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大国若烹小鲜。
老朱烹小鲜拿手,在治大国方面也有些创意。
前几个月,老朱完成了40万字的《漫谈美国:来历与底细》一书初稿,眼下又开始动手写《漫谈中国:理想与现实》一书。在此先瞎显摆显摆一通。
在日益全球化的今天,要真正认识中国,必须首先真正认识美国,而认识美国必然要追溯美国的来历与底细。
认清了西方,认清了美国,中国的问题就显而易见了,问题也就容易有解了。
美国的长处是其社会制度建构,短处是其社会结构的基础;新中国的长处是社会制度的基础,短处在于两千余年仍未改变其“家天下”的社会结构,区别只是“家”变成了“党”。看官们只要掏出一张一美元纸币,看透其背面美国国玺正反两面的深刻寓意,就明白中美两国社会结构的重大差别了。
秦王嬴政之所以号称“始皇帝”,是因为打从他开始,中国的社会结构便定了型。在没有外来思潮和外来势力的有力挑战和干预之前,中国社会只是“家”变,“天”不变,所以才能够在周期兴衰的过程中通过反复同样重建而得以长期延续。
自从洋人用洋枪洋炮打开了中国的大门,很多中国精英在自“家”之外有了新选择,说难听点就是多了当“卖国贼”或“祸国贼”的机遇,总之是挟洋自重,变着法坑中国的平民百姓。
毛泽东的功绩是推倒了自1840年以来不断重压在中国人民头上的“三座大山”,自然也断了一些精英们卖国的财路。碰巧,毛泽东在建国后又逐渐钻进了牛角尖儿,在“阶级斗争”和“不断革命”这两条轨道上颠起来没完,结果给人实实在在地抓到了小辫子,揪起来没完。
毛泽东在建国前是真英明,不圣明;建国后主流是少英明,多圣明,结果搞得身后一度骂名一片,连其“粉丝”都觉得灰头土脸的。所以说,毛泽东是善于“破”的高手,不是“立”的高手。
毛泽东为什么终其一生都没确“立”起一种崭新的社会结构,主因是其思维定势惹的祸,即期望用破国成功的经验来建国,结果事倍功半,人亡政息。
老朱得睡觉了,改天接着侃“连环三招,重塑中国”(2)新中国的问题。
温家宝说,我们能够做到,最根本的是两条,第一条就是公开透明,就要让任何一项行政性支出都进入预算,而且公开让群众知道,接受群众监督;第二条就是民主监督。“我曾经引过在建国前毛泽东主席和黄元培先生说过的一段话解决‘其兴也勃,其亡也乎’的周期律问题,最重要的是民主,只有民主才不会出现人亡政息”。温家宝认为,公款吃喝、公车私用,公费出国,其实也关系到整个反腐败。
中国的问题,首先是体制性问题,是传承了2000多年的封建体制问题,所以首要的和根本的问题不是什么公开透明和民主监督的问题。不解决根本问题,所谓的“公开透明”和“民主监督”会愈加添乱,一如老蒋统治大陆时。老蒋的“共和国”(Republic)之所以垮台,主要是“民主”惹的祸。看看当年毛泽东是怎样赞美美国民主的。现在的中国比老蒋时越来越不遑多让,但只要不让“民主”风行,枪杆子就能保住政权。
温家宝明知党已病重,却不思自治、自救,反而一门心思(1)对外公布“病情”;(2)发动民间“庸医群起”,为党把脉、治病、看护。
治大国若烹小鲜。俺有连环3招,解决中国社会的弊病,易如反掌。
到点得上班做菜,明儿再侃。各位看官先猜猜是哪三招。
近代以前,中国知识分子有一大批和一小撮之分:一大批的存在于统治体制内,一小撮自外于当权体制。
自从国门被洋人洋枪洋炮打开,大批的中国知识分子不安生了,因为有了新思想—“洋思想”和新靠山—“洋大人”。于是,局面演变为一批体制内的“土鳖”精英与一批携洋自重的“媚外”精英互K,争持不下之时就不约而同地各自去搬洋大人撑腰。
毛泽东曾形象地将中国知识分子比喻为“皮上之毛”与“墙头草”,那是在毛体制高压下的“时尚”。
现在,中国知识分子早已经不是“毛”了,而是“皮”,厚脸皮的“皮”,没脸没皮的“皮”。如果俺算有点知识的话,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所以,心里总想少说、少写,多干、多做。当然,做的事挺杂、挺多、挺爽的,否则俺也不做。
请看消息:观看总政的慰问表演,老将终于流泪了...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Feb 25 15:24:00 2010, 美东)

