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说“食色,性也” 8/09/2007 12:52
见到许多年以前的朋友,总有人说我曾经做的什么什么很好吃。可我基本上都想不起来我曾经还做过什么什么。怎么做的,什么味道全忘记了。只是说的人多了才让我惊讶地发现我过去好像还是挺食人间烟火的嘛。

一个人的日子过的长了,有一些感觉就会退化。这些感觉退化了呢,就好比笼子里关久了的鸟并不知道自己还会飞,起先被关起来时还常做关于蓝天的梦,可日子久了梦也就没了。对蓝天视若无睹。

前些年在美国的生活好比笼子里关久的鸟。可这几年自从上了生活网,就渐渐地飞出来了。尝了东家的美味又品西家的佳肴。于是就开始有点耐不住那些晒命的家伙们 Sad ,常常拿了美味的相片馋你。你说我画画贴出来吗也算是“视觉艺术让大家看看”。竟然有人整天拿着“品尝艺术让你们看看”-其实是让我们流口水。 Sad

实在耐不住口水,咱就自己突发奇想。这做饭和画画,不就是颜料不同吗?咱开始拿点画画的心思来调调料。这些年,咱已经成功地用颜色替代着孔夫子说的“色”,咱也开始说点儿食。这正是:鸟以天为命,民以天为食阿。我还是个民呢 - 民可杀不可馋 Sad

画廊里的另一个女人画风很有自己的特色。她的画板上有许多颜色-20来种。她告诉我:I don't believe the limited palette. 相反,不知为什么(可能是为了节省吧),我画画从来只用少许的几种颜色胡乱配出其它颜色。

于是决定先把同样的方法用在做饭上。用最简单的办法-参禅的办法来做饭 (也就是说可能不适合爱吃大肉的同学)。先记录俩个以免忘了。


一种做法是:在whole food 买鱿鱼须和organic 豆腐(0.99分一块),后把水煮开,把洗净的鱿鱼须和切成小块豆腐放进水里煮5分钟(不能长否则鱿鱼就老了)。然后加点盐和橄榄油,把煮好的面放进去就可以吃了。

第二种做法:冷面。把荞麦面或黑面(日本苏巴面)煮好过凉水。在一个小碗里调一点酱油俩滴醋一点糖,一些芥末或wasabi,再加一点日本鱼屑(benito), 浇在面上搅匀即食。可以随意再配点香菜, or be creative.

Laughing
support 简单就是美
fresh_orange at 8/09/2007 13:25 快速引用
wildcrane :
见到许多年以前的朋友,总有人说我曾经做的什么什么很好吃。可我基本上都想不起来我曾经还做过什么什么。怎么做的,什么味道全忘记了。只是说的人多了才让我惊讶地发现我过去好像还是挺食人间烟火的嘛。

一个人的日子过的长了,有一些感觉就会退化。这些感觉退化了呢,就好比笼子里关久了的鸟并不知道自己还会飞,起先被关起来时还常做关于蓝天的梦,可日子久了梦也就没了。对蓝天视若无睹。

前些年在美国的生活好比笼子里关久的鸟。可这几年自从上了生活网,就渐渐地飞出来了。尝了东家的美味又品西家的佳肴。于是就开始有点耐不住那些晒命的家伙们 Sad ,常常拿了美味的相片馋你。你说我画画贴出来吗也算是“视觉艺术让大家看看”。竟然有人整天拿着“品尝艺术让你们看看”-其实是让我们流口水。 Sad

实在耐不住口水,咱就自己突发奇想。这做饭和画画,不就是颜料不同吗?咱开始拿点画画的心思来调调料。这些年,咱已经成功地用颜色替代着孔夫子说的“色”,咱也开始说点儿食。这正是:鸟以天为命,民以天为食阿。我还是个民呢 - 民可杀不可馋 Sad

画廊里的另一个女人画风很有自己的特色。她的画板上有许多颜色-20来种。她告诉我:I don't believe the limited palette. 相反,不知为什么(可能是为了节省吧),我画画从来只用少许的几种颜色胡乱配出其它颜色。

