,是天之骄子!他们深深感到肩上的使命,1929年,一位学生在《清华周刊》上写道:“吾人爱护清华之忱,所以如此殷且切者,非阿其所好,而有所私爱于清华也,实以处此时期,其他学校,虽有努力求进之心,但其全副精力,泰半耗于争经费闹欠薪之中,已无从容论学之暇,吾清华幸而免于此危,则其对于社会,对于国家,自应负特殊之责任,即从道义上言,亦应尔也。”清华为何独独能免于社会动荡带来的负面影响呢?这得从它的出身说起。

清华大学的前身是1911年成立的清华学堂(1912年10月以后改称清华学校),是外交部管辖下的独立于教育系统之外的一所留美预备学校,它的学制不同于当时的其他学校,分中等科和高等科两级,各4年。它培养出来的学生是要能在美国大学插班的学生。说到清华学堂的留美预备性质,在此还应补上一笔。清华学堂的缘起是这样的:1901年清政府和列强签定了丧权辱国的《辛丑条约》,条约规定清政府赔款四亿五千万两,分三十九年还清(到1940年止),加上利息共九亿八千万两,这就是“庚子赔款”。1905年中国驻美公使梁诚和美国国务卿海约翰交涉还金还银问题时获知美国索取的赔款“原属过多”,于是就转而积极谋取美国退还赔款超收部分,“以为广设学堂,派遣游学之用”,取得一定进展。不巧的是,1905年正当中美关系低潮,中国国内发生抵制美货、收回粤汉铁路权、杀害传教士等一系列事件,所以美方遂将此事搁置。梁诚并没有灰心,仍然积极活动,争取舆论支持。1906年在华传教的公理会牧师明恩溥会见美国总统罗斯福,力主退还赔款,接受中国留学生,得到罗斯福的支持。1907年6月,美国正式同意退还赔款。1909-1911年的三年间,中国先后招考了三批学生直接留美。原计划每年派100名学生留学,由于招考到合格的学生不够,前两届总共才派出118人,“游美肄业馆”意识到有必要对学生进行长期的留美预备教育。在这种背景下,1911年4月清华学堂正式成立。

清华学堂成长的时代正值新的留学潮蓬勃发展,因而有幸吸收了当时最优秀的一批学生。学校的经费充裕、师资优良、管理严格,学生在外语、基本自然社会科学方面受到良好的训练,对外国的一般文化、习俗都有不少了解,因而到国外后适应能力很强,能够迅速吸取国外学术的精华,回国后多有优异的表现。

清华是因留美而生,也是因留美而发展变异的。留美和本校发展始终是相互依存的两种力量。早在1910年代,社会上的一些有识之士就认识到,清华学校应该逐步缩减留美名额及经费,用于充实提高本校,以至于成立一所永久的清华大学。否则1940年赔款结束,清华的经费来源中断,经营了多年的清华学校就要关门,未免太可惜了。1913至1918年任校长的周诒春先生是一位有眼光、有魄力的校长,在他的任上,着手“改大”事业。他在物质建设方面,先后开始建设大礼堂、科学馆、图书馆、体育馆四大建筑;逐步提高课程标准;计划逐步缩减以至停止中等科和高等科,改办成完全大学,在全国范围内公开招考留美学生等等。可惜周诒春的抱负还没有实现,就被排挤出校。尽管如此,清华以后正是沿着这条路子走了下去。

在曹云祥校长任上(1922-1927),清华实现了增设大学部的目的。那是在1925年。与此同时,作为对社会上批评清华不重视中文的回应的一个阶段性的改进举措,清华还设立了研究院国学门(通常称为国学研究院)。这样,清华一时就出现了旧制留美预备班、大学部、国学研究院三种学制并存的局面。旧制留美预备班最后一班学生于1929年全部毕业留学,旧制结束。国学研究院以科学地整理中国传统学术为宗旨,聘请国学研究有素的一流学人王国维、梁启超和当时还不大出名,但站在学术第一线的学人陈寅恪、赵元任担任导师,还聘请了一位当时学术成就不错、后来享有大名的人类学家、考古学家李济。国学研究院招到的学生层次也很高,有的从名师学习过,有的还有著作。这些学生虽然在校学习一般只有一年,但是由于本身底子厚,又经名师点拨,学术眼界大为开阔,成材率很高。到1929年国学研究院结束时,短短四年,培养出了70多名学有专长的国学人才,其中不乏名师硕儒。1925年,大学部在张彭春教务长的规划下,成立了普通科和专门科。“普通训练为期两年或三年;专门训练之期限视其门类之性质而定,亦约两年或两年以上。前者重综合的观察;后者重专精的预备。”谁知,张彭春的这一设计不受欢迎,不少学生入学后又纷纷退学。1926年继任教务长梅贻琦撤科设系,把大学部改为四年一贯制的大学。当时设立了17个系,其中11个系能开出课程。

在曹云祥校长去职以后,清华的校长人选一再更动,直到1931年底梅贻琦长校才稳定下来。这一期间,较为重要的是罗家伦校长,其贡献我们已在《尴尬的首任清华大学校长——罗家伦》一文做了介绍,在此不再重复。罗家伦去职以后,原任中央政治学校副教务主任的吴南轩继任清华大学校长。吴南轩锐意执行中央政府的大学规程,不承认清华自20年代中期以来形成的教授治校制度,与教授会发生了激烈的冲突,最后不得不辞职而去。梅贻琦是1909年的直接留美生,1915年返校任教,1926年任教务长,吴宓辞去国学研究院主任时由他兼任,在20年代中期的教育行政事务中显示出卓越的才能,得到了校内冉冉上升的少壮派教授的拥戴。1928年罗家伦任校长时,梅贻琦被派往美国担任驻美监督。1931年10月,梅贻琦被国民政府任命为清华大学校长。梅贻琦那时还不是国民党党员,没有任何政治背景。他的最大长处是与清华历史渊源很久,自觉认同清华的自由主义传统,尊重教授会、评议会的权力,因而能够得到各方面的拥护。自此长期持续的校长风波结束。梅贻琦专心办学,在前任多位校长奠定的良好基础上把清华大学推向黄金时代。

30年代清华大学名师云集,教学严格,声誉日隆。这一时期在教学方针上值得一提的是1933年教授会经过热烈讨论确定的“大一共同科目”、“文理法三院大一不分院系”。这是清华通才教育传统发展的一个重要阶段。其用意是加强学生的基础。学校主张通才教育的一批教授还经常劝三、四年级的学生多选外系的课程。文理法三院大一不分院系,全部上公共基础课,二年级时依自己的志愿和一年级的课程成绩“入系”。各系的门坎都不好过,如算学系、物理系、化学系都曾规定,学生的微积分或普通物理、普通化学的全年成绩不及中等(70或75分)者,不得相应地入算学系、或物理系、或化学系。中国文学系规定,大一国文在超上中等者,始能入该系。当时校方提倡一种“重质不重量”的方针,一旦发现学生不适于学习本系的课程时,系方就会劝他转系。严格的训练、频繁的考试、很高的淘汰率是清华30年代教学方面的一大特点。就其长处而言,学生的基础扎实,训练有素;就其缺点而言,学生缺乏自我探索、自我发展的时间,难以出特殊人才。

虽然今天海峡两岸的清华大学均以工科见长,但在清华的历史上,文理科的发展在先,工科的起步较晚。自改办大学后,清华大学的工科只有土木工程系。1932年才添设机械工程系、电机工程系,连同原有的土木工程系合组为工学院。初建时,由梅贻琦校长兼任院长,翌年由顾毓琇任院长。由于清华设备充足、人才济济,因而工学院发展很快。后来在西南联大只有清华有工学院,可谓一枝独秀。在全国范围内,清华的工学院也是很强的。

清华自改办大学以来,一直在提倡学术研究。如1927年物理系刚刚开办时,叶企孙在《清华物理系发展之计划》中就提出:“大学校的灵魂在研究学术。教学生不过是一部分的事。物理系的目的就重在研究方面。所以我们请教授时,必拣选研究上已有成绩,而且能继续做研究的人;是否有教书经验,还是第二个问题。…… 所以我们课程方针及训练方针:是要学生想得透;是要学生对于工具方面预备得根底很好;是要学生逐渐的同我们一同想,一同做;是要学生个个有自动研究的能力;个个在物理学里边有一种专门的范围;在他的专门范围内,他应该比先生还懂得多,想得透;倘然不如此,科学如何能进步?”罗家伦校长在推进清华研究事业的进展方面也做了不少工作。梅贻琦校长认为:“凡一大学之使命有二:一曰学生之训练,一曰学术之研究。清华为完成此使命,故其发展之途径不徒限于有效之教学,且当致力于研究事业之提倡。此在学术落后之吾国,盖为更不可缓之工作。”清华在研究事业方面的进展主要有:(1)1929年设研究院,1930年起开始招收研究生;(2)1934年设立农业研究所,分虫害与病害两组;(3)进行航空工程研究;(4)增加创办学术刊物等等。

30年代的清华园内生活安定舒适,而墙外却一点也不平静。农村经济趋于残破,更重要的是清华地处华北这块中日关系的紧张地带,不可能不感受到中日战争威胁的时代气氛。1931年九一八事变的消息传来,清华园里顿时沸腾起来,指责张学良不抵抗的声浪一浪高过一浪。1935年的一二•九运动,清华学生在北平扮演了一个很重要的角色,众所周知的“华北之大,已经安放下一张平静的书桌了”就是清华学生喊出来的。

抗战开始后,清华大学南迁,与北京大学、南开大学组成长沙临时大学;后因战争逼近长沙,1938年2月又迁往昆明,组成西南联合大学。长沙临大、西南联大实行的都是常委会制,由三校校长梅贻琦、蒋梦麟、张伯苓组成常委会。三个常委之中,张伯苓常年在重庆做国民参议会副议长,蒋梦麟初期参与临大、联大的筹建工作,以后虽然不时飞往昆明,但极力避免过问校事。学校的日常工作由三位校长中最年轻的梅贻琦负责。联大初期清华、北大、南开三校的教师学生投入大约是5:4:1。西南联大的校务会议作用大致相当于清华的评议会,也就是说这是清华教授治校在西南联大的体现。除了参加联大以外,清华还有自己的五个特种研究所,即在抗战前已经设立的农业研究所(1938年增加了植物生理学组)、航空研究所、无线电研究所,抗战后设立的国情普查研究所、金属学研究所。这五个研究所实际上是七个单位(农业研究所的三个组之间财务、人员相互独立),有60多个研究人员。统一由特种委员会主席叶企孙负责。这些研究所在抗战时期的艰难条件下克服种种困难,在学术上取得不少收获。也是清华大学重视研究工作的一个表现。抗战时期清华大学还举行了两届留美公费生考试,连同抗战前的四届,共举办了六届留美公费生考试。这是清华传统工作的延续。虽说留美公费生考试是面向全国的,但是录取的学生大约百分之四十以上是清华的应届毕业生或青年教师。

抗战胜利后,清华复员北上,1946年10月在故址北平清华园开学。抗战期间,清华园被日军占领,建筑、图书、设备遭到严重破坏。1947年4月在校庆时的《清华周刊》上,褚士荃先生写道:“复员以来,大厦依旧,而内部之破损,实七七事变前曾在清华之人,不能想象。欲恢复原有之设备,恐非短时期内所能达到,罔论增益。而同学人数则已超出二千,一二年内即达三千。因之今日清华同学人数,已倍于清华所能容纳之量。宿舍拥挤,教室不敷分配,实验更成问题,举凡生活与受教,在在感到不满,此乃事实,无可讳言。”梅贻琦校长也看到这一问题,他说:“盖我校既因容量之关系,学生人数,终须加以限制,则毋宁多重质而少重量,舍其广而求其深。”这一时期尽管困难重重,清华还是添设了一些院系,比较重要者为在农业研究所的基础上成立农学院及成立建筑工程系等。由于内战爆发,物价飞涨,师生们的生活条件急剧恶化。以学生为例,由于公费不足,营养不良,1947年参加体重测量及营养检验的不到1000人中,不合格者共343人,占全校同学人数的五分之一。其中患肺结核者104人(内含女同学9人),体重过轻者88人(内含女同学6人),营养指数在百分之九十以下者151人。比起抗战前清华园生活的舒适安定,学术的繁荣进步,真是不可以道里计了!

1952年院系调整,清华的文理法三院被调到北京大学,清华成为一所多科性的工业大学。许多校友为之惋惜。本书叙述的是老清华时期的人物,这篇提供背景的校史概说亦应在惋惜声中结束了!