昨天晚上去看了中国总政歌舞团慰问侨胞的演出,想不到全场饱满,老中青三结合都有。
我特别去留意,看到很多老将都来观看了。这些老将平常都在批评中国政府,当初他们
看了神韵之后,都非常卖力鼓吹。我就过去问他们,你们为什么也过来看演出?你们不
是对中国没有感情吗?他们说:看看再说啦!好久没有看国内的演出了。

当梦鸽出场唱《地道战》的主题曲:主席的话记心中,全场爆起了热烈的掌声,特别是
那些老侨们,非常激动。此时,我看到几个老将,都热泪盈眶,我就问他们,你们激动
什么?他说:我们还是爱中国的。听到这些老歌,感觉回到当年年轻的时候,有很多感
慨,我们还是怀念老毛时代无畏不惧,天不怕地不怕的。我们问他们,这个表演和神韵
比,有什么区别?是不是档次高很多?他们不得不承认这事实,一直点着头。

到最后,压轴的阎维文出场后,全场的热情已经高涨。特别当他唱《说句心里话》的时
候,那些老将们完全失去控制了,热泪滚滚而下,泣不成声。其实不管老将小将,大家
都爱祖国,说不定只是大家爱法不一样吧!

希望中国政府能够多来演出,慰问侨胞。其实很多老将们是迷失方向的孤儿,只要政府多
给他们关怀,他们还是愿意回到祖国的怀抱。

--

※ 修改:·tuantuan007 於 Feb 25 16:07:19 2010 修改本文·[FROM: 96.227.]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96.227.]






8道选择题 测试你的“虎年外汇投资潜能指数”
虎年大禮:本地、越洋電話無限打僅$0.83/天
中国打美国1.6分,美国打中国1分;台湾1.6分;不需签约,没有最低消费
优惠进入倒计时,把握最后机会,中文电视仅$9.99起
IBM最新招聘职位:SWG-0297692 Software Engineer -Rational Support Analyst
需要国内学校出据核实您的学位吗?JF LINK 可以帮助您!


hzh9999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0 0
[ 2 ]

发信人: hzh9999 (一不怕吃,二不怕喝), 信区: WorldNews
标 题: Re: 观看总政的慰问表演,老将终于流泪了...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Feb 25 15:28:12 2010, 美东)

老将大概不常回国吧

--
本月:超前消费,欠人伪币,勤发帖以挣伪币。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68.2.]
美国人为什么富有?

  陈志武
  美国耶鲁大学管理学院金融学终身教授

  记者:我们想请您谈谈国富与民富的问题。您在《金融的逻辑》书里提过“财富不是资本,更不是钱”,资本主义的老大美国长期消费全世界的产品,都说美国人有钱,那美国人的钱是从哪来的呢?比如像勤劳和智力如果算资本、算无形资产的话,我觉得中国人这方面的资产还可以,那中国老百姓的钱哪去了?为什么比美国人穷那么多呢?

  陈志武:中国的问题一方面是资本化、金融化的程度不够,另一方面是政府拥有太多的资产和收入。政府有钱有利于增加GDP的短期效果,但是只有民富,才有民生的幸福。简单地讲,你说到的智力、勤劳,这些都是人力资本财富,但在中国这些更多是资产,是不能动的财富,不一定是资本,因为它没有可以流通起来,更不是今天就可以花的钱。而美国资本化的发展,方方面面的金融市场的发展,使得美国人的那些资产,包括那些跟劳动力有关的未来收入,还有土地等不动产,都是可以流动起来,可以变成今天就能花或者再投资的资本、钱。我们说,有价值的东西,包括未来收入,都是财富,但财富本身不是资本,财富和资本最大的差别在于,财富可能是死的价值,可能是不能创造价值的价值,而资本是被流动起来的价值,本身可以生钱、可以创造价值,所以比财富更有价值。中国历来就有很多土地、资源、未来劳动收入,但这些价值由于一直都是死的,没有能够转换成资本、转变成钱,所以,资源再多、资产再多、未来收入再多,也不一定显得有钱;相比之下,这些死的资产财富、在中国不能动的这些未来劳动收入,如果是在美国,则由于其资本化、金融化的程度高,都可以变成活的、能再生价值的资本,于是,美国的钱就比其他国家都多。

  记者:我想具体的请教一下,比如美国老百姓可以从哪些地方去挣钱?有好多渠道是中国老百姓没有的?

