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世界终结时 3/07/2010 15:59
看电影一向不积极,今天才把<2012>看完。

关于世界末日的预言,最早记得的是1999年是世界末日的传言,流传很广,言之凿凿,好象过去几千年的事全推算准确了。预言这个东西,总是预言过去的事准确无比,比如<推背图>,关于未来的事呢,一般人记性都没那么好,预言了没发生也不会有人去追究。

美国人民还是具有革命的乐观主义精神,相信政客的个人道德,比如那个黄石公园的那个怪人,把生命置之度外,只为见证自然界的灾难,还有美国总统,关键时刻要与美国共存亡,要是中国的片子这么拍,估计大家会觉得是为了讨好中宣部。

好莱钨还是宣扬传统道德观念,一到关键时候,大家想起来的还是天伦亲情。精明自私的商人也肯为自己的子女舍命。

文学青年在哪里都有生存难题。作家是曾经的文学青年,所以对文学青年无比宽容。比如男主角有了小孩也不考虑养家糊口,不尽应尽的责任,还是有美女对他旧情难忘。

不知道什么样的人有资格坐船,电影里明确指出的两类人,各国首脑和大财团主人,我觉得是光会忽悠,重回刀耕火种时代最无用的两类人。那么一点人口,难道还需要那么多个国家首脑来管理?他们不会继续发挥老本行,拉帮结伙搞火并,把人类文明消灭在萌芽状态吧,那样对其他动物倒是一个好消息。
接着写一点关于照相的。

相机基本上是西西在用,美国的小孩从小就有争取平等权利的意识,比西西小六岁的弟弟江江经常会对这种不平等待遇提出抗议,我们不得不经常搞平衡,让江江也有机会按一下快门。

最大一次冲突发生在回程登机前。西西头天晚上专门作了准备,依依不舍地把她的杰作删掉了十来张,留下空间拍飞机起飞时的景色。候机的时候,江江拿去拍了几张,立刻被西西毫不留情地删掉了,江江以为自己的权利受到侵犯,以拒绝登机来示威。我去问西西,西西气愤地说"他拍的都是垃圾,对着同一个飞机连拍两张,还去拍了一张广告画。"我劝西西说"也许我也认为你拍的都是垃圾呢,你看我一张都没删你的。"西西终于同意向江江道歉,总算平息了一场争端。

西西对照片基本是拍而不看,回家后我把照片下载到她的电脑上,没发现她有兴趣看。一月份我们去看演出,她又拿过我相机一通狂拍,后来我把相机带回家,一直忘了给她,也没见她问过。

对我来说,不照相可以专心看演出,回家来还可以对着照片写游记,有一个专业摄影师还是蛮不错,就是摄影水平不大敢恭维。

言归正传,从冰天雪地的麻省来到温暖如春的佛罗里达,感觉不是一般的好。从一片片光秃秃的丛林,到处处繁花似锦,绿树成荫,心情也随气候明朗。

我们第一天去了Sea World,看了三场大型演出。人比平时多一些,离演出还有十多分钟,就已经爆满,不让进人了。

江江第一次到这里,有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感觉,看见什么都希奇,挪不动脚步,又经常不肯follow我们的方向,东游西逛,我们游玩的节奏很慢,很多节目没看到。我是很随意的人,觉得这么好的天气,陪着两个小家伙随意走走,人生已经足够幸福,不必一定要急急火火地赶场。当然两个小家伙也太随意,看见一个小松鼠也兴奋半天,追着拍照。这么大老远地坐飞机来拍小松鼠,好象很不划算。

看的演出都记不得了,也懒得看图作文了。
照片基本上是我的小侄女西西拍的。我们到达佛罗里达机场,她看到机场里的热带鱼,就要过我的相机一通狂拍,恨不得给每条鱼都来一张大特写。以后几天相机基本是她在使用。

西西在对照相有狂热热情的阶段,相机平时在我包里,看到什么好景色,西西的第一个反映是大叫一声"camera",如果没及时拍到就懊悔不已。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第一天我的相机忘了充电,我一再提醒她节省点用,她充耳不闻,结果我们看的最后一个节目到最精彩时刻,相机没电了,西西悻悻不已。

我的相机可存照片400张左右。相机存满照片以后,我经常提醒她删掉一些多余的,她觉得每一张都是精品,很舍不得,在我的催促下勉强删十来张。每到演出的后半段,我就看见她手忙脚乱地埋头删照片,这时候我就老想起一句话,"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寒冬。水鸟 2/25/2010 09:41
以前看过麻省的气候数据,一月最冷,随后是十二月与二月,白天最短的时间是冬至。到了二月底,一年中最黑暗寒冷的时间总算过去。

今年冬天没怎么冷过,一场象样的大雪都没有,气温高,偶尔下雪也化得很快。冬天不怎么出门,偶尔去看看河边那一群水鸟,大雁一直都在,也许美国的大雁不是候鸟?