于是决定先把同样的方法用在做饭上。用最简单的办法-参禅的办法来做饭 (也就是说可能不适合爱吃大肉的同学)。先记录俩个以免忘了。


一种做法是:在whole food 买鱿鱼须和organic 豆腐(0.99分一块),后把水煮开,把洗净的鱿鱼须和切成小块豆腐放进水里煮5分钟(不能长否则鱿鱼就老了)。然后加点盐和橄榄油,把煮好的面放进去就可以吃了。

第二种做法:冷面。把荞麦面或黑面(日本苏巴面)煮好过凉水。在一个小碗里调一点酱油俩滴醋一点糖,一些芥末或wasabi,再加一点日本鱼屑(benito), 浇在面上搅匀即食。可以随意再配点香菜, or be creative.

Laughing


以后俺可以跟你混吗? 会做这么多的好吃的。 崇拜 崇拜
Shellie at 8/09/2007 13:48 快速引用
Shellie :
wildcrane :
见到许多年以前的朋友,总有人说我曾经做的什么什么很好吃。可我基本上都想不起来我曾经还做过什么什么。怎么做的,什么味道全忘记了。只是说的人多了才让我惊讶地发现我过去好像还是挺食人间烟火的嘛。

一个人的日子过的长了,有一些感觉就会退化。这些感觉退化了呢,就好比笼子里关久了的鸟并不知道自己还会飞,起先被关起来时还常做关于蓝天的梦,可日子久了梦也就没了。对蓝天视若无睹。

前些年在美国的生活好比笼子里关久的鸟。可这几年自从上了生活网,就渐渐地飞出来了。尝了东家的美味又品西家的佳肴。于是就开始有点耐不住那些晒命的家伙们 Sad ,常常拿了美味的相片馋你。你说我画画贴出来吗也算是“视觉艺术让大家看看”。竟然有人整天拿着“品尝艺术让你们看看”-其实是让我们流口水。 Sad

实在耐不住口水,咱就自己突发奇想。这做饭和画画,不就是颜料不同吗?咱开始拿点画画的心思来调调料。这些年,咱已经成功地用颜色替代着孔夫子说的“色”,咱也开始说点儿食。这正是:鸟以天为命,民以天为食阿。我还是个民呢 - 民可杀不可馋 Sad

画廊里的另一个女人画风很有自己的特色。她的画板上有许多颜色-20来种。她告诉我:I don't believe the limited palette. 相反,不知为什么(可能是为了节省吧),我画画从来只用少许的几种颜色胡乱配出其它颜色。

于是决定先把同样的方法用在做饭上。用最简单的办法-参禅的办法来做饭 (也就是说可能不适合爱吃大肉的同学)。先记录俩个以免忘了。


一种做法是:在whole food 买鱿鱼须和organic 豆腐(0.99分一块),后把水煮开,把洗净的鱿鱼须和切成小块豆腐放进水里煮5分钟(不能长否则鱿鱼就老了)。然后加点盐和橄榄油,把煮好的面放进去就可以吃了。

第二种做法:冷面。把荞麦面或黑面(日本苏巴面)煮好过凉水。在一个小碗里调一点酱油俩滴醋一点糖,一些芥末或wasabi,再加一点日本鱼屑(benito), 浇在面上搅匀即食。可以随意再配点香菜, or be creative.

Laughing


以后俺可以跟你混吗? 会做这么多的好吃的。 崇拜 崇拜


跟桔子混啊!
你上次在我家应该见过
她老公我妹夫也是你们铁岭的
xiaozhi at 8/09/2007 13:51 快速引用
xiaozhi :
Shellie :
wildcrane :
见到许多年以前的朋友,总有人说我曾经做的什么什么很好吃。可我基本上都想不起来我曾经还做过什么什么。怎么做的,什么味道全忘记了。只是说的人多了才让我惊讶地发现我过去好像还是挺食人间烟火的嘛。

一个人的日子过的长了,有一些感觉就会退化。这些感觉退化了呢,就好比笼子里关久了的鸟并不知道自己还会飞,起先被关起来时还常做关于蓝天的梦,可日子久了梦也就没了。对蓝天视若无睹。