  陈志武:比方说,跟年轻人和中产阶级相关的,是借贷和融资手段,现在中国有住房按揭贷款、汽车贷款、学习贷款等,还有其他消费贷款、创业融资渠道。在有这些金融产品之前,年轻人即使他非常有能力与魄力,能够经商、创业,他未来收入的潜力可以很大,但他不一定有办法去找到资金,去实现他的潜能,他的未来预期再好也没有用。在美国,这些创业融资渠道历来就很多,包括亲戚朋友范围的人,也更包括血缘关系网之外的正式金融机构。在中国,这些年慢慢在变,今天有按好多种揭贷款工具,把一部分未来收入预期利用起来,让年轻人扩大他的发展空间。以前很多人说,那不是在超前消费么?万一亏本,风险会很多嘛?但,这就得你自己决定了,我并不是说所有的人都应该这样去做,用这些工具、这些渠道,总比没有要好。原来的情况是,不管你有没有创业能力,都不能有这样的选择,包括像浙江、广州、江苏等等那些创业文化、商业文化比较发达的地方,他们的手脚原来也都没放开,没有太多的创业融资途径。如果能够给他们提供更多的金融化、资本化工具,他们接下来的创业发展空间就会扩大了。资本化发展给那些有能力的人提供的是机会,帮助放开他们的手脚。

  记者:美国人都爱说“美国梦”,中国人白手起家,在创业的过程中可以说遇到了难度相对于美国人要大得多吧?

  陈志武:随着中国经济的增长,个人的收入和积蓄越来越多,所以,创业资金的来源比以前多了,但是,比起美国人的创业融资途径还是要少。像刚才讲到的,是否能把不动产和未来预期收入变成流动的资本,在中国还非常有限,特别是在农村,土地是集体所有,所以,尽管土地使用权现在掌握在农民个人手里,但还是不能流转买卖,也不能把土地使用权和农民宅基地用来做抵押融资,所以,再有能力的农民也无法把土地财富转换资本,在美国就不存在这样的问题,土地和宅基地随时可以变成创业资本。另外,在美国,政府管制比中国少多了,包括银行业、风投基金公司的管制等等,要走过的审批步骤少,金融行业的条条框框限制少,金融资本和金融服务量就多,创业致富之路上的障碍就少。相对而言,在中国要创办一家基金公司,或者一家民营金融机构,想要得到审批非常非常难。

  记者:性格方面呢?您长期在美国生活,您觉得哪种性格是美国人最本质的写照呢?