星期天去河边转了一下,靠近岸边仍有冰块残留,河中央已是波光鳞鳞,冬天的暖洋洋的阳光,明净如洗的湛蓝碧空,江天空旷,视野开阔,令人神清气爽。

看见了传说中大雁睡觉的样子,单足独立,头埋在翅膀下。大雁为什么睡觉的时候时候只用一只脚站立呢? confused

这个季节的大雁好象更喜欢飞,看见好几群大雁飞过,人字型排立,在空中滑翔的姿态非常优美,可惜没本事照下来,也不大会辩东南西北,不知道它们是不是向南方飞去。
Avatar观后感 2/16/2010 22:38
周日去看了"Percy Jackson & the Olympians: The Lightning Thief",把手袋忘在电影院了,我对此地的淳朴民风很有信心,不慌不忙地找到电影院的电话,打过去一问,果然在那里。周一去取手袋,顺便看了<Avatar>,我看电影经常看得胡里胡涂,随便写点感想。

视觉效果非常震撼,很喜欢里面的景色画面。

情节很一般,以前只知道八股文,样板戏有套路,其实好莱钨也是同样的套路。套路之一,找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开打,直打得天昏地暗,飞机,大炮,火箭,坦克,恐龙,大象,妖魔鬼怪,一切能想象出来的东西全用上。其实根本不用为情节担心,你在电影院里安心地睡一觉,醒来90%的概率能看到男女主角相拥而泣,庆贺胜利。

经典桥段之一,正反两男主角一定要单打独斗,当反方制住正方的时候,反方一定变成演说家,不啰嗦两句不罢休,造成的后果大家都知道了。

这部片子的打斗场面不算多,比较喜欢其中情节舒缓的部分,比如在森林中漫游的场面,非常唯美,可以当作风景片和动画片来看。
GPS 1/16/2010 16:25
我的GPS为什么那么容易坏,两年时间坏了两个。坏了能修吗?象电脑死机一样,到某一个地方就不再动了,重新启动也没用。 frustrated
寒江.雪.水鸟 1/03/2010 23:48
去年的照片。十二月三十号的时候,去江边走了一趟,刚下过雪,天气不冷,天空阴沉沉的,云层压得很低,白雪映照着灰蒙蒙的天地,留下的相片像黑白照。

河面大部分已经冰封,冰上覆盖一层薄薄的积雪,河心有若干深灰色的水潭,水鸟大多聚集在水潭周围漫步,大雁昂首阔步,姿态优雅,野鸭腿短,步履蹒跚,憨态可掬。

奇怪大雁还没有飞走,范仲淹的词中说"塞下秋来风景异,衡阳雁去无留意。"(衡阳雁去--雁去衡阳的倒文。湖南衡阳县南有回雁峰,相传雁至此不再南飞),秋天就该是北雁南飞的季节。当然欧阳修也说过"夜闻归雁生乡思,病入新年感物华。"他是在湖北宜昌写的这首诗,北方的归雁在湖北过新年也有可能,奇怪麻省的大雁居然也象要滞留到农历新年的样子,或许美国的大雁抗寒一点,和这里的人种一样。

古人很偏爱大雁,描写鸿雁的诗词成语很多。成语有"鸿飞冥冥","翩若惊鸿","惊鸿一瞥"等词,好象大雁很爱飞,我看见它们大部分时候都在慢吞吞地散步或游泳,一副悠闲自在的样子,"翩若惊鸿"的景象很不容易见到,或许经常向水里扔点石头,就可以看到古人梦中的美女是什么样子了。

顺便贴几首大雁的诗。
New Year Resolution 12/30/2009 14:24
1。好好工作。最近这一年,情绪波动大,加上老上网分心,工作作得马马虎虎,