前些年在美国的生活好比笼子里关久的鸟。可这几年自从上了生活网,就渐渐地飞出来了。尝了东家的美味又品西家的佳肴。于是就开始有点耐不住那些晒命的家伙们 Sad ,常常拿了美味的相片馋你。你说我画画贴出来吗也算是“视觉艺术让大家看看”。竟然有人整天拿着“品尝艺术让你们看看”-其实是让我们流口水。 Sad

实在耐不住口水,咱就自己突发奇想。这做饭和画画,不就是颜料不同吗?咱开始拿点画画的心思来调调料。这些年,咱已经成功地用颜色替代着孔夫子说的“色”,咱也开始说点儿食。这正是:鸟以天为命,民以天为食阿。我还是个民呢 - 民可杀不可馋 Sad

画廊里的另一个女人画风很有自己的特色。她的画板上有许多颜色-20来种。她告诉我:I don't believe the limited palette. 相反,不知为什么(可能是为了节省吧),我画画从来只用少许的几种颜色胡乱配出其它颜色。

于是决定先把同样的方法用在做饭上。用最简单的办法-参禅的办法来做饭 (也就是说可能不适合爱吃大肉的同学)。先记录俩个以免忘了。


一种做法是:在whole food 买鱿鱼须和organic 豆腐(0.99分一块),后把水煮开,把洗净的鱿鱼须和切成小块豆腐放进水里煮5分钟(不能长否则鱿鱼就老了)。然后加点盐和橄榄油,把煮好的面放进去就可以吃了。

第二种做法:冷面。把荞麦面或黑面(日本苏巴面)煮好过凉水。在一个小碗里调一点酱油俩滴醋一点糖,一些芥末或wasabi,再加一点日本鱼屑(benito), 浇在面上搅匀即食。可以随意再配点香菜, or be creative.

Laughing


以后俺可以跟你混吗? 会做这么多的好吃的。 崇拜 崇拜


跟桔子混啊!
你上次在我家应该见过
她老公我妹夫也是你们铁岭的

confused 好像没碰到吧?听你提起过。
跟谁混都成,只要大家不嫌弃! wink
Shellie at 8/09/2007 13:54 快速引用
Shellie :
xiaozhi :
Shellie :
wildcrane :
见到许多年以前的朋友,总有人说我曾经做的什么什么很好吃。可我基本上都想不起来我曾经还做过什么什么。怎么做的,什么味道全忘记了。只是说的人多了才让我惊讶地发现我过去好像还是挺食人间烟火的嘛。

一个人的日子过的长了,有一些感觉就会退化。这些感觉退化了呢,就好比笼子里关久了的鸟并不知道自己还会飞,起先被关起来时还常做关于蓝天的梦,可日子久了梦也就没了。对蓝天视若无睹。

前些年在美国的生活好比笼子里关久的鸟。可这几年自从上了生活网,就渐渐地飞出来了。尝了东家的美味又品西家的佳肴。于是就开始有点耐不住那些晒命的家伙们 Sad ,常常拿了美味的相片馋你。你说我画画贴出来吗也算是“视觉艺术让大家看看”。竟然有人整天拿着“品尝艺术让你们看看”-其实是让我们流口水。 Sad

实在耐不住口水,咱就自己突发奇想。这做饭和画画,不就是颜料不同吗?咱开始拿点画画的心思来调调料。这些年,咱已经成功地用颜色替代着孔夫子说的“色”,咱也开始说点儿食。这正是:鸟以天为命,民以天为食阿。我还是个民呢 - 民可杀不可馋 Sad

画廊里的另一个女人画风很有自己的特色。她的画板上有许多颜色-20来种。她告诉我:I don't believe the limited palette. 相反,不知为什么(可能是为了节省吧),我画画从来只用少许的几种颜色胡乱配出其它颜色。

于是决定先把同样的方法用在做饭上。用最简单的办法-参禅的办法来做饭 (也就是说可能不适合爱吃大肉的同学)。先记录俩个以免忘了。


一种做法是:在whole food 买鱿鱼须和organic 豆腐(0.99分一块),后把水煮开,把洗净的鱿鱼须和切成小块豆腐放进水里煮5分钟(不能长否则鱿鱼就老了)。然后加点盐和橄榄油,把煮好的面放进去就可以吃了。

第二种做法:冷面。把荞麦面或黑面(日本苏巴面)煮好过凉水。在一个小碗里调一点酱油俩滴醋一点糖,一些芥末或wasabi,再加一点日本鱼屑(benito), 浇在面上搅匀即食。可以随意再配点香菜, or be creative.