  陈志武:美国人最典型的,可能也是最重要的文化特征,就是美国人非常自由、在想象空间上不受约束,当然这个话可能听起来像套话,但是美国社会非常推崇个性化表达,父母也尽量把你往你个人的特质方向引导,他们会说:你的个性就是你,不管在别人看来你的个性特质是多么奇异,你只管发挥你的个性。在个人能力方面,如果你的个性特长是在文化、政治、艺术或者是哲学、商业等等,只要你喜欢,就不要因别人的看法而感到自卑或者怎么样,而是要按自己的路去找,所以,在美国就会有《阿凡达》这样有创意的电影,也有谷歌、苹果这样的传奇公司。不是就是要有个性。个性化思想和个性化行为,这些应该说是美国人最强的文化价值,跟中国强调忘我没有个人、强调中庸、强调同流合群的文化特质,是截然不同。(拾年)
毛泽东也是人 2/25/2010 20:31
俺刚来美国时,看了很多揭露毛泽东之恶的文章,一度对毛泽东非常反感,因为毛泽东对共同打天下的同志不断无情斗争。
随着改革开放暴露出越来越多的问题,我忽然醒悟,毛泽东试图在完成一个人类历史上史无前例的壮举,那就是将中国人民塑造成一个最公平、最正义、最无私、最纯洁、最纯朴、最睿智、最团结、最勤劳、最勇敢、最自豪的一个整体。然而,独木难支巨厦,加之时不我予,逆天行道,以致自折阳寿,抱憾终生。建国前的毛泽东无疑是无尚荣光的,建国后的毛泽东显然是日益悲壮的。每每念及毛泽东一人焕发之伟大,俺以前经常发自内心地赞佩之极。
自从俺发现了马列的真面目,自从俺惊觉到毛泽东在伟大的光环笼罩中其实与常人一般,那么崇高的人物,低级错误成串儿犯,落得个身后骂名一片。此后,俺唯一崇拜过的人—毛泽东,走下了俺脑海中的神坛。
民主是什么? 2/25/2010 16:16
前一段,美国国务院在全球搞了个关于"民主"定义的全球征文.
全球不民主,美国急呀.
俺给民主的定义是:"两伙或多伙人尽力迷惑和拉拢大多数(普通人),去服务一小撮(富人)."
民主不是过家家,真民主只有见血才能见真章.
作为曾经的毛泽东粉丝,俺的笔名之一是朱崇毛,各位看官到网上打"朱崇毛"仨字,就知道俺原来对毛泽东的认识了.
毛泽东在崛起之初是风筝,线在共产国际手中;待毛泽东确立领袖地位后,他逐渐变成了一只随心所欲的大鹏。从马列那些看似浩瀚的文稿中,毛泽东提炼出八个字:“剥削有罪,造反有理。”同时,毛泽东还从西方文明中汲取了“最新”成果:民主,并加以引申,变成了人民民主。于是,占中国人口绝大多数的人民便被毛泽东成功地“忽悠”起来了,所以夺起权来百战百胜。
人,都是有思维惯性的。
毛泽东是靠民主加革命得胜的,自然走上了“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和“坚持在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道路,结果,他的“过”越来越大,他的“错”越来越多。
为什么呢?
毛泽东的思维中不仅有定势,而且有误区。他没有从骨子里认识到,砸碎一个旧世界与建设一个新世界是完全不同的两码事,所以隔三差五就带领得心应手的人民砸新世界一通。
爱,很容易乱套。
《爱在波士顿》主要想写三对男女在波士顿交织起来的情感波澜。
俺除了爱研究做菜和做爱之外,特别喜欢研究社会、文化和政治,所以会借女主人公们之言行表达爱的各种感受,同时会借男主人公们之言行表达俺的政见。
俺的重点是:1、美食;2、情爱;3、时政;4、中西文化比较。
为了突出重点,俺设计两个男主人公是波士顿某知名大学东亚研究方面学有专长的新锐学者。
小说里的男人基本上都是“眼镜男”,据说“十个眼镜九个色”,当然不带眼镜可能更色,当然也可能更粗鲁。于是,一出出既时常道貌岸然又经常男盗女娼的情爱纠葛便有展示的舞台了。
俺写东西的特点 2/23/2010 10:12
俺写东西,跟发羊癫风似的,一阵儿一阵儿的,也说不准啥时候就癫两下。
俺写东西主要是逗闷子,所以主要是给那些特幽默和特不幽默两类人看的。看了俺写的东西,您能“哈哈”出声来,或者一本正经地把俺写的东西当真去看,那俺就没白忙活。