(原载《文史精华》1998年第11期)

来源:爱思想

读者推荐
基本情况介绍
【DrP看時事】世代對決的美國超級盃
美國是個奇怪的國家,Football這個字在全世界都代表足球,但只有在這裡代表美國人最狂熱的美式足球。每年二月第一個禮拜天是Super Bowl Sunday,美式足球超級盃開打,代表著絕大多數的美國人都癱在沙發上、一手拿啤酒一手拿Nachos(或其他垃圾食物)來聚集看球賽。
今年的超級盃是第一次在疫情底下開打,即便美國疫情吃緊,遇到超級盃還是會自動轉彎。一方面今年的主場地位於對抗疫相對有彈性的佛州,另一方面,主辦單位也規劃將能容納超過65,000人的場地,只填個三分之一滿(約22,000人),又將其中7500個座位挪給已經施打過疫苗的防疫人員,其他14,500個座位才給購票的粉絲。主辦單位雖說要求購票粉絲必須簽下自己身體健康無症狀的聲明,但也表示若因為球賽而導致確缘漠嫞瑒t一概自行負責。根據Sporting News的報導,今年一張票價$6500起跳,最貴的還被喊到$336,000美金(一張票超過940萬新台幣,這就是美國人疫情下的樸實無華),足足是去年票價的20倍左右。除此以外,不同於以往都是啤酒廣告置入,今年則改疫苗宣導廣告(一邊叫大家打疫苗,一邊又請大家來聚集看賽,中間的衝突與矛盾就是美國人的抗疫路線)。
正所謂去年選舉代表著世代之爭,今年的超級盃也延續這個以年紀作為分水嶺的路線:
🏈Kansas City Chief堪薩斯酋長隊在去年打敗舊金山天龍國49ers摘下超級盃冠軍。新興的四分衛quarterback是目前身價不停上漲,年紀僅25歲的Patrick Mahomes。報導指出,在Patrick Mahomes進隊之前,酋長隊打進了三個AFC球賽,兩個超級盃,拿下一個Lombardi Trophy。在他進隊後的短短三年,就帶領酋長隊再次拿下三個AFC球賽,兩個超級盃(包括禮拜天要打的那一個),和一個Lombardi Trophy。換言之,人家球隊58年歷史的戰功,他只花3年便輕鬆超越,前途無可限量,說他帶酋長隊進入黃金歲月也不太為過。
🏈Tampa Bay Buccaneers在過去這二十年來完全沉寂(沉寂到很多時候輸個不停,一直創造新的狂輸紀錄),今年打進超級盃全拜Tom Brady所賜。他在過去20年都在替New England Patriots賣命,替其隊拿下六個世界盃總冠軍(阿這對今年少了Brady就完全沒上榜)。除了他帥到不行之外,也娶了超級名模老婆Gisele Bündchen,對自身的飲食非常嚴格,包括全有機的蔬果、堅果、豆類,無施打賀爾蒙的肉類、活捉而非養殖的海鮮等,更杜絕酒精、咖啡因、味精、人工添加物、糖等(謎之聲:天龍國出生的Tom Brady就是不一樣,你可以把一個人挪到天龍國以外的地方,卻不可能把天龍國從這個人的心中移除)。43歲的Tom Brady是美式足球過去十幾年來的風雲人物,好比籃球界的LeBron James或是網球界的Roger Federer,年齡在他們身上彷彿找不到任何痕跡,逆齡對他們來說,不是眼角除個細紋還是打個玻尿酸,而是不論幾歲,永遠有辦法一再的打趴那些年紀比他們小一輪的對手。
有人說,這是新舊明星四分衛的戰爭,究竟薑是老的辣,還是年輕就是本錢,恐怕得等星期天,才會見真章了!
你有看過美國超級盃嗎?又希望哪一隊贏呢?來留言告訴我吧!
PS…今年超級盃的中場秀由威肯Weeknd演出,雖說我覺得要超越去年的JLo和Shakira雙姬歌舞秀實在有點難,但據說他為了這場秀已經自掏腰包砸下$700萬美金,估計他也會表演許多膾炙人口的經典,包括I Feel It Coming、Earned It、Can’t Feel My Face等等。說實話,我個人永遠覺得中場秀Half Time Show比真正的球賽更值得一看XD。
PPS…圖片來自Daily Mail,主圖直接把Tom Brady 跟Patrick Mahomes的世代之爭比喻作星際大戰裡面的尤達大師和尤達寶寶之戰。
PPSS...其實Tom Brady是川粉,曾經被川普公開點名炫耀友誼,甚至一度考慮過加入政治。但後來被老婆禁聲,不許他繼續發表政治言論,連Patriots去白宮的時候都找藉口推辭不去,可見名模太座的力量大!
延伸閱讀:
🏈美國人的聊天文化:bit.ly/3cEVKTu
🏈《美國女子學》熱賣中:reurl.cc/OqpRnA
🏈文章同步發表於部落格:bit.ly/3oHI6S9
#一篇文章教你看懂今年的SuperBowl #美國文化 #超級盃 #Superbowl #TomBrady #patrickmahomes #新舊四分衛之爭 #DrP看時事 #美式足球
常吃2物,多做2事,或许血管不会总是轻易"堵塞"



正因为血管的存在,血液才能流淌在身体各个器官,从而为其输送营养和氧气,所以想要拥有良好的身体,健康的血管是基础。

随着年龄的增加,人体的血管壁弹性在逐渐减弱,管腔也由此变得狭窄,这样一来,血液的粘稠度有所增高,从而使血流速度减慢,进而导致心血管疾病的发生。

因此,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需要通过一些辅助的措施来疏通血管。

其实主要就是多做2件事多吃2物,才能避免心血管疾病到来。



疏通血管吃什么?

西红柿

提到西红柿大家都很熟悉,这是日常生活中最常见的食品之一,它的口感酸甜得到了很多人的喜欢。

要说到西红柿对人体的好处,除了含有的维生素c具有抗氧化性,可以起到延缓血管衰老的作用之外,这种水果中含有的苹果酸柠檬酸以及其他有机酸,能够帮我们增强血管的弹性,并且促进血栓溶解,降低血清胆固醇。


洋葱

作为一种老少皆宜的食物,洋葱不仅有促消化,改善便秘,提高人体免疫力的功效,其中含有的前列腺素a以及烯丙基二硫化合物和少量的硫氨基酸,都对人体有好处。

因为前列腺素微不仅能扩张血管,还有降低血脂的功能,而后面提到的两种,都可预防动脉粥样硬化。

建议大家平日里多吃些洋葱,或者和大蒜搭配着一起吃,原因是大蒜里面含有黄酮类化合物,可以起到疏通血管的功效。



二.疏通血管做什么?

1.多散步

散步可以说是最简单直接的运动方式了,表面上来看散步并没有过多的用处。

但对于老年人而言,这种强度不太大的运动,可以循序渐进地刺激人的新陈代谢,由此一来,血管中的垃圾毒素便能被排泄出去,进而达到养护血管的效果。

当然,如果身体素质还行的话,也可以适当地慢跑,有助于维持血管壁上内皮细胞的活力。

2.多喝水

常喝水不光能稀释血液粘稠度,还可以加速血脂代谢及清除。

喝水也需要掌握正确的方法,例如在早晨起床后喝一杯温开水,便能弥补水分缺失的问题,在这种情况下,肾脏和肝脏共同作用,才能把血管中的垃圾毒素排出体外。

另外,就算不口渴也要喝水,最好每隔一到两小时喝两百毫升的温水。
综上所述,心血管疾病的发病率越来越高,主要和人们的饮食习惯有关系,特别是年轻人平日里总爱吃油腻的食物,更容易导致血管堵塞。

建议平时多吃上文中提到的西红柿,洋葱以及经常喝水和多运动,才能在一定程度上降低心血管疾病的中招几率。
中国父母美国小祖宗的鸡毛蒜皮


妈:你去送小祖宗上学,我在家给小祖宗做好吃的

爸:我们同仇敌忾,一致对外哈哈哈哈
关于台湾形势 2/04/2021 19:17
赵少康啊?
川普在佛州成立「前总统办公室」 发出第1封声明(组图) [复制链接]

ace







川普25日在佛州棕榈滩设立了一个「前总统办公室」,并发出首份声明。(取材自推特)





「国会山庄报」报导,前总统川普25日在佛州棕榈滩设立了一个「前总统办公室」,作为川普未来公开露面和发表声明的平台。

报导称,据「前总统办公室」发布的新闻稿称,这个办公室将管理川普的信件、公开声明、露面和官方活动。

新闻稿还称:「川普总统一直且永远是美国人民的捍卫者(champion)。」

报导指,这个办公室的称谓或许会引发外界有关「川普可能不会在2024年再次竞选总统」的猜测,但他和他的顾问们并未就此发表正式评论。

川普自从离开白宫后,一直保持沉默。他的推特及其他主流社群平台帐号仍被封锁。



川普卸任后移居佛州。(美联社数据照片)
第46任总统拜登就职演说:美国将重回世界(英汉对照) [复制链接]


编者按:2021年1月20日,拜登宣誓就任第46任美国总统并发表就职演说。这里给读者朋友呈上英语原文以及本人译文,因为时间紧张,缺点错误在所难免,请多批评指正。只想读中文的读者可以跳过英文原文。


拜登就职演说

首席大法官罗伯茨、副总统哈里斯、议长佩洛西、国会领袖舒默、国会领袖麦康奈尔、副总统彭斯,以及尊敬的客人们,我的美国同胞们,今天是美国的节日。这是民主的节日,是历史和希望的节日,是复兴和决心的节日。历经数个世纪的严峻考验后,美国又面临着新的危机,但美国已经做好准备奋起去迎接这些挑战。今天我们庆祝胜利,但这不是一个候选人的胜利,而是一项事业的胜利,即民主事业的胜利。人民的声音被倾听,人民的意志被尊重。



(拜登宣誓就职)



我们再次确信,民主是珍贵的,也是脆弱的。而此时此刻,我的朋友们,民主已经胜利了。(掌声)

因此,就在几天前,暴力还试图动摇国会大厦的根基,但现在,在这片神圣的土地上,我们作为上帝之下的一个国家团结在一起,不可分割,要像两个多世纪以来我们所做的那样,进行权力的和平交接。当我们以我们独特的美国方式展望未来时,躁动、大胆、乐观,我们了解国家未来的方向,我们必须成为我们所想要的国家。

我感谢两党前辈们出席今天的就职典礼。我从心底里感谢他们。(掌声)而且我知道--(掌声)而且我知道我们宪法的韧性和我们国家的力量,就像我昨晚与之交谈的卡特总统一样,他今天不能与我们在一起,但我们为他一生为国家的卓越服务向他致敬。

Chief Justice Roberts, Vice President Harris, Speaker Pelosi, Leader Schumer, Leader McConnell, Vice President Pence, and my distinguished guests, my fellow Americans, this is America's day. This is democracy's day, a day of history and hope, of renewal and resolve. Through a crucible for the ages, America has been tested anew. And America has risen to the challenge. Today we celebrate the triumph, not of a candidate, but of a cause, the cause of democracy. The people, the will of the people, has been heard, and the will of the people has been heeded.

We've learned again that democracy is precious. Democracy is fragile. And at this hour, my friends, democracy has prevailed. (Applause)

So now, on this hallowed ground, where just a few days ago violence sought to shake the Capitol's very foundation, we come together as one nation under God, indivisible, to carry out the peaceful transfer of power as we have for more than two centuries. As we look ahead in our uniquely American way, restless, bold, optimistic, and set our sights on the nation we know we can be and we must be.





I thank my predecessors of both parties for their presence here today. I thank them from the bottom of my heart. (applause) And I know -- (applause) And I know the resilience of our constitution and the strength, the strength of our nation, as does President Carter who I spoke with last night, who cannot be with us today, but whom we salute for his lifetime in service.

我刚刚宣读了美国爱国者们以前所做的神圣誓言,是乔治-华盛顿首先宣读的这一誓言。但美国的故事并不取决于我们中的任何一个人 也不取决于我们中的某些人 而是取决于我们所有人,取决于我们这些努力建设一个更完美国家的人。这是一个伟大的国家,我们也是善良的美国人民。几个世纪以来,经历了风风雨雨,在和平与战争中,我们筚路蓝缕,砥砺前行,但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我们将以速度和紧迫感向前推进,因为在这个充满危险和重大可能性的冬天,我们有很多事情要做。有很多事情需要修复,有很多事情需要恢复,有很多事情需要医治,有很多事情需要建设,有很多事情需要收获。在我们国家的历史上,这是一个最具挑战性的时代,从来没有一个时代更充满挑战和困难。




I've just taken the sacred oath each of those patriots have taken. The oath first sworn by George Washington. But the American story depends not on any one of us, not on some of us, but on all of us, on we the people, who seek a more perfect union. This is a great nation. We are good people. And over the centuries, through storm and strife, in peace and in war, we've come so far, but we still have far to go.

We'll press forward with speed and urgency, for we have much to do in this winter of peril and significant possibilities. Much to repair, much to restore, much to heal, much to build, and much to gain. Few people in our nation's history have been more challenged or found a time more challenging or difficult than the time we're in now.

Once in a century virus that silently stalks the country. It's taken as many lives in one year as America lost in all of World War II. Millions of jobs have been lost, hundreds of thousands of
businesses closed, a cry for racial justice some 400 years in the making moves us. The dream of justice for all will be deferred no longer. (Applause)

A cry for survival comes from planet itself. A cry that can't be any more desperate or any more clear, and now a rise of political extremism, white supremacy, domestic terrorism that we must confront and we will defeat. (Applause)

百年一遇的病毒,悄无声息地袭击着这个国家。它在一年内夺走的生命总数,相当于美国在二战中失去的所有生命。数以百万计的工作岗位消失了,数十万的企业倒闭了,约400年以来一直存在的关于种族正义的呼声让我们感动。人人享有正义,这一梦想将不再被推迟。(掌声)

求生的呼声来自于地球本身。这种呼声再绝望、再清晰不过了,现在政治极端主义、白人至上主义、国内恐怖主义兴起,我们必须面对,我们将打败它们。(掌声)

为了克服这些挑战,为了恢复美国的灵魂和确保美国的未来,需要的远不止是言语。它需要民主制度中最难以捉摸的东西,也就是团结。在另外一个一月份,即1863年的元旦,林肯签署了解放宣言。当他落笔时,他说:"如果我的名字被载入史册, 那将是这个法案,我的整个灵魂都在其中。"

"我的整个灵魂都在其中。" 今天, 我的整个灵魂是在这里:美国必须团结一致, 团结我们的人民, 团结我们的国家。我请求每一个美国人和我一起加入这个事业。(掌声)





To overcome these challenges, to restore the soul and secure the future of America, requires so much more than words. It requires the most elusive of all things in a democracy, unity. Unity. In another January, on New Year's Day in 1863, Abraham Lincoln signed the emancipation proclamation. When he put pen to paper, the president said, and I quote, "if my name ever goes down into history, it'll be for this act, and my whole soul is in it."

