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一> 6/12/2007 22:14
没时间了。记录一下回家的日子,就在明天。

今天和朋友走过Newbury Street, 感觉夏天是波士顿最美好的时节。离开有点恋恋不舍。经过这么多年,波士顿已经成了自己的家了。

但想象回去会见到小的时候的朋友,中学的和大学的,单独上路的忐忑也就减少了许多。更等待不及的是回去正是吃荔枝的季节。 tongue

祝众朋好友女友们enjoy the summer.



那一年樱花树下
Acrylic on Canvas
40" by 28"

6/14/07
先感谢每一个朋友的问候。 rose

昨晚十点半抵达广州白云机场。出了机场、好像走进了一个大Sauna, 潮湿闷热,雾气或说空气污染使得100米以外的景色模糊。

朋友从深圳来接竟然开了一个敞篷小跑车,虽然没有带许多东西、可俩个小箱子也很难放下。朋友敞开蓬,又用俩张硬纸片把前后车牌子罩住以防电子眼。国内高速路比美国的好,可是行驶车辆里有大卡车,小面包,速度之慢不可想象。于是这辆跑车就飞速地在向别人的屁股冲上去,飞速地减速和加速,我在这样的加速和刹车中浑身紧张,实在没法享受风和速度。

心想要不要告诉他开慢点,一开始没好意思说。心想我的命可在他手里。去年受伤就是没好意思说的后果。其实他是我从小的朋友、从前的话在他面前用陕西话说也wai着尼。但现在不同了,何况他也是想让我过个瘾。结果惊奇地发现他比crazy.

斟酌了一下说:咱们能不能把敞篷收起来慢慢开?
为什么?
这样我们可以聊聊天说说话。
好吧。

飞行一路没有睡觉。
2004年底去丽江古镇黑龙潭,无意走进了东巴文化研究所,和那里的一个副所长,一个德国来学纳西语的女孩子聊了一下午,了解了许多抢救东巴经的故事。研究所10个研究员,找到了当时为数甚微的10个老东巴,经过20年翻译整理出1000册东巴经。他们还给了我一本书,“拯救神灵”,竟然一直没有读,是在这次飞行中读完的。读完了很激动,睡不着了。现在无法详述。我只是想简单地说:纳西这个民族是一个很有智慧,远见,定力的民族,是一个值得去了解和结识的民族。洛克,就是我在介绍植物园时介绍过的那个探险家,他从1922年来到丽江到1949年被共产党驱逐,期间收集了许多植物种子蝴蝶标本-包括杜鹃,做了地里探险,为美国国家地里杂志写了9篇文章,并收集有3500册东巴经,还翻译介绍了纳西象形文字。

东巴经因该对当今人和自然以及环境保护有很多的启示。纳西人认为人和自然是同父异母的俩个兄弟,分家时人分到了田地,牲畜谷物等,其他的分给了人的兄弟“署”。兄弟间可以用对方的,但应该使用有度。东巴文化每年要有俩次大的祭署活动,就是让人们反省有没有乱砍树木,有没有污染水源等等。还有他的医药,舞蹈和绘画,我以后慢慢会介绍。

于是决定这次还要再去丽江。感觉我和这个地方,人和文话有一种缘分。准备去东巴研究所结识一些人,其中有一俩个人纳西画画得非常好,我非常喜欢。去请教一下他们画画的颜料和技法。再去了解一下东巴经中的许多故事和长诗。享受一下那里的雪山风景,画上几幅画。

跟朋友讲了一路,他从小聪慧才高,独立不羁。后来从商,是一个成功的商人。他的大学同学见到我开玩笑说“你多回来几次,你回来了他身上的铜臭味儿就少了”。其实,他仍然喜欢读书,喜欢音乐,能说好4,5种语言。朋友就是朋友,多少年不见,见了面似乎不需要做任何补充,仿佛是昨天才见了的。这是因为熟识对方的天性而已。他被我说动了,竟然说:那不去海南了,我陪你去丽江,你去见人画画,我去打俩天球回来。这对一个商人是很不容易的。

但他毕竟是个商人,把我接回深圳已经凌晨1点钟。还要去见人。我说你明天中午在来接我吧,我要多睡会儿。可是从俩点睡到6点醒了再没睡着。这次住在市中心,很吵。

上网来看到屯里朋友们的关心和祝福,心里感觉很高兴和温馨。坐在这里闲着无事,还没有电话,随便记录一点与大家分享。看来,需要去买一双爬山的鞋子。一定还想再去徒步虎跳峡,上次旅途中相机摔坏了没有留下图片。一定不能再歪了脚。 smile

谢谢大家,爬山注意安全。好好享受波士顿的好天气。 rose

现在已经是早晨11点钟了,希望朋友快点来。饿了。准备去看一下深圳的大芬油画村还有何香凝美术馆。


20年代法国传教士来到滇西,传教,收集物种,也收集变卖了一些东巴经。

被誉为“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植物学探险家”的英国人弗莱斯,比洛克大11岁,并且是先其而来到滇西的。他第一次来在1904年,以后的28年中来过7次,就是他把滇西各色的杜鹃花引进了英国和西欧其他国家的花园。但下文中说他1899年就来了中国,可能不是西南?

