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于: 7/05/2020 19:25
快速引用
孙中山与黄埔军校 (2020-07-05 09:34:25)


苏联向孙中山提供二百万金卢布援助

(1923)5月1日苏联准备向孙中山提供一笔可观的财政援助,以解救内外交困中的新的广州政府。2月,孙中山曾提请苏联政府派遣军事专家和政治工作人员到广州担任顾问。5月1日越飞自日本电告孙中山,他已收到苏联政府关于所讨论的长期计划的答复,内容如下:首先,国民党应开展广泛的具有真正政治意义的政治准备工作、军事行动和政治机构的建立,应以此为基础;其次,苏联准备向国民党的组织提供200百万金卢布,用于统一中国、争取民族独立工作。这笔款子供1年之用,分期支付,每次付予50万金卢布;第三,可以利用苏联的军事物资和教官建立设有各兵种的国内军校。5月24日,孙中山回电越飞,对苏联的援助表示感谢,对提出的前提条件表示同意,并表示可能派张继或蒋介石去莫斯科详谈。(《旧中国大博览》P519)

蒋介石得到孙中山器重

(1920)10月29日孙中山写信给蒋介石说:“兄与英士(陈英士)共事最久,亦知我所以待英士矣!……执信(朱执信)忽然殂折,使我如失左右手,计吾党中知兵事而且能肝胆照人者今已不可多得,惟兄之勇敢诚笃与执信比,(比肩,相等)而知兵(会带兵打仗)则又过之。”



黄埔军校开始筹建

(1924)1月24日,孙中山下令筹备陆军军官学校。本日,孙中山任命蒋介石为陆军军官学校筹备委员会委员长,邓演达、王栢龄等为筹备委员会委员,并指定以黄埔旧水师学堂和陆军小学旧址为校址。在一大(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期间,廖仲恺就军校问题向各省代表作了专门讲话,要求他们回到本省帮助搞好秘密招生工作。选拔忠诚可靠,能作事者报考黄埔军校。(《旧中国大博览》P537)

国民党一大召开,国共两党实现第一次合作

(1924)1月20日,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广州召开,国共两党第一次正式合作。孙中山主持会议。出席大会代表165名,其中有中国共产党人李大钊、毛泽东、谭平山、瞿秋白、林伯渠等23人。大会主席团由胡汉民、汪精卫、林森、李大钊和谢持组成。党务审查委员会由谭平山、廖仲恺、瞿秋白、王法勤等9人组成。《中国国民党章程草案》审查委员会由廖仲恺、谭平山、李大钊、毛泽东等19人组成。宣传问题审查委员会由胡汉民、李大钊、白云梯等9人组成。会上,孙中山作题为《中国之现状及国民党改组问题》的报告,谭平山代表中国国民党临时中央执行委员会作工作报告,栢文蔚作军事报告,各地代表分别作地方党务状况报告。大会通过了《中国国民党章程》、《改组国民政府之必要案》、《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宣言》等文件。

宣言以反帝、反封建为主要内容,确定了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重新解释了三民主义,把旧三民主义发展为新三民主义。民族主义主张“一则中国民族自救解放,二则中国境内各民族一律平等。”民权主义主张权利“为一般平民所共有,非少数人所得而私也。”“凡真正反对帝国主义之个人及团体,均得享有一切自由及权利;而凡卖国罔民(用否定、虚伪、邪曲的做法来对待老百姓)以效忠于帝国主义及军阀者,无论其为团体或个人,皆不得享有此等自由及权利。”民生主义,一是平均地权,国家依报价收买地主土地,给农民耕作;二是节制资本,由国家经营管理有独占性质的企业,“使私有资本制度不能操纵国民之生计。”……大会选举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24人,其中有共产党员李大钊、谭平山、于树德3人;候补中央执行委员会17人,其中有共产党员毛泽东、张国焘、韩麟符、于方舟、林伯榘、沈定一、瞿秋白等7人。(《旧中国大博览》P538)

黄埔军校开学

(1924)6月16日,黄埔军校举行开学典礼。孙中山偕夫人宋庆龄参加了这一盛典,与会的还有胡汉民、汪精卫、张继以及军政方面的负责人程潜、伍朝枢、许崇智、谭延闿、孙科、杨希闵、刘震寰等。孙中山发表了重要讲话,阐明了办校宗旨就是要以军校的学生为“骨干”,将来创建一支革命的军队。

今年一月,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期间孙中山于24日以大元帅命令成立“陆军军官学校筹备委员会”,委任蒋介石为筹备委员会委员长,王柏龄、邓演达、沈应时、林振雄、俞飞鹏、张家瑞、宋荣昌为筹备委员。5月5日,第一期学生入伍编队。学生总数493人,共产党员和青年团员占1/10。黄埔军校的最高领导机关为校本部,直属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孙中山为校本部总理,蒋介石为校长,廖仲恺为党代表,周恩来任政治部主任。下设政治、教授、教练、管理、军事、军医等部。中国共产党派周恩来担任政治部主任,叶剑英等为教员,并建立了中共黄埔特别支部。军校还聘有苏联顾问。

