牵牛花 - morning glory 10/17/2005 12:27
牵牛花, 英文 morning glory,因为花都是在早晨开放, 午后就蔫了,因而得名。这是今早起床后画的第一张草图,随笔之作,并无在构图和寓意上下任何功夫。准备继续画几张。你可以随意联想。特在此征求你们的联想。因为光线不均匀所以相片质量不好。



color pencil and water color 12 by 14

Hermes, messenger of the Gods, patron of travel, commerce and atheletes.

Roman, early imperial A.D. 1 - 50 inspried by a sculpture of about 450 - 430 BC by Polykleitos. Bought in Rome, said to have come from Venice. Marble from Mount Pentelikon near Athens.

The scupture is owned by MFA, Boston.

为什么画男的?
(1)我平日里没有机会画男的。我去的画廊只雇女模特。所以去美术馆就利用这个机会练习一下。
(2)随后看到牵牛花,二者颜色相符,就有了这想法。也想画在女人身上。
(3)象征意义:power is like morning glory - momertary
(4)象征意义二:life and sexuality are all momentary, but have power and beauty.
你真的是专业的呀. 牛 牛

一样是写意了,也许可以不把躯干画全,只跳喜欢和有感觉的.这里放一点,那里丢一块,还可以用隐晦的色调藏起一些好玩的东东. smile
WoJian at 10/17/2005 12:39 快速引用
牛
以前你贴得几幅画没有看懂,这幅看懂了。
bagofbones at 10/17/2005 12:49 快速引用
看得出你的功底不错
就是这画儿有点慎人
neeraj at 10/17/2005 13:13 快速引用
neeraj :
看得出你的功底不错
就是这画儿有点慎人


哈哈哈 Laughing Laughing Laughing

我觉得也有点
wildcrane at 10/17/2005 13:16 快速引用
我种了几株牵牛,收了不少种子(花是白底蓝粉条纹的)
有谁需要可以来采,或者寄个self stamped envelope
据说它的种子含致幻物质,20克磨碎服用
有勇敢的尝试者吗? wink
商业卖的种子怕人当毒品吞食喷了含汞的化学药物
Oz at 10/17/2005 13:34 快速引用
I want to try! tongue Please send me your address so I can send you the self stamped envelope. Thanks! happy

Oz :
我种了几株牵牛,收了不少种子(花是白底蓝粉条纹的)
有谁需要可以来采,或者寄个self stamped envelope
据说它的种子含致幻物质,20克磨碎服用
有勇敢的尝试者吗? wink
商业卖的种子怕人当毒品吞食喷了含汞的化学药物
ayu at 10/17/2005 13:48 快速引用
I heard it doesn't get you high all the time!
Pot is still better smile
ayu :
I want to try! tongue Please send me your address so I can send you the self stamped envelope. Thanks! happy

Oz :
我种了几株牵牛,收了不少种子(花是白底蓝粉条纹的)
有谁需要可以来采,或者寄个self stamped envelope
据说它的种子含致幻物质,20克磨碎服用
有勇敢的尝试者吗? wink
商业卖的种子怕人当毒品吞食喷了含汞的化学药物
neeraj at 10/17/2005 14:09 快速引用
本科中的番薯是
hailang at 10/17/2005 14:12 快速引用
是要吃还是要种呀?嘿嘿
我也没那么小的称,你还是寄张37c 的信封吧
给你10粒种子,明年可以有上千粒,这玩意儿繁殖力太强啦,
我采都采不完,地上落了好多种又发芽了:(
真要吃的花最好自己来采,保证供应
还是建议吃自己种的,更放心些
[quote="ayu"]I want to try! tongue Please send me your address so I can send you the self stamped envelope. Thanks! happy

[quote]
Oz at 10/17/2005 14:51 快速引用
呀,刚上完课回来就发现又学了很多。真是有意思。还有这么多种类。

我只知道小的时候老人也叫它“打碗花”,说是拔了这个花,吃饭的时候会把碗打掉。我一直不得其中要领和联系。

oz, 你的种子致幻吗?

