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闲话 9/14/2006 10:40
办公室的漂亮美眉刚从夏威夷度蜜月归来,她将夏威夷的阳光也带回到没有窗户的办公室里。她先是把这阳光吸收在她的皮肤里,现在又经由她的皮肤散射出来。

受伤以来没有去画廊画画,因着要上俩层楼没有电梯。昨日晚下定决心去了,上到一层竟然被三个练合唱的同性会员拦截住了。一个弹钢琴,俩歌唱的。23号有个小小的音乐会,他们需要人多点显得有气氛,让我滥竽充数
看你连发两篇日记,这一定与网速有关。希望系统能尽快升级成功。

早觉得你有信个什么神的潜力,但你却在基督教影响的环境中坚持了这么多年而没有使主荣耀,真让我大跌眼镜。 Surprised

看了你的日记,觉得你已经快上道了。沿着这种思路往前走,如果能有个把高手指点,帮你跨越现在的困惑,你还是很有可能回到主的怀抱的。

别忘了长向大家汇报思想呀。

rose rose rose

问题是以前也差点上了佛道。

难道对宗教也是:"the curiousity kills the cat?"
Nike at 9/14/2006 11:52 快速引用
问题是我只发了一个。知道慢就去干别的事儿了。不知为何出来俩个? confused 慢死了。

hehe, 意识到了自我的destructive power, 觉得有必要和主和解 wink 也就是说有悔改之意。能不能真正悔改取决于猫性能该否,还有与佛道主的缘分。

猫性胜择取佛,因为佛的方法常常是独修,讲究不崇拜,所谓“见佛杀佛,逢祖杀祖”,也是艺术家的本性,所有的创造力都建立在破坏之上。艺术家的本质是不妥协。为特立独行,不参加朋友的聚会,画廊想去则去,不想去几个月不见找个“自然”的理由。

但破坏是需要能量的,还需要承受后果。不妥协挺累,所以要试图看看大树底下是否又能乘凉还能画画?

如果腿好了之后,竟然又变成猫,至少有大家做见证,我是认真做了点努力要悔改要妥协。

我并不是在说狗性:是妥协,是趋颜媚骨。虽然我觉得也是有这意思(并且开始觉得没啥不好),但用忠信,持久,合作说听着更好 - 这都是作为猫的我缺乏的。

其实和主和解,是不是也就是和自个儿和解(所谓知天命)?人类集体层次的与自然宇宙的和解是不是也就是道家的“天人合一”?而人对于生与死的和解可以去求佛的帮助。

佛在一个人死的时候对即死者的加持我在画画时领会了它的意思。刚坐下来画眼前的一个事物时,心里有点惶恐,外物很明显是外物,不知如何下笔用色。但只要开始画了,心情慢慢平静下来,好像打坐静修一般,到后来一切都忘了,人和要画的外物成了一体(也就不再是外物了)。所谓临终的加持,我想也是帮助这个人面对死亡,最终和死亡容为一体成为和谐,没有惶恐没有不安,彻底的拥抱死亡。

可是靠修行而超越生死轮回那得修好几生好几世。如果信靠基督耶稣,只要你真能信,便可获得永生。何乐而不为呢?除非你既不怕生也不怕死?那你不需要信任何宗教。如果你有宗教感,而且我们既然有可能永远不知道答案,那为什么不选择最有帮助的信呢?

数学上我们接受公理后可以得出一系列对我们实用的定律。为什么单单要反对宗教的实用主义(注:以前对这一点尤为反感)?

声明:不是基督徒,仅是个人探索。有冒犯任何宗教和个人之处只能请原谅了。而且这种探索是个过程,永远是个过程,也只有是每个人的过程才有点“意义”(如果信佛和道,你对这点也会怀疑)。变成教条时我还尚且不敢论。


Laughing Laughing Laughing (近来才注意到这笑口中还有一颗牙且仅有一颗牙)

-----------------------------------------------------------------------------------
不可不认真,但也不要太当真
wildcrane at 9/14/2006 13:07 快速引用
wildcrane :

当然人还是要苟延残喘的,并且可以选择以什么样的姿态和心理来苟延残喘
blueZ at 9/14/2006 13:43 快速引用
blueZ :
wildcrane :

当然人还是要苟延残喘的,并且可以选择以什么样的姿态和心理来苟延残喘
wildcrane at 9/14/2006 14:09 快速引用
wildcrane :
blueZ :
wildcrane :

当然人还是要苟延残喘的,并且可以选择以什么样的姿态和心理来苟延残喘
breezy2 at 9/14/2006 15:12 快速引用
wildcrane :

Laughing Laughing Laughing (近来才注意到这笑口中还有一颗牙且仅有一颗牙)


再仔细看看, 应该是两颗牙, 不然, 怎么会在正中间?
ex1234 at 9/14/2006 16:33 快速引用
ex1234 :
wildcrane :

Laughing Laughing Laughing (近来才注意到这笑口中还有一颗牙且仅有一颗牙)


再仔细看看, 应该是两颗牙, 不然, 怎么会在正中间?