黄埔军校是一个新式的军事学校,实行党代表制和政治工作制。开设课程有:三民主义浅说、中国国民革命运动、社会主义原理、帝国主义侵略中国史、中国农民运动、军队政治工作等。(《旧中国大博览》P545)

(2020-7-5)(很抱歉,我不会更改密码)
[ 打印 ]
[ 加入书签 ]
阅读 (717) ┆ 评论 (1)
评论
GoBucks! 2020-07-05 15:11:49 回复 悄悄话 我几年前去过重建的黄埔军校。里面刻有毕业生。解放前的内战没有提到。这个军校毕业生是内战的主力,应对死伤的中国人负责。这个必须检讨才行
发表于: 9/19/2020 19:18
快速引用
美国波士顿犹太人屠杀纪念碑上所铭刻的德国牧师马丁·尼莫拉二戰過後写的一篇忏悔文那样:

起初,納粹抓共產黨人的時候,
我沉默了,因為我不是共產黨人。

當他們抓犹太人的時候,
我沉默了,因為我不是犹太人。

當他們抓工會成員的時候,
我沉默了,因為我不是工會成員。

當他們抓天主教人的時候,
我沉默了,因為我不是天主教人。

最後當他們來抓我時,
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总而言之,若将“沉默是金”奉为格言,推而广之,一概而论,采取“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冷漠态度,那就无异于文化自杀。
发表于: 12/17/2020 20:44
快速引用
【戰犯與英烈——軍統精英廖宗澤】:第四章 初入黃埔軍校(下)
by 田牧