我也想要几粒明年种在阳台上。
wildcrane at 10/17/2005 15:31 快速引用
I'm very high these days! happy happy Even my friends have asked me why I would laugh or smile without reasons. confused .Better stop smiling..Not a good exercise for girls...They thought I went $%*.. oops

neeraj :
I heard it doesn't get you high all the time!
Pot is still better smile
ayu :
I want to try! tongue Please send me your address so I can send you the self stamped envelope. Thanks! happy

Oz :
我种了几株牵牛,收了不少种子(花是白底蓝粉条纹的)
有谁需要可以来采,或者寄个self stamped envelope
据说它的种子含致幻物质,20克磨碎服用
有勇敢的尝试者吗? wink
商业卖的种子怕人当毒品吞食喷了含汞的化学药物
ayu at 10/17/2005 15:39 快速引用
Thanks alot! For planting purpose only..A lovely flower rose

[quote="Oz"]是要吃还是要种呀?嘿嘿
我也没那么小的称,你还是寄张37c 的信封吧
给你10粒种子,明年可以有上千粒,这玩意儿繁殖力太强啦,
我采都采不完,地上落了好多种又发芽了:(
真要吃的花最好自己来采,保证供应
还是建议吃自己种的,更放心些
[quote="ayu"]I want to try! tongue Please send me your address so I can send you the self stamped envelope. Thanks! happy

:
ayu at 10/17/2005 15:41 快速引用
收信
ayu :
Thanks alot! For planting purpose only..A lovely flower rose
Oz at 10/17/2005 16:24 快速引用
真对不起,不过你的这幅画确实让我想起来一部高中时读的短篇恐怖小说。 Surprised

看来恐怖小说真的不能读啊,出于学英文的目的也不行啊。 frustrated
Johann at 10/17/2005 17:08 快速引用
now i am very curious.

Laughing Laughing Laughing


能不能讲一讲恐怖小说的大概呀?
wildcrane at 10/17/2005 17:11 快速引用
I am serious, it is really scary, the kind of writing that makes you feel it is very possible to happen in real life. No ghost or any kind of superstitious scenario involved, it is all about two adventurers, the local Indians, and the plants, in the Amazon rain forest.


wildcrane :
now i am very curious.

Laughing Laughing Laughing


能不能讲一讲恐怖小说的大概呀?
Johann at 10/17/2005 17:20 快速引用
what is the title? now i want to read it. and serious, so I will know how to make it better like a 恐怖画。 happy


Johann :
I am serious, it is really scary, the kind of writing that makes you feel it is very possible to happen in real life. No ghost or any kind of superstitious scenario involved, it is all about two adventurers, the local Indians, and the plants, in the Amazon rain forest.


wildcrane :
now i am very curious.

Laughing Laughing Laughing


能不能讲一讲恐怖小说的大概呀?
wildcrane at 10/17/2005 17:22 快速引用
Ok, I really cannot remember the title, but since you are so curious, the summary of the story is here.

It is about a seed of an ancient plant get its way to one of the adventurer's body and grow up and take over, and how this plant is able to lure the other adventure to become its victim by the beauty of the plant-human combination.

It was one of the best scary novels of that year, and I believe that writing is an evil masterpiece.



wildcrane :
what is the title? now i want to read it. and serious, so I will know how to make it better like a 恐怖画。 happy


Johann :
I am serious, it is really scary, the kind of writing that makes you feel it is very possible to happen in real life. No ghost or any kind of superstitious scenario involved, it is all about two adventurers, the local Indians, and the plants, in the Amazon rain forest.


wildcrane :
now i am very curious.

Laughing Laughing Laughing


能不能讲一讲恐怖小说的大概呀?
Johann at 10/17/2005 17:46 快速引用
让我想起茅盾文学奖的小说“尘埃落定”中罂粟种子从死人头里发芽生长的描写。




Johann :
真对不起,不过你的这幅画确实让我想起来一部高中时读的短篇恐怖小说。 Surprised

看来恐怖小说真的不能读啊,出于学英文的目的也不行啊。 frustrated
hailang at 10/17/2005 23:17 快速引用
牵牛花就是蔓陀萝吧?

我怎么没觉得那幅画恐怖呀?
画里的那个男身好象是上了年纪
下面还有根棍子,好象是肉串
就是牵牛花挺女性的,不知道为什么要画在男身上?

(怕恐怖的同学们
现在黄金时间段的那些电视连续剧
象CSI什么的,很多镜头都挺恶心人的
多看看就不怕了
我是被我PP培养出来了
一边吃晚饭一边看)
Annie at 10/18/2005 10:18 快速引用
Annie :
牵牛花就是蔓陀萝吧?