2。有时间尽量多陪亲戚朋友,少上网。


Happy New Year

祝你好运 祝你好运 祝你好运 祝你好运 祝你好运 祝你好运 祝你好运 祝你好运
圣诞节期间想和我的侄女去佛罗里达迪斯尼,有人经验吗,不知道会不会人太多,什么都玩不好。有没有别的气候暖和一点,适合十岁左右小孩玩的地方推荐。多谢。

根据最新研究,阳光越多的地方人活得越快乐,应该多去阳光灿烂的地方走走。

http://news.yahoo.com/s/livescience/20091217/sc_livescience/happieststatesrevealedbynewresearch

http://www.livescience.com/culture/091217-happy-state-list.html
寒冰. 水鸟 12/13/2009 21:43
上周气温陡然下降,出门需要全副武装,麻省的寒冬正式来临。

今天中午出门,走过查尔斯河边。灰蒙蒙的天空压得很低,浅灰色的天空,深灰色的江面,天地间只剩黑灰白三色为主色调,构成一幅清冷的水墨画。

今天的水鸟异乎寻常的多,天鹅,大雁,野鸭,海鸥,麻雀都活跃异常,是不是因为天冷了它们要多多锻炼增加热量。

部分江面结了一层薄冰,看见一对大雁列队在冰上漫步,走得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偶尔也会打滑,趔趄一下继续前行,有时干脆掉进水里游泳了。冰上倒影清晰,大雁们临冰照影,不知道会不会顾影自怜。

好多海鸥站在江心的冰上,周围有海鸥不停起落回旋,雪白的身影如在江面散落无数雪片。

看见两只天鹅飞向远方,天鹅看起来体态肥硕,飞翔的时候舞姿翩翩,非常优雅。

麻雀也不甘寂寞,在河边的灌木丛中窜来窜去。
下雪了 12/09/2009 08:51
可以在家上班了 happy happy
停车 12/04/2009 15:29
hailand Cafe located at 302 Massachusetts Avenue, 有停车位吗,要是没有,有人知道附近哪里停车方便吗,收费的也可以考虑,不要太贵就行。 oops
初冬 12/02/2009 08:16
今年冬天冷得很晚,十二月初了,前两天穿一件普通外套就可以在外面散步,这两天气温下降,晚上要穿大衣。

从秋叶落尽之后,天气就变得很好,经常出外都是一片阳光灿烂,但是已经没啥风景可看,世事总难两全其美。当然光有好天气也是好的,总胜过凄风苦雨加穷山恶水。

天黑得很早,昨天下午四点过走出办公室,就看见一轮明月已经升过屋顶,这么早就看见月亮,很有点吃惊的感觉。晚上九点过出门,皓月当空,万籁俱寂。夏天时热闹的露天茶座杳无人影,街上的行人也不多,异乡的街道特别冷清。

冬天唯一可盼望的是下雪,对雪的感情比较复杂,因为要一大早起来扫雪,车又难开,觉得还是不要下的好。想起一次下雪后从北面开回来,路上没什么车辆,只一片白茫茫大地,玉树琼枝作烟罗,天地一片苍茫的感觉,还是十分令人神忘。

想起两首有关下雪的诗:

逢雪宿芙蓉山主人
刘长卿
日暮苍山远,天寒白屋贫。
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

问刘十九
白居易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下雪的时候好象总想要人气添点温暖,实在没有人,养只宠物也好。

从感恩节开始,就开始美国的holiday season,以前还比较喜欢旅游。现在不知道为什么兴趣不大,一直不是喜欢热闹的人,也不能做到走到哪里都能融入当地的气氛,游走千里去看寂寞不如面对寒江独对寂寞。又想起一首下雪的诗。

江雪
柳宗元
千山鸟飞绝, 万径人踪灭,
孤舟蓑笠翁, 独钓寒江雪
无题 11/22/2009 22:11
无题

一曲肠断怅听箫,回望关山归路遥
欢语传声犹昨日,离魂惊梦醒中宵
晨昏暗暗看烛泪,早晚潇潇听雨蕉
心事千重沉海底,一从别后笑颜消


绮怀
黄景仁

几回花下坐吹箫,银汉红墙入望遥。
似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宵?
缠绵思尽抽残茧,宛转心伤剥后蕉。
三五年时三五月,可怜杯酒不曾消。
流感 11/06/2009 14:11
流感是不是来了?今天我们公司两个人请病假,我有事请假在家,现在开始咳嗽,晚上有个聚会,是不是不去了?很抱歉,不过要是传染了别人就更抱歉了。 oops
深秋。植物园 11/01/2009 23:28
上星期天红叶最好,一星期后,红叶已被雨打风吹去。上班的路上有一棵树,树型很好,枝叶伸展,亭亭如华盖立于红绿灯前方,从顶端开始变色,然后一树缤纷,有金黄,浅红,翠绿多种层次的色彩,每次开车到这里都希望是红灯,可以多看两眼,一场秋雨,就零落过半,现在已经凋零殆尽,前后不过一个多星期时间。秋叶与春花一样,都是繁华一瞬,易得凋零。