21、廣東統一之役 廣東統一之役是怎麽一回事呢?即:國民革命軍東征,或稱東江戰役。這是國民黨一統民國的立足大事記,在此言簡意賅地介紹幾句: 辛亥革命,對孫中山來說,是失敗了,舊軍閥竊取了全國政權。但孫中山與他領導的革命黨人,並未半途而廢,繼續堅持民主革命的道路。俄國的十月革命,使孫中山深受啟發,從而明確了反對帝國主義和封建軍閥的民主革命任務。1919年,孫中山將中華革命黨改組為中國國民黨。1924年1月,中國國民黨在廣州舉行了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實行「聯俄容共」政策。在蘇聯的幫助下,國民黨組建了以蔣介石為校長的黃埔軍校,為中國革命培養了大批軍事政治人才。1925年3月12日,孫中山的心臟停止跳動,享年58歲。1925年7月1日,廣州國民政府正式成立,擺在新政府面前的主要目標與任務是,計劃與展開北伐,建立一個民族獨立、民主共和、富強統一的中國。 現代大陸人對中共軍史耳熟能詳,上世紀八十年代八一電影制片廠拍攝了系列電影《大決戰》,講述了遼沈、淮海、平津三大戰役,在1948年9月至1949年1月間,歷時142天,中共軍隊以爭取起義、投誠、和平改編,及直接戰火硝煙拼殺,殲滅了國民黨173個師,合計共154萬餘人。這三大戰役對毛澤東和中共來說,奠定了中共在全國勝利的基礎。明年2021年,是中國共產黨建黨100周年,《大決戰》將重新被拍攝為電視劇,被中國官方定為「重磅獻禮」。 談北伐戰爭,必須與東征聯系起來說。也有一種說法,北伐戰爭涵蓋了東征戰役。對民國政府來說,北伐戰爭的歷史作用與意義,不亞於毛澤東的三大戰役。北伐戰爭,是敵我軍力異常懸殊的戰爭:國民革命軍一方,僅僅只有10萬兵力,而北洋政府的直、奉、皖三大軍閥,則擁有80萬重兵,面對8倍敵軍於己的戰況,北伐軍勢如破竹、連戰連捷,僅用了半年時間,便從珠江流域打到了長江流域。差不多用了2年時間,於1928年將三大軍閥完全打垮,結束了北洋軍閥統治時代。 北伐戰爭是民國統一之戰,東征是為北伐做戰略準備的戰役。在中國歷史上同樣留下了難以抹去的重重一筆。可惜可嘆的是,世人似乎遺忘了這段輝煌的歷史。 東征,就是廣東統一之役,指的是國民革命軍的東征,或稱東江戰役。由孫中山領導的廣東革命政府,以黃埔軍校師生所組成的國民革命軍為主力,歷時1925年至1926年間,戰略目的:清除廣州國民政府周邊的隱患軍閥勢力,包括陳炯明、林虎、洪兆麟、鄧本殷的粵軍,為北伐戰爭作準備。東征戰役分為兩次,第一次東征戰役,發生在1925年2月至3月,完成戰役計劃,打敗了盤踞廣東周邊的軍閥勢力。 第二次東征戰役,從1925年9月至12月,因陳炯明再次集結於潮、汕,挑釁廣東革命政府軍。蔣介石為東征軍總指揮,汪精衛為黨代表、周恩來為政治部主任,率近3萬國民軍,分三路縱隊挺進。潮州、汕頭在廣州東面約450公里,但大軍首先要突破惠州城。惠州城三面環水,易守難攻,素有「嶺南天險」之稱。10月9日,東征軍進攻惠州城,雙方激戰至次日中午,東征軍攻破惠州城,估計革命軍損失嚴重,故蔣介石戰役後評說:「名城雖克,實不能償本校精華之損失也。」 10月27日,蔣介石率第一軍第三師,向華陽進軍途中,突然遭遇林虎部強勢敵軍的猛烈抵抗,久戰不克,反被敵人的鉗形攻勢所困。東征軍總指揮蔣介石親臨前線督戰,希圖激勵士氣,扭轉戰局。該師系由粵軍改編而來。雖奮力苦戰,但戰況毫無改觀。在敵軍沖擊下,全線崩潰。蔣介石環視左右,只有連長陳賡寸步不離,緊隨身邊,而總指揮部的其他成員已各自逃命去了。蔣介石心力交瘁,萬念俱灰,幾欲殺身成仁,被陳庚竭力勸止。