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于: 3/17/2021 07:35
快速引用
打倒君主制與無產階級革命
by 陳維健

最近英國皇室又爆出醜聞,梅根王妃與二十多年前車禍奪去生命的戴安娜王妃被視作兩個遭受皇室迫害的媳婦,不過這一個更甚,因其有著非洲血統被指為種族迫害。《查理周刊》(Charlie Hebdo)漫畫引用美國佛羅伊德案,女皇跪壓梅根,梅根呼喊我不能呼吸!政治正確在這裏發揮到了極致。 與此同時,《紐約時報》發表了「打倒英國君主制」的文章,這篇文章的內容已經超出了對皇室醜聞的評論,也超出了種族歧視問題,是要打倒君主制,要將英國皇室連根撥起。文章的觀點是英國皇室存在的問題不是可以改變的,他是以這樣一個比方來說明的:「不管你加多少糖,也不可能將一瓶毒藥變成清甜的飲料」。文章又認為「一小撮人不是基於道德價值,而是基於遺傳的偶然性,享受著從公眾資金中榨取來的數百萬美元,並當作煽情的民族主義英雄來崇拜,換來的僅僅是他們『賞心悅目地公開亮相』的職責」。有了毒藥的診斷,又有遺傳享受榨取公眾資金論斷,可以推出皇室的十惡不赦,接下來打倒君主制就順理成章了。 《紐時》這篇文章的觀點,聽來有些熟悉,但又難以置信,這不就無產階級革命的理論嗎?無產階級革命前提是地主、資本家剝削與皇室是社會的寄生蟲。因此在無產階級革命的國家,地主、資本家的財產被剝奪以外,皇室無一例外地被打倒。那些皇室還被保留都是資產階級革命的國家,承認私有制,皇室是私有制的一部分。英國資產階級革命後確立了議會制的君主立憲制。「英國政府給予女王為元首職責的奉給(國家元首支出)來源於王室費:於每屆議會會期開首時,由君主交付予議會的皇家土地收益的一小部分。 所有的王家土地皆由一個對議會負責的機構——王家產業署管理:在2003-04財政年度,交付的金額是1億7690萬英鎊, 其中國家元首支出是3600萬英鎊」。從維基資料來看,皇室的維持費用是從皇室交納的土地收益中政府的回饋,皇室本身是納稅人。如果要革皇室的命,只有廢除私有制。皇室成員是通過遺傳,與許多其他大家族一樣他的成員是含著金湯匙出來的。血液的遺傳帶來財富的遺傳,對作者來說是有道德問題的。這個問題就是打倒的理論基礎。 皇室應不應該保留,皇室成員應不應該象文章所說的那樣去Tesco超市打工。如果皇室成員願意去做一個平民,沒有任何問題,事實上梅根與哈里已經在一年多前宣布放棄英國「高級」皇室成員待遇到美國去謀生了。文章說五分之四的英國成年人願意保持皇室。也就是說在英國沒有對皇室革命的基礎。不過文章給出的結論是這五分之四的英國人「無法抵抗花裏胡哨的帽子帶來的吸引力」。因此,要煽動英國人對皇室革命看來很難。雖然很難,但文章作者仍然頗有信心、他說「廢除君主制應該不會太棘手。首先,你拿走他們的房子。然後,你拿走他們的財富。然後,你拿走他們的頭銜。所有這些都應該屬於公眾,而那些人將這些東西強占了太久」。無產階級革命最大的特點是煽動仇恨,將財富視作罪惡。當年中共鬥地主,資本家,大都是煽動起來的。在這裏已經公開號召登堂入室搶劫財富了。這與毛澤東的《湖南農民運動考察報告》「土豪劣紳的小姐少奶奶的牙床上,也可以踏上去滾一滾」是何等的相似。 一個國家實行憲政民主後,皇室作為國家元首是虛職,並無實權。皇室基本上成為一種歷史的傳承與民族文化的象征,有著凝聚民族精神的意義。皇室的存在會給這個國家與民族富有歷史文化氣息,最典型的就是英國與日本。日本天皇雖然在二戰中犯有戰爭罪,但美國考慮到日本的民族文化與日本人的感情,在推行民主制的同時還是保留了日本天皇制度。日本皇室也經常會爆出醜聞,但日本並無意為此取消皇室制度。中國的辛亥革命也是保留王室的,不僅滿清皇室得到保全,就連溥儀退位之後也被允許繼續居住在紫禁城中,並由政府撥款供養。直到民國1924年馮玉祥發動「北京政變」才正式廢除帝號,皇室趕出紫禁城。結果25年後末代皇帝溥儀進了監獄,中共住進了紫禁城,中共黨魁成了紅色革命的皇帝。這就是無產階級革命皇室的結果。「皇帝輪流做,明日到我家」、「王候將相寧有種乎」。沒有血統遺傳照樣可以當皇帝。 每個家庭都有每個家庭的問題,皇室也不例外,皇室因梅根有非裔血統而歧視,代表皇室的女皇女王在得知後表示非常難過並發表聲明稱,「哈里、梅根和(他們的兒子)亞契(Archie)將永遠是我們所摯愛的家族成員」。梅根也表示女皇一直都對她很好。女皇作為大家長這樣說了,應該不是整體性。如果出現家暴(哪位皇室成員語言暴力)梅根可以去告,王子犯法與民同罪。但是作者卻要把皇室的家事提升到無產階級革命的道德制高點上。英國是一個法制完善的國家,這是對法律的無視。這種手法與共產黨鬧革命的理由完全相同。 真的不敢相信,《紐約時報》這樣報刊,會宣揚無產階級革命理論,煽動英國人造反,革皇室的命。而且革命的口號也十分相似,「打倒」基本上可以說是無產階級革命的專用詞匯。這個詞匯具有相當的暴力。看來無產階級革命也是一種遺傳,雖然無產階級革命成功的國家都成了專制獨裁國家,無產階級革命家一當權力在手,成了新地主、新資本家成了新的權貴,新的皇室,立馬換了一副面孔。當無產階級起來革命時,即把他們打成反革命或顛覆國家政權罪,而西方民主國家有些人,不顧無產階級革命最終的殘酷結局,開始宣傳煽動無產階級革命了。也許他們相信蘇共、中共這些無產階級革命前輩沒做好,他們能做好,能夠做到無產階級革命,消除階級的自由平等。 中共一直希望西方國家特別是美國出現無產階級革命,一度消失的西方共產主義,現在又重新復活,這讓中共黨主習近平信心滿滿地提出「東升西降」的政治判斷。東升就是共產主義中國在上升,西降就是西方民主在下降。現在世界格局最危險的還不是中共崛起,而是西方有了呼應。「打倒君主制」就是西方對東方的呼應,是西方無產階級革命的檄文。警惕啊!共產主義災難降臨西方民主社會,已不是天方夜譚。

Read more of this post
陳維健 | 2021 年 3 月 17 日 at 17:50 | Tags: 陳維健, 哈里王子, 查理週刊, 梅根 | Categories: 老陳時評, 關注熱點, 政經論壇 | URL:sinoeurovoices.com/?p=48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