Laughing


以后俺可以跟你混吗? 会做这么多的好吃的。 崇拜 崇拜


跟桔子混啊!
你上次在我家应该见过
她老公我妹夫也是你们铁岭的

confused 好像没碰到吧?听你提起过。
跟谁混都成,只要大家不嫌弃! wink


不嫌弃容易啊
手脚要勤快
有活了
随喊随到
不喊也到
然后嘴还不能馋
这生活网就有那么几个老被人嫌弃的
好吃懒做是有了名的
你都见过
xiaozhi at 8/09/2007 13:58 快速引用
xiaozhi :
Shellie :
xiaozhi :
Shellie :
wildcrane :
见到许多年以前的朋友,总有人说我曾经做的什么什么很好吃。可我基本上都想不起来我曾经还做过什么什么。怎么做的,什么味道全忘记了。只是说的人多了才让我惊讶地发现我过去好像还是挺食人间烟火的嘛。

一个人的日子过的长了,有一些感觉就会退化。这些感觉退化了呢,就好比笼子里关久了的鸟并不知道自己还会飞,起先被关起来时还常做关于蓝天的梦,可日子久了梦也就没了。对蓝天视若无睹。

前些年在美国的生活好比笼子里关久的鸟。可这几年自从上了生活网,就渐渐地飞出来了。尝了东家的美味又品西家的佳肴。于是就开始有点耐不住那些晒命的家伙们 Sad ,常常拿了美味的相片馋你。你说我画画贴出来吗也算是“视觉艺术让大家看看”。竟然有人整天拿着“品尝艺术让你们看看”-其实是让我们流口水。 Sad

实在耐不住口水,咱就自己突发奇想。这做饭和画画,不就是颜料不同吗?咱开始拿点画画的心思来调调料。这些年,咱已经成功地用颜色替代着孔夫子说的“色”,咱也开始说点儿食。这正是:鸟以天为命,民以天为食阿。我还是个民呢 - 民可杀不可馋 Sad

画廊里的另一个女人画风很有自己的特色。她的画板上有许多颜色-20来种。她告诉我:I don't believe the limited palette. 相反,不知为什么(可能是为了节省吧),我画画从来只用少许的几种颜色胡乱配出其它颜色。

于是决定先把同样的方法用在做饭上。用最简单的办法-参禅的办法来做饭 (也褪撬悼赡懿皇屎习?源笕獾耐?В?O燃锹剂└鲆悦馔
Shellie at 8/09/2007 14:01 快速引用
xiaozhi :

跟桔子混啊!
你上次在我家应该见过
她老公我妹夫也是你们铁岭的


不得了啊,铁岭那不是李大师的地盘么(run,,,)
金喜 at 8/09/2007 14:03 快速引用
金喜 :
xiaozhi :

跟桔子混啊!
你上次在我家应该见过
她老公我妹夫也是你们铁岭的


不得了啊,铁岭那不是李大师的地盘么(run,,,)

no surprise, 哪个地方没出过土匪汉奸啊
simple at 8/09/2007 14:09 快速引用
金喜 :
xiaozhi :

跟桔子混啊!
你上次在我家应该见过
她老公我妹夫也是你们铁岭的


不得了啊,铁岭那不是李大师的地盘么(run,,,)

指点一下,谁是李大师啊?
我用不用也跑?
Shellie at 8/09/2007 14:15 快速引用
Shellie :
金喜 :
xiaozhi :

跟桔子混啊!
你上次在我家应该见过
她老公我妹夫也是你们铁岭的


不得了啊,铁岭那不是李大师的地盘么(run,,,)

指点一下,谁是李大师啊?
我用不用也跑?