我怎么没觉得那幅画恐怖呀?
画里的那个男身好象是上了年纪
下面还有根棍子,好象是肉串
就是牵牛花挺女性的,不知道为什么要画在男身上?

(怕恐怖的同学们
现在黄金时间段的那些电视连续剧
象CSI什么的,很多镜头都挺恶心人的
多看看就不怕了
我是被我PP培养出来了
一边吃晚饭一边看)


看着这样的片子吃饭是不是
只炒个素菜就够了?
还老像哈点白酒啥的?
neeraj at 10/18/2005 11:15 快速引用
Annie :
牵牛花就是蔓陀萝吧?

我怎么没觉得那幅画恐怖呀?
画里的那个男身好象是上了年纪
下面还有根棍子,好象是肉串
就是牵牛花挺女性的,不知道为什么要画在男身上?

(怕恐怖的同学们
现在黄金时间段的那些电视连续剧
象CSI什么的,很多镜头都挺恶心人的
多看看就不怕了
我是被我PP培养出来了
一边吃晚饭一边看)


我也觉得很奇怪,为什么画一个男的 confused

我觉得更奇怪,为什么不能画男的?你们一定有什么想法没有表达出来,能告诉我为什么奇怪吗?
mushroom at 10/18/2005 11:56 快速引用
因为恐怖小说里的主人公就是个男的。

mushroom :
Annie :
牵牛花就是蔓陀萝吧?

我怎么没觉得那幅画恐怖呀?
画里的那个男身好象是上了年纪
下面还有根棍子,好象是肉串
就是牵牛花挺女性的,不知道为什么要画在男身上?

(怕恐怖的同学们
现在黄金时间段的那些电视连续剧
象CSI什么的,很多镜头都挺恶心人的
多看看就不怕了
我是被我PP培养出来了
一边吃晚饭一边看)


我也觉得很奇怪,为什么画一个男的 confused
Johann at 10/18/2005 12:00 快速引用
我现在急需帮助的是我在家里机子上存的一个中文文章,为什么到了办公室,全是乱码。what suggestions do you have? i need it badly.

thanks in advance.
wildcrane at 10/18/2005 12:05 快速引用
Wildcrane is a woman, not a lesbian! Guys are more attractive to her 8)

Johann :
因为恐怖小说里的主人公就是个男的。

mushroom :
Annie :
牵牛花就是蔓陀萝吧?

我怎么没觉得那幅画恐怖呀?
画里的那个男身好象是上了年纪
下面还有根棍子,好象是肉串
就是牵牛花挺女性的,不知道为什么要画在男身上?

(怕恐怖的同学们
现在黄金时间段的那些电视连续剧
象CSI什么的,很多镜头都挺恶心人的
多看看就不怕了
我是被我PP培养出来了
一边吃晚饭一边看)


我也觉得很奇怪,为什么画一个男的 confused
ayu at 10/18/2005 12:08 快速引用
我读过这本书,但不记得此情节。也还没有见过罂粟花。

因为要从oz 那里得到牵牛花的种子,已经对来春抱着满怀美好的期盼。

谁给我几粒罂粟种子,明年也种在阳台上。 wink


hailang :
让我想起茅盾文学奖的小说“尘埃落定”中罂粟种子从死人头里发芽生长的描写。




Johann :
真对不起,不过你的这幅画确实让我想起来一部高中时读的短篇恐怖小说。 Surprised

看来恐怖小说真的不能读啊,出于学英文的目的也不行啊。 frustrated
wildcrane at 10/18/2005 12:09 快速引用
没说不能画男的呀
我已经表达清楚了呀---“就是牵牛花挺女性的,不知道为什么要画在男身上?”

现在看来可能你画的时候也是没有原因的吧,所以回答不出来,哈哈 just kidding
Annie at 10/18/2005 12:12 快速引用
Annie :
没说不能画男的呀
我已经表达清楚了呀---“就是牵牛花挺女性的,不知道为什么要画在男身上?”