人,身体可以咋忙活都可以,但心情不能不轻松。
俺好显摆,好为人师。前一段,心情太好了,总想把做菜与做爱相比较,总想把厨房和卧房往一块儿扯,整得有点没面子。
这两天,俺想了想,还是用小说的形式,让主人公去展示爱的各种面貌好,所以感觉又要发羊癫风了,准备把08年在《波士顿新闻》上连载一半的《波士顿之梦》改头换面,重新打造成《爱在波士顿》。是不是挺俗啊?请看官们给点意见。
按道理,是个瓶都应有盖,是个人都该有人爱。然而,没盖儿的瓶儿多了,没人爱的人也海了去了。俺真不想啰嗦爱,真想说说菜,所以把今儿晚上一桌Party菜,整几道上来。
英文有时挺一针见血地,比如"做爱"便道出了爱的相关性和互动性,即爱不是凭空产生的,而是男女(同性暂且不论)经由一系列大到崇高小到卑鄙的活动加互动而产生的.
过完了碰巧被情人节浪漫了一次的春节,俺对爱的认识又有了新体会:美好的爱一定基于一个字,那就是一个"爽",而"爽"的字型象征着倆大人经过反复"xxtoxx"才相互让对方"爽"成的.
一个"爽"字,学问大了.还是上边那仨字: "爱得学",不论老少.
记得俺年轻那会儿,根本不知爱为何物,所以只重数量,不求质量,在一日三餐的同时经常一天三日,真是忒浪费了.
老实讲,俺悟出爱与做爱之间的关系,跟做菜有直接关系.可笑,是吧?那您就先"哈哈"一会儿.俺改天再胡扯.
俺和芸的初吻虽纯,但毕竟骨头连着筋、舌头与小弟弟同属一个身,所以隔天再吻就开始向不纯的方向发展了。人啊,有时候真跟牲口似的。
话说回来,当年再不纯的吻照如今的法式啥的纯很多了,因为吻得再深,也基本上还是个吻,在思想不解放的当年也吻不出啥更深刻的下文来。
常言道:得之易,失之亦易。不起眼的一件小事导致了俺和芸一连串的误会,关系便冷却下来,最后变得拔凉拔凉地了。海誓山盟,均成泡影。
现在看来,初恋易断,不是没经验,而是不知真爱为何物,靠激情催生的情爱经常是不长久的。
真爱,是心心相通、同甘共苦、相濡以沫、相敬如宾、相互关爱、慷慨无私、等等。
总之,爱得学,不然七老八十也不会真正身体力行爱的真谛,就有可能在现实生活中遭遇各种“爱的烦恼”。
上星期,纽约爱乐访问朝鲜,引起巨大轰动,令我回想起尤金带领费城爱乐、小泽征尔带领波士顿交响乐团、卡拉扬带领柏林交响乐团首访中国的年代。1979年,笔者还有幸目睹了波士顿交响乐团的丰采,当然不是在现场,而是花一毛钱看的纪录片。那年头,看一大群外国人演奏中国国歌,真的叫人感觉兴奋莫名,尤其是安可曲“白毛女”片断“北风吹”,把周围观众的热烈情绪完全带到了脸上和拍得跟猴腚儿似的手上。小泽征尔在指挥台上那激情的表演和潇洒的英姿从此在我的脑海里打下了强烈的烙印。很快,日本一部反映交响乐在日本拓展的故事片《火红的乐章》将我变成了彻头彻尾的交响乐迷。上大学后,虽然学马列的出国机会不多,可笔者还是坚持自修英语,后来考托过了,就来美国留学,而且就在波士顿,住得与波士顿交响乐团只有一街之隔。
因为离Symphony Hall近,所以总看别人去看各种音乐会,笔者是数年后家庭团聚后才趁乐团Open House 的时机抽时间带家人去逛了一圈儿。不消说,没见到小泽征尔,台上除了一帮半大孩子在那儿练胆儿,就是一群数百年前被从非洲远道掠来的黑人后裔在那儿晃着腚、拍着手、哼着牙疼得不行似的音调,欣赏不得之余赶紧开溜去打工养家。
笔者终于见到小泽征尔时竟然是开车在Coolidge Corner附近的大街上,哪里还剩半点儿当年指挥时“跳”“白毛女”时的激情和风采。后来,听说小泽要去萨尔茨堡,也没兴趣去“瞻仰”他一回了。
这次看纽约爱乐在平壤演奏,CNN破天荒打断正常播报,全程播送,再看带纽爱的指挥大师马泽尔临行前在《华盛顿邮报》上的访谈,俺才回味过来,小泽当年在北京那大的激情是怎么来的。小泽也是在使命感的驱使下,全力指挥和调动100多位乐手,用总重约12吨的乐器,尽最大努力去争取数以亿计听惯了“革命样板戏”的黑眼睛黄皮肤听众。我当时是被征服了,所以我知道文化的力量不仅比枪炮温柔,而且在相当程度上比枪炮更有力量。