"My whole soul is in it." Today, on this January day, my whole soul is in this: bringing America together, uniting our people, uniting our nation. And I ask every American to join me in this cause. (Applause)

Uniting to fight the foes we face, anger, resentment and hatred, extremism, lawlessness, violence, disease, joblessness and hopelessness. With unity, we can do great things, important things.



We can right wrongs. We can put people to work in good jobs. We can teach our children in safe schools. We can overcome the deadly virus. We can reward -- reward work and rebuild the middle class and make health care secure for all. We can deliver racial justice and we can make America once again the leading force for good in the world.




团结起来打击我们所面临的敌人:愤怒、怨恨和仇恨、极端主义、无法无天、暴力、疾病、失业和绝望。团结起来,我们可以去完成伟大的事情,重要的事情。

我们可以纠正错误。我们可以让人们找到好工作。我们可以在安全的学校里让孩子接受教育,我们可以征服致命的病毒,我们可以奖励工作和重建中产阶级,并使所有人的医疗得到保障。我们可以实现种族公正,我们可以使美国再次成为世界上的领导性的正义力量。

我知道,如今在一些人看来,谈论团结可能听起来像一个愚蠢的幻想。我知道,分裂我们的力量是强大的,是真实存在的。但我也知道,这些力量并不是今日才有。我们的历史一直是美国人的理想和严酷的丑陋现实之间的不断斗争,美国的理想是我们人人生而平等,而严酷的丑陋现实是种族主义、本土主义、恐惧、妖魔化,它们长期以来把我们撕裂。

这种斗争经久不息,胜利从来没有把握。经历了内战、大萧条、世界大战、9/11事件,经历了斗争、牺牲和挫折,向善的力量总是取得胜利。在每一个这样的时刻,我们足够的人--足够的人--走到了一起,带着我们所有人前进,我们现在也可以做到这一点。

I know speaking of unity can sound to some like a foolish fantasy these days. I know that the forces that divide us are deep and they are real. But I also know they are not new. Our history has been a constant struggle between the American ideal that we all are created equal, and the harsh ugly reality that racism, nativism, fear, demonization have long torn us apart.

The battle is perennial, and victory is never assured. Through civil war, the great depression, World War, 9/11, through struggle, sacrifices, and setbacks, our better angels have always prevailed. In each of these moments, enough of us -- enough of us -- have come together to carry all of us forward, and we can do that now.





History, faith, and reason show the way, the way of unity. We can see each other, not as adversaries, but as neighbors. We can treat each other with dignity and respect. We can join forces, stop the shouting, and lower the temperature. For without unity, there is no peace, only bitterness and fury.

No progress, only exhausting outrage. No nation, only a state of chaos. This is our historic moment of crisis and challenge, and unity is the path forward. And we must meet this moment as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If we do that, I guarantee you, we will not fail. We have never, ever, ever, ever failed in America when we've acted together.

历史、信仰和理智指明了道路,即团结的道路。我们可以不把对方看作是敌手,而是看作是邻居。我们可以用尊严和尊重来对待对方。我们可以联合起来,停止争吵,降低温度。因为没有团结,就没有和平,只有痛苦和愤怒。

没有进步,只有疲惫的愤怒。没有国家,只有混乱。这是我们面临危机和挑战的历史性时刻,而团结是前进的道路。而我们必须以美利坚合众国的身份迎接这一时刻。如果我们这样做,我向你保证,我们不会失败。当我们一起行动的时候,我们从来没有,从来没有,从来没有,在美国失败过。

所以今天,在此时此刻, 让我们重新开始,我们所有人。让我们开始再次倾听彼此的声音。

倾听彼此的声音,彼此赤诚相见,彼此尊重。政治不一定要成为一场狂热的大火,摧毁一切。每一个分歧不一定要成为全面战争的原因。我们必须拒绝这种文化,在这种文化中,事实本身被操纵,甚至被捏造。(掌声)

And so today, at this time, in this place, let's start afresh, all of us. Let's begin to listen to one another again.

Hear one another. See one another. Show respect to one another. Politics doesn't have to be a raging fire, destroying everything in its path. Every disagreement doesn't have to be a cause for total war. And we must reject the culture in which facts themselves are manipulated, and even manufactured. (Applause)





My fellow Americans, we have to be different than this. America has to be better than this, and I believe America is so much better than this. Just look around. Here we stand, in the shadow of the Capitol dome, as it was mentioned earlier, completed amid the civil war, when the union itself was literally hanging in the balance. Yet, we endured. We prevailed.

Here we stand, looking out on the great mall where Dr. King spoke of his dream. Here we stand where, 108 years ago at another inaugural, thousands of protesters tried to block brave women marching for the right to vote. And today, we mark the swearing of the first woman in American history elected to national office, Vice President Kamala Harris.

Don't tell me things can't change! (applause)

我的美国同胞们,我们必须截然不同。美国必须比这更好,我相信美国比这好得多。看看周围,在这里,我们站在国会大厦的穹顶之下, 正如前面提到的,大厦在内战期间建成, 当时合众国摇摇欲坠,但是我们坚韧不拔,最终我们取得了胜利。

我们站在这里,眺望马丁路德 金博士演讲他梦想的所在商场。我们站在这里,108年前,在另一次就职典礼上,成千上万的抗议者试图阻止勇敢的妇女为投票权而游行。今天,美国历史上第一位女性出任美国公职,当选为副总统,她就是卡马拉・哈里斯。

不要告诉我我们不能做出改变!(掌声)

我们站在这里,在波托马克河的对面,远眺阿灵顿公墓, 在那里,英雄们鞠躬尽瘁,肝脑涂地, 永远的安息于此。我们站在这里,就在几天前,一群叛乱的暴徒以为他们可以用暴力来压制人民的意志,阻止我们的民主工作,把我们从这片神圣的土地上赶走,但他们的企图落空了,这永远不会发生。今天不会,明天不会,永远不会。

永远不会(欢呼和鼓掌)。对于所有支持我们竞选的人 我为你们对我们的信任而备感谦卑。对于所有不支持我们的人,我想说的是:在我们前进的过程中,请倾听我的心声,观察我的言行。





Here we stand, across the Potomac, from Arlington Cemetary, where heroes who gave the last full measure of devotion, rest in eternal peace. And here we stand, just days after a riotous mob thought they could use violence to silence the will of the people, to stop the work of our democracy, to drive us from this sacred ground. It did not happen. It will never happen. Not today. Not tomorrow. Not ever.

Not ever. (Cheers and applause) To all those who supported our campaign, I'm humbled by the faith you've placed in us. To all of those who did not support us, let me say this. Hear me out as we move forward. Take a measure of me and my heart.

If you still disagree, so be it. That's democracy. That's America. The right to dissent peaceably. Within the guardrails of our republic, it's perhaps this nation's greatest strength. Yet hear me clearly, disagreement must not lead to disunion. And I pledge this to you, I will be a president for all Americans, all Americans. (Applause)

And I promise you, I will fight as hard for those who did not support me as for those who did. (Applause) Many centuries ago, St. Augustin, a saint in my church, wrote that a people was a multitude defined by the common objects of their love. Defined by the common objects of their love. What are the common objects we as Americans love, that define us as Americans?

如果你们还是持不同观点,没有关系,这就是民主。这就是美国 人和平地提出异议的权利。在我们共和国的历史上,这也许是这个国家最强大的力量。但请听我说,不同意见不能导致分裂,我向你们保证,我将成为一个所有美国人的总统,所有美国人的总统。(掌声)

我向你们承诺,我将为那些不支持我的人和支持我的人一样努力奋斗。(掌声) 许多世纪前,圣奥古斯丁,一位在我所在教堂里的圣徒,写道,一个民族是一个由他们共同热爱的对象所定义的群体。什么是我们作为美国人所热爱的共同对象,能够定义我们美国人?

我想我们知道答案。那就是机会,安全,自由,尊严,尊重,荣誉,还有,是的,真理。最近几周和几个月给我们上了痛苦的一课。世界上有真相也有谎言,为了权力和利益而说的谎言。

作为公民,作为美国人,特别是作为领导人,作为承诺尊重我们的宪法和保护我们国家的领导人,我们每个人都有义务和责任去捍卫真理,打败谎言。(掌声)




I think we know. Opportunity, security, liberty, dignity, respect, honor and, yes, the truth. (Applause) The recent weeks and months have taught us a painful lesson. There is truth and there are lies, lies told for power and for profit.

And each of us has a duty and a responsibility as citizens, as Americans, and especially as leaders, leaders who have pledged to honor our Constitution and protect our nation, to defend the truth and defeat the lies. (Applause)

Look -- (Applause) -- I understand that many of my fellow Americans view the future with fear and trepidation. I understand they worry about their jobs. I understand like my dad, they lay in bed wondering, can I keep my health care, can I pay my mortgage. Thinking about their families, about what comes next. I promise you, I get it.

But the answer is not to turn inward, to retreat into competing factions, distrusting those who don't look like -- look like you or worship the way you do or don't get their news from the same source as you do. We must end this uncivil war that pits red against blue, rural versus -- rural versus urban, conservative versus liberal. We can do this if we open our souls instead of hardening our hearts.

听着 -- -- (掌声) -- -- 我理解,我的许多美国同胞对未来充满恐惧和忧虑。我知道他们担心他们的工作。我明白像我父亲一样,他们躺在床上想,我如何保有我的医疗保健,如何支付我的抵押贷款,记挂他们的家庭,担心接下来的事情。我向你保证,我理解你们。

但答案不是倒退,退化为互相竞争的不同派别,不信任别人,只因为他们看起来和你不同,或者因为信仰不同,或者因为他们获取信息的来源与你不同。我们必须结束这种将红与蓝、农村与城市、保守与自由主义对立起来的不文明争执。如果我们敞开我们的灵魂,我们可以做到这一点,而不是让我们的心灵变得更加冷酷。





如果我们表现出一点宽容和谦逊,如果我们愿意站在别人的立场上 -- -- 就像我妈妈说的那样 -- -- 站在他们的立场上,哪怕就一会。因为生活就是这样:命运会给你什么机遇,是无法解释的。

有些时候,你需要别人援手帮你。也有一些时候,当我们需要去伸出援手帮助别人。事情就是这样,我们需要互帮互助。

If we show a little tolerance and humility, and if we are willing to stand in the other person's shoes -- as my mom would say -- just for a moment, stand in their shoes. Because here's the thing about life: there's no accounting for what fate will deal you.

Some days, when you need a hand. There are other days when we're called to lend a hand. That's how it has to be. That's what we do for one another.

And if we are this way, our country will be stronger, more prosperous, more ready for the future. And we can still disagree. My fellow Americans, in the work ahead of us, we're going to need each other. We need all our strength to preserve -- to persevere through this dark winter. We're entering what may be the toughest and deadliest period of the virus.

如果我们这样做了,我们的国家就会更加强大,更加繁荣,更好的拥抱未来,虽然我们仍然可以有不同意见。我的美国同胞们,在我们下面的工作中,我们将需要彼此。我们需要我们所有的力量来维护 -- -- 来坚持度过这个黑暗的冬天,我们正在进入病毒所导致的可能是最艰难和最致命的时期。

我们必须把政治放在一边,并最终作为一个国家团结起来面对这一流行病。我向你们保证。正如《圣经》所言 "哭吧,你们可以忍耐一夜,但喜乐会在早晨降临" 。我们会一起度过难关的, 你看,同胞们,所有我的为你们服务的同事,即众议院和参议院的同事都在这里, 我们都知道,世界正在注视我们, 注视着我们所有人。因此,对于美国之外的国家,我想传达如下信息:

We must set aside politics and finally face this pandemic as one nation, one nation. And I promise you this. As the Bible says, "weep, ye may endure for a night, but joy cometh in the morning." We will get through this together. Together. Look, folks, all my colleagues that I served with in the house and the senate up here, we all understand, the world is watching, watching all of us today. So here's my message to those beyond our borders.





America has been tested, and we've come out stronger for it. We will repair our alliances and engage with the world once again. Not to meet yesterday's challenges, but today's and tomorrow's challenges. (Applause)

美国已经经受了考验, 我们现在凤凰涅槃,更加强大。我们将修复和我们盟国的关系,再次重回世界。不仅是为了应对昨天的挑战,而是为了应对今天和明天的挑战。(掌声)

我们不仅要以我们的力量来作为榜样去领导世界,而且要以我们作为榜样的力量来领导。(掌声) 我们将成为和平、进步和安全方面的值得信赖的强大伙伴。

听着,你们都知道,我们在这个国家经历了千辛万苦。在我成为总统后的第一件事,我想请你们和我一起默默祈祷,以铭记所有那些在过去一年中因疫情而丧生的人,那些40万美国同胞--父母、丈夫、妻子、儿子、女儿、朋友、邻居和同事。我们将通过成为我们知道我们可以而且应该成为的人民和国家来纪念他们。

And we'll lead not merely by the example of our power, but by the power of our example. (Applause) We'll be a strong and trusted partner for peace, progress, and security.

Look, you all know, we've been through so much in this nation. In my first act as president, I'd like to ask you to join me in a moment of silent prayer to remember all those who we lost in this past year to the pandemic, those 400,000 fellow Americans -- moms, dads, husbands, wives, sons, daughters, friends, neighbors, and co-workers. We'll honor them by becoming the people and the nation we know we can and should be.

So, I ask you, let's say a silent prayer for those who have lost their lives and those left behind and for our country.

(MOMENT OF SILENCE)




Amen. Folks, this is a time of testing. We face an attack on our democracy and on truth. A raging virus, growing inequity, the sting of systemic racism, a climate in crisis. America's role in the world. Any one of these would be enough to challenge us in profound ways. But the fact is, we face them all at once. Presenting this nation with one of the gravest responsibilities we've had. Now we're going to be tested.