今天天气很好,阳光灿烂,无风,没有秋风扫落叶般残酷无情的景象,犹豫了一下决定去植物园,觉得可能已经去得太迟,想起一首诗"自是寻芳去较迟,不须惆怅怨芳时。狂风落尽深红色,绿叶成阴子满枝",春花落尽,还有枝繁叶茂,秋叶飘零,就只剩满地狼藉。

植物园内很多树木都只剩光秃秃的枝丫,但仍然色彩缤纷,秋景最是写意,都是大片大片浓烈的色彩,也不用仔细辨别是什么树。想象一下一个星期前的美景,很后悔没有早来。

很高兴的是见到了野鹤,伸着忻长的脖子左顾右盼,姿态优美,亭亭玉立,映着淡青色的湖水,是一副很好的水墨画,野鹤是大明星,看见周围好几个人都在给它照相。
深秋。鬼节 10/31/2009 23:33
上星期天很后悔出门太晚,好多美景都没照到。星期三下小雨,风卷起落叶在车窗前飞舞,很壮观也很伤感,第二天看见沿途的树上的叶子只剩小半。

今天出门,发现台阶前的落叶有好几寸厚,满街都是落叶。气温很高,穿一件外套还嫌热,风很大,一阵阵狂风卷起落叶在空中飞舞,如漫天飞雪,说不出的萧瑟气息。"昔年移柳,依依江南,今看摇落,凄怆江潭,树犹如此,人何以堪。"深秋是最适合写古诗词的季节,现成的句子可以信手拈来。

走过查尔斯河的时候,看见沿岸的树木都大多凋落过半。奇怪的是今天有很多的海鸥聚集,在江面不断起落回旋,那一小段河流变得热闹非凡,可惜我急着赶路,随便照了两张相就走了。

今天是鬼节,本来打算去Salem,很郁闷的是到了火车站发现相机没装电池,更加郁闷的是回家后发现其实电池就在包里,走的时候匆忙没有装进相机。抱怨一下麻省的公交,十二点有火车近城,下一趟要等下午三点,去Salem来不及了,也不知道波士顿哪里是看鬼的好地方,就去了Boston Common,满地及漫天黄叶,气氛太萧条,没多照相。主要想照鬼,就在沿着附近的街道逛了一下,郁闷的是看见的绝大部分是人,很少有鬼,偶尔有一两个鬼影子,也不好拿相机对着照,只照了一两个鬼的侧面,然后就去购物去了。

晚上回来,在Waltham的街道上看见好几个鬼,才想起鬼是晚上才出动,不过鬼都一晃而过,没留下照片。
金秋 10/26/2009 23:32
秋景不用出远门观看,一出门就是一树金黄。上班路上的林荫道,逐渐由一片苍翠变得五色斑斓。

又去了Walden Pond,下午两点过才出门,想想我的开车和停车技术,还是去熟悉的地方比较放心,不然多转悠一下就天黑了,天下景色大同小异,专心看一个地方也好。

这个星期的秋景比上星期更美,车过丛林,如入五色海洋,阳光在树梢镀上耀眼的金边,美得令人神思恍惚。

游人很多,公园的停车场爆满,要等别人的车出来才能停进去。

湖边的树木终于五彩纷呈,如彩色屏风倒映水中。沿湖走一圈,一步一景,美不胜收。近处的湖水如浅绿色的水晶,明净清澈,湖底的沙石清晰可见,湖面飘着零星的红叶。天气很好,淡青色的天空横扫过几片白云,投影湖心,"秋水共长天一色"。对岸是五彩的屏障,近处是缤纷的红叶,远远近近,都是色彩的海洋。