瞧这次纽爱访朝演奏的曲目安排,主宾国歌之后是瓦格纳,让观众明白,交响乐是西方文化的杰出代表;接着是俺的最爱之一,德沃夏克的《自新大陆》(该曲当年由纽爱首演),令观众头脑自然而然地产生对美洲新大陆的种种向往和神往;然后是格什温的《一个美国人在巴黎》,直截了当地表明,台上这帮人就是“一群美国人在平壤”;最后就到了煽情和套近乎的时刻了,小泽征尔当年选的是“白毛女”,马泽尔选的则是“土著”观众用小脚指头听都会狂喜的音调“嗒,嘀嗒嘀,嗒”——民谣《阿里郎》。
《阿里郎》之类的民谣,是“蓝领们”累没招儿了用来自娱或互娱的玩艺儿,而且要在吃足了打糕、泡菜、喝得了烧酒,等等之后,才能整出那种懒懒洋洋、粘粘糊糊、悠悠扬扬、舒舒服服的原汁儿原味儿来。
访朝的美国乐手们基本上是吃牛排、“啃”他鸡等长大的文化人儿,在台上整出来的《阿里郎》跟打雷似的,整个一个吃饱了撑出来的效果,幸亏拉弦儿的里头有几个亚裔,吹双簧管的也是亚裔,不然那指挥大师可就露了怯了。
最有意思的就是看台下那帮北韩人民的肢体语言和面目表情了,有极力不露声色的,有东张西望的,有喜形于色的,有抿嘴笑的,总之,肯定是人人都觉出高潮了。
我真挺佩服美国乃至整个西方世界的文化人,他们真是征服其它文化民众的高人。自从小泽征尔率波士顿交响乐团首访北京到现在,中国越来越“美国化”了;30年后的北韩呢?Who cares。
初吻那叫一个纯!
俺8、9岁到沈阳的姑奶家串门时淘到了几本当时的“禁书”,如《大学语文》、《植物学》、《动物学》、《世界地理》、《野火春风斗古城》、《烈火金钢》、《林海雪原》等,翻来看去就染了“读瘾”,从此养成了逮到有字的东西就傻看一通的毛病。到了考大学的光景,过了俺眼的文字既杂且多,所以感觉考文科小菜一碟儿。这可能是俺本来考的是理科却被中文系录取的原因。
因为闲,俺下课就领一帮男生到操场上打篮球、踢足球,经常玩得不亦乐乎,忘乎所以。
据芸后来说,她对此是看在眼里,喜在心头,翘着俩羊角辫儿的脑袋瓜儿便常琢磨怎样将俺“据为己有”。
芸的机会往往来自班级集体看电影。她知道俺罗锅上山—钱(前)紧,每次都借机送俺电影票,说辞又总是让俺拒绝不了。当然了,俺哪能真拒绝,哈。
看电影《一江春水向东流》(简称“一流”)时出情况了。
悲剧,真tmd有力量!当天下午看完电影,心情那叫一个郁闷,闷闷地回学校复习,默默地去芸家帮她解答问题,不知不觉就到了赶最后一班公汽的时候。
俺心情沉重地直起身,背上书包,在芸的默默“护送”下出了屋门。
啊,室外的空气清新极了,俺顿时心情大振。
一口气深乎到一半的时候,俺便怔住了。双眼望去,但见一轮巨白、巨纯、巨大的圆月低垂在似乎触手可及的夜空上,清凉、柔和的月光如水银泻地一般,将周围的景物装扮得银光闪闪、波光粼粼。
月夜竟然能够如此难以言喻的美妙!
芸那银铃般的声音适时地轻轻飘进俺两耳间:“月亮多像电影里的那样啊!”
俺傻乎乎地转头盯着芸看,发现芸的双眼里也是波光粼粼,夹杂着焰火绽放映照般的七彩之光。
“是啊。”俺附和着,没觉出脚动,身子却鬼神差使般地被推送到芸的近前,将相互拥进心间。然后,满世界便只剩一件事情,那就是吻,吻,吻。
现在想来,芸当时是哭了,所以满脸湿漉漉的一片,让俺感觉像亲吻着肥美的沼泽地一般。
初吻,纯呐!没有任何杂念,不带任何欲望,就是个单纯的亲、亲、亲。。。,粘起一连串无瑕的吻、吻、吻。。。
爱得学(3) 2/03/2010 23:17
当晚,老朱百无聊赖,捧本书在看。
不一会儿,老朱感觉到,老邻居家的三女儿引一个女同学进得屋来,那银玲似的声音听起来人挺美的。这么说是因为老朱当时道貌岸然,没好意思立马抬头看,所以只瞄到了一双好看的元宝皮鞋和两条修长的腿。
后来,当然要四目相接了,老朱俩眼肯定贼亮,因为那女生果然校花级地漂亮。
三言两语,那女生(比俺低一年级)给老朱出了个主意,到她们一中旁听去。
那女生叫芸,是班长,回去跟班主任一说事便成了,于是老朱便与美女芸同班了。
老朱那时特要脸,又是插班生,所以装得相当地一本正经,美女不主动搭话,老朱绝不开第一腔,引得芸变着法儿、换着茬跟俺搭话。那感觉挺美妙、挺自豪的。
