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盲在情人节的独白 2/14/2007 15:57

The Firebird by the Russian painter Léon Nikolayevich Bakst

一个冬天,关于雪的预报都是谎报军情。
昨晚从Jordan Hall 听完Stravinsky 出来,在大冷的天里走回家,领略了一下纯粹的冰冷的含义,这是喜欢四季的人一定不能错过而又不可能长时间领受的一种快感。其时已经近夜里11点钟了,没有任何雪的迹象。

刚刚从家里出门到街对面的办公室,风很大伞被吹飞了,路边积的雪水灌湿了鞋袜,雨夹雪裤子也都湿了,坐在这里感觉有些冷。这个情人节好像不适合出门,本来今晚Jordan Hall presents Stravinsky’s Firebird 希望有情人没情人的朋友们都可以去,但这样的气候不知还有没有人愿意去呢。

我不懂音乐,在这方面没有任何天赋。这样说是因为我不能直接用音乐来体会音乐。而在色彩上我觉得有一点天赋。这样说是因为在我还从来没有画画的时候,我在图书馆里翻到了Georgia O’Keefe 的书,立刻说“她好像是直接用色彩思考的”,随后发现书中第一句引介的话既是此意。举这个例子不是为了自吹,而是为了说明我为什么知道自己不懂音乐。因为听音乐时,我从来都思想跑毛,一个乐章对我有意义除非他能引发我的联想,而这些联想常常是色彩,画面,或个人曾经有过的感受。也就是说我一定要能把音乐翻译成我懂得东西我才能有点感觉。但我却一直喜欢Stravinsky, 我是个外行,只能说说外行的话。最早听到他时喜欢的原因是觉得这个人是一个’great individualist’,进一步分析就需要借助我在视觉方面的语言,我感觉他的作品像好的全景相片,有景深,你能同时看到天上乌云正在翻卷,但有一隙阳光透过,照在近处的花草。而且他时常突然切换镜头,由远处天边一下拉近到眼前飞舞的一只蜻蜓的透明振颤的翅膀。随后又突然推到那滚滚而来的乌云和即将来临的狂风暴雨,所以他不自觉地让我体会到那种个人与大于个人命运的存在的交响
能欣赏斯特拉文斯基的作品,是很 牛 的。
Johann at 2/14/2007 16:14 快速引用
Johann :
能欣赏斯特拉文斯基的作品,是很 牛 的。


以前碰到朋友看画时总说“我不懂画”(包括你哈 smile ),我就不是很理解怎么会不懂呢?自以为自己懂。

但谈到音乐,我就得说‘我不懂’,只是瞎联想。

所以,如果你说的“能欣赏”指的是喜欢,那我是喜欢斯特拉文斯基。

可是我们都听过那个故事,就是一个弹琴的人认为没有人能欣赏他的音乐,却终于感动得一个妇人哭泣。原来是他的琴声使这妇人想起自己已亡的丈夫。于是他激动地问“他也是弹琴的?”妇人说“不是,是弹棉花的”。 cry

问题是:在艺术欣赏中,能不能真正欣赏的尺度是什么?我怎么能够知道我是还是不是上文中的“妇人”?Or does it matter?
wildcrane at 2/14/2007 16:45 快速引用
偶觉得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吧
不见得有名就是好,if something touches your heart then it is good.

(给偶既不懂音乐也不懂画画找个借口哈。 oops
peachleaf at 2/14/2007 17:49 快速引用
Major and Minor are different scales. What you said is in general true. Major are harmonious, happy. Minor is sad.
puppeteer at 2/14/2007 18:08 快速引用
[Time : 0.006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651.14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