所以,我请求你们,让我们为那些失去生命的人和他们的家属,为我们的国家默默祈祷。

(默哀时刻)

阿门。伙计们,这是一个考验的时刻。我们面临着对我们的民主和真理的攻击。肆虐的病毒,日益增长的不平等,系统性种族主义的侵袭,处于危机中的气候,美国在世界上的作用...... 其中任何一个都足以对我们提出深刻的挑战。但事实是,我们同时面对所有这些问题,给这个国家带来了我们最严重的挑战。现在我们即将面临考验。

我们要站出来吗,我们所有人?是时候拿出勇气了,因为有很多事情要做,确实是这样。我向你保证,后世通过我们如何解决我们这个时代的这些层出不穷的危机来评判我们。问题是,我们是否会迎难而上?我们会克服这个罕见的困难时刻吗?

Are we going to step up, all of us? It's time for boldness, for there is so much to do. And this is certain. I promise you, we will be judged, you and I, by how we resolve these cascading crises of our era. We will rise to the occasion, is the question. Will we master this rare and difficult hour?

Will we meet our obligations, and pass along a new and better world to our children? I believe we must. I'm sure you do as well. I believe we will. And when we do, we'll write the next great chapter in the history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the American story, a story that might sound something like a song that means a lot to me. It's called "American Anthem." And there's one verse that stands out, at least for me.

我们会履行我们的义务,把一个新的更美好的世界传给我们的孩子吗?我相信我们必须这样做。我相信你也是这样想的。我相信我们会的 而当我们这样做,我们将在美国的历史上写下下一个伟大的篇章,这就是美国的故事,这个故事,可能听起来像一首歌,这对我来说意义非凡,这首歌叫 "美国国歌"。其中有一段歌词让人印象深刻,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





And it goes like this: "The work and prayers of centuries have brought us to this day. What shall be our legacy? What will our children say? Let me know in my heart when my days are through. America, America, I gave my best to you." Let's add. Let's, us, add our own work and prayers to the unfolding story of our great nation.

If we do this, then when our days are through, our children and our children's children will say of us, they gave their best, they did their duty, they healed a broken land. My fellow Americans, I close the day where I began, with a sacred oath before God and all of you. I give you my word, I will always level with you. I will defend the Constitution. I'll defend our democracy. I'll defend America.

它是这样说的:"几个世纪的努力和祈祷让我们走到了今天。我们的遗产是什么?我们的孩子会说什么?当我的生命结束时,我会心里有数。美国,美国,我把我最好的东西奉献给了你。" 让我们,我们,把自己的工作和祈祷加入到我们这个伟大国家所展开的故事中去。

如果我们这样做,那么当我们的生命结束时,我们的孩子和我们孩子的孩子会说我们,他们尽了最大的努力,他们尽了他们的责任,他们治愈了一片破碎的土地。

我的美国同胞们,我在上帝和你们所有人面前 发出神圣的誓言。我向你们保证,我将永远与你们开诚布公,实话实话。我将捍卫宪法,我将捍卫我们的民主,我将捍卫美国。

我会为你们竭尽全力,我所做的一切都为你们服务,不是考虑权力而是考虑为你们创造各种可能性,不是考虑个人恩怨而是考虑公共利益。我们将共同谱写一个美国的故事:充满希望,而不是恐惧,团结而非分裂,光明而非黑暗, 一个关于体面和尊严,爱和治愈,伟大和善良的故事。

And I'll give all, all of you, keep everything you -- I do in your service, thinking not of power but of possibilities, not of personal injuries but the public good. And together we shall write an American story of hope, not fear. Of unity, not division. Of light, not darkness. A story of decency and dignity, love and healing, greatness and goodness.





May this be the story that guides us, the story that inspires us, and the story that tells ages yet to come that we answered the call of history, we met the moment. Democracy and hope, truth and justice, did not die on our watch, but thrived, that America secured liberty at home and stood once again as a beacon to the world. That is what we owe our forebears, one another, and generations to follow.

So, with purpose and resolve, we turn to those tasked of our time, sustained by faith, driven by conviction, and devoted to one another and the country we love with all our hearts. May God bless America and may God protect our troops. Thank you, America.

愿这个故事能够指导我们,激励我们,告诉后世,我们响应了历史的号召,我们迎接了这一时刻。民主和希望、真理和正义没有在我们的眼皮底下消亡,而是蓬勃发展,美国在国内确保了自由,并再次成为世界的灯塔。这就是我们对我们的祖先、彼此和后代所进行的承诺。

因此,我们目标明确,充满决心,和那些肩负时代使命的人们一起努力,以信仰为支撑,以信念为动力,全心全意地奉献给彼此和我们所爱的国家。愿上帝保佑美国。
1/19/2021 18:45
我的追憶專欄(34)我在美國所經歷過的四位總統
李家同
我去美國的那一年是1962年,當時的總統是甘迺迪。我拿到碩士以後,就在一家電子公司做事,有一天上午,部門的秘書走進來,向大家宣布,甘迺迪總統已經遇刺而去世了。可以想見的是,整個公司所受到的震驚。那時候公司有一個規矩,10:30是所有員工去餐廳喝咖啡的時間,那一天,餐廳裡鴉雀無聲,大家都輕聲談話,而且也都很嚴肅。
我當時住的地方沒有電視,有一位同仁家有電視,就邀請我去看有關的新聞。忽然發現刺殺甘迺迪總統的嫌疑犯被押解出監獄時又遭遇槍擊,而且在全國人民眾目睽睽之下倒地死亡。這一幕把我們看得嚇壞了,不知道是真是假。殺害嫌疑犯的人當然當場被捕,他是一個無名小卒,究竟為何做這件事,沒有人知道。不久他就病死在監獄中,奇怪也。
繼任的是詹森總統,他是南方出身,因此知道南方對黑人的種種歧視。在他的任期中,他使國會通過很多民權法案,可是他使美國陷入了越戰,也造成美國極大的分裂,全美各地都有反戰的示威。有一天,我在親戚家看到他向全美國發表電視談話,我覺得他的談話了無新意,就開車回家。在車上聽新聞,忽然發現詹森總統宣布不再競選連任,這也是震驚全美的大事。但是他之所以決定不再連任,乃是因為他如果繼續競選,即使選上,會造成美國的分裂,也會造成美國的混亂與不安。他的出發點絕對是為了國家的安定。
下一任總統是尼克森,他是相當能幹的人,但是犯了大錯,意圖掩飾共和黨偷取民主黨總部文件的事實。當時美國參議院成立調查小組,調查總統是否知情不報。有一位官階僅僅是少校的軍官,在作證時透露總統辦公桌下裝了一架錄音機,這架錄音機是甘迺迪裝的,他要想寫回憶錄時用,總統用腿輕輕碰一下就開始錄音。參議院立刻要求封鎖全部錄音帶,也雇用了人去聽錄音。過了一陣子,就聽到一段錄音,證明尼克森總統早就知道了這件事。他一直想替共和黨護航,乃是一件破壞司法的行為。總統應該維護司法的獨立,因此他這樣做是嚴重犯法的。
可是尼克森總統從來沒有受過彈劾,這是因為當時的共和黨大老高華德參議員進入白宮,告訴尼克森應該立刻辭職,不得猶豫。如果他不辭職,高華德參議員會領導整個國會,使他接受彈劾。高華德和尼克森是同一政黨,但是他德高望重,品格受到國人很高的尊敬。尼克森發現高華德參議員都如此說,他當然只好辭職下台。
像高華德這種德高望重的人,後來沒有再出現了。他顯然不會一味地想到所屬政黨的利益,在關鍵時刻,他所想到的是國家的利益。
有一天,我和我太太去百貨公司閒逛,正好走進賣電視的部門,發現所有的電視台都在報導總統告全國同胞書。有趣的是,沒有人停下來聽他的演講,反正知道他要辭職了。我和我太太也沒有聽他的演講。
尼克森的辭職沒有使國家分裂,因為尼克森始終沒有罵反對他的人,幾乎沒有什麼人強烈支持尼克森的。回想起來,如果他一直痛罵要他負責的人,也許他可以不下台。
尼克森總統辭職以後的一個星期日,繼任的福特總統宣布特赦尼克森。大家都在討論這件事,因為尼克森根本未被起訴,在法律上他是無罪的。所以到底福特特赦的是什麼罪,沒有法律專家能夠解釋這件事,這叫做未審先赦。可是美國人民實在對這些事情感到厭倦,也沒有人再挑戰福特總統了。
福特總統也很可憐,在他任內,北越大舉入侵南越,南越的軍隊兵敗如山倒,殘餘的美軍迅速撤退。可是大批當年替美國人工作的越南人處於極端危險的狀況,美國仍然有義務要救出這些人,唯一能拯救的方法就是在大使館的屋頂上停下直升機。這使得美國人眼看到自己國家戰敗,當然也不是滋味。
最後還是要提醒各位一件事,尼克森原來的副總統是阿格紐,他有很多貪汙事蹟,其實貪汙的金錢並不多,有時只有幾百元美金。但是證據確鑿,所以這位副總統辭職了事。
大家不妨看看過去的美國總統是否和現在的美國總統有不一樣的地方。
理性川粉文章:川普虽然输了 美国的天依然亮着

本帖最后由 dove 于 2021-1-9 13:53 编辑


万维博客




川普输了,天还亮着。

1月6日,在川普的支持者冲击国会的行动夭折之后,随即美国国会认证了拜登当选,川普也声明”将有序移交权力”。至此2020年美国大选,终于落下了帷幕。




对于川普的失败,很多川普的支持者感到了深深的沮丧和失望。尤其是许多华人自媒体,似乎耸立在纽约海港的自由女神像手中的火炬一夜之间突然熄灭了。从此自由民主的美国跌落到黑暗的深渊,世界也将万劫不复。

我也曾是一名川普的支持者,但我完全不同意这样看法。

首先,这次大选虽然激烈程度史无前例,但仍属于美国宪法框架内的正常的两党之争。从竞选期间总统行政权力如常,两党还共同提出一些重大的打击中共法案,交总统签署批准来看,所谓此次大选是美国走哪条道路之争,是保卫美国的国本价值观,还是走向专制社会主义之争的论点是言过其实的。

普世价值与共产专制是水火不相容的,但符合普世价值的社会模式也是多种多样的,美、欧、日、印、韩、台等等,包括北欧的高福利资本主义,甚至古代的儒家仁政王朝,都是可以彼此认同的人性人道的社会。不能说只有现在美国右派的主张才是唯一正确的,右派失败,美国就要改变颜色了。

比如说,美国主流媒体反对川普,不报道,或少报道川普的言论,并确实影响了大选。于是有人就哀叹美国新闻自由不复存在了,这显然是不必要的多虑。

因为,美国的主流媒体都是私人媒体,并非民主党的党媒,与中国的所谓”主流媒体”不可混为一谈。虽然也会受到各种势力包括极左势力的影响,但他们不可能受政府的指挥,不可轻言他们已被渗透收买。




新闻自由是就总体而言,并不是媒体不能有各自的倾向性,一些媒体不报道,另一些媒体可以报道。比如,支持川普的自媒体也基本不报道拜登的正面信息。再者,川普并非常人,而是掌握大权的总统,媒体敢于不买账,正是美国自由独立的精神的体现。至于大媒体为什么偏要与川普作对,那就需要具体分析原因了。



但重要的是,风波过后美国新闻自由,出版自由,言论自由并没有什么改变。美国民主自由精神,三权分立的制度根基依然牢固,并表现出强大的自我修复能力。

无可否认,川普政府在与中共博弈方面是有所作为的,成为制约中共最为严厉的一届政府。因此有人,特别是自由派华人担心川普下台,会不会导致美国西方对华路线改变,重回妥协绥靖的老路?

为此,首先需要客观分析一下,川普本人在与中共的激烈博弈中,到底起了怎样的作用?