是小舌头
xiaozhi at 9/14/2006 16:45 快速引用
xiaozhi :
ex1234 :
wildcrane :

Laughing Laughing Laughing (近来才注意到这笑口中还有一颗牙且仅有一颗牙)


再仔细看看, 应该是两颗牙, 不然, 怎么会在正中间?


是小舌头

Laughing Laughing Laughing
谁小舌头白的呀
Annie at 9/14/2006 17:23 快速引用
我回贴里最后两句话哪来的?系统不对了?
Nike at 9/14/2006 17:35 快速引用
Nike :
我回贴里最后两句话哪来的?系统不对了?


我说我明明发了,怎么找不到? Laughing Laughing Laughing 看来都是我的错
wildcrane at 9/14/2006 17:48 快速引用
wildcrane :
Nike :
我回贴里最后两句话哪来的?系统不对了?


我说我明明发了,怎么找不到? Laughing Laughing Laughing


Laughing Laughing Laughing
neubc at 9/14/2006 17:50 快速引用
xiaozhi :
ex1234 :
wildcrane :

Laughing Laughing Laughing (近来才注意到这笑口中还有一颗牙且仅有一颗牙)


再仔细看看, 应该是两颗牙, 不然, 怎么会在正中间?


是小舌头


嗯,你的这个附图里好像是一个小舌头,但这次我敢肯定只有一颗牙。
wildcrane at 9/14/2006 17:55 快速引用
外边还在下雨吗?本来想给朋友打电话吃饭,发现手机忘家了。没穿雨衣,没手打伞。俺要三条腿冒雨回家了。想吃红烧狮子头。 tongue
wildcrane at 9/14/2006 18:19 快速引用
Nike :
看你连发两篇日记,这一定与网速有关。希望系统能尽快升级成功。

早觉得你有信个什么神的潜力,但你却在基督教影响的环境中坚持了这么多年而没有使主荣耀,真让我大跌眼镜。 Surprised

看了你的日记,觉得你已经快上道了。沿着这种思路往前走,如果能有个把高手指点,帮你跨越现在的困惑,你还是很有可能回到主的怀抱的。

别忘了长向大家汇报思想呀。

rose rose rose

问题是以前也差点上了佛道。

难道对宗教也是:"the curiousity kills the cat?"

Grace is more than you could ask for. You are on good track wink
It is a wonderful life, after all. Laughing
quiver at 9/16/2006 16:55 快速引用
wildcrane :
问题是我只发了一个。知道慢就去干别的事儿了。不知为何出来俩个? confused 慢死了。

hehe, 意识到了自我的destructive power, 觉得有必要和主和解 wink 也就是说有悔改之意。能不能真正悔改取决于猫性能该否,还有与佛道主的缘分。

猫性胜择取佛,因为佛的方法常常是独修,讲究不崇拜,所谓“见佛杀佛,逢祖杀祖”,也是艺术家的本性,所有的创造力都建立在破坏之上。艺术家的本质是不妥协。为特立独行,不参加朋友的聚会,画廊想去则去,不想去几个月不见找个“自然”的理由。

但破坏是需要能量的,还需要承受后果。不妥协挺累,所以要试图看看大树底下是否又能乘凉还能画画?

如果腿好了之后,竟然又变成猫,至少有大家做见证,我是认真做了点努力要悔改要妥协。

我并不是在说狗性:是妥协,是趋颜媚骨。虽然我觉得也是有这意思(并且开始觉得没啥不好),但用忠信,持久,合作说听着更好 - 这都是作为猫的我缺乏的。

其实和主和解,是不是也就是和自个儿和解(所谓知天命)?人类集体层次的与自然宇宙的和解是不是也就是道家的“天人合一”?而人对于生与死的和解可以去求佛的帮助。

佛在一个人死的时候对即死者的加持我在画画时领会了它的意思。刚坐下来画眼前的一个事物时,心里有点惶恐,外物很明显是外物,不知如何下笔用色。但只要开始画了,心情慢慢平静下来,好像打坐静修一般,到后来一切都忘了,人和要画的外物成了一体(也就不再是外物了)。所谓临终的加持,我想也是帮助这个人面对死亡,最终和死亡容为一体成为和谐,没有惶恐没有不安,彻底的拥抱死亡。

可是靠修行而超越生死轮回那得修好几生好几世。如果信靠基督耶稣,只要你真能信,便可获得永生。何乐而不为呢?除非你既不怕生也不怕死?那你不需要信任何宗教。如果你有宗教感,而且我们既然有可能永远不知道答案,那为什么不选择最有帮助的信呢?

数学上我们接受公理后可以得出一系列对我们实用的定律。为什么单单要反对宗教的实用主义(注:以前对这一点尤为反感)?

声明:不是基督徒,仅是个人探索。有冒犯任何宗教和个人之处只能请原谅了。而且这种探索是个过程,永远是个过程,也只有是每个人的过程才有点“意义”(如果信佛和道,你对这点也会怀疑)。变成教条时我还尚且不敢论。


Laughing Laughing Laughing (近来才注意到这笑口中还有一颗牙且仅有一颗牙)

-----------------------------------------------------------------------------------
不可不认真,但也不要太当真

与主和好
与自己和好
与邻舍和好
Everything is in the amazing grace of God. 牛
quiver at 9/16/2006 17:02 快速引用
[Time : 0.144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804.52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