此時追兵更近,蔣介石因受傷而不能走動。陳庚背起蔣介石後撤。最後來到一條河邊。陳賡命令部下占領灘頭陣地,掩護蔣介石坐船渡過河去,脫離危險。 11月4日,東征軍收復潮州汕頭,28日後,又攻占五華、興寧、梅縣、大埔,乘勝追擊殘部,直至閩邊永定一帶。至此,陳炯明殘部流竄於閩贛邊,再也無力襲擾東江。與此同時,國民革命軍另一部又先後消滅了鄧本殷在高州、雷州及海南島的部隊,使廣東革命根據地基本趨於統一,為國民革命軍舉行反對北洋軍閥的北伐,奠定了較為可靠的後方基地。 22、加入「東征」行列 因而,我們這里也有了答案,廖宗澤所記錄的他參加廣東統一之役,實際上就是國民革命軍的「東征」,是1925年9月至12月的第二次東征戰役。 軍校的史料記錄,很少提及黃埔四期新生參加第二次東征戰役,查閱林彪、胡璉、張靈甫、謝晉元等同期生資料,都沒有參加「東征」的記錄。筆者估計有幾種情況:一、四期新學員進入軍校時間差異很大,沒有趕上第二次東征戰役的時段;二、廖宗澤應該是參加入學考試時間比較早的,在10月5日之前已經辦理了入學手續,有軍校入黨時間為證;三、是廖宗澤個人的積極請願與爭取的結果。廖宗澤是上過戰場的人,在擔任川軍中尉連長時有過戰場經驗。 上一小節,我們談及國民革命軍第二次東征戰役,10月27日,總指揮蔣介石遭遇危機,險些殺身成仁,被陳賡救回。訊息傳回軍校,群情激憤,在校師生義憤填膺,為校長報仇雪恨,欲為軍校再振雄風,一切為了民國革命的勝利。 「東征」戰役是大時代的大事件,學員參加軍校,就是為了上戰場,為了報效國民,為了祖國統一,為了建功立業,誰甘願放棄這樣立即投入戰場的革命機會? 而對廖宗澤來說,激情與迫切尤甚,不經歷風雨,何以感悟彩虹與陽光。廖宗澤曾經在楊森部隊擔任了七個月的中尉連長,帶兵參加過劉湘與楊森的四川爭霸戰,後因楊森舊部臨陣倒戈,楊森戰敗。為此廖宗澤不願意繼續為軍閥混戰賣命,隨告假奔赴廣州,為革命而報考黃埔軍校,期盼與等待的就是投入革命上戰場的機會。特別是作為年青軍人,血氣方剛、一生膽氣,好不好,孬不孬,戰場上見真章。古人雲:「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宇宙不停運轉,人應效法天地,永遠不斷的前進。 機會就在眼前,故此廖宗澤直接要求了參戰。這對軍人來說,上戰場是體現了軍人本色,是勇者,亦是榮耀。這些在廖宗澤的檔案中,只是短短數字的記述:參加廣東統一之役。 顯然,總指揮蔣介石遭遇戰敗與不測,軍校立即組織了一支後援部隊奔赴戰場,廖宗澤與部分的黃埔四期學員隊,應該就是參加了此次的緊急軍事行動。 史料記錄:1925年10月24日,國民革命軍與李宗仁、白崇禧的桂軍聯手,軍閥占據兩廣的舊軍閥節節敗退,開平易手;台山易手;恩平城破;陽江陷落;高州易手;羅定攻陷;化州易手;廉州攻破。至12月7日,桂軍攻陷欽州,廣東統一之役全線宣告勝利。 1926年1月,黃埔4期入伍新生,轉而擔負警備任務:一、廣州衛戍,惠州、黃埔、虎門之警戒,及兵艦的監視;二、1925年8月20日,廖仲愷遇刺後,負責抓捕到的各要犯的看守任務;三、第二次「東征」勝利後的惠州城的駐防任務。

Read more of this post
田牧 | 2020 年 12 月 18 日 at 02:43 | Tags: 田牧, 军统精英廖宗泽 | Categories: 田牧新著 | URL:sinoeurovoices.com/?p=3458
发表于: 12/29/2020 09:10
快速引用
【戰犯與英烈——軍統精英廖宗澤】:第五章 不同的黃埔記憶(上)
by 田牧

