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散而神不散 11/27/2005 22:00
11.26.2005

又过了一个鬼门关。

可能是节日终于过完了,心情一下子就好了。或者反过来说:早晨起来发现心情从无端地坏变得无端地好,突然想到医学上是否有“节日综合症”这一说。症状还有待总结。但基本上应该属于心理疾病,没有解剖学基础。症状可能因人而异,但有可能有点抑郁症状但却不厌食,不仅不厌食还可能贪食;其他症状包括花钱,睡懒觉,不一而足。

节日前正在看《往事并不如烟》。按说假日里读闲书再好不过却没敢翻书,怕平添忧伤。今日里气正心顺便拿起读完了。感谢张怡和先生能在晚年将这些人和事从个人而历史的角度写出来给我们看令我们思考。记得季羡林先生在他的《牛棚杂记》里感叹我们中国人没有很好的反思文革,和其中反映出的人性的问题(没有查当时记的笔记和原书,只是个人记忆,有待具体)。

她的文笔好,感受深刻,从她的描写中可以看出她的善良乐观。她对自己的经历轻描淡写,但她的性格为人及人生苦乐仍跃然纸上。它所描写的每个人都是不同凡响的历史人物又是常人,虽然所有的人包括我们都逃不出命运二字(连孔子也得知天命),这些人因其所处的特殊时代其命运显得更悲怆而沧桑。但我读后还是觉得作者也有幸运之处,即是她得以亲自结识这些人。比如说,我若得以结识张伯驹和康同璧,我当引为人生一件幸事。人活的是一个精神,张伯驹还有康有为之女康同璧,还有书中其他一些人物,他们活出来的是一种精神,有了这种精神生和死就变成了形与神的关系
[Time : 0.038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594.48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