现在看来可能你画的时候也是没有原因的吧,所以回答不出来,哈哈 just kidding


直到你的想法了,我问mushroom那。

明天晚上给你们揭示我的原因 wink
wildcrane at 10/18/2005 12:15 快速引用
wildcrane :
我读过这本书,但不记得此情节。也还没有见过罂粟花。

因为要从oz 那里得到牵牛花的种子,已经对来春抱着满怀美好的期盼。

谁给我几粒罂粟种子,明年也种在阳台上。 wink

园艺店有卖的,叫什么poppy
这边花园里常见的是学名东方罂粟,俗名虞美人的poppy
有鲜红得好象滴血的,还有粉红的,非常好看的
做毒品那种罂粟没有卖的,好象是紫色花瓣的
你要是在阳台上种了要给警察抓的,还是种种虞美人好了,差不多的 wink
Annie at 10/18/2005 12:26 快速引用
wildcrane :
Annie :
没说不能画男的呀
我已经表达清楚了呀---“就是牵牛花挺女性的,不知道为什么要画在男身上?”

现在看来可能你画的时候也是没有原因的吧,所以回答不出来,哈哈 just kidding


直到你的想法了,我问mushroom那。
明天晚上给你们揭示我的原因 wink


我和安妮的想法一样啊

明天晚上?要给我们讲恐怖故事 :??:
mushroom at 10/18/2005 13:02 快速引用
Johann :
因为恐怖小说里的主人公就是个男的。

mushroom :

我也觉得很奇怪,为什么画一个男的 confused


越说我越想看看那部小说了
吊我们胃口又不说清楚到底是什么 打你 打你
责令你去把书名古狗出来
mushroom at 10/18/2005 13:05 快速引用
Annie :
wildcrane :
我读过这本书,但不记得此情节。也还没有见过罂粟花。

因为要从oz 那里得到牵牛花的种子,已经对来春抱着满怀美好的期盼。

谁给我几粒罂粟种子,明年也种在阳台上。 wink

园艺店有卖的,叫什么poppy
这边花园里常见的是学名东方罂粟,俗名虞美人的poppy
有鲜红得好象滴血的,还有粉红的,非常好看的
做毒品那种罂粟没有卖的,好象是紫色花瓣的
你要是在阳台上种了要给警察抓的,还是种种虞美人好了,差不多的 wink


哇!好专业啊!
我印象中以前书里写的罂粟都是火红火红的
反正是美丽中藏着邪恶的意思
至少尘埃里是这样的,可是那个又是做毒品的 confused
mushroom at 10/18/2005 13:10 快速引用
罂粟的照片 :??:

peachleaf at 10/18/2005 13:48 快速引用
peachleaf,

罂粟花真漂亮。还有其他相片吗?近一点的,能发给我吗?我好画出来。

谢了。
rose
wildcrane at 10/18/2005 14:19 快速引用
我家楼下花园里的,N年前拍的



前面那个糊的是好象是花谢了以后结的籽

有N种,橙色的也很漂亮啊! 牛
Annie at 10/18/2005 14:36 快速引用
poppes are beautiful.

