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密欧与朱丽叶 5/10/2007 17:20


昨天罗密欧和朱丽叶被市长和人群(主要是母亲和孩子们)欢迎回到 Public Garden的湖中。午饭时间和一个同事一起走去看了一会儿。俩只天鹅是从Franklin Park Zoo 回来的,到了水里游得可欢了。我照相都得追着他们跑。

这个春天真是转瞬即逝。常年里,先是迎春开罢玉兰,玉兰开罢樱花,樱花开罢小山楂苹果花,然后丁香,杜鹃,山茱萸。可是今年因为暖得晚,所有的花同时开放了,黄色的迎春,粉色的樱花,各色的玉兰,白色和桃色的山楂苹果花,白色紫色的丁香,山茱萸的颜色更是独特,让人又是喜又是恼,恐怕春色短暂一眨眼就失去了。所以这个春天一直美得让我想哭,英语就是melancholy.

果真一下子夏天就来了。昨晚下了班从MGH翻过beaconhill到了common, 穿过common到了public garden, 又穿过garden, Newbury Street, Bolyston Street, Huntington Street. 花了一个半小时走到家里。当时太阳已经下去了,凉风习习,整个城市已经绿了,夏天来了。让我想到春天好比我们少女少男的时期,美而短暂没有稳定感。绿幽幽的夏天好像是更成熟的季节,有活力又有自信有稳定。秋天很绚烂,说明我们没什么害怕衰老的,那将是我们人生中最胆大并且还有体力去完成的时期。我的同屋在上海很多年很少见到冬天树木突突的景色,心里总感到很萧条。我想冬天是比较萧条,但也看一个人怎么看,我从画画的角度其实非常喜欢冬天光秃秃的树干和枝杈,我觉得没有任何装扮和掩饰的时候让我们看到了树的本质。不信你去观察一下,许多树枝树干让你联想到中国的书法,又令我意识到书法艺术原本可能就来源于树枝树干的启示,这是为什么我们说遒劲。

未完待续。该去打羽毛球了。回来再写。
wildcrane at 5/10/2007 17:23 快速引用
我下午也溜出去看他们了 happy
fresh_orange at 5/10/2007 17:29 快速引用
[Time : 0.025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628.04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