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散寻常,依依惜别 8/14/2007 01:39
做我陪练最多的法裔小帅哥今晚拿到棕带,也是最后一次来上课了。他已经毕业,后天就北上了。他有着漂亮的淡淡的金发,总是剃得极短,有此被我发现头上一道凹带,原来他是自己理的。瘦瘦高高,典型豆芽菜体形,没什么体重优势,腿很长,所以niwaza常会试图用腿break out.

不像一般叽里呱啦夸夸其谈却没什么内容的美国小男生,他比较安静,略微有点shy,不过有需要的话都站出来lead/talk. 他也涉猎其余武术,挺热心的,在课上对所有新人都很照顾。不论立技,寝技,跟我交手总是变成陪练指点,敦促我该用哪一式或是抓紧些。有一阵学习choke, 我不得要领,一得空就嘻嘻哈哈纠住他衣领,用尽吃奶的力气勒他细长而skinny的脖子,每每力竭松手,在他“Almost, keep going” 的鼓励中,懊恼地仰天倒地。为了翻出像样的ukemi, 也曾抓他专项训练。在做了无数个快,慢,分解,倒向示范后,他困惑地抓后脑勺,估计没遇见过我这么笨的人。

我从手无缚鸡之力到现在可以帮助放回垫子,可以装腔作势拉两个架势,多亏了sensei 和各位同门友好善意的鼓励与宽容。天下无不散宴席, 开朗幽默英武的sensei Karman,剑眉星目强壮矫健又搞笑的G, 温文绅士的J-不知猎熊结果如何,我一直好奇;曾经固定来训练如今都离开了。至于零星光顾的就更不用说了。

周三是summer session最后一节课, 而我不久也将离开这个平静却并不精彩的小镇。虽然不值留恋,还是有不舍的人和物吧。时间的魔力呀,只要花了足够多的时间,留下生命的印迹,就会有感情和不舍。

我简直不能相信大家就这样告别,甚至都没有grab a drink before saying goodbye! 以后我一定大声说出来-Let's go!

--------------
190LB的大块头今天拿到绿带,3个quarter, 各进一阶。而我一年半了,优哉悠哉,懒散的系着橙带。对自己太没要求,太没进取心了!不只是judo一件事,我对生活的态度可见一斑。

怎么可以这样虚掷光阴?不用挑,遇到就做;做好了老天才放过。 不能死性不改!
[Time : 0.004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595.81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