But i am confused now. what is the difference between poppies, 罂粟花 and marijuana? confused
wildcrane at 10/18/2005 14:39 快速引用
罂粟就是poppy。poppy 用
peachleaf at 10/18/2005 14:48 快速引用
内容简介:
“我”的记事始于十三岁时一个下雪的早晨,十八岁的女仆桑吉卓玛让“我”第一次了解了男女之事,并从此成为“我”的贴身侍女。由于没有讨回背叛自己的一个头人的脑袋,麦其土司上省里告状,搬来了黄特派员。他使“我”们家拥有了一支“现代化的军队”,协助收复了叛变的寨子,打败了汪波土司。黄走之前,留下了一袋神秘的罂粟种子。第二年夏天,罂粟开出了绚烂的花朵,也使男人们的情欲空前膨胀了起来。麦其土司远足时看上了查查头人美丽的老婆央宗,于是设计让头人的管家多吉次仁以头人要造反为由杀了他,随后央宗被接进了土司家的大门。愤怒的土司太太让人杀了多吉次仁,土司却借机推说多吉次仁杀自己的头人是为了篡权,如今被自己识破,于是才杀了他。行刑的当晚,多吉次仁的老婆点着了已为土司财产的自己家的寨子,也把自己投入了火中,两个儿子逃出了土司辖地,伺机复仇。  这一年发生了地震,但罂粟却获得了大丰收。卓玛答应了银匠的求婚,由于罂粟种子绝不外传,麦其土司成了众多土司的仇恨对象,巨大的诱惑使领居汪波土司不惜派出三名武士去偷取种子,在送回来的三颗人头的耳朵里藏着珍贵的种子。我去领地巡行时发现了“耳朵开花”的秘密。于是,麦其土司与汪波土司之间又爆发了一场战争,麦其土司大获全胜,在战争中付出的唯一的代价是与麦其土司疯狂恋爱后已经失宠的央宗的孩子生下来就死了。  麦其土司日益富裕、强大。又一个播种的季节,大家为种什么争执不下,“我”认为应该种粮食,哥哥坚持种罂粟。土司采纳了“傻子”的建议。粮食大获丰收,而周围的土司由于贪恋罂粟曾经的暴利,发生了粮荒,麦其土司家的粮食又身价如金了。为了考验两个儿子,麦其土司分别让他们去负责边境上的粮仓。大儿子在频繁的战斗中丧失了武器与粮食,而“我”却用珍贵的粮食施舍拉雪贡土司饥饿的百姓,使他们投向自己,并且用粮食赢得了女土司漂亮绝伦的女儿塔娜,但让“我”痛心的是这个美人儿并不爱“我”这个傻子。“我”把粮仓一带逐渐变成了集市,开始做起了生意,银子、珍宝滚滚而来。在这里,复仇使者――多吉次仁的二儿子出现了,他的目标是麦其土司和大少爷。  “我”带着大量的财宝和美丽的妻子荣归家园,并得到了万人热烈的拥戴,却也在此时失去了土司的继承权。老土司决定逊位,宣布由大少爷继任。之后“我”的妻子也背叛了“我”,投入了早就对她虎视眈眈的大少爷的怀抱。  痛苦使“我”沉默,“我”从行刑人家里找来了死人的紫衣整日穿在身上,又恢复了“傻子”的面貌。仇人终于把刀子捅入了少土司的肚子里。看到麦其土司家走向败落,女土司又唆使女儿勾引年青的汪波土司。“我”又回到了一手创立的边境集市。黄特派员又来了,他带来了女人和梅毒,并成了“我”的师爷。“我”的塔娜回来了,但始终没能有自己的孩子,麦其土司也日益衰老下去了。远近的土司们纵情享受那些漂亮的女人,他们染上了闻所未闻的恶病。  罂栗花不再开了,漂亮的女人不再来了,土司也归入大地的沉寂,多吉次仁的大儿子终于向我举起了刀子。尘埃落定之际,我只希望自己的灵魂再度被托生在这块美丽的土地上。


"他当时就是这么说的――“我们的罂粟花”。

现在,我们都看清楚了,确实是使麦其家强盛起来的花朵。一共三棵罂粟,特别茁壮地挺立在阳光下,团团花朵闪闪发光。跛子管家布置好火力。我们才向那些花朵走去。那些暗伏的枪手开枪了。眶!眶!眶!眶!一共是四声敲打破锣一样的巨响。枪手们一定充满了恐惧,不然不可能连开四枪才叫我手下的人一死一伤。验毒师脸朝下仆到地上,手里抓了一大把青草。歌手捂住肩头蹲在地上,血慢慢地从他指缝里渗出来。我觉得是稍稍静默了一阵,我的人才开枪。那简直就是一场突如翡来的风暴。一阵枪声过后,树林里没有了一点声息,只有被撕碎的树叶缓缓飘落的声音。四个枪手都怕冷一样地蜷曲着身子,死在大树下了。

我想不起当时为什么不把罂粟扯掉了事,而要叫人用刺刀往下挖掘。挖掘的结果叫人大感意外。三棵罂粟下是三个方方正正的木匣,里面是三个正在腐烂的人头。罂粟就从三个人头的耳朵里生出来。只要记得我们把偷罂粟种子的人杀了头,又把人头还给汪波土司,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这些人被抓住之前就把种子装到了耳朵里面。汪波土司从牺牲者的头颅里得到罂粟种子!

