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11/04/2005 13:59
11.4.2005

出发点本来不是为了写性,而是千真万确为了记述我做的一个梦。

前几日集中复习统计课的期中闭卷考试,满脑子的矩阵和公式。这一夜朦胧入睡时就看见这样一个矩阵:X’YX。就开始和一个梦里人一起说故事。

有个女友结婚已久,曾有一日以格外平常的口吻问我:“那个性高潮真像书上说的?”

“像书上说的什么呀?” 我心中暗惊,但还是故意问。

“就是那么激动呗?”她嘻嘻地笑。

“你从来没有体会过呀?”

“没有,而且想象不出。”

“那你和你老公怎么回事?”

“我每回都是应付,觉得这么无聊的事快点完好不好。”她又笑。

梦到这个X’YX矩阵的时候,我就说,“X是这么一个对性没有感觉,或说冷淡的女人。X’是一个长的也好有女人味的女人。Y是男人,统计上也可以看成是个weight (比重)。那么多数人会以为这个比重应该偏向X’,对吧?而且计算上Y是应该先和X’乘。”

但梦里人却说:“其实不然,你错了。”

“怎么错了?”我问梦里人。

“你想,X对性冷淡,就使得在这件事上她对他无所求,永远都是他有求于她。他可不得常常讨好她吗?又因为她并不享受,就会使他感觉歉疚,好像对方完全是为他服务,他可不得对她更加疼爱?”

“你的意思是说更有女人味儿的X’并不一定受到更多的钟爱?”

“我不是说更多,我是说可能更少。”梦里人说。

“怎么讲?”

“你想想,一个女性化的女人她因为知道怎么样使男人感觉更像男人(null hypothesis)当然会使男人感觉更像男人 (if the null is true),但同时她面临一些危险,男人会觉得她需要他;其次,男人可能一得意忘了是她的女性使他获得了雄性的感觉,反过来以为是自己的男性魅力使她成为自己的女人。这个女人反而有可能受到这个男人想在别处寻求施展雄性魅力的潜在威胁。”

“你的意思是说,那些在床上让男人忘乎所以或者自己也忘乎所以的女性以为自己有power,但其实有可能是将power借给了男人?”

“有可能。你想想X对她的男人没反应,他就会永远怀疑自己,很难翘冠子。”

“那你说,这道家房中术中教给男人的‘采阴补阳’是不是就这个道理?”我问梦里人。

“有道理。你可以再反过来想想。如果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总是激动地一下子就泄了,是不是这个女人就会比这个男人感觉更有power? 但她并不一定喜欢这样,比如你的女朋友。这种状况叫做男人给了女人阳气却失了自己的阳气。”

“那如果说,男人总是想‘采阴补阳’而女人总想纳阳滋阴,那俩者在床上哪里还是做爱,岂不成了较量了么?”

“哈,哈,哈,”梦里人笑了,“所以道家强调合一平衡,要合阴阳合天地。就得之于对俩性真谛的领悟。”

“这太高深了吧,实践中如此把握?”

“其实很简单,先撇开男性,自我调和一下,别走极端。答案是:X’X,横竖不会太长,永远是一方阵。”

“依此类推的话,男人的答案也一样先摆一方阵:YY’?”我问。

“对了,因为(X’X)(YY’)=(YY’)’(X’X)’=(YY’)(X’X)。”

“哈哈,it’s beautiful。”

醒了一下,强迫自己一定要记住,千万不要彻底睡醒时全忘了。以前也有类似的情况但不是每次都能捕捉到。当然记住了这个似乎一点都不说明我的考试考好了。等着瞧吧。

附:以此笑谈贡献给梨花街关于:sexuality and power 的讨论。
There is this woman in the Sex and City, who is full of sex. She is almost like a slut but I don’t think she has any sexual power. 《茶花女》中的主人公爱上了一个妓女,并不完全是被她的sex吸引的。

我正在上写小说的课,随便讲个故事,当故事读别太当真。 rose
厉害厉害 牛 牛
居然用上了数学公式 Laughing Laughing
tutu at 11/04/2005 14:16 快速引用
XY!? xy, someone is dreaming about you. Laughing Laughing Laughing
Lucifer at 11/04/2005 14:33 快速引用
Lucifer :
XY!? xy, someone is dreaming about you. Laughing Laughing Laughing


我是取了符号的象征意义。但不知你我理解是否一致, 因为没看懂someone is dreaming about you 什么意思?

Y在梦里其实是β。写作时发挥了一下。真真假假。
wildcrane at 11/04/2005 14:48 快速引用
大部分道家典籍里有关阴阳和合的内容可都把女方放在一个很低的位置上,那叫“炉鼎”,就连密宗里参欢喜禅,女方也同样是个工具,当然这时候性也是工具,用于提升精神力量。
mountsea at 11/04/2005 15:01 快速引用
mountsea :
大部分道家典籍里有关阴阳和合的内容可都把女方放在一个很低的位置上,那叫“炉鼎”,就连密宗里参欢喜禅,女方也同样是个工具,当然这时候性也是工具,用于提升精神力量。


mountsea, 能指教一下不?我不太知道,但我知道的炉鼎的解释好像和你说的不一样。

密宗里男女同修到底怎么回事,对我仍然是个谜。
wildcrane at 11/04/2005 15:38 快速引用
he is just joking. smile

wildcrane :
Lucifer :
XY!? xy, someone is dreaming about you. Laughing Laughing Laughing


我是取了符号的象征意义。但不知你我理解是否一致, 因为没看懂someone is dreaming about you 什么意思?