廖宗澤在黃埔的歲月中,有什麽樣的經歷?是否適應嶄新的環境,融入革命的群體?與當年的楊森一樣,同樣被蔣校長所了解,認可他的學識、才華與人品?他與蔣校長的關係又是如何的呢? 事實上很難尋覓到黃埔四期的原始資料,關於廖宗澤將軍這一時期的情況,只能根據現在稀有的資料,以及網絡上各個時期的大事記記錄,進行邏輯分析,沙盤演繹,推論與還原一些史實。廖宗澤在黃埔軍校的那些日子,至少有這麽幾個可圈可點的故事。 廖宗澤入學黃埔軍校,並不是一帆風順的。人們常說「萬事開頭難」,廖宗澤還真遇上了「開頭難」。 21、感受「革命」浪潮 1925年年底,第二次東征戰役凱旋,廣東統一之役全線宣告勝利。參加第二次東征的黃埔四期學生回校,翻開了嶄新的軍校生涯歲月。 廖宗澤走下東征戰場,耳際還回蕩著校長在戰場上吟誦的七絕詩:「親率三千子弟兵,鴟鴞未靖此東征,孤軍革命成孤憤,揮劍長空涕淚橫。」視死如歸的悲壯激勵著每一個東征戰士。當精氣神十足的赳赳黃埔四期學生隊伍,步入掛著「陸軍軍官學校」牌匾的大門,迎面是「升官發財請往他處,貪生怕死勿入斯門,橫批:革命者來。」對於廖宗澤來說,黃埔軍校的新生活開始了。 在開始黃埔軍校的軍事生活中,廖宗澤的感受想必非常複雜,一定與其他學員不一樣,「一張白紙,好寫最新最美的文字,好畫最新最美的圖畫。」但他既是新兵,又是老兵;既是新學員,又是老學員。曾經的軍校感受與痕跡難以抹去,所見所聞所感受所經歷,似曾相識?又素昧平生?似舊夢重溫?又別開生面? 對廖宗澤來說,他是過來人,是經歷過軍校規範的全套訓練,有如步兵操典、射擊教範、野外勤務等基本軍事學識,還有戰術、兵器、交通、築城四大教程的軍制學、交通學、軍隊內務規則、陸軍禮儀、軍語、軍隊符號等,甚至包括戰術作業與實地測圖等,作為經歷過軍校的老兵,他熟識這套標準化軍事訓練流程。川軍在中國歷史上是出了名的,也曾在中日戰爭中大顯軍威,這是後話。總之,川人川士川兵,走遍天下都是頂天立地的好漢。 有道是「成也黃埔,敗也黃埔」,上世紀中葉的國共大決戰,也可以說是在黃埔同學中的生死決鬥。有評論說:黃埔一期和四期人才輩出,一大批進步青年從四面八方湧入廣州,踴躍報名投考。比如黃埔一期,報考生大約有2000余人,而最後錄取的只有600余人,還是進行了擇優錄取,考試比較嚴格。後來的每一期招生情況,更是嚴格把關,擇優錄取,無一例外。 也有說,黃埔四期比黃埔一期更為出色。可能有這麽幾條客觀原因吧:1、在黃埔四期生與一期生中,軍事上表現最優異的非四期生林彪莫屬。特別是在東北戰場上,他幾乎打敗了國民黨在東北、華北參戰的所有黃埔師生,無形中擡高了黃埔四期的地位。2、黃埔四期學員最多,有2654人畢業,而一期畢業生只有645人,二期畢業449人,三期畢業1233人。四期超過了一、二、三期人數的總和,人才多也是合情合理的。3、報考學員優中選優,不為名利,有抱負、有理想,上乘的品質素養,來自於社會優秀的群體。4、黃埔四期報名人數更多,選拔的標準相對提高,基礎紮實,人才輩出。 22、優差學員被編序列 有這樣的警句:「不忘初衷,方得始終」。廖宗澤為什麽千里迢迢來報考黃埔軍校,不就是為了尋找救國救民救世的真理與出路嗎?他明顯感受到了黃埔軍校與四川陸軍講武堂的不同,校園里呈現一派軍紀嚴明、風氣清正景象,校園裡還有眾多的蘇聯軍事教官,他深切地感受到積極向上的精神,是「弘揚立志救國救民、統一全國的愛國精神;弘揚革命理想信念、鬥志旺盛的奮鬥精神;弘揚國共真誠合作、顧全大局的奉獻精神;弘揚英勇無畏殺敵、敢於獻身的犧牲精神。」進入黃埔軍校,就是從零開始。 廖宗澤進入黃埔軍校這一年,也可以說軍校本身發生了脫胎換骨的升華。當年,孫中山在建立黃埔陸軍軍官學校時,原本校名是:中國國民黨陸軍軍官學校。1926年1月12日,軍事委員會議決定軍校重新命名:中央軍事政治學校。同時軍事委員會再次任命蔣介石為中央軍事政治學校校長。以「中央」替換「國民黨」,以國家之中央更替一黨,是一次政治地位的升華,是堅定了軍校追求的政治目標,為北伐戰爭,為統一的中華民國,開始了全面的前期準備。 文強的第四子文貫中曾經講述過,其父親文強與林彪的一段黃埔軍校往事,他敘述道:「開學宣誓的那一天,文強與這些團員被集中起來,由周恩來領著宣誓,宣布『從團員升為中共黨員』。在黃埔軍校,18歲的文強與林彪、周恩壽(周恩來的弟弟)等新生編在一個班,他擔任班長。他和林彪都住下鋪,有一次打靶訓練後,林彪沒按規定將槍上交,也沒驗槍,文強看見林彪翻來滾去睡不著,又摸枕頭底下。半夜聽見『啪』地一聲槍響,林彪的槍走火了,將上鋪的枕頭射了一個洞!幸虧睡上鋪的士兵當時去喝水去了,沒闖大禍。聞訊趕來的執行官氣得關林彪禁閉,林彪卻怪班長文強在執行官查問時『落井下石』,罵文強是『湖南騾子』,文強也火了,說:『你要是跟我打架呢,我估計你三個打不了我,來打吧!』林彪果然一巴掌打上來,文強『火也出來了』,還手反擊……文強後來回憶時說,『那時我們都只有十幾歲嘛』。不到三個月,新生舉行甄別考試,通過的升為軍官生,文強和周恩壽分到政治科,林彪分到了步科。」 網絡上也有其它回憶文章寫道:1926年3月8日,入伍生經升學考核轉為正式學生。 1926年1月,黃埔四期入伍新生入校,在這之前先後被編入入伍生隊第1、2、3團。先期入校學生,比如廖宗澤那批學員,還直接參加了第二次東征戰役。也有的參加廣州之衛戍,比如在惠州、黃埔、虎門之警戒,各兵艦之監視,廖仲愷遇刺案各要犯之看守及第二次東征時惠州之駐防。從未有安寧受課之機會,為什麽只是經過二個月的兵營生活與執行衛戍任務,又再次升級考核呢?有些不合理吧? 原因是否是這樣的:新學員入學初期,只是根據先來後到,且第四期學生前後分7批,在不同時期考試與入學,考試合格學員只能是臨時編入新學員隊伍,開學後,學員還得承擔各種衛戍任務,一直到3月8日,才根據學員的考試成績分派到一團(軍官團)和二團(預備軍官團)。除了步科一、二團共1712人以外,還設有軍官學員的炮科大隊(轄2隊)145人,工科大隊(轄工兵、通信2隊)148人,經理大隊(轄2隊)213人,第一次設立政治大隊(轄3隊)438人,共計學員是2656人。成績優秀者被編在第一團(軍官團),比如:李彌是步科第一團第五連,關漢騫步科第一團第七連,唐生明(唐生智弟弟,艾曉明是唐生智外孫女)是步科第一團第七連,胡璉是步科第一團第七連,伍中豪是步科第一團第八連的。文強確實以優異成績,被編入軍官學員的政治科大隊第二隊,周恩壽是政治科大隊第一隊,謝晉元是政治科大隊第三隊。成績差者編為步科第二團(預備軍官團),林彪、廖宗澤、張靈甫被分派到了預備軍官團,廖宗澤、張靈甫是二團第二連,林彪是二團第三連 ,看來他們屬於入學考試成績欠優者序列。