汪波用这种耳朵开花的方式来纪念他的英雄。"



wildcrane :
我读过这本书,但不记得此情节。也还没有见过罂粟花。

因为要从oz 那里得到牵牛花的种子,已经对来春抱着满怀美好的期盼。

谁给我几粒罂粟种子,明年也种在阳台上。 wink


hailang :
让我想起茅盾文学奖的小说“尘埃落定”中罂粟种子从死人头里发芽生长的描写。




Johann :
真对不起,不过你的这幅画确实让我想起来一部高中时读的短篇恐怖小说。 Surprised

看来恐怖小说真的不能读啊,出于学英文的目的也不行啊。 frustrated
hailang at 10/18/2005 17:09 快速引用
interesting!
看来我明晚要到MFA找一找人头的雕塑,为《尘埃落定》画一幅插图了。如果更恐怖可别怪我啊。 wink
书中有没有描写,罂粟的颜色?我有这本书,我也会去查一下。谢了。

谁还有罂粟的相片,欢迎贡献。

rose

hailang :
内容简介:
“我”的记事始于十三岁时一个下雪的早晨,十八岁的女仆桑吉卓玛让“我”第一次了解了男女之事,并从此成为“我”的贴身侍女。由于没有讨回背叛自己的一个头人的脑袋,麦其土司上省里告状,搬来了黄特派员。他使“我”们家拥有了一支“现代化的军队”,协助收复了叛变的寨子,打败了汪波土司。黄走之前,留下了一袋神秘的罂粟种子。第二年夏天,罂粟开出了绚烂的花朵,也使男人们的情欲空前膨胀了起来。麦其土司远足时看上了查查头人美丽的老婆央宗,于是设计让头人的管家多吉次仁以头人要造反为由杀了他,随后央宗被接进了土司家的大门。愤怒的土司太太让人杀了多吉次仁,土司却借机推说多吉次仁杀自己的头人是为了篡权,如今被自己识破,于是才杀了他。行刑的当晚,多吉次仁的老婆点着了已为土司财产的自己家的寨子,也把自己投入了火中,两个儿子逃出了土司辖地,伺机复仇。  这一年发生了地震,但罂粟却获得了大丰收。卓玛答应了银匠的求婚,由于罂粟种子绝不外传,麦其土司成了众多土司的仇恨对象,巨大的诱惑使领居汪波土司不惜派出三名武士去偷取种子,在送回来的三颗人头的耳朵里藏着珍贵的种子。我去领地巡行时发现了“耳朵开花”的秘密。于是,麦其土司与汪波土司之间又爆发了一场战争,麦其土司大获全胜,在战争中付出的唯一的代价是与麦其土司疯狂恋爱后已经失宠的央宗的孩子生下来就死了。  麦其土司日益富裕、强大。又一个播种的季节,大家为种什么争执不下,“我”认为应该种粮食,哥哥坚持种罂粟。土司采纳了“傻子”的建议。粮食大获丰收,而周围的土司由于贪恋罂粟曾经的暴利,发生了粮荒,麦其土司家的粮食又身价如金了。为了考验两个儿子,麦其土司分别让他们去负责边境上的粮仓。大儿子在频繁的战斗中丧失了武器与粮食,而“我”却用珍贵的粮食施舍拉雪贡土司饥饿的百姓,使他们投向自己,并且用粮食赢得了女土司漂亮绝伦的女儿塔娜,但让“我”痛心的是这个美人儿并不爱“我”这个傻子。“我”把粮仓一带逐渐变成了集市,开始做起了生意,银子、珍宝滚滚而来。在这里,复仇使者――多吉次仁的二儿子出现了,他的目标是麦其土司和大少爷。  “我”带着大量的财宝和美丽的妻子荣归家园,并得到了万人热烈的拥戴,却也在此时失去了土司的继承权。老土司决定逊位,宣布由大少爷继任。之后“我”的妻子也背叛了“我”,投入了早就对她虎视眈眈的大少爷的怀抱。  痛苦使“我”沉默,“我”从行刑人家里找来了死人的紫衣整日穿在身上,又恢复了“傻子”的面貌。仇人终于把刀子捅入了少土司的肚子里。看到麦其土司家走向败落,女土司又唆使女儿勾引年青的汪波土司。“我”又回到了一手创立的边境集市。黄特派员又来了,他带来了女人和梅毒,并成了“我”的师爷。“我”的塔娜回来了,但始终没能有自己的孩子,麦其土司也日益衰老下去了。远近的土司们纵情享受那些漂亮的女人,他们染上了闻所未闻的恶病。  罂栗花不再开了,漂亮的女人不再来了,土司也归入大地的沉寂,多吉次仁的大儿子终于向我举起了刀子。尘埃落定之际,我只希望自己的灵魂再度被托生在这块美丽的土地上。