秋景也最易感伤,"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车向北行,已经有好些地方树叶凋零,只剩淡褐色的丛林,秋风过处,卷起片片落叶飘过车前,突然想起两句歌词,"梦里每点缤纷,一消散哪可收"。
秋景随笔 10/17/2009 23:58
几天秋雨,气温降到华氏四十多度。今天又去了Walden Pond,我总要磨蹭到下午三,四点才出门,现在天黑得早了,五点过就已薄暮冥冥,加上我照相技术不行,一张好照片也没有。

湖边的红叶比上星期更多,不过大半树木仍是翠绿。我开车从小路走,路上有几段景色非常漂亮,道旁树木灿若云霞,一树树枫叶如燃烧的火焰,或者一树树秋叶金黄,耀人眼目,车如从绚丽的画卷中开过。面对秋景,总觉得文笔不够,麻省的秋天色彩浓烈,美得令人窒息。

这一段路是我经常开的,好多路段已经觉得林木稀疏,与夏天时繁茂的景象大不相同,秋天的美景总有些伤感的气息吧,"落叶别树。飘零随风。客无所托。悲与此同。"(李白)

这个星期天和上星期天应该是去NH看红叶的好时候,不过我因为安排有些问题,都没有成行,看来是要错过山里的红叶了。

昨天据说已经下了雪,看来这个冬天来得很快,我的愿望是"这个冬天不太冷。"(全球暖化?)
秋景. Walden Pond 10/13/2009 00:23
今天去了Walden pond。
http://www.mass.gov/dcr/parks/walden/

新英格兰最美丽的季节终于尽现眼前。开车去的路上,道路两旁林木森森,时时有缤纷绚丽的画面掠过眼前,一树树的金黄,橙黄,火红,鲜明夺目。

Walden Pond因为Henry David Thoreau在此隐居两年而闻名,老早就把Thoreau的大作《瓦尔登湖》google出来了,一直没仔细看。
http://www.tianyabook.com/waiguo/waerdh/index.html

根据我旅游的经验,所谓古迹,大多名不符实,去看了肯定大失所望。有关Thoreau的古迹也不例外,其实就一小破房子,还是后来重建的。房子是根据他简朴生活的理念建造的,非常狭小,一间屋子兼作厨房,客厅,卧室。还没仔细读他的作品,不太清楚他究竟怎么生活的,看了房子的感想是"哲学家真是与众不同,如果让我在寒天雪地的冬天,在这个与世隔绝的狭小屋子里呆上几个月,估计要得抑郁症。"房前有Thoreau塑像,比常人略矮,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个时候的人比现代人矮一点,Thoreau盯着自己的手掌作沉思状,莫非研究手纹命理?

加一点google来的关于梭罗在瓦尔登湖的描述"在那里他仅花28美元多一点儿就建成起了自己的栖身的小木屋,每星期花27美分就足以维持生活。为维持这样简朴的生活,他一年只须工作六个星期就可以挣足一年的生活费用,剩下的46个星期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
http://baike.baidu.com/view/179031.htm

觉得美国的风景区对自然景观保护得相当到位,对于人文景观,尽量忠实于最初的景况。美国的文人古迹是记实,国内文人古迹是写意。在国内有关文人的古迹,到过"杜甫草堂"和"三苏祠",看后感觉是这两人都是大地主,杜甫有那么宽敞的庭院,还要写"茅屋为秋风所破歌",太过矫情。当然也因为中国的古迹年代太悠久,没法考证当时的情况了。国内古迹的好处是不断有文人题诗,好象历史在一直在延续。美国的文人古迹?我英文书读得太少。

美国景点没有那么浓厚的商业氛围,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国内对旅游资源好象有点过度开发,旅游景点必定门庭若市,一连串的小摊小食店,旅游起来很方便,但也有点太过热闹。

马路对面是Walden Pond,入口处几棵枫树连成一片红霞,对岸的树木大多仍是深绿,偶尔可见一两株火红的枫树,下星期来或许会有更多斑斓的秋色。湖水清澈,可以看见湖底软软的白沙。沿着湖边的小径饶湖一周,树木遮天蔽日,下午四五点,走在林间已有暮色苍茫的感觉,脚下是绵密的松针,黄叶,松果。在湖边的某些角度能看到成片的色彩缤纷的秋林,湖面明净如镜,偶尔有水鸟掠过,划下清晰的水痕,天光云影倒映湖心,构成一幅美丽的画卷。
  1, 2, 3, 4, 5, 6, 7, 8, 9  
[Time : 0.049s | 30 Queries | Memory Usage: 758.63 KB, used cached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