Read more of this post
田牧 | 2020 年 12 月 29 日 at 06:25 | Tags: 田牧, 田牧新书, 軍統精英廖宗澤, 廖宗澤 | Categories: 田牧新著 | URL:sinoeurovoices.com/?p=3681
发表于: 1/03/2021 05:16
快速引用
【戰犯與英烈——軍統精英廖宗澤】:第五章 不同的黃埔記憶(下)
by 田牧

23、廖仲愷「把關」的考績條例 按理說,廖宗澤考入軍校,條件無疑是特別優秀。進入黃埔軍校的學員中既帶軍銜,又有大學學歷的,確屬罕見、稀有,即便說廖宗澤不是唯一的這類學員,至少可說是稀少學員之一,筆者尚未查實其他黃埔學員是否具備同樣的情況。對於軍校高層管理來說,這樣的一份簡歷,自然是吸引眼球,難以抵禦愛才的惻隱之心。 有人會質疑,既然廖宗澤是人才,為什麽入校時不直接編入軍官團呢?中國人的事說不清、道不明,自古就是這麽繞,韓信這麽聰明,項羽還是看不上,劉邦起初也不看好他。無論是項羽還是劉邦,在識人知人方面,相當的局限。項羽不認可韓信,因為項羽是英雄,他識人知人有其標準,即等級地位觀念。劉邦不重視韓信,劉邦是「有奶便是娘」實用主義者,韓信既無驚人的經歷,又是寂寂無名之輩。劉邦自然也不能免俗。 黃埔軍校是否也有這樣識人知人判人的信條,或者說是條條框框?有,那就是廖仲愷把關與嚴控的黃埔軍校招生一些政治框架。廖仲愷是國民黨元老,孫中山的左右臂,被譽為「黃埔的慈母」,可想而知他對黃埔軍校的關心與扶持,如同「政事無巨細鹹於亮」者。 根據《黃埔軍校的招生標準》,投考軍校,每個學員都需要走的程序無非是: 1、了解應考的條件和手續,據說頗難,有許多條規定。政治思想上要「了解國民革命須速完成之必要」、「無抵觸本黨主義之思想」;學歷上要「舊制中學畢業」或相當程度之中學畢業;身體條件要「營養狀態良好」、「強健耐勞」及無肺病、花柳病、眼疾等。 2、學員需要經過考試,既有筆試,又有口試。筆試考作文、政治、數學;口試則觀察學生對三民主義的了解程度,及個人志趣、品格、判斷力之類。 3、學員需填寫履歷表(個人資料、曾經的學歷與經歷,及家庭背景與社會關系等)。 《黃埔軍校的招生標準》,其中有性格試驗:用口試法,觀察對於三民主義了解之程度和性質,志趣、品格、常識、能力等項之推斷,及將來有無發展之希望。應該說,這一項對於嚮往入學黃埔軍校的有志向,有追求,有思想學員來說,應該不會成為難點。 當初的黃埔招生辦內部還有個規定:「重視政治素質,注意思想品德,是黃埔軍校不同於舊軍校的標準之一」。黃埔軍校的黨代表廖仲愷,多次具體指示:「黃埔軍校是三分學軍事,七分學政治,理論和實踐結合。」 24、「政治標準」的局限 編入預備軍官團,也算不了什麽,後來成為傑出軍事指揮員的林彪、張靈甫等,那時候張靈甫的名字是張鐘麟,都與廖宗澤一樣被安排在預備軍官團。當初他們的想法如何?不得而知。但從前面敘述的廖宗澤歷史,筆者一時也覺得納悶,廖將軍的成績與履歷輸在哪兒呢? 論學歷:廖宗澤畢業於四川公立法政學校,文化底子毋庸置疑,在律法與行政方面,更是學有專長,這些對他來說,似乎應該是易如反掌、一揮而就。若論身體試驗:準陸軍體格檢查之規定,分身長、肺量、體重、目力、聽力等項。廖宗澤畢業於四川陸軍講武堂,報考黃埔前曾擔任四川陸軍混成補充旅下屬的中尉連長,已經具備了標準軍官的素養與體格。按照今天的說法,廖宗澤絕對是理論素養與軍事素養兼優的學員,為什麽還會被編入預備軍官團,而不是直接進入軍官團?這顯然是一段謎一樣的歷史……。 這段歷史謎底究竟怎樣?說起來應該也簡單,我們還是回到《黃埔軍校的招生標準》,問題也許恰恰出在「觀察對於三民主義了解之程度和性質,……及將來有無發展之希望。」這項標準,按照今天的說法,太抽象了,沒有一個具體標準,很難界定。 在「政治標準」面前,廖宗澤入學初的挫折,就不言而喻了。廖宗澤畢業於舊軍校,又是軍閥楊森的得意門生,無論他的理論素養與軍事素養再兼優,終究輸在了政治考績上。廖宗澤未曾與同族的軍校黨代表廖仲愷謀面,廖宗澤入學黃埔軍校是1925年10月,而廖仲愷卻在1925年8月20日被刺殺。而廖仲愷為黃埔鑒定的「政治」優先指示,使得廖宗澤遭遇了入學的挫折。 張靈甫在1924年考入北京大學歷史系,後因無力負擔學費而休學肄業,應該說文化底子也不錯,他的情況如何就很難說了。 至於說到林彪,進入黃埔軍校時,才情上比較弱,有記錄可查。林彪原名叫林育蓉,9歲時入私塾讀書,他的私塾老師李卓侯是「中國地質學之父」李四光的父親,早年參加過同盟會,思想開放、知識淵博。李老先生說:「育蓉性子陰柔,不好把握,是龍是蟲,一切全靠他自己。」這樣看來林彪比較典型,恰好應驗了李老先生的「性子陰柔」一說,林彪一開口,表達就會輸,且他的身體試驗,同樣較纖弱。林彪的名字,是他考取黃埔軍校後,嫌育蓉名字太女性,隨即改名彪。林彪是否立志成為虎將之意,應該是不言而喻的。 因「政治標準」考績差,被編入預備軍官團,應該說是走程序的規範,沒問題,也沒錯誤。進入預備軍官團,並不是徹底否定學員的才具,經過培養與打造,是金子總會發光。

Read more of this post
田牧 | 2021 年 1 月 3 日 at 01:54 | Tags: 田牧, 军统精英廖宗泽, 廖宗泽 | Categories: 田牧新著 | URL:sinoeurovoices.com/?p=3795
发表于: 1/09/2021 17:06
快速引用
【戰犯與英烈——軍統精英廖宗澤】:第六章 蔣介石與黃埔學子(上)
by 田牧