下面的介绍中你可以了解到他和Arnold Arboretom 的director Charles Sargent的关系。 Johann once found out that John Sargent is the 侄子 of Charles Sargent?http://www.arboretum.harvard.edu/programs/eastern_asia/explorers_wilson.html
今年植物园的百年纪念正是为的Wilson. 我也是刚刚把这些人事连起来。

洛克是一个自学的植物学家,中文书中,包括我在英文文章中读到关于他的介绍,都说他性格古怪,自负高傲。他很少崇拜别人,据说他在昆明遇到了他崇拜的弗莱斯,弗莱斯告诉他去丽江。所以他到了丽江就直接去了原来是弗莱斯的大本营玉龙山下的雪菘村。洛克是一个充满传奇色彩的人,纳西人对他有着深厚的感情。你如果想知道他,一定要自己去读。

洛克1884年生于维也纳,6岁丧母,他从小幻想着旅游,21岁在油轮上做船舱服务去了纽约。后来去了夏威夷。

最早是受美国农业部之派去收集种子。后来受美国国家地理之派去做地里探险。1924-1935年间的美国国家地理上有他9篇文章和相片。

他自己会说汉语,学会了纳西语,找到知名的东巴和他们学东巴经。收集了大量的东巴经,编写了《纳西英语百科词典》。1944年,美同意支持中国抗日,美国政府把洛克昭回让他帮助绘制“驼峰航线”,他被军用飞机接回,这写材料海运,结果被日本鱼雷击中。这个打击对洛克很大,因为这是他花了20年收集整理的,当时他已经近60岁,不可能再做探险。幸好哈佛眼睛学院当时的院长对他深表同情,为他筹划出版《中国西南的古纳西王国〉。哈佛的植物学家麦尔给他解决了经费。

他重新返回后1946至1949年间,又重新收集了3500册东巴经。煮熟了《The Ancient Na-Khi Kingdom of Southwest China".

1949年离开后再没有能够返回中国,虽然走的时候他大声地对纳西朋友说:我一定还要回来。

倒是后来他的侄子来过。
wildcrane :
没时间了。记录一下回家的日子,就在明天。

今天和朋友走过Newbury Street, 感觉夏天是波士顿最美好的时节。离开有点恋恋不舍。经过这么多年,波士顿已经成了自己的家了。

但想象回去会见到小的时候的朋友,中学的和大学的,单独上路的忐忑也就减少了许多。更等待不及的是回去正是吃荔枝的季节。 tongue

祝众朋好友女友们enjoy the summer.



那一年樱花树下
Acrylic on Canvas
40" by 28"


这个女孩看起来有点象梨花也。 :)
puppeteer at 6/13/2007 08:55 快速引用
祝你旅途愉快, 有个开心的假期! 祝你好运
FreeStuff at 6/13/2007 16:07 快速引用
玩得开心。假期过得很快,好好珍惜哈
ilazxfe at 6/13/2007 16:23 快速引用
多家小心,别给脚再扭了啊。 happy
blueZ at 6/13/2007 16:24 快速引用
玩得开心,旅途愉快 祝你好运 祝你好运 祝你好运
金喜 at 6/14/2007 10:56 快速引用
wildcrane :




那一年樱花树下
Acrylic on Canvas
40" by 28"


这幅画好看! 崇拜
tutu at 6/14/2007 10:59 快速引用
happy happy happy
fresh_orange at 6/14/2007 11:02 快速引用
春天的气息……

一个象梨花,另一个象谁压
vieplivee at 6/14/2007 11:35 快速引用
envy.......

miss my hometown much,
aurora at 6/14/2007 12:03 快速引用
Have a great trip! Have fun! 祝你好运
Melody at 6/14/2007 12:07 快速引用
先感谢每一个朋友的问候。 rose

昨晚十点半抵达广州白云机场。出了机场、好像走进了一个大Sauna, 潮湿闷热,雾气或说空气污染使得100米以外的景色模糊。

朋友从深圳来接竟然开了一个敞篷小跑车,虽然没有带许多东西、可俩个小箱子也很难放下。朋友敞开蓬,又用俩张硬纸片把前后车牌子罩住以防电子眼。国内高速路比美国的好,可是行驶车辆里有大卡车,小面包,速度之慢不可想象。于是这辆跑车就飞速地在向别人的屁股冲上去,飞速地减速和加速,我在这样的加速和刹车中浑身紧张,实在没法享受风和速度。

心想要不要告诉他开慢点,一开始没好意思说。心想我的命可在他手里。去年受伤就是没好意思说的后果。其实他是我从小的朋友、从前的话在他面前用陕西话说也wai着尼。但现在不同了,何况他也是想让我过个瘾。结果惊奇地发现他比crazy.

