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春 - 阿诺德植物园 (Arnorld Arboretum in Early Spring) 2/02/2006 00:17


water color
16 by 24
Anorld Arboretum in Early Spring

这应该是早春三四月份的阿诺德植物园。三年前滑雪摔折了骨头,撑着俩个拐杖一个人去植物园画画,只画了不到一个小时天就黑下来,而且有些冷(2003年的迎春花是在四月分开的)。这个草图就一直放在那里,也没有照片所以一直没有完成。今天将它随意又画了画。

并配一篇以前写的文章,曾帖在旧原创里。引用过来提醒一下大家,别错过了良辰美景。 smile


花未全开月未园

在新英格兰住久了的人,很多会对花粉过敏。一个对花粉过敏的朋友讲:以前好像没注意到花,自从对花过敏以来,眼睛奇痒,放眼望去满眼都是花。这句话让我笑了半天。出门,果然是各色的花在枝头绽放,有些花连叶子都顾不上生长出来,就兀自蓬蓬勃勃地开放了。春夏之交,花色喜人花香扑鼻,新英格兰喷嚏连天。这些勇敢的拥抱阳光的美人,使得多少人象感冒一样难受。

四月,波士顿阿诺德植物园(Arnold Arboretum)里所有的迎春花,玉兰花和樱花都开了。满树的粉色,红色,黄色,没有树叶只有热烈开放的花朵。像我曾经做过的一个梦。我梦见在一个山上飞,被各种色彩,浓淡不一的花树笼罩,那些花的形状和樱花一模一样,只是色彩是超现实的。有淡粉浅绿,鹅黄水蓝,有深红还有淡紫,在梦里我一激动一跺脚醒了。这天来到植物园,微雨过后,所有的色彩都被雨水滋润得更加清新饱满,满树黄色的迎春花倒映在池塘里,一对野鸭在池塘里游走将一池黄色搅动。一只苍鹭俯身在水面轻轻一点又凌空而去。我惊喜地发现那些梦中出现的色彩现实中不仅都有而且更微妙,不自禁地想大自然才是真正的艺术家。一个女孩子坐在一株黄绿色的玉兰花树前画油彩,又勾勒出一幅画中画。

五月里的植物园香气袭人,五百多株丁香都开了。乳黄色的丁香散发出犹如茉莉般的醇香,淡紫色的丁香散发着淡淡的一种台湾茶叶般的清香。无论是独自一人来散步或是和友人一起慢步,在轻轻的一呼一息之间把香气息进肺的深处,把胸中的郁闷烦恼吐出去。如果带着孩子去,黄昏后的草丛里你会看到明明灭灭的萤火虫,雄性的萤火虫在草尖上飞,孜孜不倦地点亮他的灯寻觅地上的配偶,雌性的萤火虫如果接受了雄性发出的信号就会点亮自己的灯。六月份,玫瑰园的小玫瑰初露娇容,池塘边几个残疾人聚精会神地不知在看什么,我好奇地跑到近处看见俩只乌龟,却被残疾人一致谴责为打搅了乌龟的好事。

阿诺德植物园(Arnold Arboretum)坐落在波士顿南,是一个野外树木园,占地一百公顷,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一年四季每天日升与日落之间免费开放。这块土地本来属哈佛大学拥有,哈佛大学把它交给市政公园系统,管理围墙道路和下水。市政又以一年一美元将植物园租赁给哈佛一千年,由哈佛管理所有的植物和园林保护及设计。这个植物园里生长着北美以及世界各地的耐寒树木和灌木丛。其中外来的树木以东亚为主,主要是从中国,日本和朝鲜移植来的。我第一次去植物园是俩年以前,刚走进去就闻到了那种久违的槐花的香味,四下里寻找却没有看见槐树。同去的女朋友不信有槐树,走出二百米槐花的香气突然浓郁起来,果然路旁的树上挂着乳白色的槐花,那吸进去的一鼻子香气毫不犹豫地把童年的美好记忆勾了出来,嘴巴里也因着对槐花蒸饭的回味而不自觉地生出口水。

今年四月的一天和一位新结交的朋友去植物园,沿着山坡走上去,突然看见几棵树的枝杈上长满了紫色的小花,不像其它的花,这种花还没有全部开放,形状有如半开的槐花,只是颜色不同。我为还没有来得及到植物园一游的人庆幸。我问同行的朋友:这半开未开的花是不是别有一番风韵?朋友说:这就是曾国藩说过的一种人生境界你听说过吗?我说:没有,什么境界?他说,这种境界就叫做“花未全开月未圆”。我问:怎么解释? 他说:月圆花开是人生的一种及至,但又只是一瞬,我们大部分时间不可能生活在及至,或说我们大部分人一生都没有机会达到一种及至,而是生活在花未全开月未圆的境界里。我说:所以我们必须能够欣赏这种境界。否则就是和自己过不去。朋友笑说:对了,就是要这样,认识到我们的生命就是一个一个过程。我们必须学会为过程而活,而不单单为了结果。我接着说:那是因为结果一但实现立刻变成了过程中的一环。

阿诺德植物园被称为波士顿的绿宝石项链,既是一个树木的博物馆又是一个公园,她集科学与美学为一体。为了让游人获得树木学的知识和园林艺术,植物园里的树木花草都带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名字科目和产地,植物园也常常办一些讲座和讨论。植物园一年四季有不同的色彩;晨暮之间可以观赏光和影的变幻;阴晴之间可以欣赏不同的色调,寻味生活中阴晴圆缺的日子。我把她当做自家的后院,常常去走,每每产生一种远离尘嚣的对人生自然的清新体验。

2002

rose rose rose
嗯,我也喜欢这个斯瓦辛革植物园。 support
XingRen at 2/02/2006 12:37 快速引用
“花未全开月未圆”,写得好。
bagofbones at 2/02/2006 21:13 快速引用
好一个“花未全开月未圆”,小子受教了
thinkhard at 2/02/2006 21:53 快速引用
想起我好久没去我“自家的后院”走走了。

wildcrane哪天要是有雅兴来walden pond,或是north bridge (哈哈),不妨叫上我。植物园那个方向我一想就已经迷路。。。
vieplivee at 2/03/2006 16:01 快速引用
vieplivee :
想起我好久没去我“自家的后院”走走了。

wildcrane哪天要是有雅兴来walden pond,或是north bridge (哈哈),不妨叫上我。植物园那个方向我一想就已经迷路。。。


冬和日暖,我会尽快的。给我发个溢美儿,把电话给我,即兴时好有个办法联系。
wildcrane at 2/04/2006 22:19 快速引用
[Time : 0.028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674.66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