其实,早在川普上台之前,奥巴马就制定了”重返亚太”和”亚太再平衡”战略。60%以上海军力量的航母、战舰、战机纷纷驶向中国周边,执行遏制威胁任务。与此同时,加强东北亚联盟和对台湾的支持。2015年又达成了孤立中共的有10国组成的”泛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TPP)等一系列举措……从政治、军事、经济多方面摆开了威胁态势。

当时中共已经感到了巨大的压力,惊呼国际形势严峻。一些中共内部的改革派乘机提出了,要借用国际压力”倒逼”深化改革的舆论。这是铁板一块的中共出现松动的良好迹象。可以设想,如果是希拉里上台继续按此战略进行,很有可能迫使中共走上结构改革,政治改革的道路。

然而,川普以一个商人上台执政,一切从生意出发,首先剑指盟友,搞砸盟友关系,莫名其妙地悍然退出TTP。将以政治、军事、经济全面施压的战略,改变为单打独斗的贸易战。经过长达两年的谈判纠缠,达成了损害中国人民利益的所谓”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中共用”买、买、买”轻松回避了”结构改革””政治改革”的巨大压力,从而得到了喘息。

作为对抗共产极权的世界领头羊,川普总统的态度常常犹豫不定。他对普京、金正恩、习近平等独裁者表现亲密,甚至肉麻吹捧。如果这只是他不按常理出牌的套路,那么他对香港、新疆事件的冷漠、对台湾的蔑视,说大陆是桌面,台湾只是笔尖。这些都表明了他内心对暴政的软弱和绥靖,或许还有点羡慕。

对待香港,新疆,台湾命运的态度是坚守美国人权核心价值的试金石。每当侵犯人权的暴行发生,国务卿蓬佩奥等总是立即严辞谴责,并针锋相对予以反制。而川普则往往是沉默暧昧不置可否,甚至还不如民主党左派人士态度鲜明,令人失望。



因此,川普任内对抗中共取得的成绩,很难说是川普的功劳。主要是奥巴马”亚太再平衡战略”的惯性作用,和美国的三权分立制度对总统的监督,制约的成果。每当国会两党一致通过对港,台,疆的制裁法案,川普总统总是犹豫拖延,直到最后一刻才似乎是被动签字,而不得不执行。

因此,川普总统在与中共的博弈中发挥了时代赋予的作用。但他也有很多的局限,还算不上什么杰出的领袖,更不是什么”天选之人”的救世主,似乎没有他,美国乃至世界的前途就一片黑暗。

至于,1月6日翻盘最后一博功败垂成的主要责任也在于川普总统自身。他没能兑现如他所说的让人无可辩驳的”大量的实锤证据“,这就没有了抗争翻盘的本钱。比如,众所期待的法兰克福服务器问题,和DOMINION舞弊计票机真相,居然没人有再提,任其流于传闻。

再者,川普不听佛林将军建议,未能采取非常措施,果断实施”紧急状态法” 一举扭转局势。他既没有袁世凯解散国会的魄力,也没有蒋介石武力政变的手段,听任机会之窗稍瞬即逝,却将希望寄托在副总统彭斯身上。

彭斯不过是国会联席会议的召集人,只能听从多数人的意见,并没有像共产党书记所谓“民主集中制”的权力,再加上实锤证据没有出现,彭斯凭什么扭转败局?可是川普却怪罪彭斯不作为,甚至责难其背叛,是非常不公道的。



无论如何,落花已逝,川普时代已经结束。至于胜选的下任总统拜登,究竟是不是如谣传的,是已被收买的政客?人们将拭目以待。不过民主党的党纲中已经删除了”一个中国”的原则,这可不是谣传。这说明民主党执政对抗中共的立场,不见得逊于共和党。中国人民需要的是”倒逼”中共结构改革,政治改革,而不是损害中国人民利益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

因此两党对华政策继续保持合作高度一致,对助推中国民主转型有利,对中国人民的福祉有利。总之,经过美国大选的风浪,世界民主化的潮流不会变。美国民主自由的灯塔也绝不会熄灭。

无需担忧,川普输了,天依然亮着。

此文与自媒体大咖,江峰,文昭,陈破空,杰森,郭文贵,大江,张林,苏小和等先生商榷。
1/04/2021 19:13
【老陳時評】:《新冠病毒周年祭》第一章訓誡書
by 陳維健

這是我在去年疫情開始時寫下的報告文學,一年過去了疫情已經蔓延到世界,病毒沒有得到有效的控制,仍然在肆虐全球危害人類。中共也在改寫疫情的歷史,此文的許多資料也從網上消失了。我在《歐洲之聲》重发此文的目的是還原當時的實景。這二個月的時間,中國究竟發生了什麽 ,是一個什麽樣的圖景,對中國,對世界都很重要。同時對疫情一周年作祭。此文去年用筆名健兒,今以實名刊出。去年名為《天怒人怨》今改為《武漢病毒周年祭》 1月2日這一天,新的一年剛剛開始,九省通衢的武漢多雲轉小雨,空氣渾濁,幾米以外的景物就模糊不清了,人們已經習慣了這樣的天氣,因為還在假日之中,街上,商店依然摩肩接踵。 武昌公安局中南路派出所,雖是公安局下面的一個未稍機構,它灰色的方形大樓與寬闊的數米高的台階,盡顯出威風。在這幢樓的某一個房間,四壁無窗,一張桌子,二張椅子,與桌子相距幾米,孤零零地放著一張特殊的椅子,椅子前面有一塊板,上面有二個鐵環,是用來銬犯人的。坐在椅子上的是一位端莊文靜架著一副細邊眼鏡的年輕人,一張娃娃氣的臉上透著單純。這樣的臉在當下這個人心叵測的社會已經不多見了。他擡起頭來,看著前面坐著的兩個穿著警服的一男一女,他們已從頭上摘下船型的警帽放在桌子上,帽子上警徽放著無用置疑的權力光輝。男的臉上有一種老於世故貓戲老鼠的表情,女的揚著劍眉崩著臉,一副訓斥人的樣子。 坐在對面椅子上的那個年輕人,是武漢中心醫院的眼科醫生,他的名字叫李文亮,對於醫生來說,所有的人,再大的官都是他的患者。只要他穿起白大褂拿起聽筒,任誰都得老老實實地聽從吩咐,讓你呼氣就呼氣,讓你張嘴就張嘴。就是現在坐在前面審訊他的兩個警察也不例外,但現在時空不同不是在醫院里,是在公安局的刑訊室,房間的燈光煞白,一台攝像機對著他的臉,比手術台上的無影燈還亮。 他沒有經過這樣的一種場景,他是個好學生,讀書一路過來讀到博士又入了黨,分到醫院當大夫。他的心有一點兒发毛,腿有一點兒不由自主地打抖。他們要把我怎麽樣呢?把我關起來判刑嗎?醫院領導已經找我談話,紀檢辦公室也給我提出警告,我做了什麽,不過是在醫大同學的群組里发了疫情的信息,提醒同學們作好病毒防護,這難道有錯嗎?為什麽還這樣沒完沒了地抓著我不放…… 他用思維醫學領域的頭腦,在思索著一個他沒有碰過領域的東西。 “阿啃,阿啃!” 警察的乾咳打斷了他的思索。這咳嗽不似病毒性的咳嗽,警察的咳嗽都帶著威嚴。 “你明白嗎。“ 這句話聲音高亮,重音落在那個“嗎”字上,像是舞台上的一個台詞。他明白這個“嗎”字的重量。 “我明白” 沈默片刻,艱難地吐出了這一句話。 “明白就好。“ 很顯然這句話帶著一種與剛才完全不同的友好與輕鬆。 “你是黨員應該配合我們工作。” 一個警員拿過一份A4紙大小的表格,上面寫著“訓誡書”放到他的面前。他掃視了一下: “現在依法對你在互聯網上發表不屬實的言論的違法問題提出警示和訓誡。你的行為嚴重擾亂了社會秩序。你的行為已超出法律所允許的範圍,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處罰法》的有關規定,是一種違法行為。在另起一行寫著;公安機關希望你積極配合工作,聽從民警規勸,至此中斷違法行為。你能做到嗎?下面是答;再另一行是;“我們希望你冷靜下來好好反思,並鄭重告誡你,你固執已見,不思悔改,繼續進行違法活動,你將受到法律的制裁!你聽明白了嗎?下面是答。 他的心不由得一顫,在這以前李文亮從來不知道世界上還有這樣一份“訓誡書”,更沒有想到他要在這份“訓誡書”上簽下自己的名字,並把手印按在上面。 一支筆放到了他的面前,同時推過來的還有一只印盒。印盒中的印泥像是沙布中透出的血。他知道這份“訓誡書”,今天簽不簽已由不得他了。但他不情願,上面的文字是強加於他的,作為一公民,他有在網上傳遞信息的自由,作為醫生他應該发出警告。他的言論是真實的,是已經发生的事實,已經有病人隔離了。但是如果不簽今天回不去了,他會被拘押,會被判刑,會連累家人。他的妻子正懷著孕,離不開他的照顧,出生的孩子不能沒有父親。想到妻子,想到快要降生的孩子,淚水從眼眶里出來了。 “簽吧!想想你的家人,簽了可以回家,還做你的醫生。你有這麽好的工作,何必……” 那個女警察沒有將話說下去,語氣中帶著一絲惋惜。 他提起筆來,拿手術刀的手在發抖,眼睛是人體器官中組織結構最纖細最覆雜的,視網膜薄如蟬翼,他的手從來沒有發抖過。但是對著“訓誡書”他發抖了。他的手瑟瑟發抖在前一行簽下了“能”,在後一行簽下了“明白”。並在上面加蓋了手印,手印很虛浮,很蒼白。 “這樣就對了,對你對我們都好。” 簽完字後,“訓誡書”拿回審訊員的桌案,兩位警察都相繼在上面簽下了字。訓誡人;胡桂芳,徐金杭。跟在後面的右下方是公安局帶著五角星的大印。 他從派出所寬闊的台階上走下來,他感到從未有過的屈辱,憤懣,要在自己專業領域里的事,在一個完全外行的警察手里,承認自己錯了,這是奇恥大辱啊!讓他情以何堪。他的腿腳有些发軟,走得跌跌撞撞,中南二路車水馬龍,人來人往,一派新年的景象,他知道到一場災難將無可避免地降臨了。他想呼喊,但他的喉嚨发幹,喊不出聲音來。 這一天武漢的公安同時逼迫另外7 名醫務人員與李文亮一樣簽下了“訓誡書”。 就在李文亮醫生被迫簽下訓誡書的五天後,武漢大學社會問題專家,有珞珈山靈魂之稱的尚重生教授正在鍛煉,突然,他身旁的手機響了,鈴聲有些急促,他拿起手機是總台央廣湖北記者站站長左艾甫打來,說針對疫情想聽聽專家的意見。無疑這位媒體工作已經嗅到了什麽。尚教授當即就問,你的采訪應該不能刊登吧。因為政府還沒有公開疫情。電話中壓低了聲音說:我寫的是內參。重教授知道此事人命令關天。以下是尚未重生教授的采訪; 武漢疫情耽誤期間我所接受的一次重要釆訪。2020年1月9日是個星期四,我上完了陽歷新年第一次幹部培訓的課,時間已經是下午5:30了。我急匆匆趕往武大工會3樓的教職工乒乓球活動室,想抓住閉室前的最後一個小時鍛練一下。剛剛脫下厚厚的羽絨服,拿出球拍站在台桌前,一個電話打了過來,我一看是總台央廣湖北記者站站長左艾甫的電話,我隨即問左站長有什麽事呢,他說有個采訪想聽聽專家的建議,是關於武漢市新发現的傳染病一事。我感覺事情重大,穿上衣服,走出活動室。我說,武漢市現在正在開兩會,你的這個采訪稿應該是不允許发的吧,他說,是的,但是我們現在是寫內參稿。我問,現在究竟發生了什麽事情?左站長說:這個傳染病很厲害,我們已經采訪了好幾個患者,其中一個是在武漢打工的年輕人,這個打工者看這個病已經花光了這幾年打工所掙的9萬塊錢,還沒有確浴at院叫他準備20萬,他說沒有錢了,也借不到了,他只能出去回家等待了。左站長的問題是,這樣的傳染病很可怕,我們應急管理部門是不是有責任趕緊出來做一些事情呢?比如,看不起這個病的患者,給予減免部分檢查費用和醫治費用?我告訴他,這已經是實发公共衛生事件了,政府部門必須啟動危機管理的有關程序。我告訴他,第一,每個人都是這個社會的組成部分,他的疾病和不幸與他人和社會緊密相關。這個看不起病的打工者走出醫院既可以傳染他人,也可以由於絕望而做出反社會的行為。因為,絕望比貧窮更可怕。第二,危機管理有兩個鐵的原則必須遵守。一是黃金時刻原則,即務必在危機事件发生的最初狀態,開始處置。因為隨著時間的流逝,事情的演變,危機事件又會導致更多的危機事件,從而形成“危機事件群”。到後面就越來越難以處置且代價更大。二是到達危機事件現場原則。即一旦有危機事件发生,所有“有關部門”的負責人,都必須盡快到達現場,無論級別。因為到現場與在辦公室聽匯報,是完全不同的感受和認知。在辦公室聽到的任何匯報,都難免重要信息的被過濾和信息失真。所以,我告訴左站長,武漢市的黨政領導以及新組建的應急管理局負責人,應該高度警惕,遵循危機管理的科學規制,趕緊處置在漢口華南海鮮批发市場已經发生一個月了的冠狀病毒肺炎事件。處置包括,組織協調以及調動各方面的資源來應對,對於染上這個病的患者應該實行全免費,通知各醫院,不談錢,先收治,當然也包括媒體應對的問題。媒體應對包括新聞媒體如何應對危機事件以及政府部門如何使用和應對新聞媒體,等等。最後,我叮囑左站長,我講了快一個小時了,內容很多,你把它總結概括一下。因為作為內參稿,應該有更真實的敘事、呈現和可操作的建設性意見。⋯⋯不幸的是,2020年1月9日後面不該發生的事,都發生了。我想,左站長的內參稿,要麽領導沒有看見,要麽看見了,不予理睬。還是因為我們人微言輕。 從尚教授的采訪中透出了一個重大的信息,即一位民工花光了這幾年打工所掙的9萬塊錢,還沒有確浴at院叫他準備20萬,他說沒有錢了,也借不到了,他只能出去回家等待了。這位回家的民工,目前是死是活不得而知,他與千千萬萬因沒有錢被趕出的病人一樣,只能把自的生命交給老天爺。但是他不是一個普通病人,一個還不太清楚的新型病毒感染者,他的危險比得上一顆核彈,但是被賺錢賺到不但失去人性,也失去理性的醫院打发走了。這樣的醫療制度,天理難容,發生瘟疫是天注定。 2020年的1月2號,歷史將永遠記住這一天。這一天幾個習慣了作惡的警察,尊照上級的指示,逼迫李文亮與另外7個醫務人員簽下了“訓誡書”。也要記住1月9號尚重生教授被采訪的這一天。兩個知識分子的忠告,一個被打成造謠者,一個石沈大海。為此中國將付出的代價,是封國,封城,封家,無數的生命殞命身亡,使中華民族處在萬劫不復的災難之中。