Y在梦里其实是β。写作时发挥了一下。真真假假。
ranger at 11/04/2005 16:24 快速引用
牛 牛 这故事真真假假写得十分有趣。欣赏mm的才情.
xiaoqing at 11/04/2005 17:03 快速引用
ranger :
he is just joking. smile

wildcrane :
Lucifer :
XY!? xy, someone is dreaming about you. Laughing Laughing Laughing


我是取了符号的象征意义。但不知你我理解是否一致, 因为没看懂someone is dreaming about you 什么意思?

Y在梦里其实是β。写作时发挥了一下。真真假假。


i am so slow. i think i got it now. yeah, it's a joke - better be.
wildcrane at 11/04/2005 17:30 快速引用
我觉得你(或梦)对性power的演绎很有意思,也很有道理。我从没从这个角度去想过。很受启发。该发展成短篇。
但性冷的女人会有另个风险:男人也可能会失去和她做爱的兴趣。
我一个朋友对我描述他和现任女友的性方面关系让我很欣赏:“我们都对做爱有兴趣,并都想和对方做爱。”这种关系多温暖。一些人很爱自己的爱人,却老想和别人乱搞,性生活不协调是原因之一。

性冷挺可惜的。但也没什么不好。

我可不会为了变成别人眼里的“可爱”而改变。只是没什么合适的性或政治话题可谈。也许因为最近外地朋友来往太多,都当面谈了。
现在,你继续,我呼应。
梨花街32号 at 11/06/2005 22:47 快速引用
我帖了手黄诗,算回赠你。
梨花街32号 at 11/06/2005 23:06 快速引用
这么复杂的梦,还是要“解一解”吧。我先胡说一通,也许可以抛砖引玉吧。

如果弗先生的理论是对的话,这梦里的人应该有个角色是男的。仔细读过后,我发现“我”在开始是男人角色,后半段变成了女人角色。正象公式里描述的,(X’X)(YY’)=(YY’)’(X’X)’=(YY’)(X’X),男女位置完全互换了。“梦中人”则正相反。

男女位置能互换,说明男女某种相同,用“平衡”来说明相同,好象不够恰当。其实,做爱是整体同一的满意状态。注意我说的是“同一”,而不是“合一”。合一只是形体合为一体,同一是指做爱过程中,因为爱,了解和关心而达到一种“相同”。它可以是性高潮,也可以不是或不全是。因为这种相同事实上无法分开,所以它并没有“补”的问题,也就不存在什么“采”和“纳”了。梦里也意识到,“采”和“纳”最终导致fighting。而要在fighting中保持阴阳平衡,无异于走钢丝一样。不过,这个梦里没有出现困境,所以“梦中人”最终将平衡放在个体的身上,成为(X’X),或(YY’),而不是在男女之间。其实真象应该是,为了实现公式里的男女位置互换,男女都要把自己完善成为长宽一致的(X’X)和(YY’),这是能互换的条件,同时也是power的来源。所谓“采”和“纳”带来的power,都是假象,或者说是不能稳定的power。

这么复杂的梦,发展成小说应该很精彩。
rogerlee at 11/07/2005 15:29 快速引用
再加一句有待验证的瞎猜:男女同修,是否指“修同”(修至相同)的意思?
rogerlee at 11/07/2005 20:54 快速引用
rogerlee :
再加一句有待验证的瞎猜:男女同修,是否指“修同”(修至相同)的意思?

我理解的是很浅薄的字面意思“同时修炼”,至于能否“修至相同”,难有标准。
梨花街32号 at 11/08/2005 15:52 快速引用
rogerlee :
这么复杂的梦,还是要“解一解”吧。我先胡说一通,也许可以抛砖引玉吧。

如果弗先生的理论是对的话,这梦里的人应该有个角色是男的。仔细读过后,我发现“我”在开始是男人角色,后半段变成了女人角色。正象公式里描述的,(X’X)(YY’)=(YY’)’(X’X)’=(YY’)(X’X),男女位置完全互换了。“梦中人”则正相反。

男女位置能互换,说明男女某种相同,用“平衡”来说明相同,好象不够恰当。其实,做爱是整体同一的满意状态。注意我说的是“同一”,而不是“合一”。合一只是形体合为一体,同一是指做爱过程中,因为爱,了解和关心而达到一种“相同”。它可以是性高潮,也可以不是或不全是。因为这种相同事实上无法分开,所以它并没有“补”的问题,也就不存在什么“采”和“纳”了。梦里也意识到,“采”和“纳”最终导致fighting。而要在fighting中保持阴阳平衡,无异于走钢丝一样。不过,这个梦里没有出现困境,所以“梦中人”最终将平衡放在个体的身上,成为(X’X),或(YY’),而不是在男女之间。其实真象应该是,为了实现公式里的男女位置互换,男女都要把自己完善成为长宽一致的(X’X)和(YY’),这是能互换的条件,同时也是power的来源。所谓“采”和“纳”带来的power,都是假象,或者说是不能稳定的power。

这么复杂的梦,发展成小说应该很精彩。


很喜欢你的那个互换理论.弗老先生理论的精髓就是为了避免自责,在梦里只需要进行一种只变幻一种元素的简单掩盖就可以了.所以这个梦里身处Y的很可能是野鹤MM了.

不过野鹤MM志向不同一般,这里的性冷淡暗指知音难觅也未可知.

至于你说的同一理论和没有补采纳什么的我不能苟同.我的感受是在高潮中有个共享的过程.而吸引的原初动力很有可能就是因为寻找自己的缺失和互补,所以这个共享的过程之所以美妙,就在于享受到了合二为一的完美.

是否少了呢?这里我又回过头来同意你的不稳定power的解释了.自己不能产生互补的元素,因为半衰期的问题早晚是要失去的.而另一方因为有产生的能力所以并不会少.所以采纳的精髓不在于吸,而在于学.
WoJian at 11/09/2005 12:54 快速引用
[Time : 0.044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786.15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