班长带头接触“黔之驴”似的老朱之后,同班的一众女同学也开始向俺求教,搞得俺尴尬不已,因为有些女生长得真叫困难,看了实在郁闷。于是,老朱给芸也出了个馊主意,干脆把问题集中起来,找时间到她家去解答。天真的芸听了欢天喜地,开始心甘情愿地上当受骗了。
当时,爱在老朱心目中就是个两情相悦,完全出于直觉,本能尚未主宰情爱。初恋通常很纯,可能是因为人的动物性还深埋在情感深处中。
一来二去,纯纯的初恋像春苗儿,伴着和煦的春风,破土而生了。
戳茅于轼的歪论 2/03/2010 23:12
一个口才如此糟糕的糟老头子竟然能够在中国四处招摇、煽风点火、呼风唤雨,足见国人的愚昧已经沦落到何种地步!
(1)40岁买房正常?
按照茅的说法,有钱人家的孩子多大岁数都可买房,穷鬼家的孩子40岁以前应该安心当房奴,向能够买得起多套房的富人屋主们缴纳房租。
中国目前商品房供应不足是有深层原因的:(1)贪官污吏住房处处,霸占房源;(2)暴发户到处炒房,奇货可居;(3)外资哄抬房价,从中渔利;等等。在房价高企的氛围下,中国普罗大众的有效需求根本难以实现。归根结底,高房价是社会不公和纲常涣散的副产品。居者难有其屋的问题不解决,房价泡沫破灭的那天就是中国社会动荡不止的起点。
(2)可笑的“买房时机”问题
买房的前提当然是要有足够的钱,但买不买房仅仅取决于“租房”或“买房”哪个价格便宜吗?真真一个傻瓜问题笨蛋答。
(3)空房子多必然导致高房价吗?
茅说:“据我所知现在有很多房子是空在那里没有人住的,房子空着那就是损失,房主会拿出来租,现在的出租房很多,这就说明了为什么现在房价涨得那么厉害,而房租却一点也没有涨的原因。买房是一种占有欲的满足的行为,不要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而让自己痛苦。租房没有什么不好的,人需要有追求,但追求要务实,不要一直朝着买房这个固定目标走下去,有时可以活动性地变换目标。” 这话说得有多二啊!哪tmd像一个经济学家说的!
(4)买房能跟找对象比吗?
茅可能老糊涂了,把买房误当成买春,又把买春当成找对象了。
没钱娶老婆痛苦,没钱买春也痛苦,简单又实惠的办法就是对着女影星的照片打飞机了。他是存心在变着法儿哄买不起房的傻瓜们甘当阿Q。
(5)能赚钱就是在创业?
是创业先,还是赚钱先?
创业的都能赚钱?
赚钱就是创造财富?
这些问题,不是傻瓜的都清楚,可茅愣把这些傻里傻气的问题傻B化了。
在茅于轼看来,一个人能赚钱,就是为社会创造财富。于是,茅的“伟大号召”是:“年轻人要学会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赚钱。”因为“一个人能赚钱,就是为社会创造财富”。
谁都知道赚钱是咋回事,咋赚钱才叫生财有道,但并非赚钱就是创造社会财富。事实上,创造财富的物质生产,非物质生产领域的功能只是实现收入再分配而已。
(6)剥削有功,还是剥削有罪?
茅一类的“精英”们时而化身社会公正的代表,更多地时候实际上在为社会不公唱赞歌。
姚明赚大钱了,没剥削别人,被别人剥削也是兴高采烈。按照茅的逻辑,人就是为赚钱活着的,赚到买房钱就琢磨着买房,赚不到就租房住,崩管自己受不受别人剥削。
(7)买与卖
茅坦言,尽管年轻人的创业热情很高,但是成功率却非常低。而年轻人创业失败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没有把握好自己的身份,年轻人更多习惯扮演的是“买方”角色,熟悉的也是“买方”的思维状态,却不知道如何做好“卖方”的戏码,“在这方面,年轻人缺乏经验,而这些经验并不一定来自书本,更多是来自社会实践。”
一句话,为了赚钱,年轻人要踊跃地去“卖”,不管卖啥,“吊死在一棵树上并不是明智之举”、“遵循市场规律,大大方方赚钱。”据说,这也是茅于轼鼓励青年人创业的基本思路。
在老朱看来,整篇文章都是胡言乱语、胡搅蛮缠,如同放屁。
总之,茅是经济学家是今日国人的悲哀。
[/flash]
刚才在未明空间看了一篇访谈茅于轼的文章,心里觉着“拔凉拔凉”的。
请看官们扫一眼该文,等老朱下班后与大家细侃。