Read more of this post
陳維健 | 2021 年 1 月 5 日 at 04:31 | Tags: 陳維健, 訓誡書, 新冠病毒, 新冠病毒週年祭, 李文亮, 武漢中心醫院 | Categories: 關注熱點, 專文, 文學世界 | URL:sinoeurovoices.com/?p=3819
平安夜,圣善夜 12/25/2020 07:51
Zeqiong Mao
was tagged.
Hyacinth Tok
is with Zeqiong Mao
and 2 others
.
2tu2Shpounsorhred ·
平安夜,圣善夜,真宁静。真光明,
光辉环照圣母圣婴,圣洁婴孩纯真可爱,
静享天赐安眠,静享天赐安眠。
平安夜,圣善夜。牧羊人。在旷野,
看见天上荣光照下,天军齐唱哈利路亚,
救主今夜降生,救主今夜降生。
平安夜,圣善夜,神子爱,光皎洁,
这是救恩黎明光芒,救赎恩典降临四方,
主耶稣今降生,主耶稣今降生。
咖啡如何永久地改变了英国

优思明·艾-贝
(Yasmin El-Beih)

5 小时前
咖啡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过路人如果错过了巴斯瓜·罗塞(Pasqua Rosee)的牌匾,也情有可原,它藏在伦敦金融城历史悠久的康希尔区(Cornhill ward)附近一条小巷里。

但如果走过莱登霍尔(Leadenhall)市场的鹅卵石街道,走到康希尔(Cornhill),进入由银行转型为酒吧的The Crosse Keys后的小巷,你可能会看到一个小框招牌,预示着一种永远改变英国的饮料即将到来。

“这里是第一家伦敦咖啡馆,招牌就在巴斯瓜·罗塞(1652年)头上,”纪念碑上写道。这个陶瓷碑就在维多利亚时代的牙买加酒屋墙外,位于迷宫般的圣迈克尔小巷的中心。

罗塞出生于亚美尼亚,受雇于曾垄断英国与奥斯曼帝国贸易的黎凡特公司(Levant Company),在英国商人丹尼尔·爱德华(Daniel Edwards)手下干活。1652年,罗塞在圣迈克尔(St Michael)教堂的墓地开设了一个咖啡摊位,以招待爱德华的客人。爱德华厌倦了在家里招待客人,所以位于皇家商业交易中心附近的罗塞的小屋,成为了伦敦商人每天聚集的地方。一两年后,罗塞通过出售他的能量饮料获得了足够收入,从一个小摊升级到小巷对面的商店。

咖啡到达伦敦的长途历程始于数百年前非洲东北部的山区。根据珍妮特·M·弗雷格利亚(Jeanette M Fregulia)的书《一杯丰富诱人的咖啡:咖啡如何连接世界的历史》,在九世纪,一个叫卡尔迪(Kaldi)的埃塞俄比亚牧羊人注意到,养在吃了一种浆果后变得特别活泼。他决定自己尝试一下。据传说,卡尔迪尝过这种植物之后,“诗歌和歌声从他脑海中溢出”。
咖啡被认为从埃塞俄比亚传来,它帮助那里的宗教信徒们祈祷到深夜。
图像加注文字,

咖啡被认为从埃塞俄比亚传来,它帮助那里的宗教信徒们祈祷到深夜。

据伦敦大学皇家霍洛威学院18世纪文学教授朱迪思·霍利(Judith Hawley)介绍,这个故事还有其他说法,说一位僧侣在吃了这种浆果后偶然遇到卡尔迪,并注意到这种植物的刺激作用。在亲自采集浆果后,这位虔诚的信徒熬夜祈祷到深夜。很快,咖啡开始被宗教信徒用于保持警觉,并祈祷到凌晨,这样传播开来。

霍利解释说:“这对苏菲派(Sufism)来说尤其重要,苏菲派是伊斯兰教中非常神秘派别。咖啡是让僧徒们感到兴奋的东西。”

到了16世纪,咖啡传到君士坦丁堡,并成为奥斯曼帝国好客文化的主要部分。最早的咖啡馆是男人在下午聚会和放松的地方。咖啡是奥斯曼帝国最早的不含酒精的社交饮料,人们在任何谈判和交易的地方都可以喝到咖啡,并且共同消费咖啡的习惯逐渐传播到西方。几十年后,当咖啡第一次传到东欧、意大利以及后来的英格兰时,被用作治疗疾病的药物,包括痛风、肾结石等,赫特福德大学(University of Hertfordshire)的现代史教授乔纳森·莫里斯(Jonathan Morris)说。
视频加注文字,

《世界制造》:咖啡——为世界加油的杯中物

根据莫里斯的说法,17世纪最初在英国饮用的咖啡很可能类似于现在的土耳其咖啡,但考虑到从工厂的生产中心摩卡(现在的也门)到这里需要长途跋涉,所以使用的是不新鲜的咖啡残渣。咖啡味道苦涩,但早期的英国饮酒者普遍称赞咖啡的兴奋作用,莫里斯的书《咖啡:全球历史》(Coffee: A Global History)中有一篇报道称,咖啡是“一种土耳其式饮料……有点热,令人不舒服但回味很好”。

罗塞的生意迅速获得成功,一部分原因是,它位于该市新兴的商业和金融中心。莫里斯在书中解释了,商人们聚集在罗塞摊位的雨篷下啜饮这种刺激饮料,后来又聚集在他的木制店铺内,这时附近的酒馆老板们声称罗塞窃取了他们的生意。

随着咖啡馆取代酒馆成为商人们社交的场所,伦敦的喝咖啡文化很快就从圣迈克尔巷(St Michael 's Alley)蔓延开来。到1663年,也就是罗塞的咖啡馆开张后不到十年里,伦敦已经有了83家咖啡馆。这些早期的咖啡馆几乎都是男性顾客。

霍利说:“我认为咖啡的发展是因为男性想要谈正事,不管谈的是法律、贸易还是新科学。咖啡馆提供了许多酒馆所没有的东西。”

在大多数咖啡馆里,男人们以独特的平等社交模式围坐在长桌旁,一边谈生意,一边讨论新闻、政治和想法。伦敦咖啡馆的爆炸式增长与早期启蒙运动时期相吻合,而咖啡馆在其中发挥了关键作用。

霍利解释说:“在知识快速增长的时期,这种阅读新闻、讨论和分享想法结合在一起,对咖啡馆的迅速传播至关重要。”咖啡馆也是英国期刊文学的诞生地,霍利曾说过,“咖啡馆是以散文的形式出现在纸上的”。《闲谈者》杂志和《观察家》杂志分别成立于1709年和1711年,它们通过收集咖啡馆里的故事,进一步使咖啡馆成为了解最近新闻的首要场所。
你能分辨出拿铁咖啡和摩卡咖啡吗?
图像加注文字,

一种饮料永远改变了英国,但预示着这种改变的标志很容易被人忽略。

然而,一些人认为,这种公开分享新闻和政治观点的方式对君主政体是一种威胁。1675年,国王查理二世的大臣们试图镇压咖啡馆,称它们带来了“邪恶和危险”。国王担心咖啡可能引发鼓动或策划夺取王位的暴力行动,于是下令“完全关闭咖啡馆”。不过他后来在两天禁令生效前进行了撤销,布莱恩·考恩(Brian Cowan)在《咖啡的社会生活:英国咖啡馆的出现》一书中写道。

在伦敦之外,咖啡馆在布里斯托尔、约克和诺里奇等港口城市激增,那里的阅读和写作文化蓬勃发展。根据考恩的说法,由于公众辩论对现代民主文化和文明的发展产生了决定性影响,咖啡馆成为理解英国复辟后“城市复兴”的重要场所。咖啡馆的顾客磨练了礼貌,人们认为,绅士行为有助于提升科学论证的能力。考恩说,这场“资产阶级革命”与“商业革命”和海外贸易的增长相吻合。

不过,咖啡除了被认为是政治威胁外,还被认为威胁英国男子气概,因为有观点称,咖啡馆让男人更柔弱。“他们像女人一样八卦,回到家后没什么用……咖啡馆让男人阳痿,”霍利解释当时流行的看法。根据考恩的说法,一些批评家甚至认为,咖啡馆纵容了男性的女性化举止——这种情绪会在未来几十年持续下去。

17世纪,咖啡继续在欧洲传播,帝国主义国家在殖民地建立咖啡种植园,以满足国内日益增长的需求。根据莫里斯的说法,法国成为最大的咖啡生产国之一,在圣多明克(现在的海地)种植咖啡。到了18世纪60年代,世界上一半以上的咖啡都是由圣多明克的奴隶生产的。当启蒙思想传到圣多明克时,被奴役的人们开始呼吁赋权,这导致了海地革命,以及这个年轻的、黑人占多数的国家在1804年的独立。

在海地被奴役的人民经历解放是全世界咖啡的转折点。据莫里斯说,海地的咖啡产业因1000个种植园被毁而崩溃。咖啡饮用在英国随之下降,尤其是茶饮用变得更加普遍。19世纪初,英国在锡兰(斯里兰卡)和印度扩大了咖啡生产,但真菌——咖啡驼孢锈菌(Hemileia vastatrix)导致锈病爆发,在十年的时间里摧毁了这两个殖民地的咖啡种植园。茶园因此变成了种植茶叶的地方,巩固了茶叶在英国作为饮品的地位。

18世纪后半叶和19世纪初,随着饮酒热在英国转变,咖啡馆也发生了变化,变得更加排外。有些机构,比如伦敦圣詹姆斯附近的那些机构,已经发展成为与赌博有关的精英、会员制机构。

“人们指责(咖啡)浪费时间,本应该用于工作。人们还指责它是异国情调的奢侈品,浪费国家的硬通货而购买没有营养价值的产品”。伦敦玛丽皇后大学18世纪研究教授马克曼·埃利斯(Markman Ellis)还表示:“咖啡对英国男子气概的影响令人们生理上出现恐惧,这两者之间的联系令人们对咖啡馆产生敌意。”

19世纪英国咖啡消费量急剧下降,发生在咖啡在北美开始流行的时候,巴西在非洲奴隶劳工的支持下崛起为重要的咖啡生产国。霍利认为,在英国,“(咖啡)从未完全恢复到”它在17世纪不列颠群岛引入时的关键地位。

到了19世纪20年代,英国和它的帝国基本上成为饮茶的社会,但近几十年来,咖啡和咖啡馆文化在英国的重新兴起是不可否认的。

如今,几乎每个英国小镇都有一家国际咖啡连锁店,而且适合Instagram的意式浓缩咖啡馆如雨后春笋般涌现,速度之快让你都来不及说出现“第三波咖啡”了。意大利风格的英国咖啡馆流行后,浓咖啡、卡布奇诺和拿铁变成了普通的英国饮料。在过去的十年里,许多酒吧甚至开始在白天提供咖啡,以便在这个相对新颖的市场竞争。

“我们可以追溯到20世纪90年代中期,那是咖啡真正腾飞的时刻,”莫里斯解释了英国咖啡文化的重生,当时像Costa咖啡和Caffe Nero这样的连锁店在英国形成。“随着越来越多的酒吧关门,咖啡馆也开始营业;酒吧的数量逐年减少,而咖啡酒吧的数量却在增加。实际上,咖啡馆已经从传统的酒吧那里接过了社交空间的角色。”

350多年前,罗塞在伦敦开设了自己的小摊。如今,咖啡馆似乎再次成为最初英国人社交、传播新闻和分享新观点的地方。

该故事改编自“我们时代”(Our Time)广播节目《咖啡》,由西蒙·蒂洛森(Simon Tillotson)制作。
王鼎钧:我从胡适面前走过
发表于 2020 年 12 月 14 日 由 wy

我对胡适没有研究,我见过胡适,崇拜过胡适,学习过胡适,思考过胡适,今天凑个热闹,谈谈我的回忆。

胡适一九四九年离开中国大陆,他去了美国。一九五二年十一月,他由美国回台湾讲学,一九五四年二月,他回台湾参加国民大会,一九五八年四月,他回台北接任中央研究院院长,一九六二年二月去世。由一九五八到一九六二,他在台湾六个年头,这六年间他对台湾发生了极大的影响,台湾报纸对他的一言一动都当作重要新闻,台湾读者闭上眼睛,都随时可以看见他的一张笑脸。

作家开会谈「胡适在台湾」,好像应该从文学的角度谈他。胡适在台湾最重要的影响不在文学,在政治思想,他的精神时间几乎都拿来宣扬民主自由,这一部分说来话长,还是先谈文学。

今天回想起来,胡先生对台湾文艺的发展好像不大关心。他是反共的,一九五○年代台湾兴起反共文学,他没说话。他是主张创作自由的,他去世前,现代文学已经初展,争议已经出现,他也没甚麼表示。他开创中国的白话新诗,他在台湾也不谈诗,诗人也不找他请教。

回想起来,胡先生鼓吹言论自由,不遗馀力,文艺表现的自由就是言论自由的一部分。可是他从未这样说过,那时候,我们也没有这样的观念,我们总觉得他越来越跟文学不相干。

文艺运动要由大作家领导

一九五二年,胡先生第一次回到台湾,这是大新闻,很多人自动到飞机场欢迎他。我当时在广播公司工作,也跟著采访记者赶到松山机场,还参加了他举行的记者招待会。那时都说他回来担任政府的职务,也有人说他要组织政党,新闻界对这两件事兴趣很大,他用太极拳应付过去。

终於有人问他对文艺运动的看法,他很认真的说,「文艺运动要由大作家领导」。这是他第一次谈到文艺,只有三言两语,那时我是个文艺青年,心里很纳闷,政府正在搞反共文艺,大作家正是被领导的对象,我不懂他是甚麼意思。终於有一天我明白了,他的看法是文学史的看法,「江山代有才人出,管领风骚五百年。」从他的角度看,五十年代的反共文艺运动是个政治运动。

一九五八年,台北的中国文艺协会开大会,邀请胡适演讲,胡先生讲〈人的文学〉、〈自由的文学〉。演讲有现场录音,事後又记录成文字,有一段话他是这样说的:

政府对文艺采取完全放任的态度,我们的文艺作家应该完全感觉到海阔天空,完全自由,我们的体裁,我们的作风,我们用的材料,种种都是自由的,我们只有完全自由这一个方向。

人的文学、不是非人的文学,要有人气,要有点儿人味,因为人是个人。

在〈人的文学〉演讲之前,他在文协有一次演讲,提到中共改造作家,他引用外国通讯社的报导,女作家丁玲「跪」在文协的地板上擦地板。「跪」字吐音很重,声音也拉长,同时两只手做出擦地板的姿势,表情很悲怆。他是一个很理性的人,我听过他很多演讲,只有这一次看见他这样「柔情」。

在〈人的文学〉演讲之後,台北文化界纪念五四运动,请胡先生演讲。他说起当年他提倡文学改良,陈独秀把「改良」换成「革命」。他提到文学有生老病死,文言是死文学,白话是活文学。都是老生常谈,可是胡先生不管说多少遍,大家还是爱听,这是他的魅力,我没见过第二个人能和他相比。那次演讲,他特别提到他们对新文学创作「提倡有心、实行无力」,他提出鲁迅和周作人,称赞了两句。那时台湾无人敢公开说出鲁迅的名字,而且鲁迅当年骂人也没饶了他,他「外举不避仇」,我感受到他的风范。

《红楼梦》没有艺术价值?

