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重现 5/14/2007 19:05
昨天早上醒来,趁着节日的东风,给妈妈拨电话。这头我刚醒,那头妈妈刚躺下。妈妈多年来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再好的连续剧也只能等到片头曲响起,却不幸嫁给了一个大夜猫,还生了一个小夜猫,可谓造化弄人。

我们娘俩躺着私语,一如我出国之前,只是那时中间隔着一个被窝,而现在是一个太平洋。我家在长江南岸,冬天也寒也冷,却没有暖气设备,在手脚冰凉无法入睡的夜里,我会钻进妈妈的被窝,而熟睡的妈妈会下意识地把我的脚夹在她的腋下,然后我沉沉睡去,香甜无比。

妈妈在电话里一如既往地絮叨家常,这次不出所料说的是表妹的着装问题。同大多数妈妈一样,她对年轻人的衣着打扮深恶痛绝。她在大学校园里生活了许多年,每天都得直面各类奇装异服,从喇叭裤到窄脚裤,从吊带衫到露脐装,从日风到韩流,这使她对世风日下有着异常深刻的体会。每天傍晚闲逛买菜,妈妈和老友们都要对路上穿着暴露的女孩儿一起暗中指责一番,直到有一天看到在外上大学的我一身短打清凉无比地往家走来,这才哑口无言。

去年我给老家的表妹介绍了省城的工作,除了帮帮劳苦一生的小姨,也想让妈妈身边有一个孩子可以忙碌。结果妈妈真的以对待我的热情为侄女忙碌起来,管吃管住,带出去游玩,参加朋友的聚会,现在还要管表妹的衣装,一定要把操心进行到底。

若是从前,我肯定是站在表妹一边的,我可以想象妈妈是如何把以前对我说的话现在用在表妹身上,不同的是我会以主人翁的姿态顶嘴,而寄人篱下的表妹当然不敢。

现在的我竟然更赞同妈妈的观点,也许我真的落伍了,看不得古怪的打扮,看不得烟熏眼,没法欣赏所谓的“混搭”,偶尔穿一件吊带还要遮遮掩掩地加个披肩。

妈妈真的是个心地单纯的人,明知别人的女儿自有别人操心,但既然表妹跟着她,她就觉得有责任为人家管孩子,也不怕得罪了人家大人和孩子。表妹一定是不高兴了,所以这次国庆节回老家,小姨拉着妈妈的手说:三姐,你就让她去吧。

几乎所有的人都劝妈妈,包括我心目中最唠叨的外婆。儿大不由娘,更何况还不是你的儿。

还是自己的孩子好呀,骂得再凶,晚上冷了还是钻到你怀里。妈妈感慨道。

还是自己的妈妈好呀,吵得再凶,小欢喜小怨埋还是只跟你一个人细细说。我在电话这头一边听一边笑一边想。

妈妈母亲节快乐!
ssmm :
,从喇叭裤到窄脚裤,从吊带衫到露脐装,从日风到韩流,这使她对世风日下有着异常深刻的体会。每天傍晚闲逛买菜,妈妈和老友们都要对路上穿着暴露的女孩儿一起暗中指责一番,直到有一天看到在外上大学的我一身短打清凉无比地往家走来,这才哑口无言。


我妈妈就没那么有品味,她总问我,国内的小姑娘都打扮的可好了,怎么你穿的这破捏.
金喜 at 5/15/2007 11:01 快速引用
我妈妈就没那么有品味,她总问我,国内的小姑娘都打扮的可好了,怎么你穿的这破捏.[/quote]

那是你妈妈眼光年轻。 崇拜
ssmm at 5/15/2007 14:47 快速引用
[Time : 0.006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630.55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