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位 11/13/2005 22:56
今早站在阳台上,听见特殊的鸟叫声,就见一只蓝色的鸟飞到近处红砖楼前的一棵树上,没一会儿另一只又叫着飞到旁边的一棵树枝上。我猜测是俩只blue jay, 网上一查果真如此。又过一会儿他们双双落在同一颗树上叫着飞走了。

到Jamaica Pond 散步,月亮隐约在树梢和云彩里,还有一天月亮就会圆了。鸭子和鹅依旧成双成群地在水里游,一点都不急着南迁。从来就羡慕鸭子,守着一个池塘卿卿我我,养幼鸭,相伴终生。画过三幅野鹤图,一只是雏鸟幼稚而怯步,一只在海浪上挣扎着要飞折了翅膀,另一只向着红彤彤的落日飞去。这时又想到一幅图画:一只野鹤在月缺的黄昏里飞。我不知野鹤在哪里栖息,但他们也是结群而有伴儿的。人对自然环境的破坏使得野鹤也像其他许多野生动物一样面临绝迹的危险。本来只想做一只鸭子,在一个池塘里欣赏四季,不知为何认同野鹤,于是为他们面临绝迹的处境难过着急。恍惚也觉得自己的命运和他们近似,于是悲天悯鹤,其实也包括怜悯自己。

系里的许多教授和同事知道我是要回收纸,回收纸杯,回收塑料的盘子和瓶子。系主任开完会,知道我会将打印的文件收回去 - 如果还有一面没用的话。"Are you one of those people who use the other side of the paper?" he was confused once when he tried to read both sides and found out that it didn't make sense. "Yes."

虽然做研究,却常常怀疑为了我们那点发现值不值得那些树木 (0.048的显著概率和0.052的不显著值得浪费这么多自然资源么- 还没考虑估计值的大小?Bold typing face is significantly more striking to the eyes than the regular font (- cite from 林玉堂)的发现有多重要?)。上北大的时候以为自己将来能做成什么大事,没想到美国十年,可能因为一直以一个旁观者身份自居,顶大做到独善其身。眼看着一事无成,只好灵机一动从能做的事做起,保护生态环境,这个题目超越国界。中国的事经过十年也成外人和旁观者了,美国的事仍不能完全当自己的事。如此就很容易认同闲云野鹤了,保护生态环境超越国家,超越民族,但又很具体,就从这里做起吧。写到这里也意识到做科学技术的题目比做社会科学研究题目要更超越国界。
请问你画的是blue jay吗 :??: 感觉像你的自画像。
bagofbones at 11/13/2005 23:24 快速引用
support support rose rose
april at 11/16/2005 21:53 快速引用
[Time : 0.043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628.89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