一九五九年,中国广播公司播出《红楼梦》,我跟胡先生有近距离的接触。播送《红楼梦》是曾虚白的构想,他作过中国广播公司代总经理,他在任的时候,中国广播公司条件不足,「拿不动」这个节目。一九五九年,时机成熟,节目部主任邱楠著手实行,曾虚白虽然离开了中广,但答应担任这个节目的顾问,全力支持。曾虚白的老太爷就是曾朴,《孽海花》的作者。曾先生和胡适熟识,他打电话给胡先生,请他担任这个节目的顾问,然後节目部主任邱楠带著我拜访胡适,那时中广还没推行「制作人制度」,开办新节目先由编审组作业,再送到导播组,我是承办编审。

胡适答应担任顾问,也同意邱主任提出的顾问名单:曾虚白,李辰冬(文学教授),李宗侗(清史专家),他提议增聘史学教授吴相湘。中广在胡先生的主持下开了三次顾问会议,「胡适气氛」名不虚传,满室如沐春风。胡先生很热心,他在台湾很少实际参加文艺活动,这也许是唯一的一次。

第一次会议首先谈到《红楼梦》的版本,胡先生决定选用「程乙本」,乾隆五十七年程伟元刻印、高鹗修改过的本子,台北世界书局买得到,它的好处是语言比较浅显通俗,用听觉接受,困难比较少。然後讨论应该原本照播还是加以删节?胡院长显示了他的科学训练、理性主义,他认为警顽仙子、太虚幻境可删,女娲补天、顽石转世必删,宝玉失玉和尚送玉也没有播出的必要,倒是色情「诲淫」的部分,他轻轻放过了。我在旁担任纪录,暗中非常惊讶,他甚至说,《红楼梦》有很多琐碎冗长的记述都可以删掉,只选有情节的章节播出。

会後立即到世界书局买书,我和导播崔小萍女士都得埋头苦读。然後我向邱主任请示,我问,是否可以把贾宝玉初试云雨情、贾天祥正照风月鉴删掉?那时「性」是广播中的大忌,唯恐教坏了年轻人,他说可以。我问,是否把大观园对对联、行酒令、作五言排律删掉?那时文言也是广播中的一忌,因为听不明白,他说可以。至於胡先生指出的「迷信」呢,邱主任说不能删。如果不删,我担心胡先生不高兴,他再说一遍「不能删」。

第二次顾问会议,我提出作业报告,胡听了一时没有反应,我心中很有歉意。邱问大家:有没有不该删、删错了的地方?大家默然,胡先生看了我一眼,很客气的说:「删掉的都是该删的!删掉的都是该删的!」言外之意,还有没删掉的也该删。一阵温暖涌上我的心头,他明白作业程序,我是个箭靶子,他不为难我。邱主任有准备,他说节目部按照胡先生的指示,选取《红楼梦》的精采情节,另编二十个广播剧,总算把场面应付过去。会後消息公布,我接到高阳的电话,他那时正在热中跟《红楼梦》有关的事,很想分担「二十个广播剧」的编剧。其实邱主任只是虚晃一枪,并未打算实行。

即使如此,朋友们对我胆敢到《红楼梦》头上动土还是一再讽刺,他们指著我说:「你是世界上权力最大的编辑。」

编审组还有一个计画,请各位顾问对听众发表广播演说,各人以不同的角度谈谈这部小说,其中有一个题目是「红楼梦的艺术价值」,预定由李辰冬教授担任。胡院长看到这个题目忽然提高了嗓门儿,他说《红楼梦》哪有艺术价值!他的理由是《红楼梦》没有plot,他说他住院检查身体健康的时候,朋友送他一本《基督山恩仇记》,这本小说有plot,好看,那才有艺术价值。据说这是胡博士一贯的见解,可是我不知道,那天听见了,更是惊诧莫名。

《红楼梦》没有艺术价值?没有plot?字典上说plot是「情节」,红楼梦没有「情节」?我再查别的字典,终於在梁实秋编的字典中查到,plot既是情节,又是结构,还是「阴谋」。我後来知道plot是西洋传来的东西,中国没有plot,但是有章法布局,那就是中国的结构,《西游记》、《镜花缘》、《儒林外史》都没有plot,但是都有结构,两者「不同」,但是不等於好坏。唉,这好像要批判胡适了,罪过!罪过!

然後《红楼梦》由办公室进入播音室,那就是崔导播总揽一切了。

事情一沾上胡适,大家就不好意思使用文言

胡适毕竟是胡适,他对台湾的文学还是发生了影响,例如他到台湾以後,大家用白话写应用文也彷佛成了风气,他在这方面没有言教,只有身教。他一九五二年回台湾的时候,台北的中国文艺协会排队迎接,扯起巨幅布条,上面写的是「适之先生,我们热烈的欢迎您!」那时候,事情一沾上胡适,大家就不好意思使用文言。

胡适提倡白话绝不放弃任何机会,例如中国大陆掀起批判胡适的运动,胡适的儿子胡思杜站出来「大义灭亲」,外国通讯社发出电报,说胡思杜「没有缄默的自由」。在那种情况下,胡博士还有心情告诉中国记者,应该翻译成「没有不说话的自由」。

有一年胡适生日,文化界许多人到南港中央研究院为他祝寿,他亲笔写了一封道谢的信,影印了,寄给每一个来宾。这封信开头第一句话就是:「昨天小生日,惊动各位老朋友。」

中央研究院有一位工友,他的女儿读师范,毕业了,希望能在台北近郊找个小学教书,就近照顾家庭,这件事很难办到,除非有大力人士介绍。这位工友写签呈要求院长帮忙,胡博士并不认识任何小学的校长,姑且照那工友的意思写了介绍信,也是毛笔、亲笔、大白话,那校长把信装在镜框里,挂在办公室的墙上。

用白话写应用文,老教授毛子水也曾响应实行,我想他是让内忧外患交迫中的胡适开心片刻。风气所被,那些年报上常有「我俩情投意合」一类的结婚启事,「我们的父亲某某先生」一类的讣闻。我认为寿序、祭文、奖状、贺词、褒扬令等等「仪式语言」才是文言最後的阵地。

胡适到各地演讲,美国之音驻台北的单位都派人录音,早期的丁秉燧常在现场拉线安置麦克风。大部分录音都交给中广节目部一份,节目部交给我听一遍,我的任务是斟酌是否适合播出,或者摘出一部分播出。我在工作中深受胡适语言风格的薰陶,他使用排比、反复、抑扬顿挫,常使我含英咀华,他有些话含蓄委婉,依然震撼人心,他明白流畅而有回味。我只能跟他学叙事说理,学不到抒情写景,他毕竟只是广义的文学家。

读者推荐
温元凱:我现在可以回答“美国为什么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
送交者: 芨芨草 2020年12月07日05:06:41 于 [教育学术] 发送悄悄话

温元凱:我现在可以回答“美国为什么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



【温元凯,江苏无锡人,1946年生,中国著名化学家,上世纪八十年代的著名改革风云人物之一。1977年出席全国“科学与教育工作座谈会”时,他向刚复出才几天的邓小平提出恢复高考和开放出国留学制度的建议并被迅速采纳;1982年又呼吁进行教育体制改革„„1988年被评为“中国改革十大风云人物”之一。(转自迪言爽听,仅代表作者观点)】(当年“四大青年导师”:李泽厚、方励之、金观涛、温元凯)

直到今天,中国的全球竞争力仍排在世界20名以後,中国最好的大学排不进世界前40名。中国几乎没有世界级的实验室、学派和学术大师。中国还非常缺乏世界性的超级跨国公司,我们对中国创新氛围很差缺乏足够的认识。

我们应该问一个问题:美国为什么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

这是个某领导人向我提出过的问题(可能是指邓),但是我的回答还不够好,今天我可以回答的比较好。

我们只听说过,美国的人口只占全世界5%,但却消耗了全世界25%的资源;美国掌控了全世界60%的金融„„还有一个数据,我相信大家从来不会在中国任何一张报纸、领导人讲话、书本文件上看到过,那是我计算出来的——我认为美国掌控了全世界70%的高端人才。当然我们这些人要把国家政府社会研究,美国怎么吸引全世界的人才,美国的大学机构研究机构怎么鼓励创新创业、白手起家、包容。

我有一个讲演非常受欢迎,讲了十年,叫《诺贝尔奖是怎样炼成的》。我收集了1901年到2017年全世界一共出了六百十八个诺贝尔自然科学奖,总结了诺贝尔奖的五大规律:

第一个规律,美国德国英国三个国家占了全世界诺贝尔奖的90%以上,美国就占了二战以後全世界诺贝尔奖的70%以上。也就是说今天世界上得诺贝尔奖70%是在美国上班的,在美国的大学研究机构和企业实验室工作的。中国只有一个,而且已经是一个84岁的老太太。中国今天不是很有钱吗?不是有的时候也挺骚包吗?为什么我们不能在3万亿的外汇储备中间,拿出个300亿来请一百个诺贝尔奖得主到中国来工作,这件事情可行不可行?每个人三个亿,那些搞理论工作的也不要三个亿几千万就可以。来干什么?来当大学的校长。他们至少比现在中国的大学校长更有权威一点吧。来当研究所的所长,至少我们中国科学院近一百个研究所没有得诺贝尔奖当所长,来创办新的大学,新的研究所,有没有可能呢!

当然问题来了,他们如果到我们的大学当了校长,那我们的党委书记该怎么办?谁说了算呢?会不会就没有党的领导了?这就是对我们改革深化的一个很大的挑战。

第二个规律,世界排名前20名的大学占世界诺贝尔奖的90%以上。第一名哈佛大学先後出了151个诺贝尔奖,第二名哥伦比亚大学先後出了101个诺贝尔奖。第三名英国古老的剑桥大学出了91个诺贝尔奖。第四名,芝加哥大学89个,第五名,麻省理工87个等等。那中国的大学在哪里?

第三个规律,这些大学有一些著名的实验室,现剑桥大学有名的卡文迪许实验室,出了29个诺贝尔奖。我们华为算很牛了,研发上投入了大量的钱。任正非是非常重视研发人才的,但是这样的距离,恐怕还有遥远的路程要走。德国的古老格林科大学出了45个诺贝尔奖。丹麦算个小国吧,但是出了一个伟大的原子物理学家,带领的哥本哈根学派,出了12个诺贝尔奖。

第四个规律,诺贝尔奖30%是是师徒相传的,他有阶梯效应,他有传承,最长的传承五代人。我们国家建国以来的各项政治运动,把大学研究所搞了个天翻地覆,很多著名的教授甚至自杀身亡。我们还能有这样的五代传承吗?这个问题,直到现在,我们都没有进行更加深刻的反省。

第五个规律,犹太人占诺贝尔奖35%。有人统计了20世纪人类最伟大的一百项发明,从1900年到1928年中国一项也没有,大家想想1900年到28年我们中国在做什么?1928年到1957年出了一项,60年代前半部分好一点,出了三项,1963年上海第六人民医院的外科医生创造了世界首创的断手再植。1964年,农技校教师出身的袁隆平发现了杂交水稻。1965年中国科学院上海生发明人工合成胰岛素,开创了人工合成生命的进程。但是大家注意,从1966年文化大革命爆发一直到现在,中国就再也没出过一项被称得上伟大发明的科学发现。

又有人统计了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发明家,请注意,不是科学家,而是发明家。从公元前287年阿基米德开始算,2000多年中国居然只能排进去一个人,那就是一千多年前东汉的太监蔡伦发明的造纸。近500年,近200年,近100年,近70年,近40年,中国没有一个人可以排到这张表上去。一个国家如果没有伟大的发明家谈什么创新?我们眼睛里看到的所有现代物质文明都是西方发现。所以说老实话,这几张表该不该贴到我们的科技部长的家门口?该不该贴到教育部部长的走廊里?贴到每一个大中小学的画廊里面?希望在什么地方?希望呢已经不是我们这代人了,希望只能在下一代。所以我们要推动教育创新,教育改革得真正的用意就在这里。

我们看看最新的世界最好的20名大学,美国占了16所,英国占了三所。那么中国的大学在哪里?最新的排行榜,清华大学排49名,北大排72名,浙大125名,上海交大137名,也就是说,我们的一流名校排不到全世界的前位。

我是个蛮喜欢看电影的人,我发现美国人拍了很多科幻片,而国内电视上最喜欢放的是帝王片,这就是中美文化的不同,美国人喜欢科幻创新,美国的科技大佬都是科幻迷,那中国人喜欢研究的就是权力斗争,怎么勾心斗角,怎么拉帮结派怎么整人,这就是我们值得应该反思的问题。
12/05/2020 14:08
【戰犯與英烈——軍統精英廖宗澤】:第四章 初入黃埔軍校(上)
by 田牧