"他当时就是这么说的――“我们的罂粟花”。

现在,我们都看清楚了,确实是使麦其家强盛起来的花朵。一共三棵罂粟,特别茁壮地挺立在阳光下,团团花朵闪闪发光。跛子管家布置好火力。我们才向那些花朵走去。那些暗伏的枪手开枪了。眶!眶!眶!眶!一共是四声敲打破锣一样的巨响。枪手们一定充满了恐惧,不然不可能连开四枪才叫我手下的人一死一伤。验毒师脸朝下仆到地上,手里抓了一大把青草。歌手捂住肩头蹲在地上,血慢慢地从他指缝里渗出来。我觉得是稍稍静默了一阵,我的人才开枪。那简直就是一场突如翡来的风暴。一阵枪声过后,树林里没有了一点声息,只有被撕碎的树叶缓缓飘落的声音。四个枪手都怕冷一样地蜷曲着身子,死在大树下了。

我想不起当时为什么不把罂粟扯掉了事,而要叫人用刺刀往下挖掘。挖掘的结果叫人大感意外。三棵罂粟下是三个方方正正的木匣,里面是三个正在腐烂的人头。罂粟就从三个人头的耳朵里生出来。只要记得我们把偷罂粟种子的人杀了头,又把人头还给汪波土司,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这些人被抓住之前就把种子装到了耳朵里面。汪波土司从牺牲者的头颅里得到罂粟种子!

汪波用这种耳朵开花的方式来纪念他的英雄。"



wildcrane :
我读过这本书,但不记得此情节。也还没有见过罂粟花。

因为要从oz 那里得到牵牛花的种子,已经对来春抱着满怀美好的期盼。

谁给我几粒罂粟种子,明年也种在阳台上。 wink


hailang :
让我想起茅盾文学奖的小说“尘埃落定”中罂粟种子从死人头里发芽生长的描写。




Johann :
真对不起,不过你的这幅画确实让我想起来一部高中时读的短篇恐怖小说。 Surprised

看来恐怖小说真的不能读啊,出于学英文的目的也不行啊。 frustrated
wildcrane at 10/18/2005 17:44 快速引用
牛 rose

阿来的《尘埃落定》在美国更名为Red Poppies(红罂粟)。





[quote="wildcrane"]interesting!
看来我明晚要到MFA找一找人头的雕塑,为《尘埃落定》画一幅插图了。如果更恐怖可别怪我啊。 wink
书中有没有描写,罂粟的颜色?我有这本书,我也会去查一下。谢了。