李红志李大师,呵呵

你没说他坏话的话就不用跑啦.
金喜 at 8/09/2007 14:20 快速引用
Shellie :
金喜 :
xiaozhi :

跟桔子混啊!
你上次在我家应该见过
她老公我妹夫也是你们铁岭的


不得了啊,铁岭那不是李大师的地盘么(run,,,)

指点一下,谁是李大师啊?
我用不用也跑?


rogerlee
这儿混特开一人
以后见面你也叫大哥就行了
xiaozhi at 8/09/2007 14:21 快速引用
金喜 :
Shellie :
金喜 :
xiaozhi :

跟桔子混啊!
你上次在我家应该见过
她老公我妹夫也是你们铁岭的


不得了啊,铁岭那不是李大师的地盘么(run,,,)

指点一下,谁是李大师啊?
我用不用也跑?


李红志李大师,呵呵

你没说他坏话的话就不用跑啦.


就是老练功的那个吧?!
Babyblue at 8/09/2007 14:23 快速引用

回错帖了
以为那三个是敏感字会被自动屏蔽呢
忘了这是美国 oops
Babyblue at 8/09/2007 14:27 快速引用
金喜 :
Shellie :
金喜 :
xiaozhi :

跟桔子混啊!
你上次在我家应该见过
她老公我妹夫也是你们铁岭的


不得了啊,铁岭那不是李大师的地盘么(run,,,)

指点一下,谁是李大师啊?
我用不用也跑?


李红志李大师,呵呵

你没说他坏话的话就不用跑啦.


李红志是俺们那疙瘩的?长知识了!! 崇拜
Shellie at 8/09/2007 14:38 快速引用
Shellie :
金喜 :
Shellie :
金喜 :
xiaozhi :

跟桔子混啊!
你上次在我家应该见过
她老公我妹夫也是你们铁岭的


不得了啊,铁岭那不是李大师的地盘么(run,,,)

指点一下,谁是李大师啊?
我用不用也跑?


李红志李大师,呵呵

你没说他坏话的话就不用跑啦.


李红志是俺们那疙瘩的?长知识了!! 崇拜


李老师一般不跟外人说是你们那嘎达的
老所自己是湖南银
xiaozhi at 8/09/2007 15:17 快速引用
xiaozhi你说啥呢?说我去过水岭土岭还差不多,我啥时候去过铁岭啊?


xiaozhi :
Shellie :
金喜 :
xiaozhi :

跟桔子混啊!
你上次在我家应该见过
她老公我妹夫也是你们铁岭的


不得了啊,铁岭那不是李大师的地盘么(run,,,)

指点一下,谁是李大师啊?
我用不用也跑?


rogerlee
这儿混特开一人
以后见面你也叫大哥就行了
rogerlee at 8/09/2007 15:44 快速引用
李红志到底是哪里的?我都糊涂了。xiaozhi你跟李红志是哥们?

xiaozhi :
Shellie :


李红志是俺们那疙瘩的?长知识了!! 崇拜


李老师一般不跟外人说是你们那嘎达的
老所自己是湖南银
rogerlee at 8/09/2007 15:47 快速引用
rogerlee :
李红志到底是哪里的?我都糊涂了。xiaozhi你跟李红志是哥们?

xiaozhi :
Shellie :


李红志是俺们那疙瘩的?长知识了!! 崇拜


李老师一般不跟外人说是你们那嘎达的
老所自己是湖南银


我认识肉质李
不认识宏质李
他们是哥俩吗? 狂笑
xiaozhi at 8/09/2007 16:01 快速引用
xiaozhi :

我认识肉质李
不认识宏质李
他们是哥俩吗?


