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abella Stewart Gardner Museum 5/06/2006 22:35



今天和朋友们去Garner Museum. CystalClear had many stories to tell about the Museum - an especially good and volunteer tour guide. We all enjoyed her accompany greatly. rose Thank you especially for the sunflower - it's beautiful.

With Bank of America card, the Museum offers free admission this month. 在此把我介绍这个博物馆的一篇旧文铁出来。今天从CrystalClear那听来的新故事随后再补。


柳暗花明:爱和艺术


新近认识的一个女孩子刚刚从新加坡移居波士顿,她不仅人长得漂亮还有一个非常美丽的名字。交谈之间她觉得波士顿和新加坡比起来太乏味,我没有去过新加坡不敢妄加评论,但可以想象波士顿一定没有那份热闹。波士顿像所有长得并不娇艳却有着相当自信和内涵的女人,又像所有有底蕴的老酿,你必须慢慢品味才能品出个中滋味。她不是一个“会须一饮三百杯”或“斗酒十千恣欢谑”的狂欢者的城市。如果诗圣酒圣李白到北美来,我会建议他到新奥尔良的法国区或加拿大的蒙特利尔而不会介绍他到波士顿来。但如果你有耐心,愿意潜心探索和品味,你会发现波士顿还是挺有滋味。

进入七月,至少在新英格兰上空,太阳神似乎最终战胜了雨神宙斯,夏天大获全胜地回来了(因希腊岛多岩石,希腊人更需要雨而不是阳光,据推测他们至高的神宙斯是雨神,比太阳还要神奇无比)。天空骄阳似火,街上的行人只需走几步路肩和背就被晒得火辣辣的痛。我就在这样一个大热天里走进了坐落在芬慰路上(Fenway)的加德纳博物馆(The Isabella Stewart Gardner Museum)。

加德纳博物馆从外边看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四层建筑,既不别致也无气势,奇怪的是走进去却有洞然天开柳暗花明的感觉。这座博物馆是由伊莎贝拉.司徒亚特.加德纳在一百年前设计建成。博物馆的中心是一座花园,围绕花园的四面建筑是十五世纪的威尼斯宫殿,由威尼斯运来重新起建而成。天顶由玻璃制成,阳光自然地照射进来,经过玻璃他的光芒变得柔和了许多。博物馆首次开放是在一九零三年一月,在此之前博物馆里面的设计对公众一直是个秘密。

博物馆里八仙花 (俗称绣球花)正在开放,以蓝紫色为主调,辅以少许白色和桔黄色。八仙花个个花团紧簇,每一朵花有四个花瓣,外围的花朵先开放,慢慢地中间的花骨朵才热热闹闹拥挤挤打开局面,所以外围的花都开得更潇洒更无拘束。如果你仔细观察,每一朵花刚刚开放时是浅浅的黄绿色,渐渐的淡淡的红色或是蓝色在不同的花瓣上像水彩一样染开,红色和蓝色互相串门,串来串去,结果红蓝相叠蓝红相加就成了紫色,有些蓝多红少而另一些红多蓝少,于是乎俩个色彩却生出千种不同的色调。你如果想学水彩画,这整个花园就是一幅水彩,每一个花瓣又是一幅幅水彩。花园里有几盆浅色的八仙,如果不仔细看你会以为她们是白色的,凑近前去一个花瓣上黄中带点绿,另一瓣绿中带点粉,下一瓣粉中又带点黄,简直是色彩的大串联,或说是色彩的交响乐。你以为她们在默默地开放,其实这些色彩在花瓣上此起彼伏,你必须用心才能领会到她们的旋律,也就是生命的旋律,伊莎贝拉的旋律。

伊莎贝拉在嫁给她丈夫三年后生了一个儿子,但孩子在俩岁生日前夭折了,继又一次流产后医生告诉她再不能生育了。这些打击使她卧病不起,患了抑郁症,当时叫“神经衰弱”。她丈夫加德纳先生不知如何是好,征求医生的意见后带她踏上了去欧洲的旅程,是这次旅程使她看到了欧洲的人文和艺术,对艺术的爱使她死而复生,也就是她人生历程中柳暗花明的转折点。

弗洛姆(Fromm)在他《爱的艺术》一书中讲道:爱是作为人类的每一个人想要克服分离以实现结合的渴望,只有爱才能实现结合并由此超越生命的有限性。而爱是通过创造以实现和这个世界的结合。我想因为创造是一门艺术,所以弗洛姆认为爱也是一门艺术。人类通过繁殖创造出一个新的生命是一件神奇但又最自然的超越死亡的途径;但并不是唯一的途径,对艺术的热爱,通过创造美是另一种超越死亡的方式。伊莎贝拉不能再生育了,她却将所有的精力都用在了收藏艺术品,规划和设计博物馆以便让所有的人“享用” (C’est mom plaisir)。博物馆里收藏着上下四千年的作品,有绘画,雕刻,出版物,手稿和家具。