曾經閱讀到這樣一段話:統帥必須用自己內心之火和精神之光,點燃全體戰士的信念之火和希望之光;統帥同時又應該是戰士,與士卒同甘共苦。 蔣介石政治生命最輝煌的兩個基點:一是黃埔軍校,二是北伐戰爭。作為軍校的校長與統帥,有如袁世凱的小站練兵帶出了新軍,蔣介石同樣培訓出自己的黃埔子弟兵,或者稱嫡系部隊,為打天下奠定了武裝基礎。北伐戰爭,將革命推向全國,推翻北洋軍閥的反動統治,完成了基本一統天下的中國基業。 每個黃埔學子都有自己的「黃埔故事」。對於黃埔新生來說,在黃埔校園裏他們也有同樣的經歷與期待,步入黃埔軍校,除了領悟黃埔精神,融入革命激情,投入緊張的政治學習與軍事訓練,都會去觀察與認識黃埔第一人——校長蔣介石將軍。毋庸置疑,每一個新生都希望見到與認識校長,甚至期望得到校長的認可與好評。 25、蔣介石的帶兵之道 按照兵聖孫武的《孫子兵法》,人是第一要素,取決於帶兵之道,嫻熟把控識人與馭人。用今天的語言來表述,就是突出對人對士兵的管理。蔣介石是不是治軍有方?像克勞塞維茨那樣具有「偉大的靈魂」?黃埔軍校的學生們最有發言權。 自古道:「愛兵如子,勝乃可全」。晚清名將胡林翼也有「吾輩帶兵,如父兄之帶子弟一般」。蔣介石的一生,愛黃埔學生如子,視黃埔學生為子弟兵,是自己的嫡系將士,天下皆知。 據歷史記錄,蔣介石自從擔任校長後,只要軍政事務處理停當,便會抽空參與校事,直接指揮和訓示黃埔軍校軍事與政治訓練,包括關心學生日常的衣食住行,深夜還會親自去宿舍檢查與巡視學生的休息情況……,他每天都有詳細記錄巡視情況。不過,蔣校長真正事必躬親、言傳身教的帶兵治軍,只是局限在培育黃埔第一期至第四期的學員,可以說他真正做到了親歷力親為、躬先士卒。 黃埔四期尚未結束,北伐戰爭便拉開了序幕,1926年7月11日北伐軍攻克長沙。7月底,蔣校長率總司令部人員離廣州赴前線指揮作戰。8月23日在長沙召集軍事會議,他決定北上進攻武漢。9月6日,北伐軍攻占漢口、漢陽;11月9日,蔣揮軍進駐南昌;12月2日,蔣介石在南昌會見鮑羅丁,商議遷都武漢事宜。1927年1月12日,蔣介石抵達武漢,市民數萬人舉行歡迎儀式。3月在武漢舉行了中國國民黨二屆三中全會,全會選出蔣介石為國民政府委員。自此,蔣介石全力投身於北伐戰爭,及參與主持理國治政。1928 年1月,蔣介石在南京就任國民黨中央政治會議主席、國民政府常務委員和軍事委員會委員長,同時復任了國民革命軍總司令、兼任南京中央陸軍軍官學校校長。就此,蔣介石基本無暇顧及黃埔軍校的具體事務了,很少再有時間與黃埔學生相濡以沫地談話與切磋。 所以說,在黃埔軍校的一至四期期間,蔣介石是以軍校校長為主,他把全部精力都集中在管理和培養學員身上。蔣介石治理軍校有自己的一套,尤其是找每一個學員約談,說是察顏觀色,說是心理測試,都可以。古代有「相由心生」之說,說是從面相上看出一個人的性格運勢、為人、心理等演化軌跡,也是考察人才英才方法之一。 蔣介石用「自己內心之火和精神之光點燃全體戰士」,「與士卒同甘共苦」,具體做法是找學員談話,下營房查崗,以此接近與觀察士兵的動態,及了解軍心與士氣。對於蔣介石這個習慣的緣由,有兩種說法: 1、是不是日本軍校教官的作風? 蔣介石於1908年進入日本東京振武學校,1910年畢業。這是一所日本預科軍事學校,該校的畢業生中人才濟濟,比如:蔡鍔、程潛、唐繼堯、孫傳芳、李烈鈞、張群、何應欽、陳獨秀等等,日本教官的言傳身教,也許給蔣介石留下了深刻印象。 2、蔣介石一生效法曾國藩的為人處事。 曾國藩好識人術,且頗有見地。據說他是憑感覺識人,觀象相面,察言觀色,聽聲辯音,通過言談舉止,觀察人的氣質、精神風貌,然後憑自己的經驗作出判斷與抉擇。這算不算臉譜化不得而知。 不過,曾國藩有一整套說法:相人術的重點,在人與自然和諧,以此來觀察自然界萬物之靈的個體人身。天有三寶:日、月、星,人有三寶:精、氣、神。日月無光,天昏地暗;四時失調,萬物不長。宇宙萬物如此,人也概莫能外。曾國藩相術確實比較高明,有些人他只要見過一面,基本就能斷定此人能夠幹什麽,能不能重用等等。得天下英才而育之,是人生的一大樂事。李鴻章就是曾國藩挑選的人才之一。曾國藩被後人尊稱為「晚清中興第一名匠」,「千古第一人」,不僅蔣介石崇敬,就連他的敵人毛澤東也信奉。 蔣介石處事待人十分嚴謹周密。作為軍校校長,蔣介石非常盡責盡力盡心,親臨軍校,除訓話外,每次都要找數十個學生見面,談上幾句話,以便「了解軍心、選拔人才」。談話,只是蔣介石「問診」的手段與過程,識人相人才是目的。其要訣是:察言觀色,通過細微小事、語言交流,觀察對方,看其反應與表現,然後決定取舍。