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Thanksgiving) 11/23/2005 18:23
11.23.2005

楼里的同事亦或没有来上班亦或已经早走了。明天是感恩节,虽然有特殊的历史故事,经过几百年成为最美国人的节日。感恩节对于美国人好比中秋对于我们,成为家庭聚会的日子。我知道有家的人们在匆匆赶路回家,或者回家准备家人的到来。他们全家老人孩子聚在一起,吃火鸡,煮豆角,红萝卜泥和土豆泥。过后有甜点,南瓜,苹果做的格式的pie,喝着咖啡或者茶。再晚一点的时候当每个家的聚会可以离开时,小时候的朋友回相约聚在一个人的家里一起玩儿游戏。

我并不羡慕他们的吃的,也不希罕玩儿他们的游戏。但我羡慕他们有家可归。那种和家而聚的暖融融的感觉,久违了。我父亲在世的时候,我不能把美国人的节日当成自己的节日,我曾经因为不能在这样的节日里回去看他而感到心痛内疚。他走了以后,我仍然不能把美国的节日当成自己的节日。1999 年10月我父亲过世后没赶上他的葬礼,第一次独自到欧洲旅行以寄哀思,2000 年的圣诞和新年我独自在日本,2001年我回国了,2002年我在瑞士和德国,2003年我独自在伦敦的街头,2004年我一人游荡于丽江古镇。今年我打算留守与此。但这感恩节临头时的失落和寂寥就快将我又送走了。

办公室人去楼空了,我到厨房做了一杯咖啡以镇镇神,自欺欺人地说:来,让我坐下来兀自享受一下孤独。孤独在某种意义上是一种享受,只是它像咖啡一样是苦的,你起先不习惯,时间长了又不能没有,但即便习惯了每次喝它还是苦的,不会变甜了除非你加了糖,我一般不喝加了糖的咖啡。于是坐下来写一点文字。一些网友称我为才女,其实我自己很清楚:我有什么才呢?能写一点字作一点画只说明美国十年的孤独,以此找寄托聊以自慰。当我兴高采烈地告知我的新室友上生活网看看时,她的第一个反应是:是不是上网的人都很无聊,去找寄托?我也本能地想否定,可立马意识到她没说错。我如果有孩子在家我非要坐下来写这些无聊的文字么?不会的,我也会奋战在车水马龙里,我也会做火鸡尽管我认为它难吃死了,只要孩子们想吃的作母亲的永远会很高兴地去做。但我现在即不为人女又不为人母,且不为人妻。自由的一塌糊涂,自由得在节日来临时心里惶惶的。

人们常常因为外部的危机减缓内在的危机。其实我也并不能将自己沉溺在这种情绪里。我很快就应该去画廊了。

这个学期因为忙,很少去画廊。前日里游完泳听说Mr. A 病了,便前去看望,以为是感冒了。后来才得知是得了食道癌,可能是晚期。心里很难过。我开始去Studio 是在2000年,我父亲去世后我的欧洲之行回来以后,可见当时的重新开始画画也是一种寄托感情的需要。这些年来,画廊对我来说象一个家,我因为是一只野鹤,所以想去的时候突然去了,忙得时候见不到人。或者说高兴的时候见不到人,自己孤独难过的时候就又跑回去了。没有人指责我,画廊像一个家一样,永远都容纳我,大家见了也很高兴。我也曾独自站在鱼塘边上的时候想过:我很幸运有这么一个去处,Mr. A永远端坐在那里容纳我鼓励我,象一个父亲,但他不会永远在这里。

只有到现在我才迫切地意识到他不会永远在那里,西医诊断是9个月到2年。我期待奇迹。他已经开始化疗,我想西医是通过杀死坏的因素来治病,但同时也会杀死好的。中医是通过补养好的,通过自身好的力量去和坏的斗。俩种来路都有道理,所以中西医结合可能有好处。昨日带他去看中医,开了三大包中草药由十几种合成。医生问他睡得好不好,他说:一般睡得都挺好,但天气不好或者气压变化时睡不好。俩位老先生都格外的镇静自若,话不多,心里都明白却都表现出正常而乐观的样子。我也就只好充当了一下翻译,只是问了问症状,号脉配了药,等Jane把车停好了进来已经看完了。

我写以上文字就是为了实现自我心情的由阴转晴。没下笔的时候是多云有零星小雨,写着写着就多云转晴了。因为我要去画廊照顾 Mr. A了。天已经够阴暗忧郁的了,他现在尤其需要的是阳光,我必须带去阳光。我父亲是在近五十岁时有我的,所以他看到我的时候一般合不拢嘴。所有的邻居亲朋都知道我父亲只要说到自己的小女儿,眼睛就亮了,嘴也裂开了脸像一朵花。我知道他们没夸张。Mr. A 不是我的父亲,而且是日本人有日本文化特有的内敛,尽管如此谁都知道他见到我总是很高兴,他心里还是很看重我,虽然我不像其他人总围在他的氅下。所以在他现在的处境下,我知道去看望照顾他对他意味着什么。知道自己的存在对某些人还是有意义的。

好了,现在的心情已经快要阳光普照了,正好适合去看先生。
:
2000 年的圣诞和新年我独自在日本,2001年我回国了,2002年我在瑞士和德国,2003年我独自在伦敦的街头,2004年我一人游荡于丽江古镇。今年我打算留守与此


原来你比俺还惨 cry cry
2001年俺去New Orleans,2002年俺去Orlando,2003年俺去Las Vegas,2004年俺去Charleston,SC,2005年......总是无家可归.... Sad
breezy at 11/23/2005 18:47 快速引用
去年离开家来到这里时,才体验到独自在异乡过节的感觉。感恩节时突然寂静空荡了的校园和街上匆匆赶路的人,让我对家的温暖倍感思念。原以为到了圣诞节可以向国内一样餐馆爆满,交通拥堵,没想到自己成了少有的闲晃于街头的人。
Octobor at 11/23/2005 19:41 快速引用
即使节日一个人度过, 这世界上关心挂念你的人依然很多很多.
我有一朋友在深圳, 绰号叫"老嫖", 还是颇成功的一个人. 我每次在美国搬家, 告诉大家之后, 他总要在当晚给我打个电话. 有年到深圳先见了另外一个人, 后见到他, 他说:"我不是很高兴, 因为你到深圳见的第一个人不是我", 听到后挺令人感动. 每次到深圳, 总有一顿饭是他和他老婆一起做,后来他们有小孩,小孩在旁边边看边吃, 简单的几个菜, 很温馨, 其中有次"海带骨头汤"非常好吃.
当然还有很多其他的朋友, 想说的是, 不管在什么时候:在一些人眼里你非常重要, 他们没有忘记你.
danvers at 11/23/2005 20:22 快速引用
wildcrane :
2000 年的圣诞和新年我独自在日本,2001年我回国了,2002年我在瑞士和德国,2003年我独自在伦敦的街头,2004年我一人游荡于丽江古镇。今年我打算留守与此。但这感恩节临头时的失落和寂寥就快将我又送走了。


我写以上文字就是为了实现自我心情的由阴转晴。没下笔的时候是多云有零星小雨,写着写着就多云转晴了。因为我要去画廊照顾 Mr. A了。天已经够阴暗忧郁的了,他现在尤其需要的是阳光,我必须带去阳光。

好了,现在的心情已经快要阳光普照了,正好适合去看先生。



rose very touching.

Wherever you go, whatever the weather like, always bring your own sunshine.
Audrey at 11/23/2005 22:49 快速引用
[Time : 0.031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666.73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