但我以为这个博物馆最绝妙之处却在于花园与收藏的对比。花园正中央地上铺着罗马公元二世纪的嵌花砖,中心的图案是蛇发女怪美杜萨(Medusa),她的眼睛所触及之处所有的人和物都变成了石头,变成了历史。所以她周围除了鲜花以外还立着几座石雕。由于伊莎贝拉在她的遗嘱里不允许对她的设计作任何变动,包括每间展室的摆放位置和灯光,不允许增添也不允许拍卖任何收藏。所以每次去,展室和收藏都没有变化。变化的是园子里的鲜花,她们为阳光而开放,勇敢地以每一种色彩每一种姿态一季一季在生死之间轮回,给人一种爱过一把就死死而复生的豪情。二月和三月以白色为基调,百色的杜鹃和兰花。四月是伊莎贝拉的生日旱金莲从三楼的凉台一直垂挂下来,桔红色的小花在绿叶中像跳动的金色瀑布一泻而下。在树叶落尽大雪围城的秋冬园中却是菊花斗妍。


站在二楼三楼的凉台上俯瞰花园,你会突然领悟到生和死,爱和艺术的界限仿佛不复存在了,但爱和被爱的界限却显著了。在这里,艺术家们以他们的艺术创作超越了生命的有限性,所以那些死去的仍然活着,一年一度多少人走进来在欣赏他们作品的同时在心里和他们及他们描绘的人物景观对话。而创造出这个博物馆并把她留给后人的这个女人,她虽然不能以生育实现对死亡的超越,我们却在每一朵花瓣,每一件收藏里都看到她热情洋溢的生命力。所以在她的身上,爱变成了艺术,艺术变成了爱。

弗洛姆说的爱不仅仅是对异性的爱,或对孩子父母的爱。他说的爱是一种态度,是我们对待世界和人生的一种基调。他认为人类没有爱一分钟都不能生存。可见人类作为一个群体只有通过爱才能超越死亡。而作为个体,只有爱而不是被爱,才能超越生命中一次次的挫折和失败从而超越自我,以达到一种柳暗花明又一村,一村又一村的境界。

2002年
这篇旧作今天看看还真合时宜 support 盖因博物馆还在,时间越久它越好。

新加坡我去过两次了,倒没觉得它比波士顿热闹到哪去,个人更喜欢波士顿。相反觉得这几天波士顿热闹得不得了,哈佛连续几天艺术节,游人如鲫,像个旅游胜地;MIT这两天也是,什么在泥里摔跤,还连续两晚邻楼都在那里搞什么音乐PARTY,半夜都不散去,好多警察叔叔在陪着。今天还有为饥饿而走的大游行。或许都是赶到一块了。 happy
xkbjjm at 5/07/2006 10:50 快速引用
my favorite is rembrandt's self portrait....

so young, yet so gifted. make me ashamed of myself.....
seven at 5/07/2006 20:31 快速引用
俺不是很喜欢Isabella Gardner。觉得这是一个很自我为中心的人,觉得整个博物馆都是在强调她自己,好象她的丈夫根本就不存在一样。不明白她和丈夫的感情。

还有,博物馆除了court yard,总给我一种压抑阴森的感觉。挺怕的。也许我的感觉是错误的。
blueZ at 5/07/2006 21:36 快速引用
谢谢wildcrane and CC!受益匪浅,我以后再写些想法。
rogerlee at 5/07/2006 23:17 快速引用
xkbjjm :
这篇旧作今天看看还真合时宜 support 盖因博物馆还在,时间越久它越好。

新加坡我去过两次了,倒没觉得它比波士顿热闹到哪去,个人更喜欢波士顿。相反觉得这几天波士顿热闹得不得了,哈佛连续几天艺术节,游人如鲫,像个旅游胜地;MIT这两天也是,什么在泥里摔跤,还连续两晚邻楼都在那里搞什么音乐PARTY,半夜都不散去,好多警察叔叔在陪着。今天还有为饥饿而走的大游行。或许都是赶到一块了。 happy


是啊,昨日我们网上十几号人去走了,感觉很好。
wildcrane at 5/08/2006 11:22 快速引用
Hi Crane,

You are very welcome! rose I had a fantastic time on Saturday and loved your paintings as well your collection of Gardner stories. Look forward to our next outing.
CrystalClear at 5/08/2006 16:10 快速引用
什么时候去看看其它博物馆?
Phil at 5/12/2006 19:06 快速引用
得周末吧?
wildcrane at 5/17/2006 17:45 快速引用
[Time : 0.108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709.3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