槍桿子和政權的關係與聯想,不只是毛澤東的專利,孫中山醒悟得更早。

孫中山早年有個外號叫「孫大炮」。孫夫人宋慶齡說「孫大炮」這外號起得好,她本人也時常稱其為「大炮同志」。孫雖有大志「驅除韃虜,恢復中國,創立合眾政府」,然辛亥革命成功後,大志大言的孫,畢竟不是手握重兵的袁世凱對手,在槍桿子決定一切的時代,大志大言在槍桿子的淫威下敗下陣來,這是情理之中的事。孫中山讓出了首任中華民國大總統桂冠。「孫大炮」自然成為世人心目中的空炮。
孫中山先生

1922年6月16日的廣州,陸軍總長陳炯明[1]炮轟總統府,孫中山被迫前往上海。孫中山終於醒悟憑藉空口「大炮」,不如抓槍桿子。他把陳炯明的兵變,總結為「只有革命黨的奮鬥,沒有革命軍的奮鬥」,無疑就是放空炮。

1924年,孫親自創立一文一武兩所學堂——國立廣東大學(今中山大學)和黃埔軍校,後者正是為給革命軍提供薪火。孫中山是不是從莎士比亞台詞中獲得了靈感?不得而知,莎翁道:「一手執著橄欖枝,一手握著寶劍,使戰爭孕育和平,使和平醞釀戰爭,這樣才可以安而不忘危,鞏固國家的基礎。」

孫中山念念不忘陳炯明叛變革命的日子,兩年後,孫選擇了這個特殊的日子,作為軍校的開學典禮日,要革命者永遠記住這個沈痛的教訓,黃埔軍校就這樣建立了。孫中山親自批準了這麽一幅對聯:「升官發財行往他處,貪生畏死勿入斯門」,張貼在軍校大門上……

廖宗澤的中華民國陸海空軍官佐履歷表中,有這樣兩條記錄:1、入黨地點及年月日:廣州1925年10月5日(民國十四年十月五日);2、1925年(民國十四年)入伍軍校四期時,參加廣東統一之役。

19、考入黃埔軍校

黃埔軍校的史料說明:中央軍事政治學校第四期(即:黃埔四期),時間是1926年1月17日至1926年10月。

讀者是否從時間上看出了問題?黃埔四期開學是1926年1月17日,而廖宗澤1925年10月5日在廣州加入國民黨,且同時參加了廣東統一之役。這背後究竟發生了什麽呢?廣東統一之役又是怎麽一回事呢?

聽筆者逐個兒來解答這些問題。

查閱了黃埔軍校的史料得知,原來黃埔第4期招生於1925年7月開始。而這一期的招生數,是黃埔早期歷史之鼎盛,黃埔1期,學員為645人;黃埔2期,學員為449人;黃埔3期,學員為1233人;黃埔4期,學員為2645人,後來的黃埔5期,學員為1480人。

為什麽黃埔4期急於擴招新生呢?其特殊性在於:一、為執行民國政府北伐計劃,需要加緊培訓革命軍的骨幹力量;二、軍校的師資力量有了增補,蘇聯政府向黃埔軍校派遣了200餘人的教官團;三、軍校的辦學經費得到了很大補充,1925年,蘇聯政府向黃埔軍校資助了200萬盧布現金;四、軍事器材槍支彈藥充足,1925年,蘇聯政府一次叩綇V東價值56.4萬盧布的軍火,一槍配有500發子彈,而且後續不斷地提供大批急需的武器彈藥。

其時,孫中山民國廣州政府,幾乎沒有財政收入,一切稅負等,悉數被周邊軍閥瓜分和外國勢力控制。所以,黃埔軍校的建立,完全依靠「盧布」的乳汁喂養成長壯大。依據蘇方解密檔案之記載,1924—1926年間,蘇聯向黃埔軍校提供了約600萬盧布的軍費,其中約200萬盧布,用於黃埔軍校建設的基本開支,約400萬盧布,用於購買各類軍事器材武器等。要說明的是:當時的蘇聯盧布的含金量很高,與美元的匯率為0.9:1:。

第1至第4期的黃埔招生地設置甚少,從原先的北京、上海,逐漸擴大到開封與漢口。根據資料記載,黃埔四期的各地志願入伍青年中,赴粵應試者有7批之多,廖宗澤與四川的志願入伍青年,應該屬於這7批直接赴粵報考的新生。比如同期新生林彪攜堂兄林育南[2]的推薦信,在上海考試通過,被黃埔軍校錄取;同期新生張靈甫,由同盟會員于右任[3]推薦,在開封通過考試,被黃埔軍校錄取。還比如同期新生謝晉元,其時在國立廣東大學預科班讀書,轉而報考黃埔第四期的政治科,被軍校錄取;胡璉也是從陜西老家直接趕來廣州報考,被黃埔軍校錄取。

考核通過的入校新生,根據通過考試的先後,分別被安排到入伍學生隊第1、2、3團。我們現在根據檔案記錄,確定青年廖宗澤在10月前已通過了入學考核和完成入學手續,還可以確認他已經被編進入伍新生隊。

廖宗澤入學黃埔軍校,按照今天的說法,應該說是憑著他本人學歷與資歷的硬條件:一、經由四川國民黨省黨部楊闇公的推薦;二、畢業於四川著名高等學府——四川公立法政學校,並畢業於四川陸軍講武堂,有過軍校的經歷;三、軍校畢業後,即被任命為四川陸軍混成補充旅中尉連長。再說黃埔軍校的入學考試,對文化程度的要求,按照當時衡量水準的說法,是「標準高,要求嚴」,據記載,大約有三分之一是中學畢業,或專科學校畢業生。但對廖宗澤來說,應該是輕而易舉地獲得了好成績。

20、參加國民黨

新生進入黃埔軍校,面對的是:「犧牲、團結、負責」的精神;砥勵「不怕苦、不怕難、不怕死」的三不怕精神;堅守「不要錢,不要命,愛國家,愛百姓」的信念;堅持「為總理、為主義、為革命」而負責、團結與犧牲的精神。滿滿的黃埔精神,陽光與奮鬥,激情與蓬勃,每一位新生融入這樣充溢著正能量的環境與氛圍,受鼓舞、被感染、被激發,可說是「蕩滌惰驕,作新士氣」,一種健康向上、奮勇鬥志,猶如噴薄而出的一輪朝日,激揚眾人心,蕩滌舊世界……。

現在知道毛澤東提出的「一不怕苦,二不怕死」口號,原來出典於黃埔軍校的「三不怕精神」。

不知從黃埔精神中,人們能否深切感受到了軍校的學員管理,甚是嚴密而積極。其實也掩蓋著軍校的另一面隱憂。自孫中山逝世後,蔣中正雖然掌握著黃埔軍校的實權和軍權,但從第一期至第二期,蔣介石目睹了國共兩黨都在爭奪優秀學生,於是從1925年1月開始,黃埔第三期所有新生入學不久,集體加入了中國國民黨,連原來中共黨員學員也一起跨黨加入了國民黨,因為蔣介石實在不願意看到國民政府的逐漸赤化。
1925年後,黃埔學生集體加入國民黨。

廖宗澤加入國民黨,為什麽是在廣州和民國十四年十月五日,應該是有了明確的答案,黃埔第四期依然延續了黃埔第三期入黨手續的做法,新學員一旦辦理了新生入學手續,也同時辦理了加入國民黨組織的手續。

時任蔣介石軍校秘書長的是邵力子[4],比廖宗澤年長20歲,既然是國民黨組織統一安排入黨,那麽辦理新生入黨介紹人也被指定專人負責,據各類史料記錄,蔣介石這位校長,十分敬業,他對黃埔1-4期的大部分師生,均保持密切關係,特別是學員,他都親自一一審視與觀察,並逐個找來談話。關於新學員的入黨介紹人,蔣介石也會指定專人擔任,無疑他的秘書長是最佳人選,可為蔣介石及時提供新學員的情況資料。

廖宗澤加入國民黨的介紹人,無疑就是軍校國民黨組織統一安排的邵力子。

順筆,再舉證堅固一下這一結論:

1、蔣介石安排邵力子參加國民黨改組工作。1926年3月,中山艦事件後,國共兩黨裂痕加深,國民黨隨即開始進行改組工作,邵力子也被安排參與,顯然他掌握著軍校內部黨員情況,便於改組後的清黨工作。

2、同是黃埔四期的學員文強,進入軍校後隨即由邵力子介紹加入國民黨,同時由軍校政治部主任周恩來介紹加入共產黨。有案為證。

至於廖宗澤是否此時也加入了共產黨,網絡上有各種說法。廖宗澤的官佐履歷表上,自然不會記錄,筆者根據史料的分析與判斷,答案是否定的,或者有另一種情況,筆者在後面的章節會分解。

[1] 、陳炯明:字競存(1878年-1933年),廣東海豐人。粵系軍事將領,中華民國時期粵系軍閥代表人物之一,主張「聯省自治」,實則要割據稱覇,與孫中山「大一統」的政治綱領不合,被國共討伐後避居香港,協助海外最大的華僑社團組織「洪門致公堂」轉型為「中國致公黨」,並首任該黨總理。

[2] 、林育南:(1898年12月15日-1931年2月7日),中共早期領導人之壹,曾任全國總工會秘書長,中共「五大」當選為候補中央委員,1931年,在上海龍華警備司令部看守所被槍殺,時年33歲。與堂兄林育英和堂弟林彪並稱為「林氏三兄弟」。

[3] 、于右任:(1879年4月11日-1964年11月10日),陜西三原人,中華民國開國元勛之一。于右任早年系中國同盟會成員,民國成立後,長年在政府擔任高級官員,曾任民國監察院院長34年,也是中國近代知名的書法家。

[4] 、邵力子:(1882年12月7日-1967年12月25日),浙江紹興人,中共發起人之一,曾任中國國民黨革命委員會中央常務委員,1925年,他任黃埔軍校秘書長,參加國民黨改組工作,1926年,他退出中國共產黨。1949年1月16日,蔣介石邀約民青兩黨代表討論時局,會中邵力子主張「無條件投降」。1949年4月,張治中、邵力子等作為國民黨「和談」代表,「和談」失敗,這些代表們均留在北平。
田牧 | 2020 年 12 月 6 日 at 00:48 | Tags: 田牧, 軍統精英廖宗澤, 廖宗泽 | Categories: 田牧新著 | URL:sinoeurovoices.com/?p=3224

Unsubscribe to no longer receive posts from 歐洲之聲.
Change your email settings at Manage Subscriptions.
CNN披露中国当局隐匿疫情 百余页机密文档曝光(图) [复制链接]




新冠肺炎爆发初期,病患多与武汉华南海鲜市场有关,外界焦点对准商贩销售野味的黑幕。中新社





中国湖北省武汉市爆发首宗已知新型冠状病毒病例迄今一年。根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取得的外泄117页机密文档显示,当局出于政治考量隐匿疫情,在爆发初期处理失当。

CNN披露,今年2月10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现身北京,通过视频连接替前线医疗人员打气时,中国官方通报添加确诊病例2478起,但根据湖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外流的117页机密文档显示,当日添加确诊病例数为5918起,是对外公布数字的两倍以上。

这些只在内部流通的机密文档显示,中国对外公布的数据,只是全部疫情的一部份。湖北省卫生当局在报告上注明「内部文档,请保密」。

这些文档涵盖2019年10月至今年4月的不完全时期,暴露出欠缺弹性的医疗体制,受制于从上而下的官僚和僵化程序,不足以应付新兴危机。这些文档揭露了当局在疫情初期的几个关键时刻,存在明显失误,并点出体制缺陷。

其中一项惊人的数据显示,地方诊断2019冠状病毒疾病(COVID-19)病患速度缓慢。尽管当局对外表示,以有效率和透明方式揭露消息,但文档显示,地方卫生当局仰赖有瑕疵的检测和通报机制,根据3月初的一项文档显示,从出现症状到确诊平均要23.3天。专家告诉CNN,这大幅影响疫情监控和防疫措施。

美国智库外交关系协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的全球公共卫生资深研究员黄严忠(Yanzhong Huang)表示:「他们显然犯下错误,不光是在处理新型病毒时会犯的错,在处理疫情方面也犯下官僚作风和政治考量的错误。」

根据知名医学期刊刺胳针( Lancet )刊载的一项研究,12月1日是湖北省武汉市首位已知COVID-19病患出现症状满一周年。一年来,这场在全球蔓延的大流行疫情已有超过6331万人感染,并夺走逾146万条人命。

根据CNN取得的机密文档,湖北在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爆发之际,另一项公卫危机也悄然出现:流感大流行。流感病例暴增至前一年的20倍,原本已不堪负荷的医疗体系因此雪上加霜。

这波发生在去年12月的流感大流行,根据官方注记,不仅出现在武汉,邻近的宜昌和咸宁市更严重。

根据CNN报导,这些文档由要求匿名的吹哨者提供。他们表示,他们任职于中国的医疗体系,基于爱国心的驱使才会向外提供事实真相,同时也是为了纪念直言不讳的同僚。

CNN表示,这些外泄的文档经CNN委托6名独立专家确认内容是否属实。其中一名和中国关系密切的专家表示,曾在今年稍早的机密研究中看过当中部分报告,一名熟悉中国内部文档和程序的欧洲安全官员,也向CNN证实,这些档案是真的。

尽管华府和布鲁塞尔方面向北京施压,要求中国配合世界卫生组织(WHO)针对COVID-19疫情起源的调查。

但目前为止,国际专家取得湖北省医疗纪录和原始数据的管道有限,WHO上周表示,中国政府官员向他们保证,实地考察将会是调查的一部分。
1, 2, 3 ... 66, 67, 68  
[Time : 0.068s | 30 Queries | Memory Usage: 1.01 MB, used cached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