斟酌了一下说:咱们能不能把敞篷收起来慢慢开?
为什么?
这样我们可以聊聊天说说话。
好吧。

飞行一路没有睡觉。
2004年底去丽江古镇黑龙潭,无意走进了东巴文化研究所,和那里的一个副所长,一个德国来学纳西语的女孩子聊了一下午,了解了许多抢救东巴经的故事。研究所10个研究员,找到了当时为数甚微的10个老东巴,经过20年翻译整理出1000册东巴经。他们还给了我一本书,“拯救神灵”,竟然一直没有读,是在这次飞行中读完的。读完了很激动,睡不着了。现在无法详述。我只是想简单地说:纳西这个民族是一个很有智慧,远见,定力的民族,是一个值得去了解和结识的民族。洛克,就是我在介绍植物园时介绍过的那个探险家,他从1922年来到丽江到1949年被共产党驱逐,期间收集了许多植物种子蝴蝶标本-包括杜鹃,做了地里探险,为美国国家地里杂志写了9篇文章,并收集有3500册东巴经,还翻译介绍了纳西象形文字。

东巴经因该对当今人和自然以及环境保护有很多的启示。纳西人认为人和自然是同父异母的俩个兄弟,分家时人分到了田地,牲畜谷物等,其他的分给了人的兄弟“署”。兄弟间可以用对方的,但应该使用有度。东巴文化每年要有俩次大的祭署活动,就是让人们反省有没有乱砍树木,有没有污染水源等等。还有他的医药,舞蹈和绘画,我以后慢慢会介绍。

于是决定这次还要再去丽江。感觉我和这个地方,人和文话有一种缘分。准备去东巴研究所结识一些人,其中有一俩个人纳西画画得非常好,我非常喜欢。去请教一下他们画画的颜料和技法。再去了解一下东巴经中的许多故事和长诗。享受一下那里的雪山风景,画上几幅画。

跟朋友讲了一路,他从小聪慧才高,独立不羁。后来从商,是一个成功的商人。他的大学同学见到我开玩笑说“你多回来几次,你回来了他身上的铜臭味儿就少了”。其实,他仍然喜欢读书,喜欢音乐,能说好4,5种语言。朋友就是朋友,多少年不见,见了面似乎不需要做任何补充,仿佛是昨天才见了的。这是因为熟识对方的天性而已。他被我说动了,竟然说:那不去海南了,我陪你去丽江,你去见人画画,我去打俩天球回来。这对一个商人是很不容易的。

但他毕竟是个商人,把我接回深圳已经凌晨1点钟。还要去见人。我说你明天中午在来接我吧,我要多睡会儿。可是从俩点睡到6点醒了再没睡着。这次住在市中心,很吵。

上网来看到屯里朋友们的关心和祝福,心里感觉很高兴和温馨。坐在这里闲着无事,还没有电话,随便记录一点与大家分享。看来,需要去买一双爬山的鞋子。一定还想再去徒步虎跳峡,上次旅途中相机摔坏了没有留下图片。一定不能再歪了脚。 smile

谢谢大家,爬山注意安全。好好享受波士顿的好天气。 rose

现在已经是早晨11点钟了,希望朋友快点来。饿了。准备去看一下深圳的大芬油画村还有何香凝美术馆。
wildcrane at 6/14/2007 23:02 快速引用
20年代法国传教士来到滇西,传教,收集物种,也收集变卖了一些东巴经。

被誉为“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植物学探险家”的英国人弗莱斯,比洛克大11岁,并且是先其而来到滇西的。他第一次来在1904年,以后的28年中来过7次,就是他把滇西各色的杜鹃花引进了英国和西欧其他国家的花园。但下文中说他1899年就来了中国,可能不是西南?