谁还有罂粟的相片,欢迎贡献。

rose

hailang :
内容简介:
“我”的记事始于十三岁时一个下雪的早晨,十八岁的女仆桑吉卓玛让“我”第一次了解了男女之事,并从此成为“我”的贴身侍女。由于没有讨回背叛自己的一个头人的脑袋,麦其土司上省里告状,搬来了黄特派员。他使“我”们家拥有了一支“现代化的军队”,协助收复了叛变的寨子,打败了汪波土司。黄走之前,留下了一袋神秘的罂粟种子。第二年夏天,罂粟开出了绚烂的花朵,也使男人们的情欲空前膨胀了起来。麦其土司远足时看上了查查头人美丽的老婆央宗,于是设计让头人的管家多吉次仁以头人要造反为由杀了他,随后央宗被接进了土司家的大门。愤怒的土司太太让人杀了多吉次仁,土司却借机推说多吉次仁杀自己的头人是为了篡权,如今被自己识破,于是才杀了他。行刑的当晚,多吉次仁的老婆点着了已为土司财产的自己家的寨子,也把自己投入了火中,两个儿子逃出了土司辖地,伺机复仇。  这一年发生了地震,但罂粟却获得了大丰收。卓玛答应了银匠的求婚,由于罂粟种子绝不外传,麦其土司成了众多土司的仇恨对象,巨大的诱惑使领居汪波土司不惜派出三名武士去偷取种子,在送回来的三颗人头的耳朵里藏着珍贵的种子。我去领地巡行时发现了“耳朵开花”的秘密。于是,麦其土司与汪波土司之间又爆发了一场战争,麦其土司大获全胜,在战争中付出的唯一的代价是与麦其土司疯狂恋爱后已经失宠的央宗的孩子生下来就死了。  麦其土司日益富裕、强大。又一个播种的季节,大家为种什么争执不下,“我”认为应该种粮食,哥哥坚持种罂粟。土司采纳了“傻子”的建议。粮食大获丰收,而周围的土司由于贪恋罂粟曾经的暴利,发生了粮荒,麦其土司家的粮食又身价如金了。为了考验两个儿子,麦其土司分别让他们去负责边境上的粮仓。大儿子在频繁的战斗中丧失了武器与粮食,而“我”却用珍贵的粮食施舍拉雪贡土司饥饿的百姓,使他们投向自己,并且用粮食赢得了女土司漂亮绝伦的女儿塔娜,但让“我”痛心的是这个美人儿并不爱“我”这个傻子。“我”把粮仓一带逐渐变成了集市,开始做起了生意,银子、珍宝滚滚而来。在这里,复仇使者――多吉次仁的二儿子出现了,他的目标是麦其土司和大少爷。  “我”带着大量的财宝和美丽的妻子荣归家园,并得到了万人热烈的拥戴,却也在此时失去了土司的继承权。老土司决定逊位,宣布由大少爷继任。之后“我”的妻子也背叛了“我”,投入了早就对她虎视眈眈的大少爷的怀抱。  痛苦使“我”沉默,“我”从行刑人家里找来了死人的紫衣整日穿在身上,又恢复了“傻子”的面貌。仇人终于把刀子捅入了少土司的肚子里。看到麦其土司家走向败落,女土司又唆使女儿勾引年青的汪波土司。“我”又回到了一手创立的边境集市。黄特派员又来了,他带来了女人和梅毒,并成了“我”的师爷。“我”的塔娜回来了,但始终没能有自己的孩子,麦其土司也日益衰老下去了。远近的土司们纵情享受那些漂亮的女人,他们染上了闻所未闻的恶病。  罂栗花不再开了,漂亮的女人不再来了,土司也归入大地的沉寂,多吉次仁的大儿子终于向我举起了刀子。尘埃落定之际,我只希望自己的灵魂再度被托生在这块美丽的土地上。


"他当时就是这么说的――“我们的罂粟花”。

现在,我们都看清楚了,确实是使麦其家强盛起来的花朵。一共三棵罂粟,特别茁壮地挺立在阳光下,团团花朵闪闪发光。跛子管家布置好火力。我们才向那些花朵走去。那些暗伏的枪手开枪了。眶!眶!眶!眶!一共是四声敲打破锣一样的巨响。枪手们一定充满了恐惧,不然不可能连开四枪才叫我手下的人一死一伤。验毒师脸朝下仆到地上,手里抓了一大把青草。歌手捂住肩头蹲在地上,血慢慢地从他指缝里渗出来。我觉得是稍稍静默了一阵,我的人才开枪。那简直就是一场突如翡来的风暴。一阵枪声过后,树林里没有了一点声息,只有被撕碎的树叶缓缓飘落的声音。四个枪手都怕冷一样地蜷曲着身子,死在大树下了。

我想不起当时为什么不把罂粟扯掉了事,而要叫人用刺刀往下挖掘。挖掘的结果叫人大感意外。三棵罂粟下是三个方方正正的木匣,里面是三个正在腐烂的人头。罂粟就从三个人头的耳朵里生出来。只要记得我们把偷罂粟种子的人杀了头,又把人头还给汪波土司,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这些人被抓住之前就把种子装到了耳朵里面。汪波土司从牺牲者的头颅里得到罂粟种子!

汪波用这种耳朵开花的方式来纪念他的英雄。"



wildcrane :
我读过这本书,但不记得此情节。也还没有见过罂粟花。

因为要从oz 那里得到牵牛花的种子,已经对来春抱着满怀美好的期盼。

谁给我几粒罂粟种子,明年也种在阳台上。 wink


hailang :
让我想起茅盾文学奖的小说“尘埃落定”中罂粟种子从死人头里发芽生长的描写。




Johann :
真对不起,不过你的这幅画确实让我想起来一部高中时读的短篇恐怖小说。 Surprised

看来恐怖小说真的不能读啊,出于学英文的目的也不行啊。 frustrated
[/quote
hailang at 10/18/2005 19:06 快速引用
[Time : 0.033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1.12 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