茅于轼:40岁买房比较正常 我75岁才买
2010年02月02日20:04:05 [财经新闻]

编者按:房价上涨,不是开发商想提价就能提价的,其原因是供应不足,因为价格是由供需决定的。有人会问,我们不缺钢筋水泥,不缺劳动力,为什么我们的房子还会供应不足?因为我们缺少土地,这个矛盾在一个很长的时期内无法解决。

昨晚,经济学家茅于轼先生来到宁波,出席由温莎XR苏格兰威士忌和商会网举办的“温莎影响力讲坛”,并接受本报和中国宁波网联合打造的“天一红人堂”栏目独家视频专访。茅于轼先生就读者和网友们关心的买房、炒股、投资、创业等问题做了解答。
什么时候能买房?
40岁买房比较正常。
“2009年有一部电视剧很红,叫《蜗居》,讲的是房子问题,现在房价那么高,我到底是买还是不买?”记者带着读者徐先生的问题向茅于轼提问。茅于轼说:“《蜗居》这个故事我听说过,我想问问这个提问的人几岁了?我75岁才买的房,20多岁根本没有必要去买房,我并不是说让大家和我一样到了70多岁才能买房,我觉得一个人到40岁买房是最适合的年龄,父母有钱的除外。”
房价上涨,不是开发商想提价就能提价的,其原因是供应不足,因为价格是由供需决定的。有人会问,我们不缺钢筋水泥,不缺劳动力,为什么我们的房子还会供应不足?因为我们缺少土地,这个矛盾在一个很长的时期内无法解决。
有网友在线提问:“什么时候是买房的最佳时机?”“第一,当你有足够的钱买房子时;第二,当你觉得买房的价格比每月租房的价格便宜时,那你就可以买房了。”茅于轼说。
今年买房还是租房?
要做好长期租房准备
茅于轼猜想,在未来的3~10年,将是一个低房租、高房价的时代,大部分人应做好长期租房准备。“据我所知现在有很多房子是空在那里没有人住的,房子空着那就是损失,房主会拿出来租,现在的出租房很多,这就说明了为什么现在房价涨得那么厉害,而房租却一点也没有涨的原因。买房是一种占有欲的满足的行为,不要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而让自己痛苦。租房没有什么不好的,人需要有追求,但追求要务实,不要一直朝着买房这个固定目标走下去,有时可以活动性地变换目标。”
茅于轼把买房比作找对象,他认为:“你爱一个人,那个人不爱你,你追求不到而苦苦折磨自己,这正如你对房子的爱恋,是一种求之不得的痛苦,可以把目标放得远一些,改变一些观点,你会发现其实人生能追求的东西有很多,房子只是你追求的爱人中的一个,只是森林中的一棵树木。”
年轻人该怎样创业?
能赚钱就是在创业。
赚钱就是创造财富,而年轻人要学会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赚钱。在茅于轼看来,一个人能赚钱,就是为社会创造财富。茅于轼说,“以前大家的看法,一说赚钱,一说雇佣,就是剥削,其实这个观点已经被全世界的经济学家所否认。姚明打篮球挣好几千万,你能说他创造的财富是剥削别人吗?”
茅于轼坦言,尽管年轻人的创业热情很高,但是成功率却非常低。而年轻人创业失败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没有把握好自己的身份,年轻人更多习惯扮演的是“买方”角色,熟悉的也是“买方”的思维状态,却不知道如何做好“卖方”的戏码,“在这方面,年轻人缺乏经验,而这些经验并不一定来自书本,更多是来自社会实践。”
尽管鼓励年轻人创业,但茅于轼还是提醒年轻的创业者,要学会根据实际情况适时调整自己的目标,“吊死在一棵树上并不是明智之举。”“遵循市场规律,大大方方赚钱。”这也是茅于轼鼓励青年人创业的基本思路。
爱得学(2) 2/03/2010 01:44
爱这玩意说着轻巧,掂量起来其实很重的。
不消说,爱有好多种,如父爱、母爱、兄弟姐妹之爱、友爱、男女之爱、等等。老朱这里谈的是男女之爱,包括特纯的和特不纯的诸多品种。
老朱青春期时挺帅的(将来有照片为证),但处于一个比“男女授受不亲”还封建的年代,只与个把女同学偶尔飞快地交换过些许快乐又暧昧的眼神儿而已。整个初高中,爱实际上是暗恋的代名词。
由于高考不理想,被录取为师范中文系,最恨当中小学老师的老朱把录取通知书给撕了,结果挨了老爸一顿胖揍,老朱一气之下,怀揣10块钱、10斤全国粮票离家出走,从四平一路游玩到北京,见到了大世面,发誓来年考到北京来。来年果然考成四平地区文科第一,但不知何故被吉大录取了,于是就这样那样的折腾开来。
老朱的初恋就发生在从北京回来后的第二天。
从北京回来的第二天,老朱便兴冲冲地回母校进文科班复读了。那年头复读既不要手续也不用掏钱,自由得很。意外的是,凳子还没坐热,耳朵就被一只大手给揪住,身子自然也跟着被拽起来了。那大手是我原来的班主任孙老师的。他把我揪出文科教室,训斥道:“你改哪门子文科呢?不久差5分吗?改文科你有把握吗?”说着,他硬把我塞回理科的教室,去听化学老师在那儿“瞎掰”。我下课就逃离母校,从此与母校拜拜了。
当晚,老朱郁闷非常,到老邻居家闲逛,结果交上桃花运,很快便展开一场难忘的初恋。
  1, 2, 3 ... , 10, 11, 12  
[Time : 0.079s | 30 Queries | Memory Usage: 786.77 KB, used cached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