下面的介绍中你可以了解到他和Arnold Arboretom 的director Charles Sargent的关系。 Johann once found out that John Sargent is the 侄子 of Charles Sargent?http://www.arboretum.harvard.edu/programs/eastern_asia/explorers_wilson.html
今年植物园的百年纪念正是为的Wilson. 我也是刚刚把这些人事连起来。

洛克是一个自学的植物学家,中文书中,包括我在英文文章中读到关于他的介绍,都说他性格古怪,自负高傲。他很少崇拜别人,据说他在昆明遇到了他崇拜的弗莱斯,弗莱斯告诉他去丽江。所以他到了丽江就直接去了原来是弗莱斯的大本营玉龙山下的雪菘村。洛克是一个充满传奇色彩的人,纳西人对他有着深厚的感情。你如果想知道他,一定要自己去读。

洛克1884年生于维也纳,6岁丧母,他从小幻想着旅游,21岁在油轮上做船舱服务去了纽约。后来去了夏威夷。

最早是受美国农业部之派去收集种子。后来受美国国家地理之派去做地里探险。1924-1935年间的美国国家地理上有他9篇文章和相片。

他自己会说汉语,学会了纳西语,找到知名的东巴和他们学东巴经。收集了大量的东巴经,编写了《纳西英语百科词典》。1944年,美同意支持中国抗日,美国政府把洛克昭回让他帮助绘制“驼峰航线”,他被军用飞机接回,这写材料海运,结果被日本鱼雷击中。这个打击对洛克很大,因为这是他花了20年收集整理的,当时他已经近60岁,不可能再做探险。幸好哈佛眼睛学院当时的院长对他深表同情,为他筹划出版《中国西南的古纳西王国〉。哈佛的植物学家麦尔给他解决了经费。

他重新返回后1946至1949年间,又重新收集了3500册东巴经。煮熟了《The Ancient Na-Khi Kingdom of Southwest China".

1949年离开后再没有能够返回中国,虽然走的时候他大声地对纳西朋友说:我一定还要回来。

倒是后来他的侄子来过。
wildcrane at 6/14/2007 23:42 快速引用
我今年要是能回国也打算去丽江呢!
windysnow at 6/14/2007 23:46 快速引用
windysnow :
我今年要是能回国也打算去丽江呢!


好啊,我争取多写点游记讲点故事。

其实你如果从机场一下来,就会发现有许多介绍丽江和纳西,茶马古道及旅行的书,可以买几本看看。特别有意思。

support
wildcrane at 6/15/2007 00:06 快速引用
wildcrane :
windysnow :
我今年要是能回国也打算去丽江呢!


好啊,我争取多写点游记讲点故事。

其实你如果从机场一下来,就会发现有许多介绍丽江和纳西,茶马古道及旅行的书,可以买几本看看。特别有意思。

support

好好玩,啥好吃啥. 还是那句话:给家人代好,给祖国人民带好 祝你好运
沈阳人贼够意思 at 6/15/2007 00:13 快速引用
沈阳人贼够意思 :
wildcrane :
windysnow :
我今年要是能回国也打算去丽江呢!


好啊,我争取多写点游记讲点故事。

其实你如果从机场一下来,就会发现有许多介绍丽江和纳西,茶马古道及旅行的书,可以买几本看看。特别有意思。

support

好好玩,啥好吃啥. 还是那句话:给家人代好,给祖国人民带好 祝你好运


hehe,

一定 smile
wildcrane at 6/15/2007 00:21 快速引用
沈阳人贼够意思 :
wildcrane :
windysnow :
我今年要是能回国也打算去丽江呢!


好啊,我争取多写点游记讲点故事。

其实你如果从机场一下来,就会发现有许多介绍丽江和纳西,茶马古道及旅行的书,可以买几本看看。特别有意思。

support

好好玩,啥好吃啥. 还是那句话:给家人代好,给祖国人民带好 祝你好运


hehe,

一定 smile

朋友还没来,我都饿死了。
wildcrane at 6/15/2007 00:21 快速引用
羡慕羡慕, 玩的开心!!! smile
schatzi at 6/15/2007 07:06 快速引用
昨天的伙食:

出了门儿,看见第一家东北菜馆就进去了。

要了一个家鸡炖小土豆。

一斤鲜 smile 荔枝,一斤鲜 smile smile 桂圆,俩杯鲜 smile 榨西瓜汁,一个苹果,一个梨。


happy
wildcrane at 6/15/2007 20:59 快速引用
我一下明白你说像谁了 wink

还真挺像的哈。

smile
wildcrane at 6/15/2007 21:03 快速引用
schatzi :
羡慕羡慕, 玩的开心!!! smile


给你汇报看画的情况
wildcrane at 6/15/2007 21:05 快速引用
tutu :
wildcrane :




那一年樱花树下
Acrylic on Canvas
40" by 28"


这幅画好看! 崇拜


这幅画是五幅正在展出的画之一。有空的画可以看一看:

http://www.shenghuonet.com/blog/blogtopic.php?t=23891

谢谢 rose
wildcrane at 7/17/2007 14:55 快速引用
[Time : 0.062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895.34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