蔣介石除了從小事觀察識人外,還特別注意第一印象和談話,他認為談話可以看出對方是否有條理,反應是否快。幾乎所有的第一至第四期的黃埔學生,都和蔣介石單獨見過面、談過話。當時許多學生非常新奇和樂意被蔣介石找去談話。 26、與學員談話識人辨人 有一則蔣介石識人的傳說在網上不脛而走: 一天,蔣介石和往常一樣坐在辦公室里,要學生站在他的門外,一個個叫進去問話。徐向前等山西的十來個學生都在場。徐向前進入辦公室後,蔣介石問:「你是什麽地方人?」徐向前回答說:「山西人。」蔣介石又問:「在家都幹過什麽?」徐向前說:「當過教員。」蔣介石邊問邊觀察徐向前,時而很注意聽回答,時而又漫不經心,隨後就讓徐向前出去。顯然徐的濃重山西口音,讓蔣介石聽起來很費勁,而且徐比較內向靦腆。蔣介石又見徐向前的背不直,而且人長得不僅不帥氣,面相平庸,還偏醜了些,五官顯得萎靡不振,不精神,沒聊幾句話,就讓他走人。等徐向前離開辦公室後,蔣介石對屬下連聲說:「不可用也。」想來這段傳說是在挖苦蔣介石看走眼了,徐向前後來成為中共十大元帥之一。這是否有力地說明了「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也難怪,蔣介石就讀日本陸軍士官學校,熟讀《孫子兵法》、克勞塞維茨的《戰爭論》和《巴爾克戰術》等,軍人崇尚勇士,是最基本的。雖說孫子說的「齊勇若一」,是強調「政之道也」,要使士卒一致奮勇作戰,關鍵在於將帥領導正確、指揮得法。但蔣介石要求他的士兵「有德有勇,正直的人絕不膽怯。」所以,傳說蔣介石最討厭的是對方膽怯、驚慌失措。 據說曾經有一個旅長被蔣介石召見,竟然嚇得渾身发抖,蔣介石問的話一句也答不上,蔣介石很奇怪地問:「你是不是穿得太少啊?」此人竟然嚎啕大哭,蔣介石很尷尬,拂袖而去。 當然筆者提及這一段傳說,絕對沒有挖苦取笑的意思,只是想說明,這樣的談話機會每個學生都有,廖宗澤必然也會有。從現代管理學來說,蔣介石確實懂得識人知人用人的基本套路與方法。蔣介石在黃埔時期,非常重視選拔人才,選拔精英。那麽當年在黃埔四期的眾學員中,蔣介石曾經中意和欣賞了誰?這就是筆者要講的故事,算是給讀者補漏吧……。 27、不可回避的林彪話題 黃埔四期學員中,林彪的話題,難以回避。林彪出生於1907年12月5日,湖北黃岡林家大灣人,原名林育蓉。他的家庭比較富裕,是湖北省的一個小地主家庭,林彪排行第二,父親還是當地一家小工廠的業主。按理說射手座的林彪,應該是天生樂觀、充滿理想、正直坦率、活潑幽默、待人友善、行動力強、多才多藝、擅長哲學思考。總而言之,應該屬於性格熱情、樂觀、活潑、坦率、智慧、敏感等的那一類人。看來這與事實不符,相差甚遠。 關於黃埔四期,有關林彪的話題還不少。 前面已提到,據文強披露,他是林彪黃埔初期時的班長,因為林彪私下帶著裝有子彈的槍進入宿舍,結果不小心走火,差一點惹出禍端,為此林彪與文強還動了粗。 金一南這麽評說:「林彪考入黃埔軍校,成績可不是太好,他是二團的,四期的二團是預備軍官團,就是說你們可能成為軍官,也可能不是,因為你們的成績不夠好。蔣介石不認識黃埔四期有一個不起眼的學生叫林彪。」何以為證?聶榮臻在黃埔軍校時擔任政治部秘書兼政治教官,他於1984年在回憶錄中寫道:「我認識林彪最早是在大革命時期的黃埔軍校。他當時是第四期學生,學習上比較平庸,政治上也不活躍。」 也有人說:林彪在黃埔時期,不顯山不露水,平庸得無人問津。他在軍校成績平平,其他方面也不突出,不為大家看重。所以在上世紀中葉的國共大決戰中,國民黨一方不少黃埔將領戰敗,成了解放軍黃埔同學將領的俘虜。徐向前、陳賡等老黃埔,都會去看望昔日的老同學,見見面,敘敘舊,進行一些安撫。林彪明明知道他的老同學們,甚至是他的同期文強、廖宗澤、曹天戈、陳遠湘、馬策、姜湘齡、姚步烈、陳林達、覃道善、李白英、何崇校、李子亮等人,他只是看完俘虜名單後便一扔了之,都不會去見任何一人。錦州戰役時,黃埔一期生範/范漢傑當了俘虜,要求見見林彪。林彪不僅不見,還讓人捎了一句話給他:「讓他好好修養。」范漢傑納悶,「修養」不是「休」養,什麽意思?無人知曉。

Read more of this post
田牧 | 2021 年 1 月 10 日 at 05:39 | Tags: 田牧, 军统精英廖宗泽, 廖宗泽 | Categories: 田牧新著 | URL:sinoeurovoices.com/?p=39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