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点凉 10/26/2007 00:39
整天阴着,阵雨,60度。以前学写日记,这些是必写的吧,都忘了。以后恢复起来。
紧赶慢赶把这个星期的warrant做完了,周五后台要开始做年终结转(Year end),可能得到下午才结束。

开始安排thanks giving的假期了,那个周三休半天,周五休一天。据说正规的thanks giving都只放一天假,老美真是想不开,连着放不就结了!害的我还得拿自己的休假时间来用。
thanks giving是个挺好的节日,没有宗教色彩,又比圣诞家庭团圆的气氛更浓一些,意味也很好,人是需要感恩的,知道感恩就不会那么狂妄自大。国内的年轻人偏偏学着过什么圣诞节,可不知并不是所有的老美都过圣诞节的,那些人跟我们一样只是当作普通的假日而已。

看到大家热热闹闹的说方言,有个笑话:我一同事是福建三明大田县人(不知道这个地方的先查查),有点当地口音。一次大家吃饭,他看到“红牛,red bull”,拿起罐子开始念“须知”,很大声的,“儿童与淫(孕)妇不宜!”,在座的全部笑翻在地......

国内的方言教育其实很有问题,现在城里的孩子有几个能流利地说方言的?全是普通话,其实是很可惜的,不会说方言,地方文艺戏剧就没有了生存的土壤,方言里蕴涵的文化信息就慢慢消失了。福建话里,“你”念“汝”,不是现代的RU,更靠近NV女音,而我相信在古代就是这么念的;他(她)是“伊”,锅是“鼎”... 很多很多标本似的东西,并非全无意义。

下午一印度人打电话来找老板,恰好被我接了,两个有口音的人都很难听懂对方说的简单英语,what过来what过去,还是他先放弃了,说我老板知道他是谁及有他的电话,让老板打电话回去,然后告我一暴难记的名字,我跟老板一说,他一头雾水,还好反应够快终于知道是谁了... 汗
[Time : 0.004s | 11 Queries | Memory Usage: 595.25 KB]