狂笑 狂笑 狂笑
mountsea at 8/09/2007 16:20 快速引用
姓李的多了,几百年前也许是一家吧。不过也不一定,据说李姓在中国有的是皇帝赐的。


xiaozhi :

我认识肉质李
不认识宏质李
他们是哥俩吗? 狂笑
rogerlee at 8/09/2007 16:34 快速引用
我有一次在日本广岛看见有人在街心公园打太极拳,凑近一看,原来是李大师的弟子。还有东京的入境管理局附近也见过他们示威、发传单,选在那个地方,摆明是给国内同胞看的。不过日本由于前几年奥姆真理教的事件,对于这类新兴宗教都很谨慎。

烹饪的最高境界是要通过料理的手段,来激发食物本来的香味或质感。看来楼主在这一点上颇有心得哟。 崇拜
PHOEBE at 8/10/2007 02:56 快速引用
PHOEBE :
我有一次在日本广岛看见有人在街心公园打太极拳,凑近一看,原来是李大师的弟子。还有东京的入境管理局附近也见过他们示威、发传单,选在那个地方,摆明是给国内同胞看的。不过日本由于前几年奥姆真理教的事件,对于这类新兴宗教都很谨慎。

烹饪的最高境界是要通过料理的手段,来激发食物本来的香味或质感。看来楼主在这一点上颇有心得哟。 崇拜


Laughing 其实我都不知道料理俩字到底啥意思,所以谈不上有体会。

只是每天被馋得流哈拉子,只好懒人懒办法,简单打点一下自己。

所以欢迎有间单食谱的贡献上来。大厨的菜单只能上大厨那里混吃了。


smile
wildcrane at 8/10/2007 10:04 快速引用
Shellie :
wildcrane :
见到许多年以前的朋友,总有人说我曾经做的什么什么很好吃。可我基本上都想不起来我曾经还做过什么什么。怎么做的,什么味道全忘记了。只是说的人多了才让我惊讶地发现我过去好像还是挺食人间烟火的嘛。

一个人的日子过的长了,有一些感觉就会退化。这些感觉退化了呢,就好比笼子里关久了的鸟并不知道自己还会飞,起先被关起来时还常做关于蓝天的梦,可日子久了梦也就没了。对蓝天视若无睹。

前些年在美国的生活好比笼子里关久的鸟。可这几年自从上了生活网,就渐渐地飞出来了。尝了东家的美味又品西家的佳肴。于是就开始有点耐不住那些晒命的家伙们 Sad ,常常拿了美味的相片馋你。你说我画画贴出来吗也算是“视觉艺术让大家看看”。竟然有人整天拿着“品尝艺术让你们看看”-其实是让我们流口水。 Sad

实在耐不住口水,咱就自己突发奇想。这做饭和画画,不就是颜料不同吗?咱开始拿点画画的心思来调调料。这些年,咱已经成功地用颜色替代着孔夫子说的“色”,咱也开始说点儿食。这正是:鸟以天为命,民以天为食阿。我还是个民呢 - 民可杀不可馋 Sad

画廊里的另一个女人画风很有自己的特色。她的画板上有许多颜色-20来种。她告诉我:I don't believe the limited palette. 相反,不知为什么(可能是为了节省吧),我画画从来只用少许的几种颜色胡乱配出其它颜色。

于是决定先把同样的方法用在做饭上。用最简单的办法-参禅的办法来做饭 (也就是说可能不适合爱吃大肉的同学)。先记录俩个以免忘了。


一种做法是:在whole food 买鱿鱼须和organic 豆腐(0.99分一块),后把水煮开,把洗净的鱿鱼须和切成小块豆腐放进水里煮5分钟(不能长否则鱿鱼就老了)。然后加点盐和橄榄油,把煮好的面放进去就可以吃了。

第二种做法:冷面。把荞麦面或黑面(日本苏巴面)煮好过凉水。在一个小碗里调一点酱油俩滴醋一点糖,一些芥末或wasabi,再加一点日本鱼屑(benito), 浇在面上搅匀即食。可以随意再配点香菜, or be creative.

Laughing


以后俺可以跟你混吗? 会做这么多的好吃的。 崇拜 崇拜


oops oops 我哪儿会做很多好吃的啊。会做好吃的是橘子。你上她家混吧。

我这是懒人懒办法,这么简单的你还不打算自己做看来比我还懒呢 打你
wildcrane at 8/10/2007 10:06 快速引用
[Time : 0.370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946.23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